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九十四章 报复(求收藏)

    彪狼看出展云飞和黑玫瑰二人的目的,大声狂叫道:“把他们给我分开!”

    展云飞左手刀劈出,右手刀就势插入了身边人的腹部,他从缺口中逃出了包围,和黑玫瑰背靠背站在了一起,他们这样的方式可以彼此照应到对方的身后。

    “对不起!”展云飞大声说,双刀交叉架住对方的攻击。

    黑玫瑰咬着嘴唇和彪狼硬拼了一刀道:“你混蛋!不过还算有良心!”她的内心中对展云飞的怨气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外面忽然响起汽车的引擎声,彪狼的脸色变了变,他和手下向后门的方向退去。

    展云飞向身后望去,小飞龙带着三十多名弟兄冲了进来,他挥刀大吼道:“妈的!今晚这帮小子一个都不能放过,全部给我砍了!”

    彪狼这才发现后门也已经被对方封死,手下几名胆小的弟兄一吓的把手里的刀扔在了地上。

    彪狼恶狠狠的骂了一句道:“仆街!”然后举刀向黑玫瑰走去。

    黑玫瑰看到冲来的彪狠,眼中杀机一闪,双手握刀,全速向彪狼冲去。

    彪狼大吼一声身躯跃起,开山刀居高临下劈向黑玫瑰的头顶,黑玫瑰的身躯刹那间移动到右侧,随即一个前冲已经绕到了彪狼的身后,反手一刀从彪狼的后心插了进去,彪狼不敢相信的看了看胸前透出的刀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身子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彪狼一死,他的手下全部失去了斗志,纷纷把钢刀扔在地上。

    此时,欣月哭着从躲藏的地方,向黑玫瑰跑了过来,这时忽然传来了一声枪响,欣月的身子扑倒在黑玫瑰的怀中,鲜血从她的后背如涌泉般流出,展云飞立刻反应过来,手中刀隔空向车间上方的电灯甩去,随着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整个车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夜死一般沉寂,展云飞听到黑玫瑰的哭泣声,欣月气若游丝的说:“丽……我……我可能……不行了……”

    黑玫瑰哭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我……对不起……你……”欣月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是我对不起你……”黑玫瑰伤心的说道。

    “我……我在……在…………飞哥的酒……里下了……药……”欣月断断续续地道。

    “别说了……”黑玫瑰用力的捂住欣月的伤口,她冰冷的泪水一滴滴滴落到欣月的胸口,展云飞能够感觉到黑玫瑰此刻的痛苦,她刚刚失去了同胞哥哥,现在又要面对自己爱人的死去。

    黑玫瑰抱起欣月的身子慢慢向车间的门口走去,月光将她们的背影越拉越长,展云飞的眼睛湿润了,他知道黑玫瑰的感情已经随着欣月的逝去而永远的埋葬……

    躲藏在暗处的狙击手,没有进一步行动的意思。他一定在得意的看着黑玫瑰悲痛欲绝的样子,很多时候杀掉一个人远远比折磨一个人要仁慈的多。

    *******

    黑玫瑰已经在欣月的墓前整整坐了三个小时,展云飞找到她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已经都被细雨打湿。

    展云飞伸出伞,为她遮挡随风飘舞的细雨道:“原丽,请节哀,人死不能复生,回去吧!”展云飞小声的劝。

    黑玫瑰漠然的看着欣月的遗像道:“不要管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展云飞把伞放在一旁,在黑玫瑰的身边坐下道:“如果你不走,我就在这里陪你!”

    眼泪在黑玫瑰的美目中打着转道:“我……对不起欣月,如果我不打她,欣月也不会……”

    展云飞的内心充满了懊悔,欣月的死自己应该负上很大的责任,如果不是自己让黑玫瑰帮忙,欣月就不会误会黑玫瑰爱上了他,更不会利用药物和自己发生关系,来刺激黑玫瑰。

    展云飞垂下头,雨水顺着他的发际滴落在墓前的石阶上,溅出一朵朵晶莹的水花。

    展云飞看着欣月的坟墓道:“如果欣月泉下有知,她不会希望看到你伤心的样子!”

    黑玫瑰慢慢的站起身来,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欣月,我发誓,决不会放过荣德会的那帮混蛋!”说完她转身向远方走去。

    展云飞听到黑玫瑰的话后才知道彪狼是荣德会的人。

    出于对黑玫瑰和欣月的愧疚,展云飞就荣德会的情况向小飞龙了解了一下情况,他打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一下黑玫瑰。

    听了展云飞的话后,小飞龙皱着眉头对展云飞说道:“荣德会说根本不知道彪狼会做这件事情,彪狼肯定是私下收了人家的钱,自己决定作掉阿丽!”

