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乱

    洛痕端坐在龙椅上,眉眼上扬,面色凝静,浑身散发出冷郁的气场。

    殿堂上一位浑身是伤的兵士单膝跪着,他神色凄楚的道:“小将替护国将军传讯,北国大军已经攻破凡城,正在向禹城行军!”

    金凤殿一时人心大乱。“什么时候,南国已经失了两城给北国了?”

    “陆大人不是带领着南国的军队和夏国的军队驻扎在泗水五城么?”

    “天啦,南国这是要变天了么?”

    洛痕一掌拍在龙椅的扶手上,冷喝道:“你们闹什么!”

    群臣俯首,金凤殿安静下来。

    洛痕问受伤的小兵:“护国将军已经带兵撤退到禹城了么?”

    “禀女王大人,是的。”

    洛痕手握紧:“凡城一战,我军伤亡多少?”

    小兵咬牙:“过半。”

    洛痕手按住额头:“北国的主将与副将是谁?”

    小兵眼神中闪过惶恐:“北王亲自率兵出征,三大副将分别是北国的风将军风越,雨将军雨生,雷将军雷鸣。”

    南国的朝堂再次哗然了。

    百官私语,“北国是用全国之力来攻打南国么?”

    “北王亲征,南国真是好大的面子啊。”

    “灭顶之灾啊,灭顶之灾!”

    洛痕站起身,向众人投以冷厉的目光:“只有无能之辈,才会在大敌来临之前,窃窃私语。”

    许章出列,神情激愤:“北国不过是期我南国无人!”

    洛痕眸色幽深,她冷声问道:“那许卿认为南国无人么?”

    许章被洛痕身上的煞气所吓,低头道:“也许北王觉得南国之君为女子,所以认为南国好欺负。”

    “哈”洛痕冷笑,她负手而立,“是北王这样认为还是许大人这样认为?”

    许章惊出一身冷汗。

    洛痕面色阴冷的道:“国有大难,你们不给朕想对策也就罢了,竟还有心思挑衅本王,真当朕好脾气么?来人啦,将许章给我重打五十大板!”

    面对盛怒的洛痕,南国朝臣无人敢求情,许章慌了,他跪倒在地,哭号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看在臣为为南国三朝效忠的份上,就饶了臣这次吧!”

    洛痕冷冷的看着涕泪横流的许章:“三朝效忠,所以你就在朕的面前倚老卖老?”

    许章浑身哆嗦:“臣不敢!臣不敢啊!”

    洛痕挥手:“给朕拖下去!”

    许章被侍卫拉出金凤殿,洛痕冷声问道:“众卿可有对策抵御北国大军?”

    李然出列道:“我们可以向夏国求助,说动夏国派军队攻打北国首都叶城,实施围魏救赵之计。”

    洛痕点头:“李大人说得有理,可是不日前朕就修书一封给夏王,又修书一封给夏国太子,均未得到回复。李大人可愿代表南国出使夏国,就联手对抗北国一事与夏王商讨呢?”

    李然鞠躬:“臣万死不辞。”

    兵部尚书萧强出列:“远水解不了近渴,北王已经步步逼近,南国不能不采取行动。昨日听市井传闻,夏将军被北军重伤,南国以无人能抵御北国的精锐之师。”

    洛痕冷笑:“呵,又是无人么?朕决定御驾亲征,让天下人看看,南国是不是无人!”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啊!”

    洛痕面色坚定:“朕意已决。朕出征时,南国一切事务都由太上皇监管!”

    萧强出声:“南王陛下!”

    洛痕看着萧强:“萧大人无需多说。”

    萧强抱拳,刚毅的脸满是坚定:“臣只是希望能同陛下一块出征,保护陛下的安全!”

    洛痕清冷的眼中有了笑意:“朕正有此意!”

