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软了吗?

    李清书走了,准确来说是逃走了,便没有再来,一下午我独自一人呆在病房中,无聊的看着电子书,李清书给我带的饭我吃了,却只是吃了几口,根本没有什么胃口,没胃口的原因我想不到,也找不到。

    一下午的时间浑浑噩噩的走过,在手机电量告竭之前告知了殇我不能去酒吧了,也告诉了欧旷达要好好照顾汤姆,也和汤姆通了话,让他安心。

    到了晚饭的时间,但我还是没有胃口,到底是什么充斥着我,让我惆怅,让我矛盾,我不管怎么找寻都找不到恍然的答案。

    夜色越来越暗,月光柔柔的洒在窗台,渗透进房间,映照着我的脸颊,照出了我的苦涩。

    “不知家乐福的回复会在什么时候?哎......”

    “快一点?慢一点?要揭面了......终于揭面了,揭面之后是什么情况?”

    “我会开心吗?我会快乐吗?应该会吧......”

    “她会在怎么样?会恨我吗?更加的恨我吗?”

    “这样的一天就要到来了,我此时此刻是开心的吗?应该是吧......”

    我躺在病床上,望着悬挂上空的月亮,胡言乱语道,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说着什么,我为什么这样说,我只知道我此时的脑海特别乱,脑海特别的懵,很是想要发泄发泄,不然这样下去觉得我会疯,我想要和那么一个人说说心里话,我想到了晓琰,想要给她打个电话说说话,可是却发现手机早已然关机。

    我叹息一声,缓缓坐起了身,面对窗口,眼眸直视着杭州的夜景,轻轻唱起了歌,虽然不能去酒吧唱歌,不能在那样的世界发泄心中的情感,那就在这有些阴森的病房歌唱,一个人唱,一个人听......

    “真的想,寂寞的时候有个伴。

    日子再忙,也有人一起吃早餐。

    虽然这种想法,明明就是太简单。

    只想有在一起,不管明天在哪里。

    爱从不容许人三心二意,遇见浑然天成的交际,

    错过多可惜。

    如果我是真的决定,付出我的心,

    能不能有人告诉她,别让我伤心。”

    这首柔柔却带着伤感的《当爱在靠近》就是我凭着特殊的感觉唱出来的,可是唱出这首歌,我总觉得缺点什么?又多了些什么?或许缺个人来倾听吧?多了份淡淡的孤寂。

    还好窗外的一切都在倾听着,倾听着我唱歌,虽然没有什么生命力,也根本听不太懂。

    “每一次当爱在靠近,感觉他在紧紧地的抱住你。

    他骚动你的心,遮住你的眼睛,

    又不让你知道去哪里。

    每一次当爱在靠近,都好像在等你要怎么回应。

    天地都安静,唯一不安的是你决定......”

    歌声落下了,我却有些意犹未尽,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没有鼓掌,没有喝彩,我渴望却又不希望,我望着苍茫的天际,轻轻的叹息一声。

    突然间,我好想感觉到了什么?我感觉有人在看着我,虽然现在病房关着灯光,但我也并没有认为是什么鬼怪,而是知道她来了,她还是来了,叹息过后,我浮现了笑容。

    “你来了......”

    我没有转身轻声的说道,因为深层次的歌,因为未知的心绪我有些伤感,情绪有些提不上来。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李清书雀铃般的声音疑惑的响彻在黑暗中,却是点亮了空间,点亮我的心,我突然有那么一刻不愿揭开面具,不是不忍心伤害她,而是......而是......

    “如果我说,我可以感受到你的气息,你相信吗?”

