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找到要找的人了吗?

    即使孟老下了通告,但孟君樾依旧没在三天内回国。

    也对,在这孟家里,不畏惧孟老的也就只有他了,他想要做的事,似乎是没有人能够阻挡。

    瑾年不知道他到底去找谁,瞧着那天他离开时候,那个匆忙劲儿,想着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亏她还以为是因为工作呢,只怪自己把一切想的太天真。

    孟君樾一天没回家,二婶周云遇上了瑾年就会逮住机会讽刺几句,不过周云没像那天早上那样嚣张,可能是听了孟老的警告吧,没再和她透露半句关于孟君樾去纬都的事。

    但瑾年知道他们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却没有人告诉她,或者说,没有人敢告诉她。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真是惶恐和不安。

    *

    大概又是一个星期的午后,绘景本是约了瑾年去逛海城新开的甜品店,女孩子都喜欢吃甜点,瑾年也不例外,只可惜天空不凑巧,下起了暴雨,瑾年只好呆在家里。

    下雨的季节,思绪总是比较多。坐在窗前的书桌上,冷风拂面,脑海里一下一下地想起母亲,想起小时候那个温馨的家。伸手摸索到莉姐特意在桌上给她摆放的彩铅,随意抽出了一支,她不知道是什么颜色,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凭着感觉勾勒出母亲的模样。但依旧这样,在黑暗中,一笔一画地涂着。

    她记得小时候,最擅长画的就是母亲,有次比赛,还得了大奖。

    或许是瑾年想着母亲,想的太过入神,以至于房间里进来了人都不知。

    孟君樾是被孟老的催命连环扣催回来的,一进孟宅,自然先去和那怒发冲冠中的爷爷打了声招呼,孟老忍着脾气,没有说什么教训人的话,只是让他自个儿想办法安慰瑾年。

    孟君樾倒有些不以为意,反正他和宋瑾年之间除了一张结婚证,什么都没。他没碰过她,她也不会让他碰,所以就算他半个月不回家,他们之间应该也没啥影响。

    只是,不知为啥,在他进房那一刻,看到她那伏在桌前的瘦弱背影,心,居然猛地一疼!!

    她的背影像是透着一股凄凉,偏偏又带着自身的骄傲,好似谁也走不进她世界。

    他发现自己望着她的背影竟出了神,眉头微蹙,想要控制住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觉,可脚下的步伐却不受控制地走向她。

    对着空气咳嗽了几声,才算是引起了在画画中的人儿注意。

    瑾年拿着画笔的手一顿。她就算不猜也知道是谁。因为,只有他身上会有这样薄荷的清新,也只有他拥有这样的婉转声音,哪怕只是咳嗽却是这般的好听。

    她拿着画笔,根据声音确定身后人所在的方向,然后缓缓转身,面向他,微抬起下巴,“回来了?”

    她的语气,平静。

    饶是孟君樾听得再仔细,也没从中听出什么情绪。

    “我要是再不回来,你岂不是要守活寡了?”他说着,脱下身上被大雨淋湿的外套,同时又睨了眼平静中的她。

    不过瑾年没有因为他的话而起什么情绪,“找到要找的人了吗?”

    依旧是安静的语言,平平的语气,惹得某人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