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君临风终究没有批阅完奏折就陪洛痕去了西宫的梅园,她在他身边,君临风根本静不下心来,起了**又无处可发泄,洛痕的身体受不住。

    洛痕入宫一个月来,可以说专宠六宫,君临风晚上都在她那里歇下了。直到前不久,君临风在和洛痕恩爱的时候,洛痕很不给面子的吐了君临风一身血,君临风才搬出了承恩宫。

    君临风晚上不再去承恩宫了,后宫的妃嫔们都在非议这个新来的筝飞娘娘是不是失宠了,有些妃嫔还特意打扮一番想要去看洛痕的笑话,但是被君临风派在承恩宫的人给不留情面的撵回来了,众人才明白了,承恩宫那位,皇上宠着呢。有多宠?当初专宠六宫的贤妃娘娘都没有筝妃得宠,当初可没有皇上的亲卫队帮贤妃守门呢!

    君临风牵着洛痕的手走着,他并没有坐龙撵,洛痕体寒,他想多让她走走,这样身体总会热起来的。要是洛痕知道君临风的想法,一定会开口说坐龙撵的,自从武功废了后,洛痕是越来越懒的。任一个人把你当猪一样养着,你也会变得跟猪一样懒的。

    洛痕不知道君临风的想法,所以她此刻想的是另一件事,君临风身为一国之主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牵着自己的妃子,怎么就没有臣子上书说他不成体统呢?

    北国勇于进谏的臣子自然是有的,君临风近日里也收到不少这样的奏折,提醒他后宫应该雨露均沾,不能厚此薄彼。对于这样的奏折,君临风都会霸气的写上三个字,“知道了”,然后依然宠着洛痕。

    对君临风来说,宠着洛痕是一件让他极其愉悦的事情,洛痕的乖巧表现让他十分满意,满意到让他可以真的不再追究洛痕以前对他做的事情。

    一路上遇到的宫女太监们,都恭敬的跪倒在地上向君临风和洛痕问安,待两人走过以后,就站起身自己做自己的事情。洛痕想,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北国的话,那应该就是规矩了吧。

    北国人民上到各类官员,下到普通奴仆都是极守规矩的,唯一不守规矩的那个人就是君临风了。君临风不但不守规矩,而且还极其任性,洛痕忍不住坏心眼的想,像君临风这样的统治者,怎么就没有人起来推翻他呢?

    还没踏进梅园,洛痕就闻到一阵阵幽香,她的步履变得轻快,她的步伐几乎要超过君临风了。

    君临风捏了捏她的手,洛痕就无奈的慢下脚步,任由君临风在前面像牵小狗一样牵着她走。是的,洛痕深深的觉得,君临风带她出来就想遛狗一样。

    君临风见洛痕兴致淡了下去,说:“既然不看梅花就回去了吧。”

    洛痕打起精神,说:“我可没说不看啊。”

    西宫的梅园里遍植了梅树,这些梅树的年龄比君临风的年龄还要大上许多。君临风记不清是北国哪一朝的君主的妃子种的了,只记得种梅树的那个妃子叫梅妃,深得盛宠。

    君临风想,他那么宠着洛痕,应该也要给洛痕种一宫花的权利,他问:“你有喜欢的花吗?”

    洛痕说:“是花,我都喜欢。”

    君临风问:“有没有特别喜欢的?”

    洛痕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凌奈带她去的那个种满月季的花谷,凌奈骗她不能去泡那个温泉,说什么真气会冲撞身体,明明那个时候她的武功已经被他给废了。当时的自己怎么这么笨呢?洛痕想着想着就笑了。

    君临风不高兴的说:“朕这个问题很好笑吗?”好吧,他心里也觉得效仿前人为洛痕种一宫她喜欢的花这个念头挺好笑的。

    洛痕摇摇头,她出乎君临风意外的抱紧了他,在想念另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抱紧身边这个人,不然,身边这个人搞不好就变成了另一个想念的人。

    君临风问:“怎么啦?”

    洛痕说:“有点冷。”

    君临风说:“那我们回去吧。”

    洛痕说:“不要,花还没赏呢。”

    君临风冷着声音说:“这花有什么好看的?”

    洛痕说:“的确没什么好看的。”

    君临风扒拉开还抱着他的洛痕,再抱下去,他就要白日宣淫了。

    “没什么好看的那你为何要来看?”

