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 异常情况——两支中国军队联手

    感谢翼风行大大的打赏,好久都没人打赏过了,呵呵。。。

    “大日本帝国军人的脸都让你丢光了,你还有脸回来!”阳泉县城,日军司令部,会议室内,联队长三浦亮太双眼喷火,怒视着大队长伊藤健太。

    一个大队的兵力进山围剿兵力不到他们四分之一的土八路,不但铩羽而归,而且损失惨重。两个中队被全歼,一个中队被打残,炮排被狼群偷袭全部阵亡,两门九二式步兵炮丢失,一个大队近半兵力阵亡的战果,不但三浦亮太无法接受,就连其他的鬼子大队长都难以接受。

    战斗的大体过程,会议室内的日军军官基本上都已经了解了。从虎踞岭西侧小路上山,负责偷袭的两个中队被人全歼,使得所有人都明白,他们先前派去打入虎踞岭内部的奸细,早就被对方识破,而且对方还将计就计,打了他们一个包围战。

    但这也不能让三浦亮太谅解伊藤大队长,就算被包围,两个中队的兵力偷袭不成,与虎踞岭正面交火,也不可能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尤其是伊藤健太手下还有五百多的兵力,却下令撤退,不再进攻疲惫不堪的虎踞岭,更是让三浦亮太心中大恨。

    “大佐阁下,我知道我令大日本帝国蒙羞,本应当切腹自尽以死谢罪,但我有重要的情报带回,希望大佐阁下能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将功赎罪!”

    “重要情报?将功赎罪?”三浦亮太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将功赎罪么!”

    “是,大佐阁下,我能理解您心中的愤怒,此役是我指挥失误,为部队带来了严重的损失。只以为能够封锁龙盘山其他土匪对虎踞岭八路的援救,却忽略了晋绥军。”

    “你说什么!”三浦亮太双眼猛地一亮,盯紧了伊藤,“怎么扯上晋绥军了!”

    伊藤健太很是自惭的说道:“大佐阁下,我们大日本帝国军人的战力,您一定了解。虽说之前派去的奸细被虎踞岭识破,偷袭失败,不过我军两个中队的兵力,也绝不是虎踞岭这种杂牌部队能够对抗的了得。

    可事实是,两个中队的士兵,我大日本帝国三百余名精锐军人,却全部阵亡,这一定不是虎踞岭的八路独立能够做到的!”

    听着伊藤健太的分析,三浦亮太渐渐皱起了眉头,思考了片刻,问道:“你说晋绥军和虎踞岭的八路联手,有什么证据?”

    “有士兵看到晋绥军的士兵,在龙盘山内出现!”

    王立春带着赵平和警卫排一班的战士从红石崖撤退的时候,被几个鬼子发现了。这几个鬼子是奉命赶往红石崖,查看究竟的。狼群袭击红石崖时,响起的枪声惊动了坟头坡的日军指挥部,伊藤健太特意派人前去探查,结果正看到了王立春带人从红石崖撤离,撤向虎踞岭西侧的林海。

    发现王立春等人的鬼子没敢开火,因为除了王立春外,其余的战士皆身穿晋绥军军服,这使得鬼子误以为是晋绥军偷袭了炮排,而且他们所看到的那一小部分晋绥军,只是负责扫尾工作,并非晋绥军的主力。

    伊藤健太得到这个消息后,心中大惊。他与晋绥军二七六团交过手,知道对方的厉害。由于不清楚晋绥军究竟派了多少人进山援助虎踞岭,为了避免更大的牺牲,他连忙下令撤军,决定将晋绥军与八路联手的情报带回阳泉县。…。

    这个情报太严重了!

    国共联合,共同抗日的消息,日军早就知道了,不过他们也知道国共之间一直存在着摩擦,所谓共同抗日只是个口号,更多的时候国民党与八路都是各自为战,双方之间甚至还经常会有摩擦出现。

    就像晋绥军二七六团,前两年与他们打得是风风火火,可自从八路的一支部队来到龙盘山后,晋绥军二七六团立刻改变了方针,从主动出击变成了坚守防御。这种变化,使得三浦亮太的第十七联队,经常能够抽调出大半部队,参与到与其他连队共同对八路根据地的围剿中。

    然而这一次晋绥军居然主动出手帮助虎踞岭度过难关,这不能不让三浦亮太重视!

    “不可能!我们一直监视着晋绥军的动向,他们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任何出兵的迹象!”伊藤健太的话音刚落,一个鬼子少佐就站了起来,大声指责。他是负责情报工作的,监视晋绥军二七六团的动向,就是他的工作之一。

    伊藤健太毫不客气的反驳道:“那你能告诉我,我们大日本帝国两个中队的精锐战士,为何会全部阵亡?为何偷袭会变成被围歼?虎踞岭的八路只有两百多人,都是土匪出身,根本没有受过系统的训练,做到这一切!而且我手下的士兵,的的确确看到了晋绥军的士兵!”

