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责罚

    穆雪到了慕文宫,门外一个宫婢太监都没有,冷清得很。

    庭院内,几个小宫女吃着瓜子、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几个太监围着一个石桌在斗蛐蛐。

    小允子正要通报公主圣驾到来,穆雪阻止了他。

    她撇下小允子他们,独自走到慕文宫那几个不像样的宫女太监面前。

    “请问,穆仪公主在吗?”穆雪颇有礼貌的问着他们。

    那几个宫女太监看也不看穆雪一眼,不屑的说,“里面躺着呢。”

    “不知为何你们如此清闲?我看其他宫的宫女太监都没有你们这种好福气呢。”穆雪的话中略带讽刺。

    那几个太监完全沉醉于斗蛐蛐,不再理睬穆雪。倒是那几个宫女,虽然看见穆雪衣服华丽,但她一个宫女太监都没有,把她当做哪个不知名的公主或妃嫔了。听出她话带讽刺,有些不爽的站了起来。

    “这是我们慕文宫的事情。哼!一个不受宠的小公主,皇上早就忘了有这么个公主,我们何必费心费力照顾她。”

    “对啊,不过是个废物。”

    宫女们完全不把不受宠的穆仪当做主子。

    穆雪眼神犹如一阵寒风扫过,那几个宫女的心头瞬间都感到冷飚飚的,不敢再直视穆雪。

    穆雪不再理他们,先进寝殿想看看穆仪是什么情况。

    一进寝殿,看到的便是穆仪虚弱的躺在床上,她的贴身侍女月儿坐在床边哭泣。

    “穆仪公主怎么了?”穆雪蹙眉问道。

    月儿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然后哭着对穆雪说,“小公主病了,御医不肯按时来看,每次来都是不情不愿的。呜呜,公主的病越拖越久,前两日还能和奴婢说着话、吃点东西,现在奴婢怎么也叫不醒公主了,呜呜呜……”

    听了月儿的话,穆雪上前仔细查看穆仪。只见小小的身子躺在冰冰的大床上,全身发热,意识已经不清楚了。

    “小允子!”穆雪大声喊着外面的小允子。

    小允子与一众宫女太监冲了进来,“公主,有何吩咐?”

    “快去叫御医来,把太医院的太医全叫来这慕文宫!”穆雪眉凝纠结,又急又怒。

    “奴才这就去。”小允子说罢便急着往外跑去。

    穆雪这时又问宫女月儿,“你是慕文宫的掌事宫女?”

    月儿跪下来说,“奴婢不是。”

    “去把慕文宫上下奴才全给本宫叫来!”

    即使是不受宠的公主,也是这宫中的主子,是皇室血脉。穆雪怒了,居然能把主子忽视到这种程度,她一定不会放过这帮狗奴才!

    ……

    慕文宫上下所有宫女都跪在了寝殿,穆仪的床前。一个个头都低的低低的,生怕被穆雪看到责罚。

    “刚才在庭院中与本宫说话的是哪几个呀,现在主动站出来,本宫可能会轻饶。”穆雪对跪在面前的众人说道。

    “是奴才。”

    “是奴婢。”

    他们从人群中出来,跪在穆雪身前,身子有些颤抖。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高高在上的羽柔公主回来看这个不受宠的小公主……

    穆雪看着那几个浑身已经开始发抖的人说道,“你们几个,目无主上,跟高踩低,每人杖责二十,打入役院,服役五年。”

    这个处罚算轻的了。

    “谢羽柔公主。”几个人哭着谢恩。

    “掌事宫女与掌事太监何在?”穆雪坐在穆仪床边,又厉声询问。

    “奴婢在。”

    “奴才在。”

    一胖胖的太监和一年老的宫婢出列,跟在穆雪面前,头低低的埋在地上,希望穆雪能够放过他们。

    “没有以身作则,不能管理属下,二人杖责三十,然后丢进役院,永不得出!”穆雪当然不会轻饶二人,属下的失职,全是管理者的无能。所以对于这两位掌事的人来说,决不能轻饶。

    “公主饶命啊!公主!”

    “奴才知错了!公主饶命!”

    “把他们全都拖出去!”穆雪神情冷漠,并未理会二人的求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