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出事了!有人被杀了!

    那手机z震动着,是是有声音的,本就让惶惶不安的瑾年,又是吓了一跳。

    孟君樾起身的动作一愣,没有再去关帘子,而是反身去一旁拿过了手机,但看到屏幕上所显示的人,之后,不禁顿住。

    他没有接电话,可铃声一直在响动。

    “是谁来的电话?”瑾年从被窝中钻出脑袋,不明白他为什么迟迟不接。

    “静姝的。”他没有犹豫地和她如实以告。

    瑾年微愣,却是平静开口,“你接吧。”

    孟君樾朝她望了眼,微蹙着眉头,指尖已按下了接听键。

    他接起电话的时候,并没有走开,而是走到瑾年的面前随着她一起坐到床上,其实只要那端的声音大一些,瑾年都能听的到。

    “什么事?”他先开口沉着声音询问,那端的人便颤抖着声音对他恳求道,“阿樾,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曾静姝这要求让他有些无言,为什么她到现在还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对他提这种要求?

    他们之间早就已经不是曾经了,她的要求,他不可能每一次都满足,而且他也没有义务要这样做。

    这般想着,他的语气也不太好,倒有些不耐烦地问出口,“为什么?”

    “我、我感觉……害怕,好像……好像有人在跟踪我一样……”

    那端的曾静姝听着声音,似乎感觉真的挺害怕似的,就连声音都发颤的很厉害。孟君樾不觉一愣,随即问道,“你在哪?”

    “……我、我……我也不知道在哪,我好害怕啊,阿樾……”

    曾静姝说着,好像真可怜兮兮,要哭似的,但她的这招数之前已经对他使用过太多次,此时此刻的他并不太想去相信,他怕这又是一个坑,等他到的时候,她一定又是什么事都没。

    之前的那段时间,因为担心她,是因为那赌场的老大超哥没有被绳之以法,但现在不一样了,那人都被关押收监,所以,现在谁还能那对她造成威胁?

    况且,她对瑾年做了这些过分的事,他实在不想再对她像之前那样友好。

    “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在哪,让我怎么过来?而且现在外面下了很大的雨。”孟君樾后边的那句话,明显实在拒绝她的请求,只要不是愚蠢的人都能听的出来。

    曾静姝自然也能够听出来,可,她还是不依不挠地和他请求着,“阿樾,我知道,外面下了好大的雨,让你过来,会很困难……但,我感觉……我、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啊……阿樾……”

    “静姝,我们现在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了。你要是每次都害怕下雨天而需要人陪,那往后的日子,你该怎么过?我不可能每次都在下雨的时候来陪你。我已经结婚了,静姝,我有妻子,我需要照顾她的感受。”

    “……”

    “在我们分开的那些年里,你是怎么度过那些打雷下雨的日子的,你现在就怎么来吧。”

    “不是的……阿樾……不是那样……我真的感觉有人在跟踪我……”曾静姝试图和他解释,她是真的害怕,原本给冯道翰打了电话,但他一直未开机,她才给孟君樾打的,可是不想却被他误会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之前做的那些事太伤人心了吗?所以,现在,就连当初对她那么好的阿樾,都不愿意再相信她。

    “静姝,你早点回家吧,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孟君樾在要挂电话的时候,有些无奈劝道,而那端的人依然还在哽咽地说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去……我真的不是道,阿樾,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

    “静姝,别这样,我要休息了。”孟君樾硬下心肠,回绝了这么一句话后,便挂掉了电话。

    可这电话虽挂掉了,他心里忽然有些莫名不安。

    不管被骗多少次,他终究还是怕她会真的出事,虽然对她已经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但是,他心中对她的那种愧疚,不论过了多久,都没有消散。

    “她发生了什么事了吗?”一直沉默着的瑾年,小心翼翼地问道,孟君樾摇头,“不知道。”

    “……”

    他是真的不知道,唯一确定的是,曾静姝又和前几次那样,在一有什么委屈的时候,便给他打电话,大都是想在他这里得到些许的安慰。

    其实,他感觉,他在她面前就像是一只倾述的垃圾桶,或是一个在她难受时候,依靠的肩膀。他对她而言的存在,正有些像备胎。

    “要不,你去找她一下吧。”瑾年两手捏紧了被子,竟这样大方地和他说出口。

    刚刚她也在电话里听到一些了,在听到曾静姝恳求人的语气,确实是挺可怜的,她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落井下石了。

    “你真的想让我这个时候出门去找她吗?”

