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第446章 你今晚住在这里吗?

    两名美妇一起进入卧室,互相望了一眼,李凌玉到壁柜里拿了一条浴巾递给柳媚烟笑道:“姐,天色不早了,洗个澡睡吧。”

    “嗯!”柳媚烟点点头,知道辰南有事,担心他的安全,她就更不会走了。

    柳媚烟到洗浴间洗了个澡,裹着浴巾走出了洗浴间。

    “姐姐可真美。”李凌玉望着柳媚烟胸口间白腻的雪白,傲挺丰满的峰峦,保持的凹凸有致的身段夸赞道。

    “你也不差嘛。”柳媚烟笑道,上床躺了下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李凌玉只准备了一床大被。

    李凌玉也洗了个澡,身上裹着浴巾钻进了被窝里,两个女人开始说女人间的悄悄话,话题当然是她们共同的男人辰南,因为替辰南担心,她们睡不着,说到高兴处两个美妇还要嬉笑打闹一会。

    辰南坐电梯下楼,开着辉腾出了车库,直奔悦兰餐厅,这个时间路上车辆不多,辰南担心秦婉柔安全,将车开的飞快,辉腾如同一道黑色幽灵穿梭在马路上,十几分钟后来到了悦兰餐厅。

    没等车停稳,辰南就冲下车去,直奔楼上兰亭包间,没走到门前,辰南就看见两名黑衣保镖守在门口。

    “站住,私人包厢不许进。”两名保镖过来想拦他。

    “去你妈的。”见到两名保镖守在门口,辰南更意识到秦婉柔处于极度危险中,甩手就是两巴掌,将两名保镖头打成了血雾,扭动把手打开了房门。

    房间内,穿着牛仔裤、绿色小马甲的秦婉柔虚弱无力的靠在墙壁上,红螂就站在她肩膀上盯着门口,见辰南进来,红螂立即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老……公!”秦婉柔见到自己的男人,委屈的泪水流了下来,想喊他,喉咙里却如同塞了棉花,因为药效已经完全发挥作用,她喊出的声音软绵无力。

    “婉柔!”辰南上前心疼的将她抱了起来,秦婉柔眼泪倾泻而下,将头埋在了辰南怀里,她知道自己的男人来了,现在自己安全了。

    辰南立即握住秦婉柔的手将真气源源不断的度了进去,帮她排解药力的同时恢复体力。

    秦婉柔无力地冲着死去的陈宇明指了指。只扫了一眼,辰南就知道那厮是被红螂给咬死了,冲着红螂露出了赞许之色,伸手将一颗天智果扔给了它。

    天智果对这种已经开了灵智的远古物种同样是至宝,红螂兴奋的伸出爪子接住,嘴一张就把天智果吞进了嘴里。

    “老公,这太珍贵了。”秦婉柔见辰南居然把这种珍贵的果子给红螂吃,有些不忍心。

    “傻丫头,什么东西也不如你的安全重要。”辰南爱怜地在秦婉柔额头上亲了一口。

    “嗯!”秦婉柔甜蜜的将头埋在了自己男人怀里,心中是满满的幸福,至于危险什么的,有自己男人在她根本不再考虑,就是和自己的男人一起坐牢,甚至死她都不在乎。

    见她没事,辰南也放下心来,他也不想让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一旦惊动酒店的人,警察来到,就会很麻烦。

    因此,辰南将秦婉柔放在椅子上,将外面两名保镖的尸体拖进来,将地上的血迹处理干净,将三个人的尸体聚集在一起,打出火球焚烧干净。这才抱起秦婉柔没事儿一样,大模大样出了餐厅。

    来到车里,辰南想将秦婉柔放在副驾驶上,秦婉柔环着他的脖子不肯松手。考虑她仍然虚弱,辰南便抱着她坐在了驾驶席上。

    辰南拥着怀里的美女主持,伸手撩起了她额前的发丝问道:“婉柔,你怎么被人给骗了呢?”

    秦婉柔素手勾着男人的脖子,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人叫陈宇明,是沪海排名前十的企业陈家的少爷,很是有些路子,他说他舅舅是法院院长,能帮我父亲减刑,我一时没忍住就来了。”

    “啪!”辰南在秦婉柔浑圆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将秦婉柔打出一声嘤咛,知道男人是想小小的惩戒自己一下,红着脸往他怀里靠的更紧了。

    怀里拥着柔软的美人,鼻端传来少女幽幽的体香,辰南也有些悸动,大手直接沿着牛仔裤上沿伸进去,轻轻抚摸着秦婉弹性惊人的浑圆臀瓣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父亲的事我会帮你解决的,你为什么还要找姓陈的呢?”

    “我……我也是一时没忍住。”处子身体第一次被男人零距离抚摸,而且还是敏感的位置,秦婉柔娇躯火热,柔软的语调带着颤音。

    “好了!”辰南在她樱唇上轻轻亲了一口,看着她迷离的水眸说道:“你记住,你的身子是老子我的,任何人不能碰,以后不许你做这种傻事,你父亲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不要再费心考虑这件事,知道了吗?”

    “嗯!”秦婉柔美美的应了一声,虽然辰南是斥责的口气,而且把自己当成了他的私有物品,但秦婉柔心里还是满满的甜蜜。

    安慰完了秦婉柔,辰南抱着她发动了汽车,一路来到秦婉柔居住的小区。秦婉柔拿出房门钥匙,递给辰南一把说道:“这把钥匙原来是我父亲用的,现在给你用吧。”

    辰南也没客气,用钥匙打开房门,直接将钥匙收了起来。抱着她进入房间扫视一眼,这是一个四室两厅的房子,面积足有二百多平米,装修豪华,家电家具都是一流的。

    想到她的父亲曾经是个贪官,住这么大房子,辰南也就能理解了,其实秦婉柔想卖这间房子救父亲的,因为辰南没同意才留了下来,否则的话她连车都得卖掉替父亲还债。

    辰南直接把秦婉柔抱进她的卧室,放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秦婉柔羞红着脸道:“你……你今晚住在这里吗?”

    “不住!”辰南口气很坚决。

    “哦!”秦婉柔有些失望,不过毕竟是个女孩子,而且两个人并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男人不住,她自然不好执意邀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