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八章 虎踞岭日趋没落

    感谢冰海豹和龙绍lli两位同学的打赏,明天三更昨天第三更屏蔽,居然不算,mmd,三张催更票从指缝里溜走了

    与热闹繁华的上海滩不同,山清水秀的龙盘山给人另一种舒适的感觉时值春夏之交,草木旺盛,郁郁葱葱给奇峰险峻的龙盘山披上了一层柔和的绿装,使得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

    日上三竿,虎踞岭上一片忙碌的气氛,战士们分片进行操练,有练习队列的,有练习刺杀的,有练习投弹的,每个战士脸上都挂着汗珠,乍一看好似全身心的投入到日常训练之中然而整个虎踞岭却静悄悄的,除了偶尔刮过的清风带动茂密的树林发出沙沙之声外,再没有半点声音,就连练习刺刀的战士们,都没有喊出那声提劲儿的“杀”字

    聚义厅内,原虎踞岭大当家、现虎踞岭独立团团长柳非凡坐在一张灰色长方大桌的顶端,以往的虎皮座椅已经不见了,背后那张猛虎下山图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龙盘山西北一带的军事地形图

    他右手边第一位,坐着的是刚到任不久的虎踞岭独立团女政委韩怡,韩怡对面坐着一营长邓飞,她下手坐着三营长穆招娣,而穆招娣对面坐着的则是二营长李云彪这五个人,构成了虎踞岭独立团如今的高层干部架构

    今天这个会议由团长柳非凡主持,主要是讨论龙盘山总部前两天传达的命令,针对虎踞岭独立团目前存在的问题,总部将会调派一名同志,出任虎踞岭独立团副团长兼参谋长

    “老子不同意!”邓飞蒲扇大小的巴掌猛一拍桌面,震得桌子发出咯吱咯吱之声

    韩怡俏脸紧绷:“邓飞同志,请你注意你的言行首先这是总部的命令,你不能拒绝;其次我们都是革命同志,你是谁的‘老子’?这个问题我已经强调多少遍了?再次请你把上衣的扣子记号,你这样坦胸露怀的,有没有考虑过在座的还有女同志?还有”

    “你少给老子来这一二三的!”邓飞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韩怡的话头,腾然起身指着她吼道,“你还真把自己当政委了?要不是大春儿临走前特意叮嘱,你以为俺们会鸟你个小娘们家家的?你听清楚,这虎踞岭的二当家是大春儿,也就是政委,是大春儿!等他回来,你老老实实给老子拍屁股走人,居然还想往山上插人,正当俺们都是四人么!”

    “老三不,一营长!”柳非凡眼角瞄了眼韩怡,训斥邓飞,“你怎么跟韩政委说话的?给我坐下!韩政委,你别生气,老三一营长他就是这个脾气,主要是这都两个多月了,大春儿怎么还没消息,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没关系的团长”韩怡冲着柳非凡露出了一个微笑,“邓飞同志就是这个脾气,我来了都两个多月了,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两个月来邓飞同志已经改掉了许多不好的习惯,就像他总喜欢自称‘三爷’、‘老子’这一类的,如今已经改了许多以后我会继续多纠正他的”

    韩怡的语气平和,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可是邓飞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悻悻的坐了下来,把头转向一边,不敢迎着韩怡的目光,只是给穆招娣使了个非常明显的眼色

    “韩政委,你还没回答大当家的话呢,大春儿什么时候回山?”穆招娣收到了邓飞的示意,而且同为女同志,韩怡的手段对她无效,所以她毫不客气的喊出‘大当家’,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

    提起王立春,韩怡就头疼不已没错,她能够在虎踞岭独立团面前站稳脚跟,多亏了王立春当时的那一句话,可问题是这好好的革命队伍,让王立春弄成什么样子了!

    虽然虎踞岭独立团是土匪出身,可王立春作为指导员在虎踞岭待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不说将虎踞岭彻底改造过来,也至少应该能够让虎踞岭众人褪去一身的匪气可韩怡到来后发现,虎踞岭的老战士,身上的匪气没有半分减少不说,而且新战士的身上,同样流露着浓浓的匪气,哪怕有些新战士以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加入队伍只有几个月的时间

    她终于明白,总部首长为什么要撤掉王立春,改任她担任虎踞岭独立团的政委了,否则虎踞岭永远只能是一支披着革命外衣的土匪武装,而不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信仰坚定的革命力量

    这两个月来,她几乎把自己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了队伍改造方面,尤其是对几个当家的改造好在虎踞岭的战士,从上到下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是纯洁的,从来不打女人,哪怕邓飞被她气得撞断了一颗小树,指着她破口大骂,也没有动她一根手指头

    就这样,凭借她坚韧不拔的毅力,两个月的时间,终于使得改造工作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就像每日的操练、战士之间的称呼、停止虎踞岭的日常业务、聚义厅布局的改变等等能够取得这些成绩,身心疲惫的韩怡很是欣慰,认为自己没有辜负组织对自己信任,虎踞岭正一点一点的向着真正的革命武装转变

