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第254章 有苦难言

    “怎么说的?”楚氏冷冷的问道。

    玉墨摇了摇头,回道:“王府那边,并灭有多大的动作。”

    楚氏倒是惊讶,没有想到那柳越竟敢就这么放那个丫头在牢房里面。要知道,那牢房重点的环境可不怎么样,时常有老鼠之类的东西。柳越不可能一点动作都没有吧?

    “你确定?或许只是没有被我们发现吧。”楚氏淡淡的看了一眼玉墨,问道。

    玉墨摇了摇头,确切的回答道:“不可能。我派了人在牢房外面蹲点。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顾大人管辖的牢房,从未出现过任何的纰漏。即便是王爷要去探望,也要经过顾大人的同意才行。”

    楚氏对顾大人的脾性懂得就比较多了。知道他这么多年在京都树立起来的威信,即便是皇帝去了,也不见得会被讨好。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顾大人有个很难被发现的弱点。那就是他的夫人。

    这些年来,顾大人鲜有在众人面前提起他夫人的如何。很少有人见过她。因为做他这一行,肯定会得罪不少的人。为了避免以防万一,顾大人的家人都是很少出现。

    楚氏也是在自己娘家弟弟楚阳口中得知的。楚杨在京都开了一家药铺子,请了一位年老的医生,听说很是厉害。一日,那楚阳亲眼见着了顾大人的爱妻才得知了她的病症。

    异常难医治,且一顿所吃药物都要达好几十两银子。顾大人是个清官,且这几年还遇上各种自然灾害,就更为艰难。顾大人的夫人几乎已经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那就好。那就好。没有人去探望就是最好的。”楚氏微笑着说道。

    她才好方便让慕容胭脂静悄悄的死亡,谁都不会发现。

    “她死之前,可不能让她白白的就死了。到时那些人总会怀疑到他们身上来。为了避免这件事情的发生。玉墨,我想,不需要我说了吧。”

    “夫人,是明白人。”玉墨拱手,出门道。楚氏点了点头,又闭上眼去了。

    刚至门口,陈宣急匆匆而来,与刚好出门而来的玉墨刚好擦肩而过。玉墨本已经停下来步子,没有料到陈宣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径直往楚氏的里屋而去。

    “真是笑话。他真以为自己会起到什么作用吗?”玉墨冷笑道。楚氏的心机,不是她可以猜的到的。

    听着里屋传出来的略带祈求的语调。玉墨眼里有着闪烁不定的寒光,冷笑了几下大踏步的离开。慕容胭脂还真是让她嫉妒的要命啊。

    顾大人首中文握着药方子,小心翼翼的替其夫人盖好了被子出了房门。柳家这次也算是下了血本,充分表达了他们的诚意。出钱,甚至还找来了卢老前来医治。这药方上写着的都是名贵的药材,都是自己根本买不起的。

    夫人今日晚上吃过药之后,明显好了很多。甚至还睁眼与他说了好一会儿的话。顾大人这么多天一来的提心吊胆终于得到了解放。但是总有地方会让她感觉到浑身不自在的。

    “顾大人,可还满意?”玉墨从暗中走出来,一身红衣斗篷,烛光下更衬得那一张脸滟滟生光。

    顾大人脸上有着片刻的发暗,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他点头朝玉墨行了一礼,拱手客气的说道:“有劳姑娘了。我顾****定会报答你们的恩情的。”

    “顾大人是明白人。夫人心中对您也是放心。只是让我过来嘱咐几句,万万不可大意了。若是没有成功,我们的努力可都是功亏一篑。而且,顾大人知道吗?那慕容胭脂可是有后台的人?”玉墨低声说道。

    顾****抬起头,眼睛里全是酷寒:“知道什么?一个女人能有什么后台。”

    “慕容胭脂除了是朝中四品大臣以外。还是当今奉裕往心心念念的心爱之人。所以啊,夫人才让我特意过来嘱咐几句。那王爷并不可怕,不过就是一刚上位不久,还什么都没有摸清楚的小杂碎罢了。”

    顾****一边听,一边皱起了眉头。这个柳家一个小小的丫鬟,说话竟是这么狠毒。可见如果是楚氏,心肠可能会怎么样?

    “大人,有听奴婢讲话吗?”玉墨见顾****好像心思并不在这里的样子,忍不住出声道。

    “那是当然。本官还有些事,就不陪姑娘了。姑娘如果没事了,就先回去了吧。”顾****冷冷的说道。

    玉墨冷冷一笑道:“大人有事那就请尽快去忙吧。奴婢这就要离开了。”她哪里看不出来顾****是因为懒得见她的缘故,才赶人的。

    “那好。”顾****负手转身离去。

    玉墨站在这一头,脸上露出奇异的微笑,忽然大声唤住顾大人道:“顾大人,可不要忘了。夫人的药方还在我们手里。那些药材你也知道,可是您花银子都买不回来的。夫人的生死,可全都在你手中了。”

    顾****的鞋子一歪,脚上立刻专心的痛起来。

    初秋的寒气已经悄然降临,寒霜罩在屋顶的上面。薄薄的像是漂浮在半空的轻纱一般。夫人今夜吵着说有点冷了,原来这天气果真是有些冷了。

    顾****来到牢房外面,只身走了进去。那年老的牢狱史见是顾****深夜造访,赶紧替其开了门,啰啰嗦嗦道:“顾大人果真是心系民众。这么晚了,还要来查案。”

    顾****没有说话,悄悄行至慕容胭脂的牢房外面。慕容胭脂蜷缩在一团杂草堆里面,闭着眼睛,已经睡着了。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她居然也会睡得着,且还能睡得如此香甜。

    “给她拿床被子来吧。入了秋了,可不能冻着了。”顾****吩咐道。那牢御史听了,点了点头。顾****对这些犯人很是关心也不是一两次了,也并未放在心上去。

    “这个女娃子,倒还真是个特例。这进了顾大人的牢房中。谁不是大哭大闹的。这个女娃子不哭不闹的。所以啊,这个女娃子是不是无罪的啊?”那牢狱史多嘴的问道。

    “不要问这么多了。这些都不关你的事。”顾****冷冷的回答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