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三章 动容,向他道歉

    龙司昊微微敛眸,目光深沉的睨着夏琳,薄唇轻抿,“不需要,我来不是和你喝咖啡的。”

    夏琳纤细的双手托着热腾腾的咖啡,搁放在桌上,抬眸睨着龙司昊,娇艳的小脸上浮出一抹淡笑,“我很好奇,你不是很爱黎晓曼吗?为什么单独约我来这里?还有,为什么说能帮我?我倒想知道,你能帮我什么?”

    她带着好奇和疑惑的双眸一直紧紧的睨着龙司昊,他身上令人着迷的高贵气质,王者风范,以及他俊美惑人的容貌都令她有些晃神。

    尤其是第一次和他面对面的坐这么近,他身上的那股不带一丝烟味的清冽气息要比霍云烯和雷洋身上的气息干净好闻多了,这令她的心有一丝的悸动。

    这样优秀,气质高雅不凡的男人竟然爱的是黎晓曼,夏琳心里又是一阵嫉妒不已。

    她眸中闪过的一抹嫉妒,被龙司昊收进了幽深的眸底,他狭眸凛冽的眯起,目光沉冷的睨着她,语气淡漠,“你不是一直想得到霍云烯吗?我可以帮你。”

    夏琳闻言,抬眸震惊的睨着龙司昊,不敢置信的问:“你要帮我得到云烯?为什么?”

    面对夏琳的惊讶,龙司昊俊美的脸上依旧是一副淡漠的模样,睨着她的目光深邃幽沉,令人琢磨不透他真正的情绪,“你该关心的不是我为什么要帮你?而是你能不能得到霍云烯。”

    夏琳双眸微微一眯,紧紧的睨着表情淡漠的令她看不透彻的龙司昊,好奇的问:“那你用什么办法来帮我?我需要做些什么?或者说你需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龙司昊微微敛眸,削薄的唇角勾勒出一抹令人琢磨不透的淡笑,但这笑却掺杂了冷意,“我不希望你再做出对晓晓不利的事情。”

    夏琳微怔,双眸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试探性的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都知道什么?”

    上一次在御宴楼,她就知道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似乎知道一些什么。

    她眯起眼,掩下了眸底的一抹慌色,脸上的笑意退却了几分,“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她掩下的慌色全部被龙司昊收进了眸底,他淡淡凝眸,目光淡漠的睨着她,声音低沉动听,“夏小姐,你觉得我知道些什么?别自乱了阵脚……”

    说到这,龙司昊顿了下,继续说道:“我对你的事不感兴趣,你只需要做到不去伤害晓晓,我就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否则,我一定会让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他说最后一句话时,语调极冷,听在人耳里,就像是寒冰入侵一般。

    夏琳因为他突然变得冰冷凛冽的声音,身上生出一阵寒意,她打了个冷战,抬眸却对上了龙司昊那双蕴藏着足以毁灭世间万物的凛冽眸子。

    她又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直觉龙司昊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这样危险的男人虽然拥有全天下女人都会为他沉迷的魅力,但待在他的身边,随时都会有丢掉性命的可能。

    她夏琳自认为驾驭不了这样的男人,还是霍云烯比较适合她。

    她刚刚对他生出的那一丝悸动此刻被惧怕替代。

    第一次她有了自知之明,这样伟傲危险的男人不是她夏琳能觊觎的。

    她有些不敢再去看龙司昊那双森寒的眼眸,微垂着头说道:“你放心,我的目的是云烯,只要她不来破坏我和云烯,我是不会对她怎么样,毕竟她也是我的姐姐。”

    “你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你当不当晓晓是姐姐都无所谓,晓晓也没必要当你是妹妹。”

    龙司昊冷冰冰的话传进夏琳耳里,令她一阵尴尬不已,依旧是低着头问:“那你准备怎么帮我?”

    龙司昊没有立即回夏琳的话,而是让服务员为他端来了一杯黑咖啡。

    夏琳见他不说话,而是品尝着咖啡,有些坐立难安起来。

    一杯咖啡只剩下三分之一时,龙司昊才抬眸睨着坐立难安的夏琳,薄唇噙着淡笑,“你觉得要怎样才能俘获一个男人的心?”

