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首领小夫人

男人的蛊惑

    “我又没有说你,你几个什么劲儿啊?或者说,你真就是昨晚上说的,你找别的女人了?”倪双的声音变得有些的蛊惑起来,双眸含情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怂恿他说出话来。

    这话就是一个陷阱,等着布莱恩跳进去呢!

    看着面前的软软的身体,布莱恩觉得这个小女人今天最是谈人厌,可是他还要为她的记仇作出解释。

    “我没有找别的女人。”说多错多,布莱恩可就只这么一句话,对着面前的小女人很是认真的说道。

    倪双原本调戏的双眸看着面前的男人,只觉得他今天一大早的变化有些的让人觉得目眩。

    长进了啊,这男人,不愿意往自己的脸上抹黑,倒是懂得适可而止的开脱。

    “没事的,就算是女人也不可能只讨厌小三光喜欢二爷嘛,你说,你要是找一个……唔……”这话还没有说完,倪双的身体就被布莱恩压倒了。

    “你就是故意跟我过不去是不是,我都说了跟我没关系,你这个女人长见识了啊,居然找男人!”很是肯定的指责面前的小女人,布莱恩的话很是霸道,五爪死死的扣紧了小女人的下颚。

    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布莱恩,一脸的不甘心的愤怒,布莱恩的小脸喘气不均匀而变得有些的红了脸。

    “咳咳……我没有找男……人!”倪双双拳捶打着面前的布莱恩,打死都不承认。

    这风向一下子倒戈了,布莱恩的心里就有些的不爽快了。

    自从小女人工作了,变化一天大似一天,尤其是着一张嘴,动不动就冒出惊人之语!

    还只讨厌小三光喜欢二爷呢,他就要好好的收拾收拾她这不规矩的脑子!

    “说,你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么早就想要造反?哼!我倒是想看看你离开这个繁华的地方还敢闹出什么名堂!”布莱恩话里有话的说道,对着这些事情,他防备得很紧的呵。

    “咳咳……”倪双不停地咳嗽,该死的男人,总算是送了一下了。

    布莱恩收回手,压着面前的小女人,沉重的身体就是要让她乖乖的听话。

    双腿被制服,倪双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活受罪,忍不住狠狠的瞪着面前的男人,“你就这样的让我躺在你身下?”不服气的仰头挑衅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哼!老实点,不要以为我不收拾你,你就可以在外面为所欲为,我才是你老公,亲爱的,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语出威胁,布莱恩很是不开心的就要说出自己的话来了。

    “你疯子!”倪双早就觉得这男人听风就是雨了。

    布莱恩不回答,这老婆一个劲儿的跟自己闹别扭,这个时候了,他才不会就这么的松手呢。

    “今天不许去上班,就在家里陪我。”布莱恩对着面前的小女人说道。

    “哼!”一声冷哼,倪双转脸看着面前的大枕头,不理睬这个人。

    霸道惯了,偶尔这么一次还可以,居然老是对着自己耍霸道,这还了得。

    看着小女人倔强的劲儿又上来了,布莱恩可是不打算就此松手的了。

    “反正我不管,你就是要在家里好好的陪陪我!”这段日子,她不闻不问,还把自己忽略得一干二净,他可不喜欢。

    “你别太过分!”嘴上这么说着,倪双还是有些的腿软,这气都快要斗不下去了。

    “啵儿……”一个响亮的晨吻,布莱恩很是得意的看到了小女人的退缩之意,女人嘛,妥协就好办了,“乖,我还是喜欢老婆的温柔,而不是女强人一样的霸道!”

    对此,倪双很是气结!

    双眸不甘心的瞪着面前的男人,看着他就这样的大大咧咧的把自己拉下床来,磨磨蹭蹭的洗漱,到哪儿都跟着,就连剃胡子都是她代劳了。

    看着手里的刀片,她真想就这么的把这个男人生吞活剥了才好,可是看着面前的布莱恩一脸的痞笑,怎么就觉得自己看上了这个男人呢?

    好不容易的,倪双总算是处理好了自己的事情,伺候着布莱恩吃了饭到了书房里头。

    书房的空气很安静,没有一点的声音。

    看着手里的布莱恩处理过的东西,倪双的心里突然之间觉得空落落的。

    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布莱恩,“布莱恩,牛牛呢?我怎么都没看见他?”

