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别走,抱抱我

    “姑娘,你感觉怎么样?”

    女人有些着急地询问,只是瑾年晕晕转转地,她想要看清眼前的女人。

    但,她只能看清一点轮廓,那轮廓似乎也是她所熟悉的,不仅还有那声音,只是瑾年想要辨别,那被湖水注入心肺的难受却一直在折磨着她。

    她没有什么力气,只是不停地咳嗽着。

    而那个从湖底将她救上的先生,一直在给她拍着背,动作虽猛,但也带了丝温柔。

    瑾年不知怎么地,就想起了父母。特别是在眼前女人的安慰下,她越发地开始想念她的母亲。

    她的唇一张一合,唇形正是喊着妈妈,可是却无法发出声,她不仅在湖里呛了水,她的脖子一圈很疼,那分明是被人在水里掐过,很是难受,她感觉她的声带都快破碎了,难受地说不出任何话……

    “姑娘,这是我早上带来遮风的大衣,你要不嫌弃,就先披上吧。”

    女人折回车里,手上已经拿了件大衣,合着一旁抱着瑾年的丈夫一起,将衣服给瑾年套了上去。

    这毕竟是初春的季节,宁城又是偏冷,湖里的水怎么说都是冰凉冰凉的。瑾年身子骨又弱,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已然身体开始偏高。

    给瑾年穿好衣服后,女人的目光又偏向了一旁的丈夫,虽然人到中年,但身材依旧强壮,只是这湖面上的流风吹过,终究是冷的。

    “御,你怎么样,快先把衣服穿上吧。”女人拿过草地上的衣物,那是他刚刚下水救人时候脱下的。

    男人将瑾年放在一旁,边穿着衣服,便道了句,“我看,我们还是把她先送去医院吧。”

    “……”

    女人微微一愣,男人便解释道,“她可能要生病了。”

    一听是要生病了,女人便有些着急,“好,那赶快去医院。”

    *****

    从刚刚郊外的湖边去宁城的中心医院,男人整整花了30分钟的路程,瑾年被他们安置地躺在后边的座位上,只是她全程都晕乎着,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

    她有那么一点意识,但持续的高烧还有喉咙上声带的难受,让她无法开口,她是真的没了力气,不然她一定会开口对那两个救她的好心人,说声谢谢。

    “我已经通知了她的家属,应该一会儿就会赶到了,我们先回去吧。”男人在医院给瑾年办理好了住院手续,便要带着妻子离开。

    只是,女人显然有些舍不得。

    “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长得这么俊俏。”女人两手抓着病床尾的栏杆,眼里的流光有些恋恋不舍地瞧着瑾年。

    瑾年的美貌是不可否认的,即使此刻脸上泛着病态的潮红,可那五官是那般的精子。可能每一个人都喜欢长得漂亮的人,而瑾年的美丽会让很多人一眼看了便过目不忘。

    眼前这个女人对瑾年的喜欢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

    “如果我们的那个孩子还在,可能也就和这个姑娘一样漂亮了。”

    女人感慨地说着,转眸望了眼自家的丈夫,心里有着众多的复杂情绪,但那丈夫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搂过妻子的肩膀,淡淡地道了声,“我们走吧。”

    夫妻俩得相携而去,正好与往医院里赶来的孟君樾擦肩而过。

    孟君樾到医院的时候,瑾年的高烧依旧未退,即使医生给她打了退烧针,可这体温一直持续在三八度。

    这让他急的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最后,还是田婉想的物理降温,每隔半个小时就在瑾年的额头上换一次冰袋。

    这会的他们都来不及,也没有心情去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眼前希望的,就是瑾年能快点退烧,然后醒来。

    只是瑾年这一烧直接就烧到了半夜,她的体温才所有降下。

    孟君樾为照顾她,整整一夜未睡,知道天际亮起的时候,才看到体温计上显示的体温恢复了正常。

    只是,瑾年却连着睡了一个上午。

    许是真因为体力透支了,她才睡了这么久。

    在醒来的刹那,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像是被火烧过一样难受。

    “你醒了?”

    孟君樾从病房外头进来的时候,看到已经从病床上起了半身的瑾年,不禁高兴地叫了声。

    瑾年抬眸,想要瞧他,可眼里却没了模糊的影子。

    明明,她记得在她被人捞回岸边的时候,她已经能够看见一些了,可为什么,现在,她的眼前,却依旧是黑暗一片……

    为什么上天总是给她希望,又狠狠地给她失望?

