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弱者

    南国御书房内,洛痕表情阴郁,她纤长的手指不断敲打着书案,发出“扣扣扣”的声音。

    夏邑立于洛痕下手,脸色沉沉,他从小就陪在洛痕身边,知道洛痕这无意识敲击书案的动作代表洛痕此刻再做重大的抉择。

    “夏邑。”

    夏邑神色一禀,身体紧绷:“臣在!”

    洛痕抬头看着夏邑,眼神坚定:“你带赤焰军立刻赶往凡城。”

    夏邑大惊道:“主上,赤焰一动,皇上你在皇都的安危怎么办!”

    洛痕眉毛轻拢,冷声道:“朕讨厌质疑。”

    夏邑低头:“属下知罪。”

    洛痕扔给夏邑一枚白色玉符:“这调动赤焰的兵符朕就交给你了,不要辜负朕对你的期望。”

    “是!”

    夏邑离开御书房后,洛痕唤道:“兰棋。”

    本来只有洛痕一人的御书房又出现了一紫衣美人,兰棋轻纱覆面,姿态妖娆,她冲着洛痕微微一拜:“属下拜见主子。”

    洛痕一震袖,一道金芒直直刺向兰棋咽喉,兰棋两指一夹,夹住了洛痕掷出的金叶子。

    洛痕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你恢复得差不多了。”

    兰棋媚眼如丝的道:“主子挂心了。”

    洛痕吩咐道:“既然你好得差不多了,那么启动地藏,给我拦截君临风,不惜一切代价。”

    兰棋媚态横生的眼满是骇意:“即使地藏全灭么?”

    洛痕伸手摸了摸兰棋的脸庞:“四绝以你为首,你不会那么容易死掉的。”

    兰棋轻笑:“属下领命。”

    洛痕背着手走出御书房,望着天边一轮残月,喃喃的道:“快要入冬了啊。”

    “你似乎很忙?”

    洛痕转过身,循声望去,看见坐在御书房顶上的凌奈,她含笑看着他:“你似乎很闲?”

    凌奈抱着酒坛喝了口酒,道:“和女王一比,我的确很闲。”

    他冲洛痕晃了晃手中的酒坛:“天冷了,女王要喝一杯么?”

    洛痕飞身而上,落在凌奈身边,接过凌奈手中的酒坛,仰头就是一大口,她将酒坛递给凌奈:“这酒好辣。”

    凌奈笑了,笑容煞是好看:“当然,这是北方的烈酒。”

    洛痕也坐在屋顶上,一腿弓起,一腿放平,甚是悠闲的问道:“神医喜欢喝烈酒?”

    凌奈摇头:“不喜欢。”

    “那为什么还喝?”

    “因为烈酒容易醉。”

    “为什么要喝醉?”

    “醉了才会忘。”

    洛痕望着夜空,听着凌奈的回答,低声的问道:“神医想要忘什么呢?”

    凌奈转过头看着洛痕:“忘一个不想忘记的人。”

    洛痕拿起凌奈放在一边的酒,喝了一口,笑道:“神医这话真有意思,不想忘记,为何还要忘?”

    凌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说道:“理智跟我说,我应该忘记,因为那个人是个没良心的人,记住她,最后受伤的,一定是自己。但是心跟我说,它忘不了那个人。”

    洛痕看了眼散落在凌奈身边的空酒坛:“所以神医喝了那么多酒都还不醉。”

    “也许吧。”

    凌奈眯着凤眼瞧着洛痕,耷拉的眼皮遮住眼中的情深,整个人慵懒迷离:“我好看么?”

    “咳咳咳”洛痕被烈酒呛到了,这厮突然这般是闹哪样啊?

    似乎不满意洛痕的反应,凌奈再次问道:“我好看么?”

    洛痕点头:“好看。”

    “那你喜欢我么?”

    洛痕沉默了,凌奈挂着浅淡的笑容,直直的盯着洛痕不放。

    良久,洛痕不确定的问:“神医,你这是在勾引我?”

    凌奈点头:“如果是勾引,女王被诱惑了么?”

    洛痕靠近凌奈,手指挑起凌奈的下巴,调戏道:“神医乃人间绝色,痕被诱惑不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吗?”

    凌奈别过头摆脱了洛痕轻佻的手指,他靠近洛痕,满身酒气,一张俊脸离洛痕越来越近,在要靠近洛痕薄唇那一刻,洛痕偏过了头,躲开了凌奈的吻。

    “神医,你醉了。”

    凌奈将头埋在洛痕颈间,闭上眼睛:“也许吧,你来到我身边那一刻,我就醉了。”

    “那你忘了么?”

    “忘了什么?”

    “那个不想忘记的人。”

    “怎么可能会忘?”

    洛痕听到凌奈的均匀的呼吸声,双手抱住凌奈,轻声说道:“看来醉了才能忘也是骗人的。”

    洛痕打了个响指,一个黑衣暗卫出现,暗卫跪在洛痕面前。

    洛痕将凌奈放在黑衣暗卫怀中:“送神医回住处休息。”

    暗卫将凌奈抱离御书房后,凌奈睁开眼睛,他从暗卫怀中轻巧跃下,淡淡的道:“你回去保护你的主子吧。”

    凌奈在南国皇宫的屋脊上慢慢的走着,夜风吹起他的衣襟,他自嘲道:“只是想在她怀中多待一会儿,竟然也这般困难。”

    凡城郊外的竹林,君临风一行人被一群黑衣人团团围住,那群黑衣人步伐僵滞,指甲泛黑,面色发紫,显然是死去多时的尸体。

    滄烟手拿长剑,紧挨着君临风,她有些胆怯的道:“这些都是些什么东西啊!都被杀死了那么多次了,还能站起来!真是太可怕了。”

    赤木七人将君临风和滄烟护在中间,手持长剑抵御着外围的死尸攻击。

    “啊!”被死尸指甲抓住的黄木发出一声惨叫,他那只被抓伤了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发黑,黄木当机立断的将自己的手臂砍下。

    鲜血溅出,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浓了,滄烟恨恨地道:“这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居然还带剧毒,南国真邪门!”

    君临风的手轻抚了下滄烟的背,神色丝毫不为眼前恐怖的场景所影响,他淡淡的安慰道:“别怕。”

    滄烟听道君临风清冷的嗓音,心情平定下来,只要他在她身边,她就不怕。

    君临风也抽出腰间的佩剑:“本皇就不信了,把这些东西剁成尸块,他们还能给本皇爬起来!”

    赤木握紧渐染,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杀!”

    唯有杀戮,赤木从来不会动摇。

    兰棋接到消息,率领精锐来到竹林的时候,只看到满地的尸块,和一具断臂的尸首,她的手放在自己唇边,涂了红蔻的指甲,分外妖艳:“啧啧,北王,还真是恐怖啊。我本来还指望用秘药封穴成为活死人的部下能在两个时辰内尽全力困住他们的呢。三十个地藏精锐只留下对方一人么?”

    七彩阁众人比平日里更加沉默,赤木一向天然呆的脸少有的出现了哀戚。

    君临风袖中的手握紧:“黄木被留在那里,只能说明他不够强大,你们很强,所以你们活下来了,在你们被选为七彩暗卫时我就告诉过你们,只要你们一直很强,你们就可以一直活下去,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人会怜悯弱者。”

    七彩阁的人眼神坚定,神情倔强。

    君临风坚定的往前迈着步子:“黄木的命,本皇会讨回来的。本皇可以建立一个让弱者愉快生活的国家,却绝不允许站在本皇身边的人是弱者,你们明白了么!”

    “明白!”六人的声音响彻云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