    孟君樾垂眸,将目光萦绕在她那张平静的脸蛋上。

    只是,他的问题,让她一愣,倒是诚实地和他开口,“不想。”

    “可是,我心里又有些矛盾。”

    她两手抱着他的胳膊,将左脸依偎在他的肩膀上,缓缓地将自己心里话和他说出口,“我不想让你丢下我,但我知道即使你那样回绝了静姝,你心里一定还是在担心着的。”

    这个心软的男人,向来都是这样,善良又嘴硬。

    “瑾年,你别误会。”孟君樾被她戳中了心思,连连想要解释,他是怕她会误会了什么,但瑾年微微翘起了脑袋,唇角边露出一抹释然的笑意,“我知道,你对她只是朋友那样的挂念。”

    “我已经把你丢下太多次了,现在,只想陪在你的身边。”他说着,又搂紧了她的身子,他不想每次都给她失望的东西,不想每次都因为静姝而把她丢下。

    “但是,静姝……”

    瑾年微微担心,他安慰道,“你睡吧,我找人去找她。”

    “……”

    听他这么一说,她总算有些许的安心。

    孟君樾将她安置在床上,又给她盖好被子,陪着她睡了一会儿,直到听到她那均匀的呼吸声,他才轻手轻脚地从床上起身,拿过一旁的手机去了走廊。

    曾静姝在电话里和他说话的语气,确实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不知道那些话是真还是假,也不知道该不该去相信,但唯一的,他还是被瑾年说中了那样,放心不下。

    不过,他这会儿也不可能丢下瑾年出门去找人,所以这会儿,他给冯道翰去了电话。

    虽然对冯道翰一直有排斥,但好歹还是合作伙伴,手机上自然存有对方的号码。而且,如果他们不是情敌,他想,他们之间似乎可以成为朋友。

    因为在某些方面,他们的看法和做法都是一致的,比如说,都想着瑾年好,亦或者在工作上的统一。

    只是孟君樾打了三通电话,那端都没有人接听,他有些不耐烦,直到第四通的时候,终于有人接了。

    可惜,接听的人不是冯道翰本人,而是他的助理。

    助理说,冯道翰到现在都还在开会。

    这个拼命小子。

    孟君樾心里这般想,没有多透露什么,只是让助理帮他传达了一句话。

    让他开完会的时候,记得去关照一下静姝。

    他想,冯道翰是个聪明的人,他只需要这么一句话,冯道翰就应该能明白他的意思了。

    在挂了电话,孟君樾重新回了房,抱着瑾年,沉睡进梦乡。

    虽然心里一直有着莫名的不安,但他没有多想什么。

    因为,他觉得,根本就不会发生什么,在他看来,今晚曾静姝和他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他的安慰,仅此而已!

    可是,他若是知道在隔天时候,他会从周云的口中听到那样的消息,他想,此刻的他,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心安理得地入睡。

    起码,他会跑出去找人,哪怕是在这样的倾盆大雨天。

    **********

    周云在吃饭时候,几乎每天都会拿着手机,在上面看新闻,因为报纸是每日制,并不是时时,所以,对她来说,还是手机上的时时新闻比较吸引她。

    那是在倾盆大雨后的隔日中午,雨已经停下了,午后有几许阳光从窗外落进来,不是那么耀眼,正好停留在瑾年的肩头。

    餐厅里只有三个人,孟君樾和瑾年外加一个周云,其余的人几乎都没回来用餐,而孟老则去了老战友家下棋。

    孟君樾才带着瑾年入座,原本在餐厅上坐了好一会儿的周云,忽然发出一声感叹。

    “昨天,海城郊区出大事了!”

    “……”

    周云的声音挺大,她这么一喊,自然吸引了孟君樾还有瑾年的注意力。

    “出什么事了吗?”瑾年好奇地问出声,虽然莉姐的事,让她一直对周云心存芥蒂,但是,在表面上,她们还是如往常那样相处着。

    这会儿听到周云这么一说,她的心里忽然来了一抹紧张,还有莫名的不安。

    她奇怪自己这样莫名其妙的心绪。

    “这新闻上面写着,有人被杀了!”周云一手滑动着手机屏幕,自个也是吃惊出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