    为什么,要这样的残忍。

    “看不起……还是……看不见……”瑾年伸着手在空中乱挥舞着,孟君樾瞧着这样的她,有些不对劲,只是她却依然在自言自语地说着,“为什么还是看不见……”

    那沙哑的声音,有着浓重的哭腔。她这般让人怜惜,他伸手一把就将她抱在了怀里,“看不见没关系,我的眼睛就是你的。”

    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两只长臂紧紧地揉着她。

    从他们结婚以来,他还从未看见过她因为失明的事,如此伤心。

    她从未和他提对失明的事有多在意,他知道那是她一直在伪装着坚强,哪个人会对自己的眼睛做到真正的不在乎?

    况且,她还是个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怎么哭了?是不是……”孟君樾放开她的时候,才发现她早已是泪流满面,他问着她,可瑾年已经从双唇处吐出了话来,“阿樾,我好难受……”

    她真的好难受,那种心里的疼连带着她一颗心都在抽绪,她一只手紧紧地捂着胸口,只觉此刻的自己,心脏跳动剧烈。

    “是不是喉咙疼?医生已经给开了消炎药了,要不,我们先吃了这个,再喝粥?”

    瑾年摇头,她没有胃口,虽然感觉肚子空空,可那喉咙间如冒着火一般。

    一番劝说下,他还是坚持先让她服了药,又往她的嘴里塞了块润喉糖。

    “你要是难受,那你再休息会,有什么想说的事,等你有力气了再告诉我。”他说着,便要将她重新放回病床上,只是瑾年没有放开他。

    “别走,抱抱我。”

    她极具缺乏安全感,他自然不想将她随意放任在这里,索性随着瑾年一起坐上了床,继而对着怀中的人,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他其实有很多疑问想要问她,比如说她怎么会溺水,比如说她脖子上的那圈红痕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很关心这个,究竟是谁想要害他的瑾年?

    只是,看着她这般憔悴,看着她这样脸色惨白,他又不忍心让她再多说一句话,唯独怕会累着了她。

    瑾年在他的安慰下,又小眯了会儿眼,但心里头的那些恐惧还有慌乱的情绪还是存在着的,她怨恨自己的没用,痛恨自己这双失明的眼睛,若是能够看见,那么她肯定能够看清楚,这次害她究竟是长什么模样……

    她忽然想起在孟宅时候的那次溺水,也是那样的毫无预兆……

    她已经非常地肯定,这其中一定是有人在作怪,目的就是为了置她于死地,可到底是谁要这般的狠心?

    她自认为自己从不与人为恶,也没有什么仇家,但这些类似的意外,终是一个接一个地来临,每每都让她措手不及……

    虽然每次她都能够化险为夷,但,这频率太多,她感觉自己已经开始超负荷,她再也受不了这样突来的危险意外了!

    一开始,她觉得自己谨慎一些,就能避免这些意外,可如今看来,终究是她太过天真,那些意外是预谋,像是早就策划过好了似的,就等着她去上钩……

    或许,只要她还活着一天,她就得过着防不胜防的日子,那些意外会无数次地朝她袭来,直到将她彻底地击败……

    ******

    瑾年再次睁眼的时候,放在胸口上的手已经下意识地去抚摸脖颈。那一圈红肿着的地方,果真一碰就疼。

    “别乱动,护士刚给你上过药。”孟君樾见到她再次醒来,立马抓住了她在脖子上乱碰的小手。

    瑾年本就没有多少的力气,这会儿被他抓住,整只手都落在了他的手心里。而他像抓着宝贝那样抓着她。

    “瑾年,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孟君樾小心翼翼的开口,唯独怕会戳中她的心伤。

    他知道,她这次的难过,不仅仅只是因为溺水,遇到坏人这样简单,一定还有其他的事,戳中了她的心。

    “我、我……”

    “你怎么了?”

    她的欲言又止,让他更是着急,他是怕有人用言语来攻击了她,所以她才会表现的这样脆弱。

    “你是不是因为眼睛的事而难受?”

    “……”

    “瑾年,我知道失明的事,若说让你不要去在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接受,我并不介意我的妻子看不见,不管怎么样,你在我心里是最美丽的,不管你看的见还是看不见,你都是我这辈子的妻子。或许上天只是想和我们开个玩笑,等到以后的某一天,你就突然能够看见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