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银行劫案(中)

    二蛋喊了三声,可是铁门后面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虎头有点不耐烦了,“妈的,墨迹锤子,猪娃你去直接炸了!麻痹!”

    “嘿嘿,看我的!”猪娃卸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块类似豆腐块大小的橡皮泥,贴在铁门侧面的墙壁上,然后拿出一个遥控装置按了一下,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铁门旁边的墙壁被炸开了一个大窟窿,铁门没有了混凝土的支撑,轰然倒塌。

    铁门里面钻出来一个脸色狼狈,充满了惊慌的年轻小伙子,没等二蛋说话,就连滚带爬地跪倒他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道:“求求你,别杀我!”

    二蛋见他一副没骨气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用枪托砸的这年轻小伙子头破血流,然后踹了他一脚!

    “啊!痛死我了!”一声惨叫从那银行经理的嘴里发出!整个人抱着头蹲在那里,慑慑发抖!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让你开门你不开!”二蛋一边骂着一边还待继续砸人,领头匪徒却是喝道,“行了,快一点!估计一会警察就要来了!”

    “哈哈,老大,怕个卵啊,有小七在外面给我们盯着呢,他可是狙击枪神!”二蛋一脸满不在乎地笑了下,然后扭头对银行经理使了个眼色,“到你了,知道该怎么做吧?”

    那银行经理闻言,点头哈腰,忙不迭点头道:“懂,我懂!你们跟我来,我带你们去金库!”

    陆扬冷眼看着银行经理带着二蛋一行三人走进金库,目光却是偷偷朝门外瞥了一眼,他是在找这群匪徒口中所说的那个狙击手,由于视野有限,陆扬没看出那个狙击手的位置,悄悄朝青蜂下了命令,让它们立即找到狙击手的位置。

    “狗剩,去,把这碍事的玻璃炸了!”领头匪徒对剩下的同伙下了一个命令。

    “好的,老大!”拿着ak47的狗剩嘿嘿笑了下,也从背包里摸出和二蛋一模一样的橡皮泥炸弹,贴在防弹玻璃上,然后按了一下遥控装置,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前台的防弹玻璃瞬间变得支离破碎,玻璃残渣四处飞溅,砸到了银行业务员和老百姓的身上,惹得他们不由发出一声惊呼,有的人甚至被玻璃残渣划破了皮肤。

    然后狗剩将手上的旅行袋扔到柜台前面,然后用枪指着在地上慑慑发抖的银行业务员,大吼了一声,“麻溜的,给老子把所有的钱装进去,别给老子磨蹭!否则,门口的保安就是你们的下场!”

    那些业务员哪里敢不从?没看到那保安都直接被杀了吗?都是颤抖着,强忍着惧怕,将抽屉里,桌子上的钞票装进蛇皮袋里!

    “咦,这个妞,还真是……啧啧,太他妈正点了!”狗剩突然抓起面前那美女业务员的长发,将她拉了起来!陆扬抬眼一看,看得他心急如焚,双眼几欲喷火,正是之前正在给自己办理取钱业务的柳雅,陆扬有一种想冲出去救她的冲动,但是在看到领头匪徒神情戒备,用枪对着自己这一边蹲着的老百姓,陆扬只得强行按捺下救人的冲动,浑身微微颤抖。

    陆扬知道这群人和之前在陆家桥村的那伙半吊子警察不一样,只要自己一动,领头匪徒手中的枪,必然会射向自己,所以陆扬不敢鲁莽行事!

    柳雅吓得面色煞白,双眸不由自主地瞄向陆扬的方向,在看到陆扬朝自己悄悄摇了摇头,一手护住头发,一手挡在胸前,咬牙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好吗?我这就帮你把钱装上!”

    柳雅却不知道她越是哀求,就越会激发狗剩的兽性,特别是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更加的诱人,狗剩充满**的双眼,死死盯着她胸前的那对被手挤压出来的一道深深的事业线,目光继续向下逡巡,在看到柳雅那双半透明的黑色丝袜后,喉咙几乎快喷出火来了,柳雅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而且看到匪徒那充满占有欲的眼神,她就是再傻,也明白匪徒想干什么了,一手也顾不得护住头发,连忙伸手挡住自己的大腿。

    柳雅不挡还好,这一挡,却给了狗剩一种欲拒还迎,欲语还休的错觉,他只感觉下体急剧膨胀,将裤裆撑的鼓鼓的,嘿嘿淫笑一声,抱起柳雅就要往里屋走,领头匪徒看到狗剩这副不堪的情景,不由皱眉呵斥了一句,“狗剩,你***精虫上脑也不看时候,这里是你玩女人的地方吗?有了钱,我们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赶紧的,给老子办正事!”