    这个问题的确没法解释,不论是谁,都不认为凭借虎踞岭的八路,能够一力歼灭鬼子的两个中队。

    随着伊藤健太将此事提出,会议室内的鬼子军官,暂时已经忘记了这场战斗的失利,将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晋绥军二七六团是否与虎踞岭的八路联手上面。

    晋绥军二七路团训练有素,作战勇猛,军官有勇有谋士兵悍不畏死,绝对是他们的强敌;八路不用多说,在鬼子看来,绝对是卑鄙与无耻的集大成者,偷袭战、麻雀战、游击战层出不穷,就是不与他们正面交火,至少在龙盘山一带是这样的,不要说十七联队对此深恶痛绝,就连其所属师团的师团长,一提起龙蟠上抗日独立支队,都不住的头疼。

    两者若是各自为战,三浦亮太还可以置之不理,可是两者若是联手,一正一奇,这种配合,不要说三浦亮太,就是师团长都不愿意看到!

    根据这场战斗的结果来看,伊藤健太所提供的情报很可能是真的。虽然负责情报工作的人员没有发现晋绥军的一动,但龙盘山是在是太大了,说不定有什么小路是他们所不知道的,不在监控范围之内,总之晋绥军二七六团与虎踞岭的八路联手,歼灭了他们两个中队的兵力,应该是事实!这种事实,造成这样的战果,还是能够接受的,至少三浦亮太将这种战果向师团长汇报,师团长不会过多责怪于他。

    会议还在继续,一直站着的伊藤健太也被允许入座,一众佐级以上的日军军官,正商讨着该如何化解晋绥军与八路联手的事宜。

    这时候会议室外传来了报告声,一个日军士兵给三浦亮太带来了一份电文,是师团长发来了,内容是准备在入冬之前,对龙盘山东部的八路再进行一次围剿,需要三浦亮太的部队配合。

    看着这份电文,三浦亮太思索片刻后,拟定了回文,上面第一句话赫然写道:阳泉县发生异常情况,两支中国军队联手了。。。…。

    次日阳光明媚,虎踞岭迎来了新的一天。经过了一晚上修养的虎踞岭战士们基本上都恢复了精神,几个当家都看得出来,经过昨日生死洗礼之后,战士们身上似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是从骨子里冒出来的,精气神与昨日大不相同,这些是他们从未在看到过的。

    由于战士们大部分都受了伤,因此柳非凡下令,除了负责警戒站岗的人,其余人继续修养。而他们几个当家却闲不下来,各绺子派来拜山的人络绎不绝,山内所有绺子都派人来了,带来贺礼,送上恭贺,表达歉意,极尽可能的与虎踞岭拉着交情,同时不停的打探着昨日战事的经过。

    山寨的热闹场面,比二道沟歼灭二龙岭那次还要,一时间虎踞岭俨然成为了龙盘山各绺子中的翘楚一般,把神龙山都压了下去。

    这种场面,王立春自然不会参加,日上三竿,他还在呼呼大睡,这几天他累坏了。不仅是心累,他的身体也很累。明月之下,虎眼泉旁,柳蝉儿的好一顿胖揍;西山坳外,战士面前,邓飞含怒的一拳;下山之后,连续两日躲在林海之内,保守蚊虫叮咬之苦,都让他这个没怎么吃过苦的人承受不了。若非心中绷着一根夺命之弦,他恐怕早就撑不住了。

    好容易他睡到了自然醒,感受着窗口打进来的阳光和煦,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刚从穿上做起来,打算穿衣,突然屋外传来“咣当”一声,柳蝉儿一阵风般冲了进来。

    “臭流氓,你把姑奶奶害惨了,你居然还有心思睡。。。呀,你个臭流氓,居然不穿衣服!”

    看着背对自己,羞气交加直跺脚的柳蝉儿,王立春慢条斯理穿着衣服,嘴上戏弄道:“女流氓,看来我真的没有交错你。你门都不敲,直接闯进大男人的房间,想什么样子?”

    “你才是流氓,臭流氓,日头都晒到屁股了,你居然不穿衣服,还有脸说姑奶奶!你穿好了没有!”

    “穿好了。”

    柳蝉儿闻言连忙转身,才看了一眼,连忙捂住了眼睛,大骂道:“臭流氓,你又骗姑奶奶!”

    “嘿嘿,女流氓,这能怪我么?是你太心急了,都没把话听完,我是说我的裤子穿好了。”嬉笑着,拿来外衣,无意中却扯动了身上的伤痛,王立春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柳蝉儿忙将手放下,紧张的看着他:“臭流氓,你受伤了?哪儿受伤了?是小鬼子干的么?”

    没好气瞪了眼柳蝉儿,王立春慢腾腾的穿好上衣,嘴里嘟囔道:“小鬼子能有那本事?我王立春不是吹的,能伤到我的小鬼子还在娘胎呢,这世间也就一个人能让我受伤,而且不是一次两次!”

    可能是他的话说的有些重了,柳蝉儿低下了头,不再言语,这倒让王立春有些不自在了。张了张口,想要宽慰柳蝉儿几句,让她不要放在心上,可谁知话还没说出口,柳蝉儿猛一抬头,先开口了:“臭流氓,你把衣服脱掉!”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