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53章 离别前夕(1)

    康熙不过多去翊坤宫留宿了几晚,钮祜禄一族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厉兵秣马,准备来年和吴三桂好好干一场,既给自个儿挣了军功,又给宫里的翊坤宫妃挣了脸,如果宫里的妃主子能够再诞下一位小阿哥就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与此同时,赫舍里一族也紧张起来,摩拳擦掌的准备抢夺军功。而朝中也没了反对削藩的声音。

    这时候,卓奇已经准备妥当。

    其实他本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东西,只要去衙门禀告一声,把工作交接了就是。之所以等到了年底,还是因为要等着成茹给他准备各种伤药,以及进行盔甲和武器的改造。

    盔甲、武器改造好,时间就已经到了年关。

    这一个年是辉和氏到了盛京之后过的最难受的一个年,比之刚来盛京,体虚有孕之时还要难受。

    辉和氏就是一个小女人,没有太大的野心,虽然也羡慕其他的女人夫荣妻贵,却也仅仅只是羡慕而已,她并不奢求荣华富贵。相比起让丈夫在战场上拼杀,用九死一生来换得封妻荫子,她更希望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哪怕是官职低点,日子过着也舒心。

    她现在只要一睡着,就会梦见丈夫浑身是血,每次总是被惊醒,然后就是整夜都不能入睡。一个月下来,她消瘦了许多,精神更是疲惫。

    因为对妻子的愧疚,卓奇决定过了年再去参军。这让辉和氏心里多少好受了些。

    “额娘,额娘,陪我堆雪人嘛!”前两年睿安年纪还小,辉和氏不让他玩雪,担心冻坏了。后来养了毛毛之后,睿安时常和毛毛玩耍,身体越来越健康,今年一整年都没生过病,辉和氏便也对他放心了些,以往不让他玩的一些东西也松了口。

    辉和氏把他帽子上的雪拂去,柔声道:“额娘还要准备年夜饭,睿哥儿自己玩好吗?”

    睿安嘟着嘴埋怨:“姐姐也说有事,额娘也说有事,阿玛又笨手笨脚的。算了,我自己玩好了。”

    跟在他身后进来的卓奇尴尬的揉揉鼻子,堆雪人这种幼稚的事情,都是女人孩子玩的,他一个大男人,不会也正常嘛。

    看着儿子又风风火火的带着毛毛跑了出去,辉和氏看着欢喜。当初刚怀上的时候,还以为这个孩子保不住,没想到现在健康又活泼。有了茹姐儿和睿哥儿两个孩子,她也就不求什么了。

    卓奇把披风解下抖了抖,刚才陪儿子玩雪,沾了不少雪花上去。挂好衣裳,卓奇问道:“茹姐儿还在炼药?今天过年,让她休息一天吧,这些日子也难为她了。”

    说起这个女儿,卓奇又是自豪,又是心疼。不说女儿有佛祖赐福传法,是个有大福缘的,就说她对父母的孝顺,对兄弟的疼爱,就堪为女子典范。特别是在他决定参军后,茹姐儿每天除了给他炼药,就是给他刻符,难得的一点空闲时间还要劝慰母亲、安抚弟弟,连着一个多月早起晚睡,让他看着心疼不已。

    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辉和氏无奈的笑笑:“用早膳之后,我就劝了她,让她今天放宽心好好松散松散,可惜没用。你这个女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最是个有主意的,又孝顺。”

    辉和氏觉得自己这个当额娘的实在是太失败了,不仅要女儿操心他阿玛的事情,还要让她担心自个儿,她才十岁啊!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却是要操心这么多事情,让她如何不心疼?

    卓奇皱眉道:“一会儿就要吃年夜饭了,先就这样吧,等晚饭之后,夫人拘着她让她休息一会儿,整个正月都不要再受累了,和睿哥儿、毛毛他们一起玩耍就好。伤药准备得不少了,够用了。”

    辉和氏点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担心丈夫,却也不能让女儿累着了。

    成茹此时其实并没有在炼药。这一个多月下来,三种药,每一种都炼制了一千份左右,如果仅仅是阿玛用的话,那是绰绰有余了。之所以炼了这么多,也不过是想要让阿玛手中有富余的药,到时候好拿去做人情罢了。

    阿玛既然是准备以军功晋升,自然是要和上峰处好关系的。除此之外,还要有一批自己的心腹,将来得到提拔重用之后,才能有自己的班底。在战场上,没有比救命更容易收买人心的事了,这么多的伤药,足够阿玛挥霍了!

    成茹现在在做的,是在额娘的抹额上绣精神符文。

    这段时间辉和氏的异状成茹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无论她怎么开解都是没用,每天使用恢复术也没有效果。

    恢复术到底只是针对于体力和精力的恢复,在清心宁神方面却是效用不多。

    成茹一直想给额娘做一个抹额,在抹额之上绣上精神符文,却是被额娘拒绝了。

    “现在最要紧的是把你阿玛的东西准备好,那是攸关性命的,额娘这边没问题的。”彼时成茹刚开始刻画坚韧符文,成功的少,失败的多,辉和氏担心给她在抹额上绣符也会多次失败,觉得太耽误时间,因此坚决不准。

    成茹也确实没有把握。符文用绣的,难度肯定是比雕刻更大,更别说她还是第一次尝试。思虑良久,她还是决定先做阿玛需要的,毕竟就像额娘说的那样,事有轻重缓急,阿玛这边显然更为重要一些,毕竟是关系到性命的。额娘这边,她让弟弟每天去陪额娘,不管是耍宝卖萌,必须逗额娘开心!

    而成茹,全副心思的投入到炼金之中,早些把阿玛的物资准备齐全,也好早些帮额娘做抹额。

    如今阿玛的盔甲武器都已经做好了,几种伤药虽然还在炼制,却都是练熟了的,不用花费她太多的精力,成茹终于有时间来帮额娘绣符文了。

    本来在布匹或是皮革上刻入符文,最好是使用魔法笔,用专门的魔法药水绘上去。这种特制的魔法药水一经染上,不管是用水洗还是用其他法子,都去不掉。

    用魔法药水绘制符文,比用刻刀雕刻符文要容易得多,只是其中所需要的一种药引,成茹一直没有找到,也就只能舍易就难了。

    刺绣符文比雕刻更难!

    雕刻熟练了之后,还比较容易一笔刻成,刺绣就不行了,必须要一针一针的扎,需要对魔法力更加细微的控制,并且魔法力持续输出的时间也更长。

    成茹已经做废了几十条抹额了。

    一开始她还亲手缝制抹额,到了后面失败的多了,缝制的任务也交给了鹤兰,她只负责绣上符文。这样一来速度确实是提高了许多,相对的,报废的抹额数量也在增加。好在还是有些收获的,从最开始几针就作废,到现在已经能把符文绣到七八成了。

    一分神,又失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