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女鬼的请求

    被天虚这么一说,邓思晴脸上立马布满了尴尬之色。

    一旁的张子良则是特别的高兴,嘚瑟的就要跳起舞来。

    “你找打。”

    邓思晴瞪了张子良一眼,举起了自己粉嫩的拳头。

    “别别别,不要。。不要啊。。师傅救命啊。。”

    接着就传来了张子良痛苦的惨叫声。

    不得不说,张子良这个人就是欠,几拳头免费赠送之后也是终于老实下来。

    “好了好了,别闹了。”

    天虚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劝阻嬉闹的两人。

    “让我饶了你的宝贝徒弟也行,那你就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邓思晴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姿态。

    “那你还是打死他算了。”天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邓思晴举手又要打,张子良却是身子一滑躲到了天虚的背后,道:“师傅,您还是不是人呐。”

    天虚转过头去瞥了一眼张子良又扭过头来,抬起手拦住了邓思晴,道:“都是老夫的不是,老夫告诉你就是。”

    其实天虚道人要做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没有必要瞒着任何人,刚才对邓思晴说保密完全是开玩笑的话语。

    邓思晴呢,和张子良打闹也是玩笑,她也根本没有要拿这件事情威胁天虚的意思,但是现在既然天虚道人要告诉自己,那她也是来者不拒,停止追打张子良,整了整衣服,道:“那我洗耳恭听。”

    “其实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杨怡的魂魄送到地府。”天虚道。

    冤死之人不像正常的寿终正寝,会有专门的阴差来把他们的魂魄押往地府,因为生死簿上他们的阳寿根本没有到期,所以阴间那边就以为这个人还活着。

    那这些冤死的魂魄就真正的成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而这些人因为冤死,心中又有怨气,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厉鬼,甚至比这还要厉害也说不定。

    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和尚或者道士之类人物为这些冤死的魂魄超度。

    超度有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化解他们心中的仇怨,让他们安心去投胎,另一个则是把他们的情况以另一种形式告诉地府,好给他们投胎的机会。

    而天虚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超度杨怡的亡魂。

    “那我可以留下来观看吗?”邓思晴突然一脸讨好的笑容。

    “不行!”

    张子良紧绷着脸,装作一副若有其是的样子,掸了掸自己的衣襟,挺直了腰板从天虚的背后站了出来。

    “为什么?”邓思晴疑惑的问道。

    “没有为什么。”张子良脸色不变。

    “你找打!”

    邓思晴看出来张子良是在故意为难自己,扬起了拳头做了个要打人的动作,吓得张子良脖子一缩再一次的躲到了天虚的后面。

    “哎哎哎~”天虚又一次的拦住了邓思晴,道:“他说的不错,这在这里真的有点不方便。而且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天虚故意装作为难的的样子,其实邓思晴早已看出来他这是在维护自己的徒弟,当下玉足一跺,小嘴一撅,白了张子良师徒一眼,冷哼道:“不看就不看,我还不稀罕看呢。”

    说罢夺门而出。

    师徒二人对视一眼,张子良哈哈大笑起来,天虚却是敲了张子良的脑袋,责骂道:“没个正行!”

    张子良揉着被师傅敲过的地方,制住了笑声。

    “好了,办正事吧。”

    天虚说着,走到了杨怡魂魄的面前,她的尸体也就在旁边,可是天虚道长却没有管她,接下来的事情也用不着这尸体,就交给警察来处理好了。

    “杨怡,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天虚道。

    “好的,可是。。可是我不知道啊。”

    杨怡也不知道这个道长要自己的生辰八字干什么,反正人家是在帮助自己,告诉他也无妨,可是刚想回答,却又想起一件事情,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生辰八字。

    也对啊,都这个年代了,大家都只知道自己的属相或者是星座什么的,谁还会在乎自己的生辰八字啊。

    “那你把你的出生日期告诉我,我自己推算。”

    杨怡道:“一九九二年六月二十七。”

    果然不出杨怡所料,张子良和天虚都是颇为的震惊。

    “这么说来你今年才二十?”张子良愣了一会,吃惊的问道,因为在这里自己也是九二年的,所以他算得很快。

    不,压根就不需要算,脱口而出而已。

    这对张子良来说是个莫大的打击,绝对的打击,打击的他有点蛋痛。

    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别人二十岁都大学毕业了,而自己二十岁才刚步入大学的大门。

    震惊过后,天虚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开始盘算起来。

    “爷爷,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

    就在这时,杨怡却是突然开口,她还有一个心愿未了,不想就这样被超度了。

    “你说,但是复活的话就别想了,我办不到!”

    能够帮助一个死人完成她未了的心愿那是助人为乐,也算得上是大功一件了,如果不太费事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大师误会了,我没有那样的奢求,我的父母死得早,所以我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现在我最放心不下的也就是奶奶了,我想回去看一眼奶奶是不可能了,毕竟这里离我家太远,她老人家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好,估计也不可能过来送我最后一程了。”杨怡道。

    杨怡说道这里,天虚突然想到了杨怡家里的那个鬼,问道:“前天晚上在你家哭的是不是你?”

    杨怡一愣,道:“那天晚上去我家的是您?”

    看样子真是杨怡了,天虚又问:“具体是怎么回事?”

    杨怡道:“我知道奶奶不能过来看我了,我就想回去看一眼奶奶,可是每次回去都有一个男人把我拦在外面,不让我进去,所以我只能在外面哭。”

    “你认识那个男人嘛?”天虚问道。

    “不认识,但是他却跟我说,我们一家都得死,说我爸妈也是他给弄死的。”

    天虚听到这里眉头皱了皱,问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我有张银行卡,平时我打工也赚了些钱,可是我奶奶不会取钱,我想让大师吧里面的钱提现,然后寄给我奶奶。”

    接着,杨怡就说出了银行卡的位置和密码。

    在她说到最后的时候,不自觉的抽泣起来,不得不说这人长得好就是占便宜,那副模样让张子良看着都鼻子一酸。

    “你就不怕我把钱给拿走了?”天虚问道。

    谁知,杨怡却是破涕为笑,道:“如果那样的话我也认了,您帮助我平冤昭雪我还没有谢谢您,这当做对你的谢礼也是不错。”

    “哈哈!”天虚仰头哈哈大笑,道:“如果只是这点小事的话,贫道还是能够帮到你的,好吧,这件事情贫道答应你了。”

    听到天虚答应了自己,杨怡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不过很快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绯红,那是憋的,

    杨怡银牙紧咬,想说什么又有点不好意思,只好低头不语。

    他这一表现张子良全部看在眼里,知道她一定还是有话要说,道:“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就是,只要我师父能办到他一定会帮你的。”

    哎呦我去,你个败家子,天虚沉着脸瞪了张子良一眼,旋即又把脸转向的杨怡,脸上堆满了笑容,道:“对对对,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能帮你的尽量帮你。”

    他没有像张子良那样说一定帮你,而是说尽量帮她。

    杨怡扭扭捏捏了半天,终于开口说道:“我想再见他一面。”

    “谁?”天虚和张子良异口同声的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