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151章 刘家来访

    这个消息无疑是在六儿脑海中放下一枚炸弹,直让他自己都觉有些难以接受,何况是柳越。既然旨意都颁布了,按理来说,柳越早就知道。

    难道?六儿摇了摇头,强压下自己这个想法,骂道:“真是笨,怎么可能?”

    那些个侍女停下手中的活计,笑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听说赐婚的旨意是由皇上身边的李公公亲自去颁发的捏。咱们的奉裕王妃,也算得上是京都才女,与王爷自然是相配的。”

    六儿什么都没听清,只记得自己回了房间,听着窗外渐生起来的蝉鸣声。柳越对胭脂的情意,他最是清楚。在永定的无数个夜晚,在牢狱之中,他睡梦中唤道的都是叫做胭脂的女人。

    六儿想过,定是天大的事情都不可以将他们两的心分开。奉裕王的正妃只有慕容胭脂一个人,也只能是她一人。

    身后微响,六儿缓缓回头。鱼儿趴在门帘处小心的唤他一声。六儿笑道,将她拉过来:“你怎还如此见外。这屋子迟早你都是要住进来,想进便就进吧。”听得六儿如此不害臊的话,鱼儿脸一红,埋进他的怀中。

    “你方才在想什么?从王爷殿中出来,你便就是这样!可是有什么要紧事?”鱼儿担忧的问道。自从柳越力保她的平安,将她接往这京都之后。她便当这里是自己真的家,王爷的救命之恩时时刻刻都放在心中。

    “王爷娶亲了。”六儿喃喃道。鱼儿欢喜的点了点头,侧身望着六儿惊喜道:“这是好事啊。你为何这般不高心呢?”

    “他娶得不是他最爱的人。”六儿望着鱼儿纯净的眸子,尔后埋进她的肩膀中,方得以让自己原本紧绷的身体放缓和一点儿。鱼儿有些惊诧的望着他,许久默不作声。

    “为何会这样,为何会这样呢?”鱼儿想不明白,黎大人与云舞小姐也是情深不得相知。既然大人与那小姐相知对方的心意,却又为何不可以在一起呢?若真是不可以在一起,她宁愿孤老终生。

    想罢,幸得与眼前人在一起了。永定一行,也算是共患难,更能珍惜眼前。六儿将她抱得更紧,半晌才出声道:“我不会那样待你,绝不会那样待你。王爷也定是有苦衷,我六儿不相信!”

    “鱼儿也不相信。王爷重情重义,定是因为有苦衷。”听了六儿一番话,鱼儿也明白过来,将六儿身子扳正,正声道:“六儿,你听我说……”

    蝉声渐渐将鱼儿的声音掩盖了去。立夏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天气也越发的闷热起来,连呆在屋中,脸也被晕的滚烫,巴不得每日都待在那凉阁之中。今日轮到柳越当值,骑马去城门巡视直到月半才回来。

    骑马至府门前,远远瞧见有几顶华丽的轿子停在门前。柳越打马往西侧门去了,早有小厮上前来抱住他的腿肚子喜道:“王爷,可算是回来了。厅中贵客已至,王爷快快去吧。”那小厮满脸堆笑。

    柳越的诧异的朝那厅中望上一眼,果然是灯火通明。在这个时候,是谁来寻他,莫不是哪位大人来了?想到这里,柳越只怕是朝中重事,便是翻身下马将缰绳丢进小厮怀中。他侧身望了一眼身后的几顶绿呢大轿,问:“侯叔呢?”

    小厮道:“侯叔在厅中接客呢!”进了二门,方得才行至会客厅。侯叔正躬身与眼前的人说着话,眉开眼笑,手中递过去一盏茶。听得厅内有掌声,他连忙起身朝那门帘处躬身迎道:“王爷,回来了。”

    话一落,早有丫鬟掀起帘子。刘御史连忙带着刘宛凝起身,恭谨的朝着他行了一礼。柳越的脸色沉了沉眉梢不禁也耷拉了下去。

    刘御史却是丝毫不在意,欢喜道:“王爷,可算是回来了。我与凝儿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了。本来说要走了,可这孩子偏不让,非说要来看看你。这自从永定回来,还没见过您,说想的紧呢?”

    在场的六儿不禁翻了个白眼,冷不丁的说道:“想了便来看看。这里是随便让进的吗?”声音虽小,却是保准钻进了刘御史的耳朵里。被自己爹爹刚拉起来的刘宛凝不禁循着那声音厉目望去。

    见着竟然是柳越身边的人,忙赶紧收回自己的目光,只当是没有听见。柳越不发一语,盯着刘御史。半晌,才缓缓道:“您辛苦了!”

    “这倒是没事。知道王爷是有公务缠身,。我等小儿等着也无谓。不过今日一来,是为赐婚一事。”刘御史缓缓说道。“眼见着这吉日也快到了,两家也该有个商量,到时准备酒宴,宾客也好有个商量!”

    “这倒是,是我们没想周到。”侯叔抢先一步说道。刘宛凝趁着这时候,抬头缓缓朝那座上的柳越远远看上一眼

    不过,没料到的是,柳越也怔怔的望着她,那眼神凌然,如冰刀霜剑,不含一丝温度。倒真像是看一位陌生人一般。刘宛凝心中凌然,猛地埋下头去,再不敢与他对视哪怕一刻钟。耳中传来他略带慵懒的声音,仿若是在她头顶炸开。

    “宴席就在本王府上办吧。还请刘大人将宾客名字汇总好,交给侯叔便是。”他眉宇之间有着倦怠之意。

    “也好,也好。这倒是有劳王爷了。”他起身笑道,朝着柳越恭谨的行了一礼。这喜宴在王府上办事最好的,说起来,也算是在刘家亲戚面前长脸了。

    “还有何事?”柳越以手撑着额角,有些不耐的问道。今日当值,本就有些劳累,加上回府还要与这刘御史周旋,定是更加的心神俱疲。六儿知晓柳越之意,忙上前道:“王爷累了,还望刘大人快些。”

    刘御史面上一僵,起身抖了抖袖袍,行礼道:“既然如此。那老身就先先告退了。走吧,凝儿!”刘宛凝起身,本想多说几句话,被刘御史往后一扯,只匆匆行了个礼便告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