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小兵

第五十七章 :烽火

    第五十七章:烽火

    崇祯九年五月初,秦明开始对杀胡堡内的商人们实施了市籍制度。由夏寻带人,连同令吏叶青雀,还有几个书吏对堡内所有商铺进行登记,审核。

    叶青雀一脸的意气风华,举手投足之间透出一股沉稳,精明,干练。

    他在夏三被抄家之后,就彻底没了容身之所,后来因为帮凶之故,被关在杀胡堡的地牢里改教了几个月。

    这如同是金子,丢在了垃圾堆,闪现的光芒反而更加耀眼。

    平白受了牢狱之灾的叶青雀,倒是生出一股不服输的劲,也就是因为那份在风雨中仍岿然不动的强韧内心,才让他走出牢狱。狱中的叶青雀不仅痛改前非,积极配合改教,并跟典狱长拉上了关系,二人熟络的比亲兄弟还亲兄弟,典狱长见其有见识,有能力,又精通文事,就把整个狱内的牢犯交给他管理。叶青雀以前在夏三手下做事的时候,是拿着管家的钱干着掌柜的事,自己赚到的钱并不多,但管理经验倒是不少。他把监狱当做自己的商铺,管理起来倒也是熟门熟路。

    监狱是个令人成长的地方。

    一个小偷进去变大偷,小强盗进去变大盗,小骗子进去出来变大老千的地方。里面是犯罪技术交换的地方,全世界最适合学到犯罪技术的地方。

    由于杀胡堡特殊地理的原因,这个牢狱内可以算是秦明的私人大牢。关押的大都是秦明上位以来的绊脚石,还有一些外藩等部的人。当然。能够进监狱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一种才能,因为里面关押的人,他们并不是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那是一个垃圾站。是一个集心黑,手黑,无耻,的大本营。

    叶青雀从来不是一个死读书的迂腐文人。做起事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前做管家的时候是这样,现在在牢狱中仍是如此。

    当然,在与这些囚犯们相处,他开始变得喜怒不行于色,腹黑近于心黑,无良近于无耻。就像一个拥有横行当世的外功,现在又学到了纵横捭阖的内功,兼容并济,其手腕,能力,已然到了大成之境。

    囚犯们被整的服服帖帖。不仅不闹事了,反而在叶青雀的组织下,通过典狱长从秦明那里争取到开矿修路的差事,秦明开始有些犹豫,这些犯人本来按照林文浩的想法。这群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全部杀了。秦明也同意这种想法。秦母却以柳芸娘身怀六甲不宜多造杀戮为由,为他们求情,这才没被全杀。

    但平日里都是塞到监狱里,让他们自生自灭。

    见秦明犹豫,叶青雀当即保证他们不会添乱,秦明思忖了片刻,便同意了。让林文浩领百人随队看管。

    不知是叶青雀的保证起了效果,还是林文浩彪悍的士卒震慑到他们,两百多的囚犯们没有一人作乱,从始至终都是安静做事。这让林文浩暗暗吃惊,对这帮子犯人也不似先前的动不动棍棒加身了。原本半个月的工期,他们七天内就赶出来了。

    回去后,就把所见所闻禀明了秦明,此后,又有数次这般差事,但凡叶青雀领队,就没有出错差错,包括一次林文浩带队去往漠南,只有一个十人队看着他们二百多人,最后也是平静安稳。无论领的什么差事,都能克期完成……

    叶青雀最终得到了秦明的赏识,出了大牢,任杀胡堡一普通书吏。

    叶青雀凭借着自己的才干,把手上的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其办事老到,周全也颇得秦明之心。现在秦明麾下,有大局观的文人谋士,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陈玄长于谋略,一直随在秦明身边作参谋,何云长于民政,但是已经去凉城开荒了,杀胡堡现在也缺少一名民政人才,叶青雀才能足堪称任。叶青雀的上位算是替代了何云的位置,深的秦明器重,叶青雀春风得意,顾盼之间颇有威势。

    叶青雀等人并逐一登记了店铺内所售之物,店主何方人士,店铺内有什么伙计等,都要一一登记审核,简直比这些商铺自己的库存记录的还详细。

    这些店家自是不愿意官兵这样的审查商铺,但凡靠近边塞的商铺,没有几家里面不夹带私货的。这查出来没收是轻的,重的可是身死族灭的大罪。

    当然有商贾对于秦明这种做法非常不满,可是不满又能如何,他们所擅长的无非囤积货物,抬高物价,在大了也就是罢行罢市。

    这些对于秦明,明显不起作用,对于这样的,秦明冷然警告,但凡囤挤货物,抬高物价的,将没收所有货物,并把商家逐出杀胡堡。商人们碰到秦明这种油盐不进的,是彻底没了脾气,不然怎么样,难道他们能造反吗?历来都是农民造反,从来没有听过商人造反的。

