七十八.我恨你!

    接下来就没人敢挑衅陆扬了,一班的拉歌活动进行得很顺利,最后的连队拉歌,将整个操场的气氛烘托到了**,全部大一新生都玩的很尽兴。

    第二天一大早,一班基本同学都按规定来到了经常操练的地方,昨天拉歌活动结束后,谭教官私下找到陆扬,说他明天有事要去部队处理,让陆扬单独带队操练,陆扬同意了。

    “体育系一班,面向我集合。”陆扬提高了分贝,浑厚的声音使整个操场的人都能够听到。有几个人学生很快的跑了过来,其他人也三五成群的聚集了过来,慢慢的靠拢了成了一个队伍的形状,木木然的一群孩子似的学生,似乎是因为昨天拉歌活动玩的太嗨了,回到宿舍都还在津津乐道,兴奋到大半夜才睡觉,今天一早起床都没什么精神。

    “一米八以上的站第一列,一米七五以上的站第二列,一米七以上的站第三列,一米六五以上站第四列,一米六以上站在第五列,一米六一下站第六列。给你们两分钟时间,站到自己该站的位置上去。今天谭教官回部队了,有事要处理,所以就由我来带大家训练!”说着陆扬背过身去,看着自己的手表,后面是一整细细簌簌拥挤和跑动的声响。

    等到陆扬转过身来,学生们已经站好了队伍,每列的人数不一,陆扬进行了大概的调整,指挥着他们按照高矮顺序排布,最后排列成了一个5x10的方队,陆扬让他们各自前后对其,横向和纵向各数了数,总共来了四十四个学生,还有六个学生没有到场。就在陆扬准备和辅导员联系的时候,陆扬发现队伍外面有几个女生用很快的速度溜到了队伍的后侧,虽然队伍很庞大人数很多,但是陆扬还是清清楚楚的观察到了。

    “那几个刚来的女生,给我到队伍的前面来。”陆扬说的话声音很大,确保了整个队伍都能够听到。

    陆扬就看到那几个女生慢慢的走了上来,貌似带着满心的不情愿和无可奈何,一步三挪的走到了队伍的正前方。

    “你们迟到了十五分钟。”陆扬站在她们六个人的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就十五分钟嘛,约个会的话最少都迟到一个小时的。”一个长的比较高挑的女生在那里小声嘀咕,却被陆扬听到了。前面几列的学生也听到了,引起了一阵小小的哄笑。

    “那你是不是约会经常迟到,经常被甩啊?”前面话多的一个同学开始起哄,她的音调很高,大部分人都听到了,有些人忍住了,有些人笑出了声。

    “你才经常被甩呢!只有我甩别人的,没有别人甩我的!”被调侃的女生显得趾高气昂的。这次是所有人都没能忍住,都一下子喷笑了出来。

    “够了,把你们的嘴都给我闭上,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的大白牙。要不然我等下让你笑不出来!”陆扬严厉的呵斥道,大部分人还是很自觉的把嘴闭上了。

    “因为你们的迟到,所有人都在太阳下罚站十五分钟。”陆扬看了看表说道,脸上仍是波澜不惊的平静表情。

    “为什么她们犯错要我们来受罚?这不公平!”刚才那个喜欢说话的女生又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了,陆扬注意到了她有着一双丹凤眼,给人觉得像王熙凤一般泼辣感。

    “因为你们是一个整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多问了一个问题,时间延长三分钟。还有没有再提问的,时间还可以加长,上不封顶。”陆扬说的很平静,显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所有人都沉默了,都默默的站在了那里接受着太阳的炙热的灼烤,一个个白皙的皮肤上都开始渗满了汗水,像火炉中的烤制的的小乳猪。

    “我说过,在训练场上只有我的口令和你们的动作,再没有其他多余的话了,这是你们多话和迟到的代价。我希望以后你们能够记住。”在他们沉默之后,陆扬为自己的行为做了补充说明,语调平稳、表情严肃。

    学生们都服从的站在了那里,陆扬口里念念有词,告诉着学生们站姿的动作要领:“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两眼目视前方,下颚微收,表情自然。抬头挺胸,两臂稍向后张,两手自然下垂,手掌贴于大腿两侧,自然收腹,膝盖用力收敛,重心落于前脚掌。”

    这段话陆扬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听过了无数遍,早已耳熟能详、倒背如流,现在只不过拿出来温故而知新了而已。陆扬在队伍中间穿梭着,一边纠正着他们千奇百怪的姿势,语气平缓,不带任何感**彩,像教堂里的牧师在做祷告一般拘泥于形式;一边也检查着他们的军容风纪,看看有没有人把早上自己的话当成耳旁风的。

