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失踪

    邢琰琰从孙先生家里出来,有点失落,因为她没有从孙先生那儿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孙先生一直要求看方案,她不给,绞尽脑汁打太极,又与孙先生相互套了一会儿话,她觉得孙先生有问题,就找个借口离开了。

    本来她把挺大的希望寄托在这里,这会儿没有结果,白忙活一场了,终归难过。

    她给景辰打电话:“喂,景辰,你还在忙吗?”

    “对,马上处理完了,你出来了吗?”

    邢琰琰叹息:“我出来了。”

    景辰沉默了一下,就说:“时间挺短,估计……你没有与孙先生达成一致?”

    “他一直想方设法看方案,我不同意,与他套了一会儿话,孙先生居然劝我放弃合作,我觉得这个动机很奇怪,就找个借口离开了。”

    景辰安慰:“没事,本来我们也不应该把希望放在他身上,平常心对待就好了。你先回来吧,我们再一起想一会儿对策,晚上你还要去A市呢。”

    “好,我正在走出去的路上了。”

    景辰沉思片刻,想起孙先生家门口的那几个青年,怎么着都不大对劲,就对邢琰琰说:“我去接你吧!”

    邢琰琰答:“不用,你忙吧,我自己走出去就好了。”

    “没事,我去接你!”景辰还是坚持。

    邢琰琰也不管了,虽然她从孙先生那儿受到了打击,但景辰这个举动还是让她挺暖心的。

    邢琰琰挂了电话,就看到前面路口站着两个戴墨镜的小青年,那两个小青年染着廉价的发色,看起来流里流气的,而且他们好像一直盯着她。

    邢琰琰觉得这种人不好惹,于是都不敢看他们,低着头想绕开他们走过去,谁知那两个小青年竟然朝她走来。

    为首的黄毛吊儿郎当地道:“美女,去哪儿呀?”

    邢琰琰不理会他们,想要直接走过去,谁知他们竟然伸手挡住了,又吊儿郎当地问:“怎么,跟哥说一句话也不愿意?”

    邢琰琰不得不抬头盯着他们,皱眉道:“抱歉啊,帅哥,我赶路呢!”

    黄毛道:“赶路也没时间跟我们说一句话?你不是一直打听王全的消息吗,我们老大知道,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邢琰琰还是皱眉:“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老大!”

    “我们老大是谁不重要,你去见了不就知道了?况且你不是对王全的消息很感兴趣?”

    邢琰琰不知道这几个人怎么知道她打听王全的消息,但他们既然知道,这会儿拦着她肯定有目的,她更不能跟他们走了。

    然而这伙人也不好惹,她又不能正面冲突,于是回头想看看有无退路,却发现后面不知何时居然也围着两个戴墨镜的人,跟黄毛是一伙儿的,她都吓了一跳。

    上午她和景辰过来时胡同立还挺热闹,有不少大爷大妈来往买菜呢,此时居然一个人也没有了,就剩下这几个堵路的青年,真是奇了怪了。

    她见没有退路了,就跟他们周旋:“你们老大为什么会知道王全的消息,他又为什么愿意告诉我?”

    “这哪是我们这些小弟明白的,你跟我们走就知道了!”

    邢琰琰说:“抱歉啊,我还有别的事,恐怕不能跟你们走了!如果方便的话,可否给我留个你们老大的联系方式,我过后联系他?”

    黄毛和同伴对视一眼,哈哈大笑:“你当我们傻啊?我们老大请你,那是给你面子,要是不走,就是不识抬举,别怪我们不客气!”

    邢琰琰越加肯定这伙人动机不纯了,她紧紧捏着自己皮包,另一首摸手机,同时与他们周旋:“我不是不想跟你们走,只是……我还不认识你们老大,就跟你们走了,总归不符合常理。要不然你们告诉我你们老大是谁,而后给我带路,我再跟着你们走好不好?”

    “哪儿这么多废话!”黄毛呵斥。

    就在这时,忽然有个小青年跑过来通报:“大哥,大哥,那个景辰又回来了!”

    “什么,怎么又回来了?黄毛你不是说那个景辰已经走了吗?”邢琰琰身后的一人说道。

    黄毛立即哆嗦。

    邢琰琰意识到她身后的人才是老大,刚想回过头,就被身后的另一个四方脸青年冲上前捂住嘴巴拖走了。

    她瞪大眼睛呜呜直叫,奈何那青年手脚动作十分利索,完全不给她反抗的机会。邢琰琰想要挣扎,那青年居然掏出一把小刀抵着她的脖子说:“不许叫,再叫我就捅你!”

    四方脸青年眼神非常狠厉非常阴婺,邢琰琰吓得冷汗都出来了,一直瞪大眼睛,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反抗了!

    四方脸冲着粗链子带头大哥道:“大哥,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儿!”

