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给你盖章!

    就在虞雪茹准备撂翻陆扬的时候,后者突然作出一个暂停的手势,“美女,咱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噢?你要跟我赌什么?”虞雪茹来了兴趣,从西亚雇佣兵退出后,她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陆扬就这么放翻了她的六个保镖,别人她不知道,对这六个保镖,她可是知根知底的,都是华夏各大部队复员的退伍军人,陆扬看似漏洞百出的身手,却是很好地击中了他们的弱点,渐渐地,虞雪茹对陆扬的真实身份,开始有了怀疑。

    “你不是要和我单挑么?如果我赢了,你们太和帮和我的恩怨一笔勾销,再说了,我本来就没招惹你们,而是你们来找我的麻烦,我是被迫自卫反击而已!当然,我输了的话,任你处置!如何?”陆扬上下打量了身材火爆的虞雪茹一眼,脸上浮起一丝坏笑,指着旁边还在昏迷中的青龙男,“不管输还是赢,这人我也交给你们太和帮!”

    “咯咯…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么?”虞雪茹妩媚地白了陆扬一眼,看得陆扬浑身酥麻,暗呼果然是尤物啊!“西亚雇佣兵,全球五大雇佣兵军团,听说过么?”

    西亚雇佣兵?陆扬听得心头一凛,这个西亚雇佣兵,这一年他和他的猛虎营没少跟对方打交道,西亚雇佣兵的首领约翰逊,陆扬跟他打过,打了一个小时才分出胜负,陆扬稍胜一筹,那次的较量,让陆扬明白了,全球之大,到处都有卧虎藏龙之辈,自己的身手,还不到打遍无敌手的境界,从那以后,陆扬也收起了自傲,目空一切的心态,低调行事。

    “呃…这个我好像在部队里听战友提过,西亚雇佣兵里面的人,个个都是好手,还精通各种枪械武器,飞机坦克潜艇在他们手里跟玩儿似的,莫不是你就是西亚雇佣兵的人?”陆扬惊异地看着虞雪茹,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冷眼美女,竟然是西亚雇佣兵的人,但是对方好像没认出自己,而且每次执行任务,陆扬都是在脸上涂满了油彩,要不就是蒙面,认出自己的人,也没有几个,屈指可数。

    “咯咯…你说对了,我曾经是!不过,我已经退出西亚雇佣兵两年了!”虞雪茹漫不经心地说道,似笑非笑地看着陆扬,开始对陆扬身份的怀疑,现在也有些释然了,原来这小子还在部队服役过,难怪会那么一点身手,不过,在她眼里,还是不够看,近身格斗,她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现在,你还敢跟我单挑么?”

    陆扬心头松了一口气,还好退出两年了,说明自己执行任务的时候,这小妞不在西亚雇佣兵里,陆扬也就不担心她会认出自己了,连忙作出一副小生怕怕的表情,“哇靠!还真他妈看不出来啊!不过,俗话说得好,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相比起生命和爱情,我更希望自由!我想,一旦落在你们太和帮手里,怕是讨不了好吧!”

    “哦?听你这话的意思,你还是要跟我赌了?”虞雪茹意外地看着陆扬,“刚才听你说,你还是部队复员的,你该不会以为,在部队学了一点花拳绣腿,就可以打赢我?”

    “哈哈哈,打不打得过,要打过才知道!反正横竖都是死,我还不如拼了!”陆扬摆出黄飞鸿的起手式,朝虞雪茹勾了勾手指,挑衅味道很浓。

    “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虞雪茹一把扯掉下身的超短裙,露出一条黑色的蕾丝三角裤,套着丝袜的大腿在灯光下无不时诱惑着陆扬的心神,再配上虞雪茹那低胸上衣,好一副黄金比例的魔鬼身材,虞雪茹突然朝地上一踩,高跟鞋的后跟应声而断,然后伸展了下身体,语气慵懒地说道,“现在舒服多了,那我过来了?”

    陆扬捂着鼻子,蹬蹬后退了几步,指着虞雪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嗲声道:“美女,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穿这一身,让我怎么跟你打?我可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啊,嗷!不行,我快流鼻血了!!果然是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孙子兵法学的不错嘛,美人计都使出来了!”

    虞雪茹拂了下眼角的发丝,俯下身似嗔似喜地看着陆扬,胸前那道白花花,差点亮瞎陆扬的钛金狗眼,下一秒脸色一变,突然娇斥一声,右脚高抬,朝陆扬压了过来,“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尼玛!”

    陆扬迅速后退一步,虞雪茹势大力沉的一脚劈在陆扬身后的一个圆桌上,圆桌立时被劈成两半,看得陆扬眼睛都凸了出来,太暴力了!!