    当然能够做到这么多,离不开柳非凡的暗中支持美美想到这里,韩怡就和王立春一样,都对柳非凡最早接受八路改编,充满了好奇和疑问韩怡感受的清楚,有不少次,都是柳非凡在暗中配合她,支持她,才使得她将虎踞岭改造成了如今的模样

    “王立春同志的事情,我不知道”

    “你们都是八路,你咋可能不知道?”穆招娣对这个回答很是不满

    韩怡面带笑容:“穆招娣同志,我们都是八路军领导下的一名战士,不仅包括王立春同志和我,还有虎踞岭独立团的所有人”

    “切!”穆招娣怒哼一声,把头转到一边不是她不想驳斥韩怡,而是她想到了王立春当年柯正武每次将虎踞岭与八路特意分开来谈的时候,王立春都会来一句“我再强调一遍”

    看到气氛有些尴尬,李云彪打着哈哈说道:“韩政委,我们都是粗人,有时候心里一急,这嘴上改不过来,你别介意大春儿的事情咱们放放再说,反正山上始终给他留着位置,现在咱们说一下这新来的什么副团长还兼参谋长,他到底来干嘛的?”

    龙盘山西北一带抢劫圣地岔道口,六个粗布打扮的汉子埋伏在一条岔路旁边,等待着落单的肥羊

    “谷子哥,咱们偷偷下山劫道,会不会犯错误啊?”一个身形较为瘦弱的汉子问道,其余几人也将目光转向了周谷子

    周谷子,周家庄人,王立春打下周家庄分田地后,加入了王立春的警卫排,后来因被邓飞看重,从王立春手里要了去,如今是虎踞岭独立团一营三排二班班长,今天他带着二班所有战士下山劫道,进行虎踞岭已经中断了许久的日常业务…

    想到韩怡的手段,周谷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搞不明白,这个新来的政委,明明是个女人,怎么就不过看到战士们的目光纷纷看向自己,他还是咬着牙摇了摇头:“怕个逑,今天这事儿三爷是知道的,现在三爷正缠着政委,她肯定不知道咱们偷摸下山只要咱干上一票早点回山,谁会告诉政委?”

    “行,谷子哥,俺跟你干了!”

    “就是,她一个小娘们,怕她?”

    “俺就不明白了,她跟王政委都是政委,可差别咋那么大呢?”

    几个人议论纷纷,完全没有发现,十几个同样粗布大半的人从他们身后摸来,已经将他们围了起来

    “哟,我以为是谁呢,这不是虎踞岭的周谷子么?你们虎踞岭不是认了个干爷,吃喝不愁不在干这行当了么?咋今天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跑这儿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周谷子身后传来

    “哪个嫌命长的!”周谷子怒而转身,却看到对方已经将己方围住,而且人数是己方的两倍还多,是土龙峰的土匪,带头的姓徐,“徐秃子,你敢再说一遍!”

    徐秃子早年被火燎了头发,虽然及时扑灭了火但是头发被全烧光了,不仅再不长头发,脑袋上也坑坑洼洼的:“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你以为你们虎踞岭还是当年的威风啊?也不睁眼看看,如今的龙盘山已经不是你们虎踞岭说了算了!”

    “老子跟你们拼了!”徐秃子的话刺激到了周谷子身后的一名战士,刚要冲过去却被周谷子拉住了:“徐秃子,你想干什么?”

    “嘿,这话问的有意思给老子滚开,这块地老子看上了!”

    “这儿是小路,很少会有车队经过,你们干嘛不去那边?”周谷子铁青着脸问道今天的事情他料到了,所以带人埋伏在小路上,哪知道土龙峰的土匪还是要抢他们的地儿

    “哈哈,你们虎踞岭以前不是牛x么,老子就是想欺负你们虎踞岭,哈哈哈哈!”徐秃子大笑起来,土龙峰的土匪也都哄笑起来

    周谷子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可眼下也只有强忍这口气:“你别忘了,当年老龙峰上,若非王政委,你们大当家早就死在那儿了!”

    “哎呦,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们大当家的确说过这事儿,而且也念着什么王立春的情,要不然你以为今天只是把你们赶走这么简单么?你们虎踞岭老老实实抱着八路的大腿,龙盘山早不是你们说了算的!”

    “是哪个不开眼的混蛋,敢说虎踞岭的坏话!”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长衫的年轻人,拎着行李箱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徐秃子脸色大变,居然被人从背后接近而毫无察觉当他转头看到对方只有一个人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并未注意到虎踞岭六名战士脸上激动兴奋的神情

    看着土龙峰的土匪举枪瞄准自己,年轻人停下脚步,朗声说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就是虎踞岭二当家王立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