    洛痕说:“整日待在宫里无聊。”

    君临风好心的提议道:“你可以绣绣花。”他身上还没有洛痕亲手的绣品。

    洛痕嘴角微微抽搐:“拿针还不如拿剑。”

    君临风利诱道:“你若是能给我绣一个荷包,我就把龙吟还给你。”君临风都没注意到,他并没有用朕或者本皇。

    洛痕心动了,但是她讨价还价的说:“荷包太复杂了,我可以为你绣一方手帕。”洛痕也没有去注意到,她用的称呼不是皇上或者北王。

    君临风好心情的妥协了:“好。”

    洛痕看着一枝一枝的梅花,说:“这梅花开得可真好。”

    君临风:“嗯。”

    洛痕说:“等会叫松琴折一枝回去放在承恩宫了。还得叫她采些梅花回去晒干。”

    君临风问:“做什么?”

    洛痕说:“酿梅花酒啊。等来年酒飘香了,你要来我宫里喝吗?”

    君临风冰冷的眼一点点融化,他说:“好。”我一定会让你有来年的。

    洛痕看着暗沉沉的天空,仿佛要下雪了一般,她心情颇好的问:“你听过一首诗吗?”

    君临风问:“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有没有听过?”

    洛痕念着:“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君临风挑眉:“你想喝酒了?”

    洛痕说:“看着梅花,小酌一杯,岂不是很惬意?”

    君临风点头,洛痕还没露出欣喜的表情,君临风就说:“的确不错,你看着我喝吧。”

    洛痕控诉:“你不觉得你这样对我很残忍吗?”

    君临风说:“谁叫你身体不好呢?”

    洛痕惊奇的看着她认为天下第一冷酷的君临风耍赖。

    好一会,她还是忍不住祈求道:“少喝一点没有关系的。”

    松琴站在不远处注视着自己的主子,心里的小人摇头叹气的,唉,自己的主子哪有当初当南王的那种清冷模样啊!此时此刻完完全全就是少女嘛,偶像幻灭,心塞中。

    事关洛痕的身体,君临风绝不心软。

    洛痕哀怨的问:“没得商量嘛?”

    君临风不为所动。

    洛痕愤愤不平:“那你也不许喝!”

    这以下犯上的语气,君临风的贴身侍卫都认为主子要发飙了,却没想到,君临风不但不生气,反而语气柔和的应了一声:“好。”

    随身的婢女太监侍卫都惊了,洛痕听到君临风的回答,不平衡的心瞬间平衡了。

    君临风问:“高兴了吗?”

    洛痕点头。

    君临风说:“那好,咱们回去吧。”

    洛痕不情愿的道:“这么快就回去了吗?”那个全部是君临风眼线的承恩宫。

    君临风语气不容置疑:“你已经在外面呆的太久了,会染上风寒的。”

    洛痕一听君临风的语气,就知道没得商量了,有些事情要学会适可而止,尤其是对君临风,她很清楚。

    “那好吧。”

    君临风很满意洛痕的听话。

    回去的路上,君临风又问了:“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花吗?”

    洛痕说:“月季。”

    君临风说:“为什么会喜欢月季?”

    洛痕笑着回到:“因为养得好的话,它每月都开啊。”

    君临风将洛痕送回承恩宫,顺便在承恩宫了坐了坐。他看见还摆在桌上的果盘,问道:“这些果脯还喜欢吗?”

    洛痕拿起一个蜜饯放到嘴里,咽下后说:“喜欢啊,你要来一个吗?”

    君临风说:“你喜欢就好。不过,你这个样子,也太没有一个妃嫔的礼仪了,我也许该让宫里的麼麽教一下你礼仪了。”

    洛痕吃蜜饯的动作一滞,她面上带着一点害怕的表情:“听说宫里的教规矩的麼麽会打人。”

    君临风说:“那算了吧。”眼前这个人,自己还舍不得打呢,怎么能让一个下等的奴婢打了去。

    洛痕心满意足的嚼着蜜饯。突然,她眸光清亮的看着君临风:“今晚,你要来承恩宫歇息吗?”

    君临风心情大好,嘴角划出一个邪魅的弧度:“怎么,饥渴了?”

    洛痕脸红了,真想吐君临风一口唾沫,她只是晚上一个人睡觉冷得难受。

    君临风觉得洛痕的反应好玩极了,他说:“不用不好意思,我对自己很有信心的。”

    洛痕的心砰砰直跳,君临风好无耻啊!

    “怎么不说话呢?”

    洛痕深呼吸后,说道:“我可不想再吐你一身血。”

    君临风的兴致瞬间淡下去了,美人在怀,却不能轻举妄动,这个苦他没娶洛痕之前,受了也就受了,为何娶了洛痕后,还要受这个苦啊!君临风觉得十分憋屈。

    君临风一难受,洛痕自然也别想好受了。

    他丢下一句“朕今日不来承恩宫”就走了。

    洛痕手拖着腮帮子想,为什么君临风在床上不能做个乖乖陪睡的美男子呢?

    当天夜里,松琴告诉洛痕,君临风歇在了芷阳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