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爱情有先来后到吗?

    其实,大魔头和朱佑樘两人动手的机率极小,这两人俱都头脑冷静,并非是冲动之人。

    再则,即便是要交手,那也得有师出有名的借口和理由。

    “姑娘,老夫虽自小就进宫,也对男女之事并无经验,不过,还是想劝姑娘一句,这男女之事,最忌讳的便是拖泥带水和优柔寡断。你那朋友和五皇子,都是人中之龙,若想选择,也的确是件难事。不过,姑娘还是尽快下决心为好,这种事,拖得时间越久,只会越加复杂。”

    汪直说这话的时候,看我的眼神,就像一位慈父一般,不止如此,他的语气也像一位循循善诱的亲近长辈一般。

    然而,他的话语,着实不受我的待见。

    这明显是在光明正大地指代我一脚踏两船,同时也在讽刺我是那种磨磨唧唧的伪娘性格。

    “汪大人,您是哪只眼睛看见他们两位对我大献殷勤了?还是哪只眼睛看见我对他们俩有过非分之想呢?您今日才和我第一次相见,不觉得说这话未免有些太过失礼呢?”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其实想说:“你是瞎了自己的狗眼么?”

    朱佑樘也好,大魔头也罢,我和这两位,可是一直都保持着特定的距离。

    原因何在?原因在于,无论是朱佑樘还是大魔头,这两位都属于大神级别的男人,而我,只是一个最普通为过的凡人。

    凡人对于神,只有敬仰和瞻望的份,而敬仰和瞻仰地久了,脖子会疼。

    这是其一,其二是,凡人的性命掌管在神灵手里,换句话说,神若是想让凡人死,那无疑于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我与朱佑樘和大魔头之间,正是这种关系,我若想杀他们,绝迹比登天还难,可他们若想取我的小命,易如反掌。

    在这种差距之下,我自然时刻对他们保持着十足的戒备。

    我早说过,自己不喜欢掌控范围以外的事情和人,朱佑樘和大魔头不止在我掌控范围以外,恐怕在全天下人的掌控范围以外。

    基于此种缘由,我和那两位,若是没有特定的原因或者目的,绝迹不会轻易扯上关系。

    汪直对于我的抗议和不满,不止没有表达出歉意,反而还更加火上泼油,“姑娘,逃避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老夫说什么,你心里很清楚的。快刀斩乱麻,对你,对大家都好。”

    “汪大人,这世上,是有不少人都患有妄想症,但即便再妄想,也不能建立在损害别人的利益和中伤他人的基础上。看在您是长辈的份上,我就当您今日什么都没说过。”我冷脸答道。

    别人给二两颜色开染坊稀松平常,可汪直是个在皇帝老儿跟前当值了几十年的人,他若没有察言观色的能力,他若不懂得说话的分寸,那估计这世间就没人懂得了。

    既是如此,我早已满脸黑线,汪直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呢?

    “姑娘,放轻松点,老夫只是给你一个建议而已,你完全可以不用去理会。事实上,老夫只是为了防止你走,在拖延时间而已。”汪直说地极为平静,完全看不出来是在扯谎还是真实。

    “拖延时间?你是怕我会走吗?”我嘴里冷笑一声,“放心,我的朋友还没有回来,你就是赶我走,我也不会走。”

    大魔头不回来,我自然不会安心离去。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汪直为何突然之间这么听朱佑樘的话呢?

    “既是如此,那恕老夫方才失言了。”汪直说着起身,朝我微微鞠了一个躬。

    “不必,我们又不是主仆关系,不用行这等大礼。”

    杯中的茶,早已凉透,我信手将茶倒在地上,又从汪直那边拿过茶壶,重新沏了一杯。

    抿了一口,由衷地赞叹道:“这茶不错。”

    “是不错,这种茶叶,大明一年就产两斤,一斤进贡给皇宫,另一斤则在茶树的主人身上。皇上能把这等金贵的茶叶都赐给五皇子,姑娘你说,皇上对殿下是不是很宠爱呢?”

    “这不废话吗?他就五皇子这么一个儿子,不宠爱他宠爱谁去?”我顺嘴反驳道,“还有,你问我作甚,我与此事有个哪门子的干系呢?”

