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 拜祭,有时间去

    龙司昊之所以不叫霍辰风爸爸,就是因为他辜负了他妈龙雅心,对于这个爸爸,他的心里还是存在着一丝的怨恨。

    他妈到死都爱着霍辰风,他却娶了别的女人,这是他不能原谅的。

    在爱情方面,他像他妈龙雅心,爱上了一个人就是矢志不渝,就算到了海枯石烂,天崩地裂也绝不会变心。

    见他提到霍辰风,霍业宏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这个早逝的儿子始终是他心里头的一根刺,每每想起,他就会心痛不已。

    对于这个唯一的儿子霍辰风,他心里是愧疚的,为了家族利益,为了霍氏,他当初让他娶了龙雅心,之后又以龙雅心的性命逼他和龙雅心离婚,然后逼他去娶李雪荷。

    最后,是他害死了这个一直很孝顺他,很听他话的儿子。

    想到这,他就心痛不已,一双老眼慢慢湿润,陷入了当初失去儿子的悲伤之中。

    龙司昊见他陷入了悲伤之中,英挺的俊眉轻蹙,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从沙发上站起身往书房外走去。

    他刚走到书房门口,身后便传来了霍业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的悲伤声音,“司昊,再过几天就是你爸爸的忌日,你这么多年都没回来拜祭过他,这次……”

    不等霍业宏说完,龙司昊沉声说道:“我知道了,我有时间会去。”

    话落,他径直出了书房。

    霍业宏在他离开后,深叹了一口气,看来他刚刚说的那些话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他这个孙子长得像他的爸爸,但却没有他的爸爸霍辰风听话。

    他们霍家子孙凋零,五代单传,到了他们这一代,才有了他和霍云烯两兄弟,他不希望他们这两个本就关系不好的亲兄弟为了黎晓曼变成相恨相杀的仇人。

    所以,黎晓曼肚子里的孩子,他可以允许她生下来,交给他来抚养,但不管是为了不让他们败坏霍家的门风,还是为了不让他们两兄弟相恨相杀,他都必须阻止她嫁给龙司昊。

    霍业宏一双湿润的老眼中蓄满了悲伤,颤颤巍巍的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正是霍辰风。

    他满是皱纹的手抚摸着照片上霍辰风的脸,湿润的老眼中悲伤之色越来越浓烈,“辰风,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为了家族的利益,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霍氏的利益,做了很多的错事,现在爸爸已经回不了头了,爸爸知道你一直都很宽宏大量,也很孝顺,很听话,你原谅爸爸,爸爸现在唯一能弥补你的就是保护好你的两个儿子,不让他们因为一个女人而自相残杀。”

    他坐在书房里,看着霍辰风的照片,说了很多话,悲伤的连晚饭都没吃。

    而龙司昊离开他的书房下楼后没留下来吃晚饭,直接带着黎晓曼离开了霍宅。

    原本霍业宏让他和黎晓曼来霍宅时,他就猜到了他大概要说什么,他完全可以不来,但他还是继承了他爸爸霍辰风孝顺的秉性这一点,虽然霍业宏并不是一个好爷爷,但他还是来了,仅仅是因为他还保留了那份孝心。

    龙司昊和黎晓曼离开了,霍业宏在书房里悲伤霍辰风的死而不吃饭,霍云烯和夏琳也不在,因为霍业宏的命令而去厨房帮忙的李雪荷见她忙活了半天,结果就她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她气的一把甩掉了筷子,就气冲冲的跑上楼。

    她没去霍业宏的书房,而是直接去的霍云烯的房间。

    此时的霍云烯一个人坐在他卧室的沙发上喝酒,夏琳就坐在他的身旁,既没劝他,也没阻止他。

    李雪荷见他不下去吃饭,而且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却在喝酒,她怒气腾腾的走上前,一把夺走他手里的高脚玻璃杯,“好了,别喝了,身体还没好,谁许你喝酒的?你不想要命了?”