    不过,,明末的官与商就像狼与狈,官商一体,官商勾结,屡屡有之,商贾们或许改变不了秦明的决定,但他们在公门中后台就不一定了引为援助。一时间,一纸纸密信,从杀胡堡飞到京师,引起满朝哗然。

    秦明此举,已经严重的触犯到这些官员的利益,为要给秦明施加压力,这些官员们纷纷联络朝廷的御史言官,上书弹劾中路参将曹德智,管制属下不力等罪,其犀利刀锋,直逼秦明。

    朝廷上纷言纷语,让崇祯帝也颇为苦恼。对于秦明,崇祯帝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但见言官们纷纷上书弹劾,其言辞间的仇恨放佛秦明杀了他父母一般。

    虽然还不清楚真相,但崇祯帝可以预测到,秦明定是做了什么触犯他们利益的事了。对于这帮子吃饱撑了,就喜欢耍嘴皮子的言官的话,崇祯帝一直持怀疑之心。

    朝廷纷言纷语,伴随着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八风袭来,秦明自岿然不动。面对朝廷的质问,秦明只只冷冷问了一个问题:“显皇帝在位,我大明铁岭,抚顺,开源,辽阳等地因何陷落?“

    朝廷中顿时没有声音,言官们像是被抓到痛脚一般,再无言语。

    当然也有商人认为秦明如此作为,只是为敲诈些许银钱而找借口,当下有人无奈的托人带着礼物前去说情,没想到却被赶了出来,秦明软硬不吃,这帮商人没辙了,最后乖乖的让夏寻等人仔细核查。

    这不核查不知道,没想到这小小的杀胡堡内,竟有几条大鱼,堡内东街处,有一处数十米大小的商铺,经营生丝,茶糖,绸缎,药材拢总在堡内有十多家店铺,这是王家。还有堡西街正中心的亢家,经营食盐,粮米。最后一家是范家,范永斗的范。经营的外面挂着盐粮店,内中却是边境贸易的私货。

    三家经营的货物虽然不同,但却有一点相同,那就是这些店主都不是本家的直系子弟,都是旁系子弟,想来是因为他们的主战场是张家口的缘故吧,不过对于这些在自己眼皮底下越禁走私的汉奸们,秦明毫不留情。

    在叶青雀禀明秦明后,秦明当即怒道:店铺查封,货物资产悉数查抄,相关人员全部羁押枭首。

    此事一出,朝廷又是一阵哗然,言官们如丧考妣般,对着秦明穷参猛弹,把崇祯帝都搞的对他们厌烦极了。

    不过此前秦明的回应,却是如同魔咒一般响在崇祯帝的心里,想他御极近十载,宵衣旰食,兢兢业业,大明最后还是各处烽烟飘起,流贼四地,更可恨的是竟有商人通敌卖国,欲要颠覆祖宗基业,华夏正统。对于这样的商人,崇祯帝都有一种活剐他们的念头……所以他表面上不说什么,内心里却是极为赞同秦明如此作为。主上是这个心思,任再多的疯狗叫,此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不过秦明与官商一层的矛盾从此深种了。

    ……

    商人风波平息后,时间溜到了九年六月,杀胡堡外田地的农作物相继收获。规划后的火器厂又制造出了两百把杀胡铳,一切都显示了有条不紊,井然有序的样子。

    越是临近大战,秦明的心绪反倒越平静。杀胡堡外也构建起了防御工事,秦明也忙里偷闲的得以在府内陪伴妻子。柳芸娘怀孕至今已有八月光景,柳芸娘的身子越发的重了,行动也非常不便,还有一个月的光景,孩子就出世了。

    秦明透过柳芸娘那张充满母性光辉的俏脸,看到了不远处的娜木钟。娜木钟身份特殊,一般也只活动在守备署的内院,柳芸娘孕事期间,大都都是他在照拂。这也是秦明颇为惊奇的地方。

    一阵大风吹过,吹起了柳芸娘鬓角的青丝,散出来几纠发丝遮住了柳芸娘的视线,秦明伸出手,轻轻帮她理好,其动作温柔,眼目深情,让柳芸娘心中即温暖,幸福,又感动,也让娜木钟颇为羡慕,因为她深知道,怕是在没有女子与秦明的感情如同他与柳芸娘一般了,柳芸娘的位置在他心中也不是任何人能替代的,包括自己。

    秦明轻轻搀扶着柳芸娘在内院中散步,娜木钟远远随着,并不打扰二人。

    来到这个世代里面,每日都是为着生存在绞尽脑汁,只有在与家人,爱人在一起时,他才感受到家的温馨,心的放松。只不过,这种温馨还能持续多久?

    就在秦明准备送柳芸娘回房歇息之时,只见乔六指匆匆行来,脸色极为难看,柳芸娘在娜木钟的搀扶下,回房去了。秦明与乔六指在内院的石椅上坐下,轻轻吐出了一个信息。

    “奴酋皇太极在盛京称帝了!”

    ps:改了一上午,心烦意乱。郁闷。

    <b>1 3看網</b>海阁<b>/ 无弹窗</b>.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