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是正常男人

    龙司昊停了下来,将她的身子扳过面对着他,他白皙的大手捧住她清丽的小脸,深邃的幽眸紧锁她,墨黑的瞳仁拢起愧疚之色,“晓晓,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黎晓曼轻咬下唇,清澈的双眸紧紧的睨着他,见他眸露愧疚,她纤细的小手不自觉的抚到了他俊美的脸上,唇角浮出一丝浅笑,“这不关你的事,你当时离爷爷最远,连爷爷都没法收住鞭子,你怎么可能来得及阻止的了爷爷?何况如果不是你握住了那一下鞭子,鞭子因为你的阻力减轻了落下的力道,我会伤的更重不是吗?所以,你不用觉得愧疚,这真的不关你的事。”

    龙司昊见黎晓曼的小手抚到了他俊美的脸上,他微微敛眸,顺势握住了她的小手,幽深的眸底缀进了一丝笑意,眸光灼亮的睨着她,“晓晓,你是因为心疼我所以在安慰我吗?嗯?”

    不敢迎视他灼亮的眸光,黎晓曼垂下了眼帘,清丽的小脸微微泛红,她刚刚都在说什么啊?她竟然会安慰龙司昊?她一定是吃错药了。

    她哪有心疼他?她有吗?

    “晓晓……”

    龙司昊低沉魅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一抬眸,双唇就再次被他攫了住,像是要吸走她的灵魂似的。

    可就在这时,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曼曼,休息好了吗?开下门,爷爷有话和你说。”

    听到霍业宏的声音,黎晓曼迅速恢复了所有的理智,她脸色一阵煞白,立即一把推开了龙司昊,有些紧张的睨着他,“怎么办?爷爷来了,要是让爷爷看见你在我房里,我全身张满嘴也说不清。”

    她抬眸在房里巡视了下,这间房没有配套的浴室,藏无可藏。

    龙司昊看出了她的想法,长臂一伸,将她拉进怀里,深邃的幽眸紧锁她,薄唇弯起,“爷爷看见了就看见了,我没有必要藏。”

    “曼曼……你休息好了吗?爷爷有话和你说。”

    房门外再次传进霍业宏和蔼的声音。

    黎晓曼在龙司昊的怀里挣扎了两下,抬眸睨着他,低声说道:“快放开我。”

    随即她调整了下心绪,才声音清细的说道:“爷爷,我刚刚睡着了,您等我一下。”

    话落,她再次抬眸睨着龙司昊,“你究竟想怎么样?”

    龙司昊薄唇弯起,揽着她几个姿势优美的转身,将她轻轻抵在了门上。

    霍业宏就站在门外,而龙司昊将她抵在门上,这令黎晓曼倒抽一口冷气,清澈的水眸紧张的睨着他,“龙……龙司昊,你这样会被爷爷发现的,你究竟想要怎样?”

    龙司昊微微勾唇,深邃的幽眸紧锁她,目光炙热,他低下头,炽热的吻落在她的眉宇间,额际,眼,鼻,脸蛋上……

    黎晓曼纤细的双手轻轻抵着他健硕的胸膛,心都快跳出嗓子口了。

    跟他待在一起,她真的需要极其强大的心里承受能力。

    她刚要开口,龙司昊的长舌趁机钻入,深邃的幽眸紧锁她,目光依旧灼热,唇角挑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声音低沉清润,“我可以去藏起来,不过我有条件?”

    黎晓曼抬眸睨着他,眯了眯眼,“什么条件?”

    龙司昊修长的手指轻挑她的下颚,在她粉嫩的唇瓣上轻啄了两下,唇角的笑越发令人琢磨不透,“今晚就搬出霍家。”

    “今晚?”黎晓曼挑眉睨着龙司昊,“我搬出霍家没问题,可是一定要今晚吗?”

    龙司昊敛眸,眸光深邃的睨着她,薄唇弯起,“你今晚必须搬出霍家,我会让洛瑞去接你,或者,我去帮你搬,答应还是不答应?”

