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第262章 螳螂捕蝉

    皇后几乎是暴跳如雷:“霜儿,你竟敢用你的生命威胁我,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误吗?本宫会在乎你这条小命吗?张家这么多子女,你没了,还有十七八个等着我扶持!”

    如霜死死的咬住下唇,唇上几乎渗出血来,颤抖着问道:“姑姑原来疼爱我,也只是因为我对您有利用价值吗?是关郎还是我的父亲?”

    皇后幽沉乌黑的么欧洲里闪过一丝疑虑的光,徐徐道:“霜儿,我说过的话,不会再讲第二遍。我说了,你是要你的关郎,还是要保护慕容胭脂,随便你选择。你的命根本对于我来说,不算是什么!”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皇后。如霜这么多年陪伴在她的身边,对她尽心照顾。原本以为皇后也是对她真心疼爱。到了最后,换来的竟是皇后的处心积虑。皇后的背后还需要张家的支持。而张家最大的掌控人是如霜的父亲却不是皇后。

    关将军已经明显感觉到皇后现在处于盛怒的边缘。若是惹急了她,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好果子吃。皇后的命令已下,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呵呵。”如霜冷笑一声。她的心现在感觉到彻骨的寒冷。皇后往日温柔的面容现在看来都有了几分恐怖。她这个人善妒,还爱妄想爬到高峰。父亲早就跟她讲过,让她少掺和姑姑的事情。看来现在这句话是灵验了。

    “原来如此。如霜懂了,如霜懂了。”她笑道,脸上却越见温和起来。但是看向皇后的眼神中却多了一份淡然。她早该料到皇后对她好不过是因为父亲的关系而已。

    皇后隐隐的眼神,透露着说不清的愤恨。她简直恨透了一个武夫竟然还站得比自己高。纵使她的身份是皇后又怎样。整个朝廷都是个虚壳而已。而张家如今现在掌握的势力才可谓是大的惊人。她想要坐上张家主座的位子。而如霜绝对是助她成功的好帮手。

    这个孩子从小就对她十分依赖。十二岁过后,她就把她接到了自己身边。她事事听自己的,乖巧懂事。但是现在她却是为了一个区区关将军,和一个慕容胭脂就违背自己的意愿。这与皇后原本所想相差太大了。

    皇后一时没有办法接受。她想要立刻将如霜收回自己身边来。但是如霜今天的表现感觉已经脱离了她的控制范围。

    “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把郡主给我抓起来。”皇后冷冷的说道。如霜的脸色惨白,若是她现在妥协了皇后,说不定自己真的会一辈子都见不到关郎了。

    “给我滚开。不许你们碰我。”如霜怒道。那些暗卫不由得退后一步,心惊胆战的看着如霜。

    “娘娘,请您谅解。我与如霜是真心相爱。且她已经是臣关家的人。”关将军来到皇后跟前,跪下恭敬的说道。此话一出,更是激起了皇后的怒意。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就是本宫管不了你们了是不是?”皇后大声质问道。

    皇后最憎恨的就是这点。她巴不得将所有人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如霜如今嫁做人妇,理所当然已经脱离了娘家。皇后不应该多加管教了。关将军那话说的一点都没错。皇后本来就不应该管!

    “好啊,你们这群人,翅膀都长硬了。要飞了,看你还能得意道几时。”皇后越说越是气愤,竟然随手抄起旁边的一木棍。她本想给如霜扔去,但是转念一想到现在那丫头还不能出事,手一转,便朝关将军扔了过去。

    关将军不敢躲闪,那木棍就生生的砸在他的脑门上。瞬间那血就涓涓流了出来。

    “关郎,关郎。”如霜见关将军受伤,赶紧蹲下身去查看他的伤势。皇后看着如霜略过于担忧的眼神,心一寸寸的冷了下去。

    “真是一群没有眼力见的狗东西。本宫对你们掏心掏肺。你们竟敢对本宫大不敬,反了反了。”皇后细细的眉毛几乎要拧在一起了。

    眼前的情景无疑就是对她最大的打击。自己最爱的侄女竟敢对她大不敬。再想起自己这么些年来在张家的委屈求全,就像是一杯毒药在她心中慢慢滋长起来。

    “都是疯子,一群疯子。为了一个商家之女,竟敢这样对待本宫。”皇后骂道。她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扇了关将军一巴掌。顾民·运看着眼前这个原本高贵,雍容大方的皇后简直惊呆了。这个皇后现在就像是疯子一样,丝毫不顾自己的形象在大家面前乱吠起来。

    顾民·运隐隐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就是自己动手的时候了。他反应过来,趁如霜和关将军全部注意力都在皇后身上的时候,扑通一声跪下身来,大声道:“娘娘,息怒啊。”

    皇后慢慢转过身来望着顾民·运,眸中却是盛怒。这都是她们张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得上一个外人来多嘴。皇后这个时候都被自己的愤怒蒙蔽了双眼。她甚至已经忘记了是谁请她来得这里,就是眼前的这个顾民·运。这件事情的始终都是顾民·运导演出来的。

    “关将军这么多年以来,在边塞立下了多少赫赫有名的战功。朝廷的稳定,还需要关将军。且如霜郡主也是皇后娘家的侄女。其父这么多年以来对娘娘在位扶持了不少。之前北边出现灾害,也是张家以娘娘的名义给的捐赠呢?百姓可是念着皇后的好啊。”

    顾民·运这番话从表面听来,是在为如霜和关将军开脱。两人这么尽心尽力,本来就应该得到皇后的照拂。但是皇后显然是没有,竟然还起了杀心。这不是狼心狗肺的典型写照吗?

    皇后还从这句话听出了另外的意思。张家用的是她的名义对北方的灾民进行捐助。北方的百姓对皇后甚是敬重。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堂堂的一国皇后就要依靠着一个张家才能维持自己的势力!

    果不其然,皇后更加愤怒。如霜的面容现在在她眼里看来,就像是针扎一样的难受。她就要给张家一个打击。让他们看看一国皇后到底拥有多大的实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