    锁玉阁中,洛痕一身浅绿色女装,额间三瓣桃花,薄唇染朱,清绝的气质妖娆的面庞,让陆谨看得有些发愣。

    陆谨看了洛痕好一会儿,他才苦笑道:“宫里的下人都说过去的南国淮太子,如今的南王是女人,我还不信!你这么清冷这么狠绝这么奸诈的人,怎么可能是女人?”

    洛痕手指尖夹着棋子,闲闲的敲打着棋盘:“你是在取笑我么?”

    陆谨摇头:“不是,我在笑我自己,争了那么久,竟然连你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真是可笑。”

    洛痕在棋盘上落下一子:“遇上神机妙算的我,你栽得也不冤。”

    陆谨也落下一子:“你倒是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

    洛痕不在意的笑了笑:“这盘棋,我若赢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可好?”

    陆谨诧异的道:“谨不过是南王的阶下囚,南王对谨能有何求?”

    洛痕轻轻一笑,整个人不再是清冷的模样:“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对你没所求?”

    陆谨被洛痕的笑容蛊惑了,洛痕落下一子后,淡淡的说道:“你输了。”

    陆谨一看棋盘,大势已去,无奈的摇头:“要赢你真的很难。”

    洛痕站起身,没有女儿应有的柔弱,她像一颗孤松一样站着:“北王率军伐南,朕打算御驾亲征。”

    陆谨神色淡淡:“这与我何干?”可是他紧握的手暴露了他的震撼。

    洛痕说道:“若朕没能回得来,南国就交给你了,厚待父皇和母后。”

    陆谨激动的站起身,手不小心碰翻了棋盘,黑白的棋子四处飞溅,他瞪大眼睛:“洛痕,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洛痕点头:“南国拜托你了,如果是你,应该也能成为一名好皇帝吧。”

    陆谨紧握双拳:“你把江山交给一个想要夺你江山的人,还一脸淡漠的说我会成为一个好皇帝?洛痕,到底是什么给了你自信?”

    洛痕知道陆谨心里其实已经同意了她的要求,冲他笑了笑,转身离开,为什么选择相信陆谨呢?大概是那相同的一半血液吧。

    陆谨愤怒的冲洛痕的背影吼道:“洛痕,你特么最好安全得给我回南国,不然我就将南国拱手相让给北国!我不会让你事事都如意的。”

    洛痕在回寝宫的路上遇到了一身白衣的凌奈。

    洛痕:“晚上好。”

    凌奈皱眉:“我不太好。”

    洛痕:“你是神医。”

    凌奈:“听说你要御驾亲征。”

    洛痕点头:“明早出发,神医是来送我的么?”

    凌奈摇了摇头:“我是来跟你说我会一起去的。”

    洛痕笑了:“能的神医相助,真是再好不过了。”

    凌奈突然生气:“你想说的就是这个?”

    洛痕眨了眨眼睛:“不然呢?”

    凌奈注意到洛痕的女装,心中的郁气消散:“你穿女装挺好看的,以后就穿女装吧。”

    洛痕摇了摇头:“我觉得我男装更好看。”

    凌奈:“那只是你个人的错觉。”

    不欲与凌奈纠缠的洛痕无奈的说道:“神医大半夜站在这里就为了跟我说这个?还是洗洗睡了吧,明早还有正事要办。”

    凌奈看着洛痕渐行渐远的纤细背影,终于忍不住大声问道:“洛痕,你这一生到底为了什么活着!”

    洛痕的身体顿了下,没有回头的她缓缓的走进自己的寝宫。

    洛痕清楚的记得在她六岁的时候,师傅曾问她:“家国天下,你选什么?”

    她翻弄着手里母后给她的《国策》,认真的答:“当然是家啊,有疼我的父皇爱我的母后。”

    师傅嗤笑一声,眼中的深意六岁的洛痕读不懂,现在她懂了,想要守住皇家,就要守住国,拼尽天下。

    看似选了最小的她,其实选择了最大最困难的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