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四百二十二章 被劫

    早上,洛璃很早就听到了内室有了动静,她只当雪兰醒得早,却没想到,挑着帘子出来的竟然是盛信廷。

    “大爷?”洛璃很是吃惊,盛信廷却只嗯了一声,抬步就往外走。洛璃只当盛信廷饿了,忙道,“要不我让喜鹊给您拿几块点心?”

    “不必。”盛信廷说着,已经挑帘走出房去。

    ***

    雪兰正睡得无比欢畅时,耳边响来了王嬷嬷的声音,“**奶啊,您快起来罢!”

    雪兰挑起眼皮来,却见王嬷嬷正皱着眉立在床旁。

    自从雪兰嫁给盛信廷以后,王嬷嬷再不进雪兰的内室一步。现在王嬷嬷竟然进了来,想来是有什么急事了。

    雪兰的困意,醒了一半来,“嬷嬷怎么了?”

    王嬷嬷几乎要哭出来了,“**奶,大爷他……他……”

    听着王嬷嬷吞吞吐吐的话,雪兰忽的坐起身来,“大爷他怎么了?”

    王嬷嬷看出雪兰的紧张,她忙解释道,“大爷倒是没怎么样,只是他去了厨房啊!”

    雪兰这才松了口气,懒懒的拿起一旁的衣服,穿了上来,“去就去罢,嬷嬷急的是什么。”

    王嬷嬷对于雪兰这种不拿爷们下厨房当回事的神情着实无奈,她痛心疾首的对雪兰说道,“**奶啊,大爷怎么可以下厨房呢?!而且还是去做您最喜欢吃的虾饺。”王嬷嬷说着声音一低,“这若是卫国公府的下人们传给国公爷,那还了得啊!”

    雪兰忍俊不已,不待她说话,一旁的洛璃小声嘀咕起来了,“大爷疼**奶,所以才下厨房去的,若是那起小人敢嚼舌根子,就冲大爷替**奶做虾饺,他们也该掂量掂量轻重。”

    “小蹄子你快给我住了嘴去!”王嬷嬷气得不顾着雪兰在,捶了洛璃一下子,洛璃马上闭上了嘴。

    雪兰笑着拉住了王嬷嬷的手臂,“嬷嬷快别恼了,我一会儿就去瞧瞧大爷去,你就放心罢。”

    王嬷嬷这才似气顺了些,脸色也比刚刚好看了,“您也别等一会儿了,您这就去瞧瞧罢。”

    雪兰点头,随着便打了个哈欠,洛璃上前来帮着雪兰穿好衣服,雪兰从内室走了出来。刚走出内室,盛信廷就端着一盘虾饺走了进来。

    他见雪兰出来了,便笑着把虾饺放在一旁道,“起来了,正好水晶虾饺刚刚做好,你倒有口福。”

    王嬷嬷的脸色极不好看。

    雪兰扑哧一笑,抬手打发走服侍的人。雪兰转身抱住了盛信廷的腰身,男人的身上有股厨房里的饭香味,把原来的那股清凉味道都冲淡了许多。雪兰深深的吸了口气,有暖暖的人间烟火味道。

    盛信廷低眉笑道,“是不是我身上的味道不好闻了?”

    雪兰扬着头温婉的笑,“哪有,我倒觉得此时的你,比任何时候都有人味。”

    盛信廷一挑剑眉,笑着就去拧雪兰的粉腮,雪兰也不躲,任由他来拧。

    雪兰抓着盛信廷的手,笑问,“你难道不要说说为什么献上殷勤了?”

    盛信廷收住了笑,一本正经着道,“我是因为惹了我家醋坛子,所以特来补救一二。”

    雪兰横了盛信廷一眼,“我就知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真的可以现在奸么?”盛信廷朝着雪兰眨了下眼睛。雪兰羞得满面通红,“呸,你个没脸皮的无赖!”

    盛信廷狠狠的吻了下雪兰,才松开了她。

    闹过笑过,夫妻二人坐在一处吃早膳。盛信廷望着雪兰夹着虾饺的竹箸,脸色显得有几分紧绷,“许是不好吃,你只先咬一小口便是。”

    雪兰依言,咬了一小口。盛信廷提着筷子一个劲的追问雪兰,“如何?如何?”

    雪兰调皮的转了一下眼睛,笑道,“好……难吃啊!”

    盛信廷的表情一僵,旋即笑了起来,“难吃就难吃罢。”

    雪兰挑着眉把一只虾饺放在盛信廷面前的碟子里,“你尝尝?”

    面对小娇妻调皮的模样,盛信廷心里柔软成一团,他夹起虾饺吃了起来。虽说比不上正经的大厨子,但是却也说不得难吃。

    “怎么样?”这次轮到雪兰问盛信廷。

    “不错啊,”盛信廷赞叹的摇了摇头,“我也真真是极有灵性的。”

    雪兰大声的哼了一声,“这要不是吃饭,我说什么也要脱下鞋子来抽你!”

    洛璃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换来王嬷嬷极大声的咳嗽。

    雪兰笑着把盘中的虾饺都吃完了,吃过后,又不忘赞赏了盛信廷一番,“此后你坚定了我吃醋的道路,盛大人。”

    “好啊,”盛信廷擦着手,“我正喜欢尝尝你身上的酸气呢。”

    夫妻两个调笑着,外面的小丫头进了来,“大爷**奶,韩琢来了。”

    雪兰收住了笑,望几盛信廷。盛信廷皱下了眉,“让他进来罢。”

    小丫头让进了韩琢,王嬷嬷把服侍的人都带了下去。

    韩琢一进来就急急的施礼,随后便道,“大爷,江南枕州的庄子被人洗劫了!”

    江南枕州的庄子是卫国公给盛信廷的庄子,那里不只是鱼米之乡,更是盛信廷手上最好的庄子之一,枕州庄子的存粮足够卫国公府和将军府的人吃上两年。那里就是将军府的钱囊。

    盛信廷听了这话,眉头拧成一团。有人向他的钱袋下手了!而且这个人竟然很懂谋略,先打击盛信廷的要害。

    雪兰的脸色也是一变。

    韩琢的声音有些着急,“粮食丢了一半,官路还是附近奴才都叫人找去了,但是寻的人路上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房里一瞬间安静下来。

    过了许久,盛信廷的话有几分冷,“是不是也是有些身手的人干的?”

    “是。”韩琢只得硬着头皮答道。

    盛信廷眯起眼睛来。

    又是那个暗中人干的。左一次右一次,对手似乎很难缠,又极麻烦,让人想不出他到底是什么目的,他到底又要干什么。在这种令人有些压抑的氛围里,人若是紧张,却越是失去了冷静的能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