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162章 抽陆压耳光

    太阳真火乃顶级灵火,只有同级灵水可以克制,而且还要双方修为相当才行。江浩泽进阶太乙金仙,水系麻将太阴玄液威力提升,但器灵紫姬还未真正领悟极致灵水,凭水系麻将没办法克制陆压。

    以太阴玄液凝水成冰的是水灵,她有巅峰大罗金仙修为,而且天生会太阴玄液,正好克制了陆压。发现陆压释放太阳真火想融化坚冰,水灵似乎明白了什么,眼里忍不住弥漫着水雾。

    江浩泽朝水灵点了点头,示意她先不要说话,然后对碧霄道:“碧霄道友,这陆压与我有些渊源,劳烦先让其他人退下,我有些话要与陆压说。”

    碧霄冷哼一声道:“这陆压乃是我擒获,我为何要听你的?”

    江浩泽无奈地道:“碧霄道友,赵公明道友至今昏迷,要想让他醒来还得着落在陆压身上,待我劝他解了公明道友钉头七箭之苦。”

    碧霄最近发现姐姐云霄不开心,认为是江浩泽的原因,所以总是看他不顺眼。正待继续找个理由嘲讽,身后传来云霄的声音:“碧霄莫要胡闹,我等先行离去,这里交给青龙道友吧!”

    三霄和那些凡人军士一起退下,旗台处只留下了三人,按捺不住的水灵正要上前询问,江浩泽却示意她莫要激动。他走到陆压面前道:“陆压,截教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和阐教搅合在一起,以歹毒法术算计我截教门人?”

    陆压理所当然地道:“一切皆乃天数,殷商气数已尽当被西周取代,截教偏偏逆天而行,我自当顺天而为助西周一臂之力。”

    江浩泽冷笑道:“当年巫妖两族气数已尽,天数注定该为人族取代,挑起巫妖大战的人顺天而为,妖皇和祖巫陨落也是活该了?”

    陆压眼里浮现出痛苦神色,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道:“凡事皆有因果,巫妖两族不修德行,自有取死之道,道友这般说也不算错。”

    “啪。”

    江浩泽甩手给了陆压一耳光,满面怒容道:“你这不忠不孝无父无母之徒,当年妖皇和天后为了救你费尽心思,如今你听信妄言,理直气壮地编排父辈不是,天底下怎会有你这般孽障,这一巴掌是代两位妖皇抽你。”

    陆压被一巴掌抽得懵了,他的身份除了圣人没人知晓,这人从哪里得知,愕然道:“你如何知道我的根脚?”

    “啪。”

    江浩泽甩手给了他第二个耳光,恨声道:“当年天后娘娘死于佛教之手,你却和佛教纠缠不清,开口闭口就是因果,你如何对得起陨落的曦和娘娘?这第二巴掌代天后娘娘抽你。”

    陆压脸色大变,大喝道:“你休得胡说,当年我母后乃是巫族所害,你如何攀诬佛教?”

    “啪。”

    江浩泽抽了他第三个耳光,冷笑道:“你妹妹孤苦万载,为杀大势至几次险死还生,你却和仇人眉来眼去,还以歹毒道术残害妹妹同门。你妹妹如今还在,但我知她不忍伤你,便代她抽你这一巴掌。”

    “我妹妹还在?”

    陆压顾不得被江浩泽抽了三巴掌,急切地询问,他忽然有所醒悟,刚才冰冻自己的不就是太阴玄液?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水灵圣母,只见水灵早已哭成了泪人儿,他颤声道:“你是我妹妹蓝蓝……”

    水灵降生时天后为她取名天蓝,这件事十位金乌太子都知道,这名字已经万载没用了。听到陆压呼唤水灵泪如泉涌,想起陨落的父母心如刀割,恨不得马上与亲人相认,但她克制了自己得情绪,冷漠地道:“万年前我乃妖族公主天蓝,但不是你妹妹,我没有你这般无情无义的兄长。”

    陆压有如癫狂般大笑,笑过以后泪流满面道:“巫妖大战父母兄长全部陨落,老师和妹妹也不知所踪,天地间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人,若不是女娲娘娘阻止我早已追随父兄而去。这万载我有如木偶,直到前些时日听了圣人因果报应之说,这才以为得到超脱,不想最后却与妹妹为敌。”

    巫妖大战过后,陆压留在了娲皇宫,水灵去了截教,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尚在人世。水灵是妖族公主的事只有通天知道,为此通天不惜屏蔽天机,而女娲不想陆压是妖族太子的事为人所知,每日升起的太阳只是无意识的金乌本源,水灵也不知道那是自己兄长。

    陆压万年照耀洪荒大地,积累了无数功德,修为每日突飞猛进。一心壮大佛教的准提圣人,亲自前往娲皇宫为陆压讲道,有心把他度化成佛。

    陆压经历了巫妖大战的打击,每日仿佛行尸走肉,女娲圣人也不忍他继续这样,便默许了准提圣人度化。佛教那套理论洗脑很有一套,陆压接受了因果报应的说法,逐渐从伤痛中走了出来,认为当年父母陨落乃是天数,巫妖两族不修德行种下因,这才有了覆灭的果。

    封神大战开启,准提圣人寻到了陆压,让他到红尘历练,封神结束后去西方做大日如来。已经信了佛教那一套的陆压,对圣人的话深信不疑,这才到了西岐参战,卖力地献上钉头七箭书要取赵公明性命。

    陆压平静下来以后,依然不相信佛教是杀母仇人,疑惑地道:“蓝蓝,佛教皆是德高望重之辈,怎可能派人杀死母后,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误会?”

    兄长执迷不悟让天蓝更加难过,冷冰冰地扫了陆压一眼道:“当年我与母后在一起,亲眼目睹大势至以七宝妙树杀了母后,若不是通天圣人出手相救,只怕我也陨落了。”

    “怎会如此?”

    陆压心乱如麻,一脸难以置信神色,就在这时江浩泽走到他面前道:“莫非你连自己妹妹的话也不信?”

    陆压嗫嚅着道:“蓝蓝的话我自然相信,只是当时蓝蓝还小,只怕看得不清楚%……”

    江浩泽忍不住摇了摇头,看来陆压被毒害得不轻,他懒得再废话,甩手再给了陆压一耳光,叹了口气道:“这一巴掌是我自己抽的,我是你的老师,出了你这孽徒教训一下不为过吧?水灵的话你不用怀疑,当时我也在场,而且还和大势至争斗了一番。”

    看到换了本相的江浩泽,陆压彻底呆住了,万载未见的老师再次出现,让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