    “呵呵,老大,这妞实在是太漂亮了,过了这个村,我怕没这个店了啊!你也知道,我就好这个!”那狗剩双眼仍然死死盯着柳雅道。

    领头匪徒看了一眼狗剩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柳雅,也忍不住眼前一亮,确实是一个美女,无奈点头道:“艹你大爷的,要干就快点!我们这里动静闹得那么大,估计警察没多久就要来了,要是连累了我们一大群兄弟,老子第一个毙了你!麻痹,滚!”

    狗剩如蒙大赦,“好的,老大,我很快就完事,那这里就麻烦你多盯着了!”说完,就把柳雅扛在肩膀上,就要朝里屋走,陆扬看得目眦欲裂,手指甲都嵌入了肉里。

    领头匪徒见状,皱了皱眉,“狗剩,你他妈还往哪里抱?就在这里干,干完马上走!”

    “不要,不要!陆扬,救我!”柳雅大声哭喊着,一边双脚乱蹬,想要挣脱狗剩的钳制,可势单力薄的她,怎么会是狗剩的对手?

    “哈哈哈,美人儿,我会让你爽上天的,陆扬又是哪个煞笔?他有我厉害吗?”柳雅越是挣扎,狗剩越是兴奋,他一把推开桌子上碍事的物品,办公用品和电脑撒了一地,狗剩将柳雅一把扔到桌子上,然后背对着领头匪徒,脱下迷彩裤,露出光溜溜的屁股还有那丑陋的大家伙。

    “不要……呜呜呜,陆扬,救我!”柳雅已经哭得泣不成声,头发散乱地四处散在桌上,那双乞求的眸子却是死死望着陆扬的方向,后者咬的嘴唇都出了血,还是没敢轻举妄动,因为领头匪徒丝毫不为他身后的情况所动。

    狗剩一把按住柳雅的脖子,然后掀起她的裙子,露出一条黑色的丁字裤,看得他眼前大亮,哈哈大笑道:“嘿嘿,老大,这妞真臊,还穿丁字裤,这下我连***都省了!”狗剩狠狠在柳雅翘臀上拍了一记,然后屁股一挺,眼看就要挺枪上马了。

    “不要,不要啊,呜……”柳雅的哭喊声所有人都听到了,可是却没有人敢动一下!在枪口的威胁下,所有人都选择了漠视,选择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有一名学生模样的青年似乎看不过去了,抬起头来咬牙切齿地看着狗剩!可是不等他有什么动作,“砰”的一声,一个枪托砸下,却是那领头匪徒动手了!

    “给我老实点!”领头匪徒吐了口唾沫,那青年被砸的头破血流!直接就昏倒在地!这下更没有人敢动了!

    就在这一瞬间,陆扬动了,领头匪徒似乎心生感应,脑后长眼了一般,嗯的一声,转过身来,说那时迟,说那时快,陆扬一步踏出,双手闪电般抓住领头匪徒拿枪的手腕,一手掐住他的掌心,一手固定住他的小手臂,然后猛地一扭,手掌竟然被陆扬硬生生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旋转,痛的领头匪徒一声痛呼,手上的枪也掉到了地上。

    看到领头匪头那异常变形的手掌,陆扬知道他这只手肯定是废了,还没等他喊出第二声,陆扬一记势大力沉的大脚,狠狠踹中了领头匪徒的面门,脑袋一歪,晕了过去,陆扬连忙捡起地上的枪,瞄准了狗剩下身的那个大家伙。

    狗剩刚把“长枪”提到“门口”,就听到身后老大的一声惨叫,连忙转过身,就听得“砰”的一声枪响,接着就感到下身一痛,他看到面前有个小伙子手中拿着老大的枪,枪口还在冒着青烟,狗剩木然地低头一看,这一看,吓得他几乎疯狂,只见那一杆“长枪”已经不翼而飞,只剩下一堆血肉模糊的烂肉,狗剩这才感到锥心刺骨般的痛苦,捂着下身倒地哀嚎起来。

    “呕!呕!”柳雅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有一股反胃的感觉直朝喉咙上涌出来,把中午吃的午餐全部都吐了出来!

    银行里一片的寂静!显然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短暂的宁静之后,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了!

    陆扬面冷如刀,迅速冲到柳雅身边,一记手刀下去,上一秒还在惨嚎的狗剩,戛然而止,然后迅速转身,食指放在嘴巴面前,朝老百姓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你们都赶紧蹲到一边,别发出声音,里面还有三个匪徒,外面还有狙击手,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