    这句话要是从别人嘴里问出来倒没什么,但从龙司昊的嘴里问出来,倒是令夏琳一阵惊讶不已。

    她抬眸睨着俊美惑人,气质高雅的龙司昊,张嘴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更不明白龙司昊为什么会这样问?

    虽然她不了解他,但这似乎也太不符合他的性格。

    好半天,她才有些疑惑的问:“你为什么这样问?”

    龙司昊淡淡敛眸,端起黑咖啡,又细细的品尝起来,声音低沉,“你不懂得如何俘获一个男人的心,又怎么得到霍云烯?”

    夏琳惊讶的睨了龙司昊好一会,随即笑了笑,“龙总是男人,自然明白男人的心思,就请龙总告诉我,要怎样才能俘获一个男人的心?”

    龙司昊狭眸微眯,目光深沉的睨着她,语带深意的道:“投其所好……”

    夏琳有些疑惑,抬眸笑睨着龙司昊,“龙总能不能说的具体一些?”

    龙司昊动作优雅的将已经咖啡杯搁置在桌上,微微敛眸,薄唇勾出高深莫测的弧度,“投其所好,爱他所爱,是走进一个男人心里最捷径的方式……”

    夏琳深想龙司昊说的话,觉得不无道理,于是将他当成了爱情导师,仔细的咨询他要怎么赢得霍云烯的心。

    现在霍云烯对她厌恶至极,一见到她就对她大发雷霆,大吼大叫,她连靠近他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赢得他的心了。

    ……

    龙司昊离开咖啡厅后,就直接去了公司。

    te他让凌寒夜在替他坐镇,他则是去的霍氏。

    他正在霍氏的总裁办公室里看一份重要的文件时,洛瑞拿着一张报纸进来。

    “总裁,这h市胡乱报导黎小姐和那个at的ceo,要不要给那些胡乱报导的媒体打声招呼,这黎小姐怎么就成了at房地产集团ceo的未婚妻?还……还连孩子都有了,这不是诋毁黎小姐的清誉嘛!这黎小姐要是真怀孕了孩子应该是总裁你的才对吧。”

    听到洛瑞的话,龙司昊放下了手里的文件,狭长的幽眸微眯,目光锐敏的睨向了他,薄唇紧抿,“什么怀孕?”

    洛瑞俊眉蹙了下,走上前,将手里的那份报纸递给了龙司昊,“总裁,你看看,黎小姐和那个at的ceo韩瑾熙的绯闻都登报了,上还有他们在瑞迪国际大酒店前被记者围堵的视频。”

    “at房地产集团亚洲区ceo韩瑾熙神秘未婚妻未婚先孕”睨着报纸上的这个标题,龙司昊的目光沉了沉,薄唇紧紧抿着,幽深的眸底闪过一抹戾气。

    洛瑞见龙司昊睨着手上的报纸,脸色阴戾下来,他挑了挑眉,试探性的问:“总裁,黎小姐是真怀孕了还是那些记者乱写的?如果黎小姐真的怀孕了,孩子应该是总裁你的才是。”

    龙司昊没有回洛瑞的话,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眯起,想着他那天去h市接黎晓曼的事。

    因为那天的记者太多,他虽能看到黎晓曼和韩瑾熙双双出现在瑞迪国际大酒店的酒店门口,但他们说了什么,他并没有听清。

    目光沉了沉,他立即在电脑上搜出黎晓曼和韩瑾熙在瑞迪国际大酒店前被记者围攻的视频。

    “谢谢大家这么关心我的私事,她的确是怀孕了,至于我,她什么时候结婚的事,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婚期未定,不方便透露。”这是韩瑾熙那天说的话,此时清清楚楚的传进了龙司昊的耳里。

    他白皙的大手傒地捏紧,眯起的狭眸目光凛冽,一瞬不瞬的睨着站在韩瑾熙身旁的黎晓曼,他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在韩瑾熙说她怀孕时,她并没有否定,就像是默认了。

    韩瑾熙像是害怕记者会冲上前,一直在护着她,就像是一个体贴的丈夫在护着自己怀孕的妻子。

    她真的怀孕了?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眯起,想到了她最近的一些变化,呕吐,变了口味……

    还有,对于她来例假的时间他还是很清楚的,这次似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

    难道他的晓晓真的怀孕了?