    虞雪茹气势如虹,一击不中,再次欺身上前,右拳朝陆扬脸上抡过来,后者连忙举起左手格挡,虞雪茹得势不饶人,双拳如雨点般落到陆扬身上,他连忙左躲右突,连续格挡,两人交手了几十招,陆扬尽数挡下。

    虞雪茹越打越心惊,她没想到对方看起来其貌不扬,估计没在部队呆过多久,竟然能招架住她的攻势,虽然狼狈,额头上却没有见汗,而她自己都开始有点气喘了,要知道,在西亚雇佣兵里,在近身搏斗,能胜过她的人,绝不会超过十个之数,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也能有这样的身手,这让她心里起了一种莫名的爱才之心,和惺惺相惜之意。

    两人激烈的缠斗,渐渐地把陆扬逼到了墙角,虞雪茹再次大喝一声,身体腾空,左脚朝陆扬裆部踢去,后者见状,怪叫一声,“尼玛!!你这招,是要让老子断子绝孙啊?艹!叔叔可忍,我未来的女人也不能忍啊!老子跟你拼了!”

    陆扬突然抱住虞雪茹的左腿,身体猛地发力,身体还在半空的虞雪茹无处借力,被陆扬带着身体朝后倒去,虞雪茹心中慌乱,一记肘击打中了陆扬的眼角,后者硬生生挨了这一下,皮破了,鲜血顺着脸颊流出,激起了陆扬的凶性。

    “砰”的一声,陆扬压着虞雪茹倒在地上,两手死死抓住虞雪茹双手,双脚缠住她的腿,将虞雪茹压制得无法动弹,她开始慌了,身体不停扭动,嘴里大声喊道:“放开我!你个臭男人!快放开我,老娘马上把你打得连你妈都认不出来,信不信?”

    陆扬咬紧牙关,没有松手,两人紧密贴在一起,虞雪茹的剧烈挣扎,胸前那对硕大不停在陆扬胸膛摩擦,刚开始还没有感觉,渐渐地陆扬终于感到不对劲了,下身也迅速作出反应,一枪顶在虞雪茹下身,后者愣了愣,身体传来的一波酥麻感,此时的她,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俏脸涨红,张口就朝陆扬耳朵咬了下去,“你个臭流氓!!色胚!!快放开我!信不信我咬掉你耳朵!!”

    陆扬吃痛,也是一嘴巴咬在虞雪茹脖颈,这个带刺的玫瑰,已经激起了陆扬心中埋藏许久的火气,赤红着双眼,含糊不清道:“有…有种你再给老子用力啊!等我咬断你的大动脉,看我们俩,哪个死得快?咬啊!”

    “你……”陆扬喉咙间呼出的热气,一波一波地冲击着她的耳垂,这是她的敏感部位,身体蓦的一软,嘴巴也渐渐地松了,语气软道,“好,好,我不咬了!你放开我,好么?”

    “妈的!跟我拼命,老子玩不死你!”陆扬伸出舌头在虞雪茹脖颈上舔了一下,后者身体一颤,浑身跟蚂蚁爬似的,难受得要死,“瓜婆娘,你认输了么?”

    “我……”虞雪茹咬着下唇,心中纠结不已,就这样被打倒,她实在是不甘心!

    “噢?看来,你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啊?”陆扬冷哼一声,就在他准备继续虐待虞雪茹的时候,后者手腕上的腕带嗖的一声,闪过一道银光,三根尖刺发出,刺在陆扬的小手臂上,痛得陆扬差点没把牙齿崩断。

    “艹!!你这个婆娘好阴险!还跟老子玩暗器!”陆扬痛的龇牙咧嘴,松开了虞雪茹的脖颈,仰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的虞雪茹,后者嘴角的轻蔑笑容,无疑再次在陆扬升腾的怒火中,泼了一升油,加大了陆扬的怒气,瞅着虞雪茹胸前的那片雪白,想也没想,又是一口咬下去!

    “啊!!!!!”虞雪茹惊呆了,低头傻傻地看着身前的男人在自己私密处猛啃,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采取这种羞辱人的举动,胸口吃痛,痛得她呼天抢地,眼泪水都流了出来,“啊!啊!你个臭流氓!老娘跟你没完!!”虞雪茹一头就朝陆扬脑袋撞过去。

    一下,两下,三下……

    虞雪茹不知道撞了多少下,额头不知不觉地破了很大一块皮,陆扬却是死死不松口,一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架势,渐渐地,虞雪茹怕了,声音带着哭腔,“呜呜呜…别咬了!我认输,我认输,好么?求你了!”

    陆扬斜眼瞅了下哭的梨花带雨的虞雪茹,“噢?认输了?”

    “嗯,嗯,嗯!我认输!”虞雪茹哪里还敢跟陆扬耍心眼,忙不迭点头应是。

    陆扬嘴角浮起一丝阴谋得逞的弧度,松开了嘴,也放开了束缚虞雪茹的四肢,缓缓站起身,看着一片狼藉的虞雪茹,特别是她右胸前那道触目惊心的牙印,舔了舔嘴唇,艹!还真有弹性!肉肉的,感觉不错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