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零二章 心里话

    见孙儿第一次露出少年怀春的痴痴模样,邹老太爷心中暗叫不好。

    “然儿,”邹老太爷强压着心中的不快,缓声对邹清然说,“祖父刚刚也想过你说的话了,你确实应该待此次秋闱之后再定下亲事。若是你能一举成名,在亲事必然好说。不说为你未来前途锦上添花,只说为你未来的媳妇也添了不少光辉,也好叫你更在叶府里扬眉吐气。”

    邹清然想到第一次见到雪兰时,她正在花园里踢毽子的模样。

    旁人都说雪兰粗俗,但是邹清然却觉得雪兰是难得率真,从来不藏着掖着,真实得可爱。若是自己真蟾宫折桂,再让家里向雪兰提亲,叶府里该不会再有人绯议雪兰了。

    邹清然抬起头,脸上扬起前所未有的光彩,“祖父放心,孙儿定会在秋闱时努力,不只是为了未来,也为了……给我们家添些光彩!”

    邹老太爷强压住心内的不安,点点头,“好孩子,好孩子,有这份心就好!去和你娘说上几句话,用过饭便回书院罢。”

    邹清然笑着答应一声,神采奕奕的走出书房。

    邹清然一走,邹老太爷脸上的笑容尽敛起来。

    自己刚刚把话说得极含糊,只怕是邹清然也误以为要和叶家的叶雪兰定亲。可是待邹清然真有功成名就时,难道还真要为他迎娶叶家这位二小姐么?

    邹老太爷颓败的靠在太师椅上,却努力的把眼睛睁圆。

    不行!邹清然前途不可限量,一定要为他选个有能力成为他后盾的叶家小姐!

    眼见着进了八月,叶建舒和邹清然都回到了各自家里。

    叶老太太把叶建舒叫到南松园叮嘱起来,无非是要叶建舒好好考。

    叶建舒自然会叫叶老太太放心,话却也没说满,只说尽力而为。

    秋闱和闺阁里的小姐们并无关系,雪兰依旧每日上午去书香斋跟着女先生识字。

    这一日,雪兰出了兰园,带着洛璃向书香斋而去。

    在通往南松园的半路上,雪兰意外的遇到了邹清然。

    邹清然噙着笑和雪兰打招呼,“二表妹。”

    雪兰急忙还礼,抬眼看向邹清然,见他神采风扬,双眼似含着一汪深水一般,温柔得能融化了任何一个人。

    若说从前可以装糊涂,此时就连跟着的洛璃都能看明白邹清然的心思了。

    雪兰只得低下头来,邹清然的声音比何时都低沉,耳根也红了起来,“二表妹,我是要在考前来探望姑祖母的……”

    似在解释,又低喃。

    当着几个丫头,雪兰只得道,“祝大表哥寒宫折桂而归。”

    邹清然避而不提秋闱之事,说起别的事来,“二表妹,我前段时间并不知晓家妹给三表妹绣荷包的事。”

    雪兰哦了一声,抬起头来。

    邹清然的耳根更红,从前的儒雅之气早已不见,整张脸都透露着窘迫与焦急,“我不知晓家妹会拿着我写的惠字给三表妹做荷包,以至于叫姑祖母都误会了,想必……二表妹也定然是误会我与三表妹了。”

    雪兰有些头疼,邹清然平日里是最懂规矩的一个,从前多的话都不会和她说什么。今日怎么似乎是来专程和自己说这些话一样。

    内院里闲来去往的奴才们多得是,此时两个人立在甬道上解释着之前的事,怎么瞧怎么像有什么私情……

    雪兰笑着回道,“大表哥和三妹妹最是守礼的,我们怎么会误会呢,大表哥不必多想。”

    邹清然缓然出口气,才笑道,“二表妹即知晓就最好不过了!”

    雪兰再不知道该和邹清然说什么,可是傻傻的站在这里,又觉更不合适。

    “那么……”雪兰对邹清然说,“大表哥早些回去温书罢,想来入考前也要有许多事做。”

    邹清然眼里的光彩黯淡下来,他笑了笑,“二表妹所言极是……嗯……我确实要回去了……”

    雪兰福了身,算是恭送邹清然。

    邹清然只得转身向垂花门走去。

    雪兰带着洛璃也向书香斋而去。

    才走了几步,雪兰听到背后的邹清然低呼一声,“二表妹……你要保重,待我考中归来……”

    后面的话邹清然忽然咽了下去,雪兰已经僵在原地。

    待雪兰再回头时,邹清然已经走到了甬道的尽头。清瘦的背影被两旁的矮松显得高大而毅然。

    雪兰怔了好半晌,才转身而去。

    雪兰不知道的是,在转角处游廊的菱花花窗旁,三小姐和六小姐早把二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中。

    三小姐长长的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中,银牙不自觉的轻叩着。六小姐第一次不敢喙一言,只呆呆的望着三小姐已然苍白的脸。

    六小姐心里打起了鼓,原来大表哥为三姐姐写了惠字的荷包,只是因为莞表姐没把话说明,并非大表哥中意三姐姐。而刚刚瞧着,怎么看怎么像是大表哥中意那个土包子!

    六小姐埋头仔细的想,怎么也想不出那个土包子到底哪里好,吸引了这么出众的大表哥。

    只是……

    六小姐偷眼看着三小姐,前段时间三姐姐日日戴着那个惠字荷包,后来虽是老太太不让戴了,三姐姐依然很宝贝着那个荷包。现在大表哥虽未对三姐姐挑明原由,却是对那个土包子说的,这比和三姐姐挑明还叫人难堪,要三姐姐如何下得了这个台啊?

    雪兰和邹清然早已走出了六小姐的视线,六小姐试探的低唤了一声“三姐姐”。三小姐深深吸口气,故作若无其事着道,“今日的事,一会儿去学堂里不许你乱说!”

    六小姐连忙答应下来。

    三小姐这才迈步走向书香斋,只是她的腿已经有些发滞,脚步没有往日的轻快。

    在书香斋里的两个时辰里,雪兰总感觉道冰冷的目光正在某个角落里盯着自己,可是待到她去看时,却并没发现是谁。

    两个时辰一过,三小姐第一个走出书香斋。

    四小姐笑道,“三姐姐今日是怎么了,好像是有急事呢。”

    六小姐狠狠的瞪了四小姐一眼,眼角余光扫过雪兰,她才紧追着三小姐出了书香斋。

    雪兰并没看到六小姐的眼神,依然是最后一个离开书香斋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