    “曼曼……还没好吗?是不是身子不舒服?”房门外再次传来霍业宏担忧的声音。

    “答不答应?嗯?”龙司昊深邃的幽眸微眯,眸光幽幽的睨着她,唇角的笑怎么看都带着一丝腹黑的成分。

    黎晓曼睨着他,心里有种快要落入某个圈套的感觉,听到霍业宏的声音再次传进来,她紧皱眉,一咬牙,瞪了龙司昊一眼,“我答应你就是了,你快去藏起来。”

    见她答应,龙司昊幽深的狭眸中缀进浓浓的笑意,低下头,在她的唇瓣上印了一吻,“晓晓,答应我的事绝对不能反悔,否则,后果自负。”

    话落,他大跨步径直走到房里唯一的衣柜前,英挺的俊眉轻蹙了下才进去。

    他的本就身形颀长,这衣柜还没他高,因此他必须弯着腰,很不舒服,他如画的眉宇微蹙,如果不是为了黎晓曼,他是绝对不可能做藏在衣柜里这样的事情。

    如果要是让凌寒夜知道这件事,还指不定怎么取笑他。

    黎晓曼见龙司昊藏好了,她关上了衣柜,整理好后,才打开了房门。

    站在房门外的霍业宏见她拉开房门,担忧的看了看她,才语气和蔼的问道:“曼曼,怎么现在才开门?是不是身子很不舒服?伤的重不重?还疼吗?”

    黎晓曼暗自调整了下心绪,尽量掩下心里的一丝紧张,她浅浅一笑,“谢谢爷爷的关心,我伤的并不重,已经不疼了。”

    霍业宏深看了她一眼,然后走进了房里。

    黎晓曼见状,清澈的眸底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很快掩下,她纤细的双手微微捏起,随后走了进去。

    霍业宏杵着拐杖,在房里的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抬头见黎晓曼站着,便温和笑道:“曼曼,别站着,先坐下。”

    黎晓曼轻点了下头,在离霍业宏不是很远的床尾坐了下来,余光一直瞟着离霍业宏更近的衣柜。

    “曼曼,在看什么?怎么一副心绪不宁的样子?”霍业宏见她盯着衣柜看,也看向了衣柜。

    黎晓曼抬眸睨向霍业宏,清丽的小脸上浮出浅笑,语气十分尊敬,“爷爷,您不是说有话要和我说吗?”

    霍业宏看着她皱了下眉,因为岁月的蹉跎而布满了皱纹的的双手紧握着拐杖,语带愧疚的说道:“曼曼,云烯对不起你,爷爷代她向你道歉,云烯已经知道错了,这次你就原谅他,不要和他离婚,爷爷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们离婚的。”

    听到霍业宏的话,黎晓曼的秀眉蹙了下,随即抬眸睨着他,语气坚定,“爷爷,有些错是不能原谅的,云烯他触犯了我的底线,我不可能再和他继续在一起生活,我做不到。”

    “曼曼……”霍业宏深看着她,语气温和的说道:“曼曼,你就不能当云烯是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吗?爷爷真的希望你再给云烯一次机会,爷爷看的出来,云烯是在乎你的,只要你肯给他这个机会,他一定会好好对你。”

    黎晓曼抬眸睨着霍业宏,纤细的玉手捏起,目光坚定,“爷爷,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我和云烯已经不可能了。”

    霍业宏听她这样说,脸色严肃了几分,温和的语气中也多了一分威严,“曼曼,爷爷是绝对不会允许你们离婚的,如果你非要和云烯离婚,除非爷爷死了,就当是爷爷求你都不行吗?是不是一定要爷爷给你下跪,你才肯答应?”

    霍业宏说完,杵着拐杖,就准备下跪。

    “爷爷……”见状,黎晓曼一惊,大喊一声,正欲上前阻止他,便见到衣柜里传出了响动。

    她立即冲到衣柜前,用背抵住衣柜门,不让躲在里面的龙司昊出来。

    霍业宏见她抵住衣柜,他自然也听到了衣柜里传来的响动,他锐利的目光看向了衣柜,声音颇为严厉了几分,“曼曼,谁在里面?”

    黎晓曼见霍业宏脸色严厉了几分,她掩下心里的一丝慌张,睨着霍业宏浅浅一笑,“爷爷,我想你是听错了,没人在里面啊!”

    霍业宏锐利的双眼深看了黎晓曼一眼,杵着拐杖走上前,语气温和,“曼曼,你先过来,让爷爷看看是怎么回事?爷爷倒要看看是谁敢藏在你的房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