    他如墨的瞳孔紧缩,眸光忽明忽暗,心中短暂的欣喜被一抹痛楚和怒气替代。

    如果她真的怀孕了却不告诉他,还默认是别的男人的孩子,她的眼里心里究竟还有没有他?

    她真的就这么厌恶他吗?厌恶到就算怀了他的孩子也不肯告诉他?

    他俊眉深蹙,幽深的眸底溢满了痛楚,要到什么时候她才可以像他爱她那么爱他?

    ……

    红花苑

    林陌陌陪了黎晓曼一整天,天快黑时,她才在黎晓曼的劝说下回去。

    晚饭过后,黎晓曼洗完澡刚从浴室里出来,天黑才回来的龙司昊正好进入了卧室。

    她正在用干毛巾擦拭头发,见龙司昊回来了,她微微一怔,继续擦着湿发,对他的态度不冷不热。

    今天一天,林陌陌说了不少龙司昊的好话,她被熏陶了一天,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变化,至少不像昨天那样面对着他时冷冰冰的了。

    龙司昊见她用干毛巾擦拭头发,阔步上前,正欲帮她擦拭,黎晓曼便避了开,挑眉睨着他说道:“不用麻烦了,我拿吹风吹就好了。”

    随即她正欲去拿吹风出来,便被龙司昊一把箍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她秀眉轻蹙,抬眸有些不明所以的睨向了龙司昊,而龙司昊则是敛眸,目光深沉的睨着她平坦的小腹。

    她轻轻挣扎了下,想要把手从他的大掌中挣脱开,只是他却紧捏着她不放手。

    她微垂眼帘,睨着他的大掌,“我要吹头发了。”

    龙司昊眯起眼眸,目光深邃的凝视了她一会,才松开了她的小手,薄唇轻抿,“吹风机的辐射比电脑还大,难道你不知道?”

    黎晓曼怔了下,清澈的水眸带着一丝疑惑的睨着龙司昊,“你想说什么?”

    他无缘无故,不可能跟她说辐射的事,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龙司昊上前,白皙的大手轻抚上她清丽的小脸,狭长的幽眸目光深沉的紧睨着她,声音低沉,“晓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他的话似在暗示着什么,黎晓曼不是傻子,自然听了出。

    她秀眉轻蹙,澄澈的眸底情绪有些复杂,不敢确定他暗示的究竟是不是她怀孕的事。

    林陌陌都能因为她和韩瑾熙在h市上头条的新闻猜测她怀孕了,龙司昊这么睿智,应该也能猜到些什么吧。

    难道他知道她怀孕了?

    之前不告诉他,是因为要确定,而那天她去医院确定后本来是要告诉他的,却又因为看见他和索菲亲热的照片,她的情绪处于崩溃和伤心失望中,因此没有告诉他。

    而现在……

    她抬眸睨着他,轻咬着下唇,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龙司昊突然抽回了抚摸着她小脸的大手,眸光暗沉幽冷的凝视着她,那墨黑的眸底燃烧着一簇怒火,眉宇间的痛楚和失望也被他隐了下去。

    他俊美的脸紧绷着,声音有些冰冷,“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黎晓曼张了张嘴,水眸对上了他溢满怒火的狭眸,粉唇轻抿,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总不能说正准备说吧。

    龙司昊见她不出声,眸底的那簇火燃烧的更旺,他白皙的大手傒地扣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仰起头,目光沉沉的盯紧她,一字一顿的问:“为~什~么~瞒~我?”

