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第311章 看的透彻

    钟小情捂着嘴儿,心情特别好,一直在笑,“大哥,你真是个商人!”

    阴险、狡诈,懂的钻营,善于把握时机。

    “小没良心,你损我?下次被围攻,不来救你了。”冷眼瞪她,可那双瞳之中,分明有笑意。

    “大哥,你最好了。”钟小情卖乖。

    “大哥好,还是二哥好?”钟锐豪给她出难题。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可是记得,钟小情以前经常对钟思聪说:‘二哥,你最好了。’

    “都好!!一样好!!”钟小情多精明啊,这种语言陷阱是绝对不会跳的。

    “就你聪明。”钟锐豪摇摇头,放过了她。

    钟小情歪着头,看向了车外。

    脑子里迅速将最近获得的信息组合了起来。

    易北战的养母从国外返回,易北战亲自去接,看来对这位养母是有一定程度的重视的。

    易北战之前突然间就去相亲,所相的那个人,就是白芷柔吧。

    记得易北战对于相亲的解释是,那天不算是真正的相亲。

    他似乎只是去看一看而已。

    可是他的养母,却是把这件事当成了定局,这次回来,居然要为两个人筹备婚礼了?

    易北战呢?他是如何打算的?

    昨天晚上的沉默,似乎是他的一种态度吧。

    他说过,只要她是易夫人一天,就不会让任何人出来给她难堪。

    倒也没说错,白芷柔没来,宝婆婆第一个跳了出来,充当先锋,矛头直接对准了她。

    面前的处境,钟小情有意外,但也不是特别意外。

    易北战这会儿怕是很后悔那么冒冒然的在发布会上宣布她是易夫人了吧,接下来,他必然要想办法解决目前的局面。

    彻底抹杀掉她曾经存在的痕迹,仿佛更简单些。

    他会那么做吗??

    钟小情默默的想了想,想破了头,仍然没办法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来。

    她对人心,向来把握不好。

    过去,她看不透顾恩华,看不懂王锦霆。

    现在,她就更加的读不明白易北战了。

    不如不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易北战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好,她不反抗,只接受。

    察觉到她的失神里带了些低沉下去的心情,钟锐豪开口安慰,“事情并没有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程度,现在沮丧还为时太早了些,走一步看一步吧,你不是一个人在呢。”

    “嗯啊,听大哥的。”钟小情回之以甜甜的笑容。

    收了所有棱角的她,就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好妹妹,早已不复见从前的咄咄逼人。

    钟锐豪的心都给柔化了,从前他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自家妹妹竟然如此的招人疼呢?

    不过,现在发现了,也是不晚的。

    “谈恋爱嘛,不就是甜甜蜜蜜过一天,吵吵闹闹过一天,一天一天的堆积起来,这辈子慢慢就过去了,最让人忧伤的事永远不是在两个人相处的过程之中所遭遇到的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而是……而是……”

    明明是在劝她,最后自己倒是先说不下去了,钟锐豪的眉峰处,两道稍嫌凌厉的剑眉纠结出了一个‘川’字。

    “而是什么?”钟小情接了口。

    钟锐豪不答。

    尴尬一点点蔓延开来。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说了的时候,钟锐豪忽然叹了口气,“而是,你还来不及为了某个人而努力,那个人便已离去,再也找不回了。”

    隐约感觉到他口中的‘那个人’指的是夜明晨,钟小情有些不知所措,脸颊烫烫的发热。

    就像是无意之间得知了一个了不得的大秘密,尽管没人知道她已经知道了,她仍是极度的不安。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永远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最遥远不可碰触的距离一直都是生与死。只要两个人都还在,便是有着希望,在不在一起都没有关系,真的没关系。”

    钟锐豪的眼神直直的望向很远的地方,他只是在喃喃自语,如果不是车内极其安静,钟小情甚至都没办法听全。

    她震惊至极,上一次听到钟锐豪醉倒着念‘十年生死两茫茫’的时候,她就疑心他已经知道了夜明晨的死。

    想想这状况又有些不可能,夜明晨死在了哪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以顾恩华谨小慎微的个性,一定会把后续的事宜处理的干干净净,不让任何人抓到把柄,更别提还有个夜冰冰冒名顶替的继承了她的身份而活呢——

    钟锐豪怎么可能知道夜明晨出事了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或许,他口中所说的那个生死两茫茫的人,并不是夜明晨,而是另有其人吧。

    这么一想,钟小情心里又放松了不少。

    一路沉默下来,到了钟锐豪的住处,他把客房收拾好了给她住,然后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放空自己,平坦在床上,钟小情呈大字型张开了自己。

    “易北战,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一边挂着我,一边去勾着白芷柔,真看不出来啊,蛮有手段的嘛。”

    心里有些烦躁,不知所为何来。

    脑子里居然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帮易北战开脱,该死!一定是最近迷魂汤被灌多了,她干嘛老是去想易北战的好处,中对他说过的那些冷冰冰的情话念念不忘的呢?

    不切实际的期待啊,想的太多,只不过是图增困扰而已。

    人心,变化最快。

    或许说的时候,的确有几分情意,几分期待。

    可真的改变了,也就改变,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这才是人性吧。

    钟小情抓了只枕头,用力的捂住了头。

    别多想别乱想不准想,是你的,抢也抢不走,不是你的,夺也夺不来。

    于她而言,易北战的爱情本就是意料之外的收获,她始终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存在着的,现在除出了这些事,反而坦然了几分。

    ——————————

    此时的易家,真的是一番新气象。

    钟小情和钟锐豪离开后,一群佣人,极为不安,一个一个站在那儿,不知所措的样子。

    宝婆婆使劲儿用拐杖戳向地板:

    “一个一个全都傻愣着做什么呢?动起来,原来在家里是做什么的,现在依旧去做什么,离开那么久,瞧瞧易家变成了个什么乌烟瘴气的样子。”

    ——————

    PS:QQ和微信都是4419186,与作者和书有关的信息都会在里边公布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