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契约婚姻,龙少逼婚

    虽然很不想给龙司昊洗类裤,毕竟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但是为了能让他快点离开,她很不情愿的扔进盆里,用水冲洗两次就算洗了。

    拧干后,走出浴室,直接递给坐在描金kingsing大床上的龙司昊,眯了眯眼眸,“拿着你的类裤可以闪了。”

    龙司昊薄美的唇角几不可查的抽动了下,如墨的幽眸淡淡的瞥了眼被她拧成麻花状的类裤,薄唇轻抿,“晓晓,你怎么把它蹂躏成这样了?”

    黎晓曼抽了抽唇角,目光嗔怒的睨着龙司昊,“谁蹂躏你的类裤了?赶紧拿着闪人。”

    龙司昊目光淡然的睨了她一眼,“很晚了,赶紧拿去晾起来。”

    “你……”黎晓曼眯了眯眼眸,压下心里的一团怒火,把她自己的衣服和龙司昊的衣服都全部拿去晾了。

    返回卧室,她见龙司昊还坐在床上,挑眉睨着他说道:“现在你可以走了吧?你衣服干了,我会给你直接公司。”

    龙司昊微微敛眸,目光幽深的睨着黎晓曼俊眉微蹙,“晓晓,你要我穿成这样离开吗?我的衣服刚洗了。”

    瞥了眼只围着一条浴巾的龙司昊,黎晓曼眯了眯眼眸,怎么都觉得他是故意的。

    她秀眉挑起,“那你想怎么样?你说我洗了你的那个,你就离开的,你想耍赖吗?”

    龙司昊英挺的俊眉轻挑,幽深的眸底缀进了一丝笑意,薄唇弯起,“晓晓,耍赖的是你,我只说你不洗我的类裤我不会离开,可没说你洗了我就会离开,还有……”

    说到这,龙司昊薄美的唇戏谑的勾起,深邃的幽眸似吸纳了星辰之光,灼亮几分,眼神暧昧的睨着她,“我只说让你洗我的类裤,没说让你洗我的那~个。”

    他故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的字音,就算是说者无心,听者也会有意。

    反应过来的黎晓曼清丽的小脸一红,目光嗔怒的睨着龙司昊,大喊道:“龙司昊,你这个混蛋,无赖,流氓……”

    她一定要告诉林陌陌,揭穿龙司昊的真面目,他才不像外表那般看着清隽高雅,他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龙司昊挑眉睨着气的小脸通红的黎晓曼,墨眸微敛,薄唇挑出魅惑的弧度,从床上站起来走到她的身前,修长的双臂一伸,直接将她拥抱进怀里,低下头在她粉嫩诱人的唇瓣上印了一吻。

    “晓晓,很晚了,我明天还有一个会议要开,睡了好吗?”

    随即他将她一把橫抱起,关了房里的灯,抱着她躺倒在了床上。

    黎晓曼被龙司昊侧搂在怀里,黑暗中,她撑大了双眸,扭了扭身子,瞪着那张此刻在黑暗中看不清楚的脸,“龙司昊,我还没和霍云烯离婚,你这样抱着一个已婚女人合适吗?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给你暖~床的吗?以你的条件,你的身份,你的地位,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偏偏要……唔……”

    龙司昊不等她说完,低下头封住了她的双唇,墨黑狭长的眸子深深的睨着她,薄唇吐出四个字,“我只要你!”

    黎晓曼因为这四个字,身子一震,心湖激起了涟漪。

    她不知道龙司昊对她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是玩弄,一时新鲜,还是消遣……或者只是可怜她婚姻不幸,和她玩几天而已。

    总之不管是哪种感情,她绝对不会认为他是爱上她了,毕竟,她不觉得她一个结了婚的女人有什么吸引他的。

    她秀眉微微蹙起,语气平稳,“龙司昊,不要再和我玩这种暧~昧了好吗?我很不喜欢和你这样不清不楚的。”

    龙司昊略微有些粗粝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下颚,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那就尽快离婚。”

    他炽热的吻。落在她的额间,动作十分温柔。

    被他这种温柔的气氛包围着,黎晓曼知道应该推开他,可却又有些沉迷。

    这样的温柔是她曾经最渴望的。

    霍云烯对她无情无义,她也想什么都不顾的任性一次,可她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她就是一个被道德绑架的人。

    她躲避开龙司昊的吻,坐起身打开了床头灯,澈亮的眸子认真的睨着他,“龙司昊,你别再让我为难了好吗?我们的处境真的让我很尴尬,我口口声声说霍云烯背叛了我们的婚姻,我讨厌背叛者,可是我又在做什么?我不也一样背着他和别的无法男人躺在一张床上,我和他有什么区别?”

