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博弈

    猛的,何进的脸色就是一变,笑声也就这么戛然而止了。

    是啊,那周帆怎么会突然之间给自己送礼来了。

    要知道现在明眼人那都看得出来他何进敌视那周帆,再加上之前周帆也落了他何进的面子。两人虽然还说不上是生死大敌,但那关系也是僵的很。

    在这个时候他周帆居然给自己送礼来了,他何进本能的就想到了这其中有鬼。

    “嘿嘿,我觉得这其中必定有鬼,那周帆必定是想要害大将军你!”袁术毫不犹豫的叫道。他袁术也因为之前猛虎的事情,把周帆记恨上了,一因此如今有机会,自然要好好的抹黑他。

    闻言,何进的脸色又黑了三分,看着手中这只翠绿鹦鹉的眼神也变得越发纠结了起来。

    一方面若是这周帆真的是想要害自己,这才将这鹦鹉送给自己的,那么自己就应该第一时间把它给处理了。

    但是另一方面,他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这只鹦鹉,现在要他舍弃,他如何能够甘心。

    “公路此言差矣,我到觉得那周帆是想要给大将军赔罪,顺便示好,这才送了这只鹦鹉来的。”袁绍直接反驳道。

    在他看来,那周帆必定是怕了,先前得罪了何进,如今知道自己惹了**烦了,这才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跟何进示好,请求原谅。

    “你又是如何知道的!”看着袁绍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袁术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了,公路本初你们两人莫要在争了,这不是还有一封书信吗,且先看看再说!”一旁的曹操连再次当起了和事老。

    这时候众人才发现,原来还有着一封书信的存在,先前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那鹦鹉给吸引走了,谁都没注意到。

    当即何进便当场看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是丰富多彩了起来,到最后则是满脸的笑容。

    “大将军,上面说了什么?”袁绍看着何进如此古怪的表情,忍不住问了出来。

    何进朗声一笑,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那袁绍,说道:“这周远扬果然是来向我赔罪来的,这才专门训练了这只鹦鹉送了过来。而且他还希望我能够参加五日之后他的拜师礼,说是要拜那卢植为师,你们怎么看?”

    曹操三人分别接过了书信,看了起来。果然如同他何进所说地位。那信上也就是说他周帆年轻气盛,这才冒犯了他何进,现在送他一只鹦鹉,以示意赔罪之类的云云。

    “哼,哪有那么容易,那周帆得罪了大将军你,又岂能如此轻易的放过他!”袁术厉声喝道。

    “公路此言差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既然那周帆已经赔罪了,又何必赶尽杀绝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袁绍毫不犹豫的说道。

    “孟德你怎么看?”何进转过头,看着曹操问道。至于袁绍袁术两兄弟,何进已经不想问了。反正他们一个说是,一个就会说不是,问他们也是白问。

    曹操眉头微皱,说道:“启禀大将军,我以为,如今这周帆深得陛下信赖,而且又身负奇术,这样的人只应结交,不亦为敌。既然如今这周帆率先示好,我们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化干戈为玉帛呢。至于大将军你所说的那周帆属于宦官那一方,这一点我们谁也没有看到过,只是传闻罢了。反之我们若是将他逼得太紧,真的让他投靠了宦官那一方,岂不是更糟!”

    何进深以为然的点着头,直呼有理。

    在他心里也确实同意他曹操的看法。自己对付这周帆也没有什么好处,反而是自己还吃了一次哑巴亏。只要这周帆不是宦官那一派的,自己也没有必要去对付他啊,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愿意去做?

    当然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何进真的真的十分舍不得这只翠绿的鹦鹉。

    “那这周帆的拜师礼,本将军是去还是不去?”

    “我认为应该去。那卢植也是海内大儒,又是当朝太仆,与朝中几位老臣关系也是密切,自然要给他几分薄面。更何况那周帆也是主动示好了,大将军也何不大方一些!好让天下人也看看大将军你的大度。”曹操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孟德你说的好!”何进大笑道:“既然如此,本将军就给那周帆和卢植几分面子,去参加他那拜师礼便是。哈哈哈!”

    说罢,便又再次转身,逗弄自己那翠绿鹦鹉去了。直看的那袁术袁绍几人羡慕不已。

    周府,内院。

    “见过少爷!”下了朝之后,周帆便带着典韦直接回了自家。而这时候周峰却早已经等候在了小院之中。

    “都送到了吗?”

    周峰连忙应道:“都送到了。”

    之前周帆吩咐他周峰出门,为的便是将那两只鹦鹉送出去,一只送到了那张让府上,还有一只自然是送到了那大将军何进的府上。

    “做的好!”周帆称赞道,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如今无论是这十常侍,还是那大将军何进,都是自己得罪不起,更是不想得罪的人。

    世人都说那汉灵帝是个昏君,其实倒也不尽然,至少他就懂得这平衡之道。

    这大将军何进和那十常侍,表面上看上去是斗的你死我活的,但是实际上,双方是那么的势均力敌,偶尔有人吃吃小亏,却从来没有人伤筋动骨过。

    而这就是他汉灵帝的目的。无论是十常侍,还是何进,若是有一方一家独大,那么势必对他的皇位产生不小的影响。而如今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那正是随了他汉灵帝的愿望。

    而周帆,不是他自夸,他虽然做不到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若是全力帮助其中一方的话,那么势必会使得一方占据优势,这可不是他汉灵帝想要看到的事情。

    到时候无论是那汉灵帝,亦或者是十常侍或者何进,都会想办法对付他周帆。到时候周帆就算有三头六臂,那也是死路一条。

    因此也只有像现在这样,两不相帮,这才最符合汉灵帝的利益,也更符合他周帆自己的利益。扮猪吃虎,浑水摸鱼,那才是王道。

    这其实就是一场博弈,一场游走于汉灵帝,何进,十常侍之间的博弈,有任何一个差错,便会粉身碎骨。

    “子锐,给我放出消息去,五日之后,我周帆便会拜师卢植,同时会有为数不多的鹦鹉当场拍卖!”

    “诺!”周峰应道,转身离开了小院。

    抬头看着那夕阳西下,周帆眼神一凛,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喃喃自语道:“鹦鹉,钱,呵呵,我周帆的礼物可不是那么好收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