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190章 潜入

    屋中只剩下一盏青灯,此时一缕电光闪闪从窗户落下,冷冷勾勒出柳越的侧脸。他细密的睫毛在轻轻的颤动着,沾染着雾气,眸中碎玉点点。张德跪在他的身后,身子忍不住的轻颤。

    “说,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他声音仿佛是冰窖一般将张德冷冷地冻住。

    “回王爷。奴才只是不愿意见您放弃精心筹划的一切回来。奴才,奴才有罪。”张德张了张嘴,却也是已经说不出话来。在他永定一行的时候,他刻意隐瞒了胭脂的动态,和刘宛凝的暴行。

    没有想过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了,竟有一天被王爷发现。

    “谁让你隐瞒的。我走时,对你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一定要顾好她的安全。”柳越蓦地转过身来,抬起脚来狠狠地踹了过去。张德也不回避,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他既然身为王爷的奴才,就应该首先一切都要为王爷着想。

    他不认为自己有错。王爷这样骂他当然也没有错。

    张德一下子被王爷踹倒在地,面色有些发怔。六儿上前来一把抱住柳越道:“王爷,王爷。都这个时候了,怪罪张德也没有用了。他也是一片赤诚之心。”

    柳越总算消第点火气,但仍是冷着脸。若是今天没有她的欲言又止,他定是还察觉不到。一想到她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受了这么大的苦。说好的药给她一世安稳,竟是不断的带给她灾祸!

    “罢了,那都是我不好。不能全怪你们。”柳越坐下身去,神情淡然。张德听了如此一句话,才幡然明白了什么:“王爷,这不能怪你。这怎么能怪你呢?”

    六儿也急道:“王爷,你说的是什么话。现在都过去了,还想那些干什么。慕容大人如今安康的活着,任谁也不敢随意欺负。王爷只要熬过了这一阵,就什么都好了。”

    “你们都下去吧。”柳越开口道。张德又磕了两次头彩慢慢站起身来。他心中下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

    六儿随着他一路朝偏殿而去。张德一路无言,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六儿以为他狮子啊怄气,便劝道:“你也别怄气,这主子的脾性你应该早就清楚。他信任你,才会将那件事情托付给你。不料你竟是隐瞒了他。幸好慕容大人没事,若是有事,你也难逃。”

    说罢,六儿叹了口气。柳越当初进这王府,无非就是想要有一天能够更好的保护好她,许给她未来。那姑娘却是命苦,也很重情,是个值得一生的人。也怨不得王爷如此心心念念。后来如愿继承王位,才知这些都不像是他想象的这么简单,一步一步,早已不能回头。

    “我深知自己有罪。”张德垂眸,一路昏暗的烛光让六儿看不清他眸中的神色。六儿正欲抬手去拍他的肩,张德却一下子跪了下来:“请六儿公子转告王爷,说张德愿意戴罪立功,好好代王爷保护好慕容大人。”

    六儿的手上的动作一顿,恍惚明白了他想要做的事。当即点了点头道:“不愧是王爷信任之人。去吧。我会向王爷禀明。”

    张德起身拱手告别,一袭灰色的衣衫消失在长廊深处。张德明白,要让王爷心无旁骛的做好一切事情,首先便是要那姑娘安好。

    碧儿替胭脂拆下发饰,忽然忆起还未将热水打来,匆匆便又出去。胭脂这一天累的很,下午时分又过去察看了一番刘宛凝嫁衣的赶工。便是单手撑着妆台,有些昏昏欲睡。暖阁中轻纱放下,室内温暖,只有点点清风从背后传来。

    “是碧儿回来了吗?”胭脂并未回头,懒懒的问道。身后并无人回答。胭脂只觉眼睛疲惫的很,张也张不开。

    身后的人并未出声,只是执了桃木梳轻柔的梳着。力度恰到适中,一点一点的梳到发尾。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呼,银盆砸地。惹得外面的轻罗也赶紧进屋查看。碧儿怒道:“谁让你来的?”

    声音传来的方向是在门口,那身后的人是谁?胭脂猛的回头,竟是发现一张陌生的脸。她冷冷的问道:“你是谁?”

    那女子赶紧退后一步,双膝跪地,头匍匐的挨着床榻道:“奴婢月儿,原是少爷房间里的人。少爷如今走了,府上到处谁都不愿意接纳我。月儿便自作主张的来寻找二奶奶。”那女子娇颜嫩红,眸中清亮,倒是个佳人。

    碧儿也赶紧上前,跪在地上小心道:“碧儿有罪,今日早上的粥其实是月儿为小姐煮的。月儿是个可怜人,主子又不在身边,小姐就收下她吧。“胭脂凝眉,知道这必定是勾起了碧儿的伤心事。胭脂曾有段时间与她音讯全无,那段日子她过的定是不好受。

    “是你?“胭脂重复问道。

    “奴婢月儿。“她哆哆嗦嗦的匍匐在胭脂的身边,模样看起来甚是乖巧。胭脂莞尔一笑,如二月的春风。她道:“有何不可。你本也是少爷身边的人。加上煮的粥也的确好喝。你就留在我洞庭轩吧,每日负责膳食。碧儿也可轻松一些。”

    说罢,胭脂淡淡的拿起木梳,替自己梳好头发。碧儿没想到小姐如此轻松的就答应了,对她也是丝毫没有怪罪。待那月儿离开之后,碧儿才敢小心走上前去问道:“小姐,碧儿对不起小姐。”

    胭脂正靠在枕上,闻言张开眼睛,骂道:“真是不长记性。我跟你说过多少遍,让你不要如此轻信别人。如今你竟敢知法犯法。你先去府中其他地方吧,月儿就先留在我身边。”

    碧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望了望已经阖眼的胭脂,只得默默的应了句是。

    窗外一个暗影迅速移开。她没料到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打开了慕容胭脂的房门。果然搬出那奉裕王是最好不过的选择。幸好她够聪明。她从袖中掏出一荷包银两暗笑道,再过不久,她应该就会饿到一笔更大的数目。到时她可是真要给慕容胭脂点颜色瞧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