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46章 推演

    “郭先生,原来是你,真的太巧了!”黛绮丝兴奋的说道。

    在二七广场的时候,郭凤来伪装成了一个好学上进的青年,他虚心的向黛绮丝求教英文的学习方法,并且颇有绅士风度为她指路,成功的博得了黛绮丝的好感。

    在黛绮丝看来,郭凤来具备了华夏人一贯古道热肠的优秀品格,是一个值得相交的人。如今,他又捡到了自己遗失的钱包,并且拾金不昧,是以在黛绮丝的心目中,已经把他当做朋友对待了,虽然他们只是第二次见面。

    “你好,黛绮丝小姐,我也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世界真小啊!”郭凤来微笑着走上前去,一边用英语回复,一边十分绅士的握住了黛绮丝的右手。

    林静望着眼前的一幕傻眼了,这样的剧情……似乎与自己预料的截然相反,这个女人也太容易骗了吧?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傻乎乎的帮着别人数钱!

    韩尘耷拉着下巴,不要说是林静了,就连他也有些佩服郭凤来的手段了,得了便宜还能淡然卖乖,这份修为都快成精了。

    林静向韩尘望了过来,似乎在向他征询意见,是否告发郭凤来恶行……

    韩尘默默点点头,郭凤来的罪名是否能够坐实,恐怕最终还要落在黛绮丝身上,现在告诉她,让她提前做好思想准备也好。

    林静微笑着走上前来,然后将黛绮丝引到一边,说道:“黛绮丝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发现这位郭先生的时候,他正在二七广场的一处垃圾桶旁边,他将钻戒和银行卡取出来私藏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将钱包丢进了垃圾桶中……所以,我们怀疑,是他偷了你的钱包,然后就地销赃——”

    黛绮丝那双猫蓝色的眼睛睁得铜铃似的,嘴巴也张成了“O”形,只见她拨浪鼓似的摇着脑袋,打断了林静的话:“不、不、不,这不可能!郭先生只是与我进行了短暂的交流,然后就离开了,他怎么可能是小偷呢?美丽的警官,你们肯定搞错了!”

    林静耐着性子向她详细说明了警方的推断,但因为缺少证据,任她磨破了嘴皮子,先入为主的黛绮丝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是郭凤来将自己钱包偷走的,她觉得这太匪夷所思了。

    由于案件还没有弄清楚,警方无法证明郭凤来就是偷包之人,但郭凤来同样也无法洗刷自己的清白,林静无奈,只得暂时将他拘留。

    缺少了黛绮丝的指认,郭凤来拘留期满之后,仍旧无罪释放。但以目前的情形来看,黛绮丝是不可能出面指认的。

    “黛绮丝女士,请问您怎么样才能相信郭凤来就是偷您钱包之人呢?”韩尘用熟练的英文问道。

    黛绮丝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她刚进警察局的时候,连一个能听懂自己话的人都没有,那种体验真的糟糕透了。

    但此时怎么随便一个小警察都会讲英文呢?并且熟练程度一点也不逊于自己,十分的地道熟练,这不禁令她对这个欠发达的内陆城市刮目相看。

    “我不是不相信,而是……我认为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这么高明的盗窃技术,擦肩而过就能把我挎包里的钱包偷走?这是不科学的!”黛绮丝觉得林静说的太神奇,有点像魔幻电影中的特异功能,让人难以信服。

    林静无奈的向韩尘耸了耸肩,不要说黛绮丝不相信那么高明的盗窃技术了,就连她也是半信半疑,毕竟对于超出人类认知以外的东西,还是要眼见为实。

    韩尘又详细的询问了黛绮丝两人在二七广场见面时的情景,包括说了什么话,郭凤来有过什么举动等等,韩尘问林静做笔录,事无巨细全部记在了纸上。

    “两人面对面大概交谈了三分钟,郭凤来除了伴随说话时的肢体语言外,并没有任何异常……”林静根据笔录,逐条做着排除法,最后竟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难道是我对无忧指张泗河有偏见,所以固执的认为他的徒弟就应该干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说不定钱包还真是郭凤来捡来的……不对,如果是捡来的,事发地就在旁边,而那里人来人往怎么可能没有人看到?有人看到的话,他怎么敢当面打开钱包取走钻戒和银行卡,然后丢掉钱包?”

    韩尘心思电转着,手抚下巴来回踱着步,暗道:“据黛绮丝所说,在她们进行交谈的过程中,有路人走过,并且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她回头看看没事也就算了,这中间大约三四秒时间,三四秒的时间拉开挎包拉链,再取出里面的钱包……时间太短,根本不可能做到。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难道郭凤来有同伙协同作案?”

    韩尘被这个忽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又询问了黛绮丝当时被人从背后撞了一下的情况,再让林静扮作路人,自己扮作郭凤来,三人反复模拟当时的情况,最后道:“黛绮丝小姐,您的挎包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黛绮丝被这个办事认真细致的“警察”感动了,很是配合的将挎包递给了他,韩尘道了声“谢谢”之后,向林静递了个眼色,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

    柳三盗窃时被当场抓获,加之其又亲口承认,如今已被刑事拘留,监禁判刑是在所难免的了,就看法院判多长时间了。

    不过柳三倒也乐观,既来之则安之,蹲监狱习惯了也就把监狱当成了自己的家,对他这种人来说,只要每天能填饱肚子,在哪儿都一样。

    “那个小王八羔子,下手真够黑啊!”柳三右手伸进裤裆中,抚摸着还没有消肿的老二,心有余悸。

    只是很不凑巧,这句话刚好被推门而进的韩尘听到,吓得柳三一个哆嗦跳了起来,双手捂着裆部,惊道:“你又想干什么?”

    韩尘没有想到自己搞出的恶作剧居然给柳三留下了这么大的阴影,心里一阵惭愧,道:“三哥,上次的事儿,小弟玩的有点过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再与我一般见识了。我这次来,是给你带来一个减刑的机会,不知道三哥有没有兴趣?”

    柳三狐疑道:“你会有这么好心?说来听听。”

    他这次案件可大可小,最长能够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况且因为是惯犯,遭受重判恐怕是再所难免的了,如果真的有什么减刑的机会,他自然愿意去争取。

    韩尘将黛绮丝的挎包给他递了过来,然后将当时的情况完完整整的向他描述了一遍,涉及到郭凤来名字的地方都用了化名,最后问道:“若是换了你,你能不能做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