    他的力度有些大,黎晓曼只觉下巴处传来一阵疼痛,她秀眉蹙起,心里也升起一团怒气,眯起眼眸负气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故意不告诉你的怎么样?龙司昊,我们并没有结婚,我怀不怀孕都是我的事。”

    龙司昊现在最痛恨的是没把她强行拉到民政局去领结婚证,她现在总是以没和他结婚为由撇清他们之间的关系,令他很不悦,也很心痛。

    他目光微沉,眯紧的狭眸紧盯着她,“你就这么厌恶我?厌恶到把我的孩子默认成别人的孩子?你的眼里心里究竟有没有一丝我的存在?为什么怀孕了不告诉我反而告诉了别的男人?”

    他只要想到她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第一个知道的人不是他,而是韩瑾熙,他就心痛,失望,愤怒……

    这种被她不在乎,被她忽视,被她不当回事的感觉真的令他很难受,很心痛……

    面对龙司昊的愤怒和指控,黎晓曼秀眉紧蹙,咬着下唇并没有回他的话。

    她的沉默无疑是令龙司昊更加的愤怒和心痛,他白皙大手紧扣着她的双肩,溢满愤怒和痛楚的狭眸紧紧的凝视着她,声音沉冷夹杂着怒气,“回答我。”

    双肩传来了疼痛,黎晓曼的秀眉越蹙越紧,抬眸目光冷漠的睨着他,“你觉得是为什么就是为什么,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没告诉你又怎样?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对,我是怀孕了,但是这个孩子要不要,我还没想好,我并不想未婚先育。”

    听到她的话,龙司昊抓着她双肩的大手一收,加大了几分力度,狭长的幽眸目光凛冽几分的睨着她,“你什么意思?你不想要这个孩子?”

    黎晓曼微垂眼帘,不去回龙司昊的话,以她现在和龙司昊的状态,她不知道这个孩子该不该要。

    他和索菲的事始终是她心头的一根刺,每每触及,就会痛的她心头滴血。

    不去想他和索菲的事,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抬眸睨着他,“我说了,我不想未婚先育,也不想嫁给你,所以这个孩子……”

    “我不允许!”龙司昊不等她说完,白皙的大手傒地又紧扣住了她的下巴,目光沉冷锐利的盯紧她,“这个孩子你必须生下来,他(她)是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不允许你把他(她)打掉,晓晓,如果你敢伤害我们的孩子,我绝不会原谅你。”

    下巴处传来的疼痛令黎晓曼眯起了眼眸,目光薄怒的睨着他,“你怎么知道这个孩子一定是你的?”

    龙司昊目光一寒,神色变得阴戾骇人,声音凛冽的厉吼一声,“黎——晓——曼!”

    他突然的厉吼令黎晓曼的身子微微一颤,澄澈的双眸征愣且有些不敢置信的睨着他。

    他则是凛冽的眯起狭眸,目光锐利的似冰剑一般的紧紧凝视着她,声音沉冷,“晓晓,不要再消耗我对你的信任,也不要再说出玷污你自己清白的话,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比我更清楚。”

    话落,他松开了手,丢下一句去洗澡,便直接进入了浴室。

    此刻的他处在盛怒中,如果他面对的不是黎晓曼,他早就将激怒他的人给碎尸万段了。

    为了防止他在盛怒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做出伤害黎晓曼的事,他必须去浴室用冷水淋淋,以浇灭他快要压抑不住的怒火。

    他在浴室里从冷水淋了许久,黎晓曼则是在他进入浴室后,就一直待在卧室里。

    她将那张确定她怀孕的化验单拿了出来,仔细的看着。

    原本这张化验单她是要拿给龙司昊看的,想让他高兴高兴,可是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给耽误了,她也没机会拿给他看。

    现在他都知道她怀孕了,也没必要看了吧。

    她准备把化验单收起来时,下身只围了一条浴巾的龙司昊正好从浴室里出来,他敏锐的目光正好睨见了她手里的那张化验单。

    见她准备放起来,龙司昊阔步上前,白皙的大手从她的手里拿过了化验单。

    见状,黎晓曼微微蹙了下眉,再拿回来已经是不可能了,既然他要看就让他看好了。

    而看完化验单的龙司昊刚浇灭的怒火又升腾起来,他紧捏着化验单,狭长的幽眸紧紧的凝视着黎晓曼,眸底闪过一抹痛楚,“晓晓,这张化验单是十号的,现在几号了?你早就去医院确定怀孕了,却竟然一直瞒着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是不是如果我一直不知道你怀孕了,你就去把孩子打了?”