    霍云烯见李雪荷夺走了他的杯子,墨眸眯了起来,目光凌厉的睨着她,声音冰冷,“给我。”

    李雪荷见自己的亲儿子对自己的态度十分的冰冷,她心里是既觉得委屈却又愤怒,“云烯,我是你亲妈,你竟然这样跟我说话,你……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妈了?呜呜……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

    说到最后,李雪荷一脸委屈的哭了起来。

    霍云烯听的一阵心烦,冷魅的墨眸目光凌厉无比的睨着她,眸底划过一抹厌恶,他的妈怎么是这个样子的?完全没有一点身为豪门贵夫人该有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撒泼的骗妇,就会用眼泪来唬人。

    什么内涵,修养,她的身上是一点没有。

    想起当初他竟然还为了这样一个妈去训斥黎晓曼,他就悔恨不已。

    难怪她会对他心灰意冷,他当初一定让她受了很多委屈。

    无边的悔恨像掀起的旋涡一般将他淹没,他的心快要痛的粉碎。

    他没有理会哭的委屈的李雪荷,烦躁不已的抓起名贵茶几上的酒,仰起头就往嘴里灌。

    李雪荷见状,正欲上前去夺他的酒瓶,坐在一旁的夏琳站起了身,阻止了李雪荷的举动,并拉着她出了房门。

    “琳琳,你拉我出来做什么?我要去阻止云烯喝酒。”

    李雪荷看着夏琳说完,就又要进去,夏琳则是将她拦在了房门外,一脸恭敬的看着她说道:“阿姨,你这样进去,根本就劝不了云烯,你把云烯交给我,我一定能劝服他。”

    “你真的能劝服云烯?”闻言,李雪荷半信半疑的看着夏琳,总觉得最近的她和以前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好像比以前懂事多了,好像比以前有气质多了。

    夏琳笑睨着李雪荷,拉起她的手,安慰似的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声音温柔,“阿姨,相信我,我一定能劝服云烯重新振作起来。”

    见她脸上信心十足,李雪荷放心的点了下头,“那云烯就交给你了。”

    “嗯!”夏琳睨着李雪荷笑着应声,随即便将房门关了上。

    转过身,她见霍云烯还在一个劲的喝酒,暗自捏了捏双手,随即便笑着走上前,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云烯,你觉得喝酒能解决问题吗?就算你喝死了,姐姐也不会再回到你的身边,你这样一直颓废下去,只会更让姐姐看不起你。”

    说到这,她笑着睨了仍在喝酒的霍云烯一眼,继续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姐姐为什么会在你和龙司昊之间选择了龙司昊?”

    她的这一句话说到了霍云烯的心坎上,原本在猛灌酒的他因为她这句话停了下来,一冷魅的墨眸死死的盯着她,“为什么?”

    见他如此重视黎晓曼,夏琳恨得牙痒痒,想到龙司昊说过要赢得他的心,走进他的心,就必须投其所好,爱他所爱,她压下了心里的怒气,化着淡淡妆容的小脸上浮出了一丝笑容。

    “因为他比你优秀……”

    “夏琳,你敢说龙司昊比我优秀?你想死是不是?”霍云烯被她的这句话激怒,一双冷魅的墨眸蓄满怒意的瞪着她。

    见他被激怒了,夏琳依旧是优雅的一笑,“云烯,我说的是事实,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没有事业,借酒浇愁,跟一个“残废”差不多,这样的你怎么可能比龙司昊优秀?姐姐她心高气傲,要求也很高,怎么可能爱上现在的你?更何况你还伤过她的心,如果你再这样颓废下去,别说是姐姐看不上你,就连我也会看不起你。”

    说到这,她伸手抚着她隆起不高的肚子,低头说道:“我知道你不爱我,我也不再奢望你爱我,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重新振作起来,我知道爱一个人就是要让他得到幸福,如果可以,我会竭尽全力的帮你得到姐姐,至于我们的孩子,我会把他抚养长大,我不会告诉他,他的爸爸是谁,更不会让他来打扰你的生活。”

    霍云烯因为的她的话,墨眸惊讶且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睨着她,如果不是因为她那张脸的的确确是夏琳的,声音也是他熟悉的,他险些都要以为坐在他对面的女人是另外一个人。

    现在稍稍静下心来,他才发觉到她最近变化很大,以前的她就和他的妈一样,都爱不分场合的哭闹,也不管会不会失了身份。

    前段时间的她还会质问他,在他面前扮委屈,扮楚楚可怜,妒忌满满,现在她竟然说要帮他得到黎晓曼,这也太不像她的作风了,这还是以前那个爱哭闹,骄纵的夏琳吗?

    不可否认,现在的她比以前有气质有内涵多了。

    再看她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以前都是化着浓厚艳丽的妆容,显得非常的恶俗,而现在只是化了淡妆,却反而让人眼前一亮,似乎比以前更漂亮,更有吸引力了。

    至少此刻他看着她,不会像前段时间那样觉得厌恶至极。

    夏琳见霍云烯一直看着她不出声,她站起了身,睨着他说道:“我知道你不信我,但我说的都是事实,很晚了,时候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希望你能尽快的振作起来,记得早点休息,我和宝宝明天再来看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