    由于陆扬临时调整了队列,打乱了谭教官之前的安排,队伍前头的六个女生不知道该往哪去,仍是呆呆的站在了那里,一直等到陆扬巡视完了队伍,走到了她们的面前,陆扬注意到了,昨天冒冒失失撞到自己的南晴和其他人一样换了一身浅黄色的迷彩长裤和迷彩短袖的搭配,很明显的把一个女孩儿特有的阴柔之美掩盖了好几分,不过好在那一束如瀑倾泻的长发为她画上了更为温和的浓墨色彩的一笔。

    “长发,长发,怎么只有你还留着长发呢?”陆扬在心里想到。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陆扬走到了那个昨天撞到自己的那个冒失鬼的面前,询问道,虽然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陆扬还是要问一句,免得会让人以为自己在故意针对她。

    “南晴,我说陆班长,你不会不知道我的名字吧?”南晴一脸似笑非笑。

    “你的长头发真漂亮啊?”陆扬提醒她道。

    “谢谢。”那个叫南晴的女孩还没注意到陆扬用的疑问语气,居然甜甜的笑了,两个小酒窝像水纹一样在她晒的微微泛红的脸上一点一点荡漾开来,煞是好看。

    “你没听到我早上说的话了吗?”陆扬的语气仍是平静如水。

    “听到了。”

    “那为什么不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呢?”

    “你的要求不合理。”

    “不就把头发剪短了,再扎起来而已?”

    “你必须给我个理由。”

    “如果是这是我的命令呢?”

    “你的命令可以更改,而我的长发剪了就回不来了。”小丫头伶牙俐齿,就像浑身长满嘴的小刺猬,两片薄薄的唇片一颤一颤的,说的话很刻薄。

    “但是这是咱们学校的规定,而且现在我们是在部队,这一个月的军训,是会将你们的表现纳入毕业评比,规章制度是不会因为一个人而改变的,你要明白这一点。”

    “这身长发是我的第二生命,我必须时刻保护它。”小姑娘说的很坚定,很果断。

    “当真不能把剪?”陆扬又问了一次。

    “不剪。”小丫头仍在坚持。

    陆扬和南晴在原地大眼瞪小眼,惹得其它同学捂嘴窃笑不已。

    “那我拿你也没办法了,我去辅导员了,他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陆扬边说着,边从上衣口袋上拿出了手机,拨桶了蒲老师的电话,告知了情况。

    “你在那边等他一会吧。”陆扬指了指那边的树荫底下,那个叫南晴的丫头就径直走了过去,两腮微红,不知道是在生气还是被这阳光所照晒的。不一会儿,陆扬就看到了蒲老师在那里和那丫头说了一大短话,语气很严厉,然后就被他带走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陆扬突然感觉到那有点像是秋瑾奔赴刑场的背影,只不过秋瑾断的是头而此刻的人断的是发而已,居然一般的悲凉。

    她回来像陆扬报道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了,那头飘逸的长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湿漉漉的短发,弯弯曲曲的盘沿在那略显小号的迷彩帽内,虽像极力的躲进那小小的帽子里面却无可奈何的坦露在了额头和后脑周遭,有点凌乱,和刚才那长发飘飘的漂亮摸样显得极为相反,倒让人觉得极为可笑。

    “果然,女孩子还是留着长发的时候漂亮许多。”当看她这副摸样回来的时候,陆扬心里也有点可惜,在这里默默的感叹。陆扬明显的注意到了,她眼角有过落雨的痕迹,那是还未干涸的眼泪。

    “报告,我回来了。”小丫头的嗓音微微有点变调,不像刚才那般百灵鸟似的尖锐,倒是显得平和了许多。

    “站到第三排第二位去吧。”

    “陆班长?”站在陆扬的面前,那小丫头突然小声的嘀咕了一下。

    “嗯?”陆扬不确定她是不是在叫自己。

    “我恨你!”尽管说的很小声,当时陆扬听得是清清楚楚的,留给他是一个憎恶的眼神和决绝的背影,这让陆扬感到一阵无语。

    远处一直在偷瞄自己的钱万三个狐朋狗友,悄悄朝陆扬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似乎在说,老大!你这一招吸引班花的注意,高!真高!惹得陆扬狠狠回瞪他们,给我老实点!别乱动,小心老子罚你们跑操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