    她的隐瞒让他很心痛,很愤怒,很失望,十号他们还好好的,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十号她已经去医院确定怀孕了却不第一时间告诉他?

    就连这张化验单她明明拿出来了,不给他看,却又准备收起来。

    他知道此时此刻的他有些斤斤计较,有些小心眼,太注重这些小细节,可那只是因为他在乎她了,太在乎她对他的看法了,太在乎他对她的所作所为了。

    而她的这些所作所为都让他觉得她不是那么在乎他,甚至觉得,他在她的心里似乎没有什么地位。

    她怀孕了,第一个告诉的人应该是他,可他却不是第一个知道的,而是那个韩瑾熙。

    黎晓曼抬眸睨着眸中溢满痛楚和失望的龙司昊,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垂下眼帘说了一句,“对不起。”

    龙司昊敛紧眸,压抑下了心里的痛楚,唇角浮出一抹苦笑,“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知道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

    说到这,他伸手轻抚着她清丽的小脸,声音如以往一般低沉清润,“心情不好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我知道你不想看见我,我出去,你早点睡,有什么事就叫我,嗯?”

    话落,他低下头,在她粉嫩的唇瓣上印了一吻,才直起身,转身往卧室外走去。

    黎晓曼睨着他俊挺的背影,想到他明明很生气却对她温柔依旧,她鼻头一酸,双眸氤氲起了一层水雾,“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只是因为一些事被耽误了,其实那天我说等你下班回来,我有重要消息告诉你,其实就是我怀孕的消息。”

    还差一步就跨出卧室的龙司昊听到她的话顿住了脚步,转身见她眼角湿润了,他阔步上前,伸手将她拥进怀里,薄唇亲吻着她的额头,声音低沉清润,“好了,我知道了,是我计较的太多了,早点睡,我还有一些公事要处理,就不陪你了。”

    他放开她,本想就这样出去,但还是忍不住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双唇。

    他吻的很温柔,黎晓曼微微一怔,并没有推开他,虽没有回应,但还是渐渐闭上了双眸。

    他的吻依旧令她的心悸动不已,在他的温柔攻势下,她的心也渐渐沉迷,情不自禁的回应起他的吻来。

    原本温柔的吻在她的回应下,变得激烈起来。

    原本龙司昊只是想要温柔的吻她一会就出去,可是现在却停不下来,情不能自已的想要获取更多。

    两个人已经有好几天没亲热了,龙司昊在他深爱的黎晓曼面前,一向自制力是很低的,这样的激吻无疑是将他体内的欲火激了起来。

    他身体开始变得燥热,鼻腔里发出诱惑人的粗重喘息,大掌来来回回的在黎晓曼的身子上轻抚着,掌间的温度透过薄薄的一层衣料,熨烫着她细腻如玉的肌肤。

    龙司昊本来上身就**着,此刻他健硕滚烫的胸膛紧紧的挨着黎晓曼,将他的燥热传递到了她的身上。

    她有些不安分的在他的怀里扭动着娇小的身子,纤细的双手下意识的在他的背部轻抚。

    虽然两人之间还有着误会没有解决,但两人的身体却是诚实的,都在渴望着彼此。

    龙司昊伸手褪下了她身上的睡袍,将她横抱起来,动作轻柔的平放在柔软的kingsing大床上。

    随即他翻身而上,结实修长的双手撑在她身子的两侧,俯下身亲吻着她的眉,眼,鼻,唇……

    似要吻遍她每一寸细腻的肌肤,他炙热的吻一路沿下,所到之处,寸寸樱红……

    他的每一个吻落下,她的娇躯就抑制不住的颤栗,体内的火也被他一点一点的点燃。

    她纤细的双手不自觉的揪紧了床单,澄澈的水眸中氤氲起了一层晶莹的雾霭,额间和清丽的小脸上也渗出了一层细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