    展云飞点点头,他对这件事已经猜测出了七八分,彪狼的目标是黑玫瑰无疑,如果说他是受人指使,那么那个潜藏在他背后的人一定和黑玫瑰有着极深的仇恨,也许是那个射杀欣月的狙击手,也许是狙击手背后的某个人。

    展云飞忽然想起了风雨楼,想起离开台湾时南爷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难道风雨楼的复仇行动已经来到了身边。

    小飞龙跟展云飞想到了一起,他说道:“我估计幕后的指使者是风雨楼的人!”

    展云飞说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原丽,她发了疯一样要找荣德会复仇!人在仇恨的刺激下思维会变得简单,理智会下降,判断力也会降低,危险系数会无限加大!”

    小飞龙听后说道:“荣德会方面这次死了很多弟兄,就算阿丽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找上门来。我会去禀报老大,让他出面搞定,如果真的是风雨楼在背后捣鬼,那么事情会很麻烦!”

    “我马上打电话给香港,看看有没有风雨楼的消息!”展云飞也道。

    两人商量了下一步的计划。

    展云飞想起黑玫瑰仍然在房间里睡觉,推门看她醒了没有,谁想到房门被从里面反锁,两人心知大事不妙,抬脚跺开房门,哪里还有黑玫瑰的影子,卧室的窗口大开着,看来黑玫瑰就是从这里爬到对面阳台,从那边溜了出去。

    小飞龙和展云飞对望了一眼道:“台北荣家府邸!”

    荣德会的大佬荣正德今年四十六岁,江湖人称变色龙,此人面善心黑,对待手下极其残忍暴戾,贪图小利,为钱财可以不惜一切。

    这荣德会本是震东帮的一个堂口,与荣华、荣盛、荣安合称为震东四荣。

    自从荣正德接手荣德会以后,因其自私的行径与震东帮的其他社团荣华、荣盛、荣安各堂口相互间摩擦不断,现在的荣德会已经很少参与震东帮的事务,渐渐成了一股独立的力量,然而一个荣德会毕竟势单力孤,加上荣正德对帮派的事务经营不善,荣德会的声势已经大不如前。

    自从去年传出荣德会和东方岛国樱花会合作的消息,荣正德又重新找到了新的靠山,他想借用东方岛国人的力量一统震东帮,这小子在台湾黑道中的口碑极差,本年度的彩头会,震东帮甚至都没有给他发帖子。

    展云飞和小飞龙驱车赶到位于台北西郊荣家府邸,虽然叫荣家府邸,但却不是荣正德的个人居处,而是他开的一个赌坊里面牌九、筛子、二十一点全部都有,加上旁边的一幢三层的正德桌球城,俨然成为一个迷你的赌城。

    赌坊里烟雾弥漫,空气污浊的让人想吐,两人找了一遍,却没有发现黑玫瑰的影子,看来他们的判断有误,黑玫瑰并没有直接来找荣德会的麻烦。

    小飞龙找人询问,才知道变色龙荣正德去了对面的六九天洗浴中心按摩,两人连忙赶了过去。

    此时,六九天洗浴中心内,变色龙荣正德抬腿就把进门给他做按摩的小姐踹到一边,口中骂道:“绞你老母!用这种劣质货来应付老子,信不信我把你们这里给拆了!”

    那小姐吓得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开门逃了出去。

    洗浴中心的经理听到动静,慌忙过来陪不是道:“德哥!我马上给你换丽丽……”

    然后回头对跟着进来的服务生喊道:“还***不赶快去?”

    没过多久,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变色龙趴在床上头也没有回,闭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小娘们,多给老子用点心,若是弄的老子不舒服,就把你买到泰国去**!”

    “是,先生,保您满意!”话声一落,一双充满力度的手轻轻按在他刺满纹身的后背,变色龙觉着有些不对,刚想转过头来,对方的左手已经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脸重重压在枕头上。

    变色龙拼命的挣扎,就在他快要窒息时,那人才放他松了口气,冰冷的刀锋指在他的胯下道:“如果你不想变太监,就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话!”

    变色龙倒吸了一口凉气道:“黑玫瑰!原来是你!”

    心里虽然害怕,可是他嘴上仍然强硬道:“黑玫瑰,你***活腻了,居然踩到我们荣德会的地头上!”

    听到变色龙不服气的话,黑玫瑰不由心中一阵恼怒,她用力扯住他的头发,开山刀在他左腿上狠狠划了一刀,刀刃过处,皮肤被划出一道裂痕,鲜血从伤口缓缓流出。

    “你想干什么?”疼痛让变色龙开始有些慌张。

    “我这人从来都没有什么耐性,每过去十秒钟,我就会在你的身上割上一刀,你看来很胖,我估计要比一般人多划上几十刀,血才可能流干!”黑玫瑰说完话,又在伤口的旁边划了一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