    我很认真很正经的说道。

    “鬼才信,不过你一个人给自己唱歌觉得很哀伤,唱的我都快掉眼泪了,哎......那个饿肚子了吧?我给你带来了宵夜,放在这里了,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

    李清书仿佛是带着笑意对我说着,而她的离去,只是为了让我可以吃饭,她的良苦用心,让我有些惭愧,我越发的烦躁了。

    当我转过身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看着刚刚被关上的门,再看看放在桌上的饭盒,我苦涩的笑了起来,过了许久,直到沉默都觉得寂寥的时候,我才有了动作,将别致的饭盒拿到床上,被对着门,揭下面具,打开饭盒,准备吃宵夜,我突然间有了胃口,因为里面是鸡汤,这一定是李清书亲自熬的鸡汤,我突然间特别的难受,难受自己有这样一天会喝所谓仇人给熬的鸡汤......

    胃口大开,便是喝了起来,不得不说李清书熬的鸡汤确实不错,一个富家女大老总做的饭这么好吃,真是凤毛麟角,我和李清书已经有了约定就不会担心她突然袭击,进来看我的脸,所以我吃的很安稳。

    很快我将美味的鸡汤喝尽,舒服的躺在了床上,不忘重新戴上了面具,摸着已经鼓起来的肚子,吧唧吧唧嘴,感叹道:“真没有想到,臭娘们做的饭这么好吃,只不过再过几天便再也吃不上了,该开心呢?还是该开心呢?”

    我又开始了胡言乱语,莫名的胡言乱语,在我的胡言乱语中,李清书时隔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回来了,当她说要陪着我过夜,不会离开的时候,我的心中顿时有了山丘。

    “鬼面,你唱歌吧,我做你的听众,够意思吧?”

    李清书满是迷人笑容有点小俏皮的对我说道,显然李清书已经消化了中午时分我所说的约定,和我一样默契的闭口不提,期待着那一天......

    “连吉他都没,连音乐都没,怎么唱歌啊?还是别唱了。”

    我连连摇头,表示拒绝,其实我是不想唱,我害怕那种感觉会来临,再次可怕的来临。

    “没吉他,没音乐也可以唱啊,你刚刚不是唱的吗?”

    李清书瘪嘴道,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

    “不唱,没吉他不唱。”

    “那好吧,不唱就不唱。”

    “鬼面,等揭面的那天,我送你个礼物,你期待着吧。”

    李清书仅仅是失望了一瞬,便又浮现着迷人笑容对我神秘道。

    “礼物?好吧,礼物......”

    我却笑不起来,只是很淡然的说道。

    “鬼面,怎么了?送你礼物不开心吗?”

    “没有,当然开心啦。”

    “我觉得你有心事,有什么心事和我说吧,是不是不想揭面了?如果不想也可以,不急,我等你想要揭面的那一天。”

    李清书对于我的敷衍,很是透彻,便将笑容消失在面容,转为认真的说道。

    “清书,不是的,我会揭面的一定会的,这是我们的约定,我累了,你做的鸡汤很好吃,吃的我饱饱的想要睡觉。”

    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敷衍,说话间便躺在了床上,闷头睡觉了......

    “鬼面,戴着面具还要闷头真是服你了,小心闷死。”

    李清书颇为无语的言语响彻在寂静的房间,我却没有了回答,病房沉寂了下来,只留下了微弱的呼吸碰撞着稀薄的空气,我心中咆哮一般的想着:梁萌萌,你难道忘了所受的一切苦痛吗?你忘了是谁将你亲手送进医院吗?你的心软了吗?软了吗?软了吗?给我硬起来。

    ......

    我注定是不会睡觉的,或许也是睡不着,过了许多沉寂的房间传来了李清书微弱的呼噜声,我知道她睡着了,恰好这时我想要尿尿了,便掀起被子起身,下了床准备上厕所,以我现在的感觉明天就应该能够出院了,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折返将放置在床上极具不整齐的被子轻轻的披在了爬在床边的李清书身上,确认披的很好,我深深看了一眼安详熟睡的李清书,然后略有些步履蹒跚的走出了病房,打开房门,引来一束光芒,却照不亮我的心......

    ------------

    明天过生日了,群里正在欢乐的抢红包,要进来一起狂欢的进群吧。:261582225,第二更,十二点,会是收费章节,希望大家可以订阅一下,没钱的,进群,随便抢几个红包....冰冰只求订阅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