    粗链子对黄毛等人吩咐:“走,去把面包车开来!”

    一伙人迅速撤离了,动作非常快,邢琰琰也被他们拖上车。

    她也终于知道胡同里为什么没有人了,估计已经被这几个小青年在两个就附近的路口拦住了,不给行人路过,此时她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就在她刚刚被拖上车的时候,景辰正好出现在这个路口的拐角处了,邢琰琰还刚刚看到了一眼,想呼叫救命,但是已经被拖上车,那伙人“砰”地关上车门,发动汽车逃走,只留一阵尘烟。

    景辰刚刚走到路口,就看到前方有一辆老旧的面包车发动了,他还觉得有点奇怪,因为这条胡同比较狭小,周围路障又多,轿车不容易通行,他都让司机把商务轿车停在胡同口了,这会儿怎么还有面包车通过?

    景辰也没有多想,继续往前走,然而忽然发现地上有把夹子,正是邢琰琰的发夹。

    邢琰琰今天早上出门得着急,没来得及打理头发,只是用把夹子上半部分的头发挽在后脑勺,他当时还想她即便随意夹起头发还挺漂亮的,怎么她的夹子会掉在这儿?

    如果邢琰琰的夹子掉在这儿,说明她已经走过去了,然而他一路走走来并没有看到她。

    景辰给邢琰琰打了个电话,她没有接,但是很快回了条短信:“景辰,我有急事去见一位朋友了,你不用等我,先回家吧!”

    景辰还挺疑惑。她去见朋友了?哪一位朋友?她刚来北京不久,应该没有什么朋友吧?

    而且她劝他先“回家”?回家么?

    景辰奇怪邢琰琰怎么会用“回家”这个字眼,因为她知道他下午还要去公司开会,不可能回家的,要劝也是劝他回公司,怎么用了回家这个字眼?

    但景辰又想也许是她太着急了,匆忙回复,没考虑太多细节问题吧。

    景辰把她的发夹收好,摇摇头,转身离开。

    然而景辰走了几步,觉得不太对劲,又停下脚步。

    他想邢琰琰在北京确实没有什么朋友,要说有也是唐总的女儿,可他们联系得也很少,能有什么急事让她火燎急焚地撇下工作去找人?

    她今天晚上就要飞A市了,到目前她还没有稳妥的对付王先生的招数,她更着急回公司与他商量工作吧,怎么突然一声不吭跑去找朋友了?

    景辰又翻出邢琰琰的短信看了看,越看越觉得不像是她的语气,他再给她打电话,她的手机居然已经关机了!

    景辰石化了,觉得问题有点大了,他第一直觉想到了孙先生门口的那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于是直奔孙先生家后门口。

    他远远地看到大树底下还有几个老年人在下象棋,下午三四点时分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此时人已经没有早上午这么多了,只有5个大叔在那里喝茶轮流下棋,那几个青年早已经不见踪影了。

    景辰上前问大叔,大叔都表示没有印象有那么几个青年在他们旁边呆过。景辰就把那几个青年的特征描述了一下,终于有个大叔想起来了,却说:“哦,早上是有那么几个青年在这儿呆过,而且站了好久,只是当时人多,我们哪里留意到他们,而且我看他们面生,应该不是咱们胡同里的人!”

    “他们以前有来过这儿吗?”

    “没来过吧,没见过!”大叔喝了一口茉莉花茶,摇摇头。

    “那……大叔,这胡同里有没有哪儿有摄像头的?”

    “又不是什么繁华街区,也不是什么旅游景点,哪里来的摄像头?”大叔又说道。

    景辰失望了,心中忐忑,可惜有没有头绪。

    他现在也不能确定邢琰琰是否出事了,而且是否跟那几个青年有关系。他只希望他只是想多了,琰琰千万不要出事。然而那几个青年的眼神,以及琰琰的莫名其妙离开,总让他担心!

    景辰无奈地离开离开了,又走到邢琰琰掉发夹的路口,把路口前前后后都看了个遍,可惜也没有什么发现,他只能心事沉沉地回商务车上。

    司机问他:“景总,小姐还没回来吗?”

    “没有……”

    “您下午还有个会议。”司机是景辰的司机,好心提醒。

    景辰沉默了片刻,深吸气,才对司机说:“小姐有事先走了,咱们先回公司吧,不过小姐还没有回来的事,你不能对任何人提起!”

    司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遵命点头。

    景辰是担心邢琰琰突然离开的事情让董事长知道了,董事长担心。董事长身体不太好他也不希望他老人家受刺激了,至于琰琰是否真的只是离开了,只能等晚上,或者她手机开机的时候才知道了。

    景辰决定先耐着性子等一等,万一晚上邢琰琰还没回来,他得做最坏的准备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