    汪直不止问我,他看我那眼神,就仿佛我俨然也是当事者一般。

    不知为何,感觉浑身上下有几分不自在,于是起身在石凳前踱了几步。

    “姑娘,老夫只是随便一问,你不用如此认真。”汪直说着,露出一个老奸巨猾的笑容来。

    对的,的确是老奸巨猾,像只狐狸一般的感觉。

    是啊,认真我就输了。然而,我似乎已然认了真。

    明明就清清白白干干净净,但整地好像有什么私情似的。

    为了掩饰住内心的尴尬,我立即又坐在凳子上,替自己分辨道:“坐地久了,腿麻了,起来活动活动。”

    朱佑樘和大魔头去作甚了,为何迟迟不肯回来。

    其实,我对汪直,原本虽然谈不上有什么好感,但起码没有什么恶感,但因为他多嘴多舌之后,我对他由路转黑。

    怨不得我对他路转黑,汪直好死不活,此时又说了一句:“姑娘不用如此刻意解释,自然一些就好。”

    天苍苍,野茫茫,我这到底是什么命呢?

    是个瞎子都能听出,汪直的意思是我此地无银三百两,是我在掩饰自己的窘态。

    话说你不开口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既然你如此健谈,状师的位子绝迹非你莫属。

    我所遇上的男人,个个都是毒舌,这也就罢了,汪直是个阉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并非属于男人。

    如今,就连这样的半男半女,也将毒舌发挥地淋漓尽致。

    言多必有失,说的越多,错的越多,我还是安安静静坐着喝自己的茶得了。

    这一安静,汪直也安静了,两人都在细细品茶,品的结果就是,那满满的一壶茶,被我们给喝地一干二净。

    这么好的茶,被我和汪直给喝了,也不晓得朱佑樘回来之后,会做出何种反应呢?

    正思索之际,汪直突然开口问了一句:“姑娘,老夫能问你几件事情吗?”

    “你当然有问的权利,但我同样有不回答的权利。”我抬头看向他。

    汪直嘴角咧出一个弧度来,“姑娘果真与众不同,难怪……”

    汪直说到此处,戛然而止,迅速转移了话题,“姑娘和五皇子认识多久了?”

    “多久?不足半月。”对于此种问题,与利益无关,可以回答。

    “那姑娘与你那朋友认识多久了?”汪直又问。

    “一年多了,不到两年,怎么,有何不妥吗?”我转而问汪直。

    “那姑娘觉得,爱情这种东西,和时间有关系吗?有所谓的先来后到吗?”

    汪直此言一出,我是差点聋了双耳。他一介阉人,突然扯到爱情这个千古不变的话题上来,着实牛头不对马嘴。

    “汪大人,您究竟在好奇些什么呢?您问这个问题,不觉得有些奇怪吗?”我反问道。

    “姑娘是觉得像老夫这样的阉人,连爱情这个字眼都不配提起吗?”汪直的语气,并未有动怒的痕迹,显得极为平静。

    别人叫他阉人,这在情理当中,可自己亲口叫自己阉人的,不得不说,汪直的气量和勇气非同常人。

    我该如何回答,只能干巴巴答道:“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像你这把年纪能问出这样的问题,觉得有些奇怪罢了。”

    “对,姑娘没有没错,老夫的确半截身子已经迈进土里,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

    一直以为自己够自知之明,够自黑,殊不料,和汪直比起来,自我感觉还是差了几分的。

    许是汪直接连不断的自黑,无形当中和我拉近了距离,让我开始认真对待他的提问。

    爱情和时间有干系吗?这个问题,还当真把我给问住了。

    若说有关系吧,有时候好像没有,可若说没有关系吧,有时候它还真有。

    爱情当中,究竟是否有先来后到,最近几日,闲暇空隙的时候,我也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

    以我自己为例,若是自己遇上朱佑樘或者大魔头的时日更早一些,会不会爱上的是他们二人的其中之一呢?

    当然,这只是假设而已,事实上,我所遇上的第一个男人,应该是公子刑天,但公子刑天,可能就是荣华。

    所以,在我这里,爱情可能是跟时间有关系的。

    再则,不管荣华是否就是公子刑天,我爱上他,都不是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而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

    从这方面来讲,在我这里,爱情和时间也是有关系的。

    想了许久,答道:“应该是有关系的吧,但这事因人而异,不同的人,身上的情况应该也是不同的吧。反正从我的角度来说,似乎是有关系的。”

    “即是有关系的,那随着时间的流逝,姑娘会否忘记掉以前的恋人,重新爱上另一位男人呢?”

    我朝汪直看了几眼,答道:“不会,永远也不会,我这辈子,只会爱一个男人。”

    这句话,也不晓得是说给汪直听,还是说给那个让汪直问我的人听,抑或是,也许是说给我自个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