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第143章 闻仲的礼物

    闻太师得胜回归,纣王率领文武百官亲自到城门迎接,对太师一如既往的信任。

    纣王最近又干了不少奇葩事,太师离开朝歌以后他再没有上过早朝,每日与白玉酒池肉林恣意逍遥。他把闻太师当成长辈一般尊重,迎接太师时惴惴不安,生怕太师当众教训,意外的是太师始终活颜悦色,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与他交谈。

    纣王邀太师上了自己的车辇,闻太师这才微笑着说了一句:“大王乃有德天子,是以后宫出了贤后贤妃,妲己娘娘幽居冷宫三年,大王又偶遇白玉娘娘,实乃大王之福。如今三年期满,大王何不将妲己娘娘接出冷宫,两位娘娘效仿当年女英娥皇共同侍奉天子,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纣王最怕太师让他废了白玉,太师的话让他喜出望外,连忙道:“我早也有意把妲己接触冷宫,只是白玉说冷宫乃不祥之地,妲己在冷宫住了三年,须得先寻个僻静所在除掉晦气才能回寝宫侍奉我。”

    闻仲摇了摇头道:“大王后宫之事臣不便干涉,不过妲己娘娘乃一代贤后,功德在身百邪莫侵,所谓晦气乃是无稽之谈。”

    白玉很多时候都是凭借妖术控制纣王,今日闻太师回来她未敢露面,纣王头脑还算清醒。听了闻仲的话他暗自寻思,自从想要迎回妲己白玉一直不乐意,这气量实是小了一些,她说妲己有晦气多半是在争宠。

    闻仲刚正不阿,纣王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对白玉有了一丝不满,他斩钉截铁地道:“老师说得在理,我回宫以后马上将妲己迎回,有她管理后宫我也放心。”

    白玉一直想要纣王废了妲己,可惜八年时间相处,妲己在纣王心目中的形象非常完美,哪怕白玉使用媚术纣王也没答应。有了这个基础,只要纣王不被媚术迷惑,应该能够听得进妲己的劝谏。

    闻仲拿出一串清香四溢的珠子递给纣王道:“大王,这是为臣在北海偶然获得的檀木珠,此珠能凝心静气抵御外邪入侵,大王只要随时佩戴便会神清气爽。”

    以前闻仲太过刚直,哪里会想得到给纣王带小礼物,这次破天荒送纣王一串珠子,让纣王激动得热泪盈眶。纣王当即把珠子挂在脖子上,搀着闻仲道:“太师征战在外还不忘寡人,寡人今后每日佩戴这串檀木珠,见此珠如见太师……“

    回到王宫,纣王在文武百官簇拥下来到冷宫,幽居三年的妲己款款走了出来,幽幽道:“臣妾见过大王。”

    纣王连忙扶起妲己道:“王后三年不见寡人,却让寡人想得辛苦。“

    妲己微微一笑道:“不敢有劳大王牵挂,大王在外面风流快活,只怕已经忘了臣妾。”

    纣王面现惭色,连忙扶起妲己转移了话题,一路搀扶着回寝宫。途中妲己装作不知道纣王所做的事,不经意地问纣王是否每日上早朝,每天是否按时批阅奏折,心中有愧的纣王无言以对,倒是闻仲面带微笑一件件告诉妲己。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纣王一直身在局中,鹿台、虿盆、炮烙以及酒池肉林,每一件都不觉得是什么大事。如今闻仲娓娓道来,他心智又没有迷失,站在局外听别人说挺不是滋味。

    平时如果有人敢劝谏,他要么推出去砍了,要么直接让人闭嘴,而且一开始就排斥。今天人家闻仲不是说给他听,而是说给妲己听,他火气怎么也上不来,只是一脸尴尬。

    还好妲己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她秀眉轻蹙道:“大王乃是一代明君,断不会做这些事,肯定是被人施展妖术迷了心智。”

    闻仲也点了点头道:“臣也是这般想,这才送了大王这串檀珠,今后如果有人施展妖术魅惑大王,这串檀珠会有所感应,大王须得小心才是。”

    纣王连连点头,自己最忠心的大臣和最宠爱的妃子,一如既往地相信自己,知道自己是一代明君。可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明明是自己干的,那真是明君该干的吗?纣王不由得想起了那次女娲宫上香,那时也是莫名其妙亵渎女娲娘娘,莫非真有人迷惑心智?

    “寡人一向贤明,做下那些事肯定是迷了心智,好在太师送了我这串檀珠,查出是谁对寡人施展妖术,寡人必定将他千刀万剐。”

    纣王携着妲己回到后宫,闻仲等一干大臣告退,深得纣王宠爱的白玉娘娘迎了上来。

    白玉得知纣王迎回妲己,气得砸了宫中不少物事,她自恃玉狐一族魅惑妖术,梨花带雨般哭倒在纣王面前道:“大王前往冷宫接妲己姐姐,为何不通知臣妾?妲己姐姐在冷宫沾了晦气,就算大王急着见,也该先请一位仙长除掉晦气才是。”

    纣王正要迷失,胸口的檀珠传来一阵温润,他的眼神很快变得清明起来,让他心里不由得一凛。闻仲的话在脑海里浮现,让他忌惮地看了白玉一眼,对白玉有了几分怀疑。妲己才回来白玉就搬弄是非,他心里有了几分厌恶,面无表情地道:“妲己乃寡人王后,自有上天护佑,却不怕什么邪气,玉儿你莫要胡说。”

    白玉发现魅惑之术失效暗惊,心道莫非这苏妲己道行比我深,竟能轻易破了我玉狐一族的秘术?她不敢再造次,唯唯诺诺地退了下去,纣王也没有再理会,陪着妲己回寝宫享受鱼水之欢。

    白玉和妲己魅力不相伯仲,只是纣王三年不曾再见妲己,自然觉得妲己要比白玉好了许多。第二天纣王难得地要上早朝,那白玉为了争宠,趁着妲己不在再次对纣王施展秘术,劝纣王回寝宫休息。

    纣王胸前的檀珠再次起了变化,想起闻仲的交代纣王大惊失色,暗道莫非这三年我是被白玉魅惑,才会做下那么多糊涂事?纣王不由得想起了商容、梅伯以及黄飞虎等人,这些大臣拼死也要让寡人废了白玉,这才死的死叛的叛,白玉真可能有问题啊!

    纣王对白玉有了忌惮,他让白玉先行回宫,称早朝完便会回寝宫寻白玉。早朝结束纣王单单把闻仲留了下来,说出心中顾虑,闻仲跪倒在地嚎啕大哭:“大王,天下人皆知白玉以妖术魅惑于你,如今大王幡然醒悟,老臣就算马上去死也能含笑九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