    听她前面一番话,龙司昊英挺的俊眉深蹙起来,令她陷入这样尴尬的处境,他既心疼又愧疚,他知道不应该这样,可他已经控制不住想要融入她的生活。

    从知道她嫁给霍云烯开始,他就在努力控制,只要她过的幸福,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可她过的并不幸福,他无法做到再继续远远看着她,他想要将霍云烯没有给与她的心疼,珍惜,爱护,幸福,忠诚都一一给她。

    但是听到她将他说成是别的男人,他幽黑的眸子沉了沉,如画的眉宇间掠过一丝落寞,睨着她的眸光幽暗深邃。

    他白皙修长的五指从她的鬓边没入她柔黑的长发,“晓晓,是不是只要我永远消失了你就会开心?”

    闻言,黎晓曼睨着他幽黑狭长的眸子,她看不穿他的情绪,但是莫名的觉得,只要她说一句是,他一定会消失。

    想到他会消失,她的心脏一阵紧收,像是有一只无心的大手掐住她的心脏一般,让她觉得窒息。

    她移开视线,不去看他那双能将人的魂魄吸走的眸子,深吸一口气说道:“谁让你消失了,我只是不想和你陷入这样尴尬的处境而已。”

    听到满意的答复,龙司昊幽黑的瞳孔灼亮了几分,他没入她发间的修长五指轻扣住她的后脑勺,与她额间相抵,“不想陷入这种处境,就尽快离婚。”

    黎晓曼轻蹙眉,清澈的水眸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不想离吗?爷爷不会同意。”

    龙司昊敛眸,目光幽深的睨着她,薄唇轻抿,“离婚的事我可以帮你处理好,条件就是……”

    黎晓曼眯了眯眼眸,疑惑的问:“什么?”

    龙司昊幽深的狭眸紧锁她,眸底缀进一丝笑意,低下头在她唇上印了一吻,薄唇吐出三个字,“嫁给我。”

    “什么?嫁给你?”黎晓曼完全怔住,清澈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龙司昊,他不是在开玩笑吧?竟然让她嫁给他?

    龙司昊见黎晓曼怔住,继续诱惑道:“你不是想离婚吗?我可以帮你,条件就是你嫁给我,我会尊重你,爱你,疼你,给你想要的幸福,绝不会让你伤心,更不会出轨,相信我,我会是一个好老公,我们可以签订一年的协议,如果一年后你还是无法爱上我,我一定放了你。”

    他的这番话令黎晓曼像是被雷劈中一般,张大嘴巴,愣愣的睨着他,签订协议,那不就契约婚姻了?他难道不是跟她玩玩的吗?

    “龙司昊,我……”

    她正要出声,龙司昊白皙修长的手指抵住她的双唇,眸光幽深的睨着她,“先别急着拒绝,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想好了再答复我,很晚了,早点睡,我去外面。”

    话落,他在她唇上印了一吻,才起身。

    在临出房门口时,他顿了下,眸光幽深的睨着她,“晓晓,爷爷的能力不容小觑,他如果阻止你和霍云烯离婚,你这辈子都离不了婚,所以,除了我,没人能帮你,晚安!”

    直到龙司昊的身影消失在房里,黎晓曼还愣愣的睨着房门口,爷爷的能力,她虽然不清楚有多大,但也知道不容小觑,霍云烯又一直不肯答应离婚,难道她真的要龙司昊的条件?

    她怎么有种被逼婚的感觉?

    那她岂不是刚出虎穴又进龙潭?

    她没想过和霍云烯离婚后又立即再婚,更何况龙司昊还是霍云烯同父异母的大哥,爷爷不会答应,而他们还会成为被人舆论的对象,她不想听到有人议论龙司昊娶了自己前弟媳妇。

    思绪有些混乱,她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渐渐的经受不住睡神的召唤,沉沉睡去。

    她睡着不一会,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便响了,但是她由于这一天很累,睡的很沉,也就没有听到。

    手机一直响了两遍没人接听,直到房门被人推开,龙司昊走了进来。

    见她睡的很沉,龙司昊没有叫醒她,而是拿起了她的手机,见两个未接电话都是霍云烯打的,他目光一沉,眸光锐冷几分。

    他正准备将她的手机放下,滴滴滴响了几声,是霍云烯发了几条信息。

    他目光越发沉冷犀利,好看的拇指划开了信息,看到信息内容后,他幽黑的狭眸越发沉冷锐利,薄美的唇勾出讥讽的笑,霍云烯这是在自寻死路。

    随即他拿着黎晓曼的手机,出了卧室,在客厅坐了下来,并将霍云烯发过来的那几条十分劲爆的信息内容转发给了洛瑞。

    发完信息,他直接打给了洛瑞。

    接通电话,洛瑞惊讶的声音传来,“总裁,我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和黎小姐在做少儿不宜的运动吗?怎么有空打电话过来?我特意给你和黎小姐准备的激战大片看了没有?对了,总裁,你打过来正好,我得给你报报账,总裁您让我在红花苑为黎小姐买的两套公寓加上所有新家具合计三千万,总裁您可别忘了把钱打我账上,还有总裁,我有一事不明,您在k市不是有一栋那么豪华的私人别墅吗?直接让黎小姐去您哪不就行了,何必再花钱给黎小姐买公寓,还不让黎小姐知道是您买的,总裁,您对黎小姐真是好的没话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