    埋头工作的布莱恩手上的笔一顿,很快自如的说,“中午就快要回来了吧。”

    这句话别人听不懂,可是倪双的心里就有些的不一样起来了。

    “什么意思?不是在家里吗?怎么什么时候离开了?”越来越疑惑了,倪双觉得事情都有些微妙起来了。

    “嗯。”布莱恩并不愿意多做解释,对这样的说法还有好多的不理解呢。

    得不到肯定的回复,倪双觉得这话事情有些的不明了起来了,看着面前的人就觉得事情有些诡异。

    书房里原本轻松的环境变得紧张起来,看着这些东西都似乎在对自己隐藏着什么。

    倪双的心里迷惑越来越大,看到什么东西都有些的不明白。

    死死的看着布莱恩的头,文件堆里的男人的模样怎么都觉得有些的躲避着自己呢。

    “布莱恩,是不是……”

    “不是什么,没什么是不是的。”还没等倪双问出来,布莱恩就很不耐烦的说着这件事情了。

    布莱恩明显的躲避的行为激怒了倪双,刺破了心里的一道坎。

    “那儿子呢?他去哪儿了?”对此,倪双的心里很多的不乐意起来了,双眸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去了自己该去的地方,过不了几个小时就会回来了。”布莱恩完全不以为意的说道。

    “过不了几个小时就回来?”倪双有些的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缓步的走过来,逼视着他。

    “对了双,你怎么没有跟我说起过,卡莉娜的那个孩子?”很明显的布莱恩想要转移话题,看着小女人就有些的想要退缩起来。

    “哼,你还想听吗?怎么连自己的孩子不多多关心,倒是问起了别人的孩子?”倪双冷着脸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的心里有一条毒蛇在啃噬她的心脏,越来越疼的滴血。

    看着面前完全变了一副模样的小女人,布莱恩不得已的叹了一口气,伸出双手就要拉她过来抱一抱。

    “哼!”倪双一把甩开布莱恩,看着他就很是老火。

    “没有的事,我对谁都关心是不假,但是我最关心的还是你。”布莱恩仰头看着黑了脸的小女人,伸长了脖子解释道,“双,弗凌过几个小时真的就回来了,他是去测量去了,是福克斯的传统,你要相信我。”

    “什么传统,测量?那有什么好测量的?”倪双很不满意的说道,对着布莱恩就火大。

    “你不知道,在小弗凌离开我们之前,需要做一个基因记录,世界上只有基因是不会重复的,就算是指纹都可以造假的时候,这些是不可以改变的。”竭力的解释,布莱恩希望小女人不要想的太多才好。

    “做那个东西,你是不是想要他就这么离开了?”如今这个时候了,好多事情倪双都摸出了头绪,知道事情还有些的明了起来了。

    心里酸涩得厉害,看着布莱恩的眼眸都有些湿润,可就是带着怒火一样的愤恨!

    “是,那是福克斯的传统,作为我的继承人,你需要接受这样的事实。”布莱恩有些无力的垂着脑袋,看着面前的小女人,自己的心里还有些的难过。

    “哼!你都不告诉我,我的孩子每一步成长,你都从来不告诉我的呵!”倪双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看着面前的布莱恩就心酸,两个人相互的生活上的摩擦越来越大。

    儿子的事情,永远都是充满着争议的,只是倪双的心里还是无法接受而已。

    “我没有不告诉你,只是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这是离开之前的程序,他还是要到总部的,到时候,我们一家人还是在一起。”布莱恩有些极力的想要解释,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他就不敢让自己心软。

    “在一起?还能在一起吗?你的心里只有福克斯……”

    “不……”

    “难道不是吗?”倪双争执起来,看着面前的男人,不停地摇头,对着他就觉得心脏紧缩得厉害。

    “双……”布莱恩靠过来,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伸出双手想要抱着她。

    “别碰我,你就是个狠心的人!”无情的指责,倪双的心里听不下去任何的解释了。

    “我狠心?可是我爱着你们,我要把所有的东西给你们,要是就凭你现如今的能耐,我出个三长两短,你还觉得你们孤儿寡母可以正常的过日子吗?”布莱恩一把揽过小女人的双肩,对着她凶道。

    他的心里也苦,对着这些人和事都是心疼得厉害,可是时局就是这样的呵。

    倪双被布莱恩一凶,怔怔的看着他说不出话来,眼泪被他摇晃就扑簌簌的掉了下来,迷茫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小女人无助的眼神,倔强的表情,布莱恩只觉得一口气憋闷得慌。

    “别哭了,我还在,你还有我。”一只手拂开小女人的泪水,怜惜的看着她,心里很是心疼。

    “不……不……”倪双死死的抓着布莱恩的领口,鼻涕眼泪的一把抹到了布莱恩的胸前,说不出多余的话来。

    “我知道,我都知道。”布莱恩环抱着她,轻拍着她的后背,这不过是吓唬吓唬她而已,没有想过要做什么的,“好了好了,不哭了。哎!”

    倪双真是被吓到了,才工作有了起色,这事情就被布莱恩急急忙忙的提了上来,心里难过是难过,可是无助和恐慌,还有对儿子未来的不确定都是她伤心的根本。

    “我只是吓唬你的,别担心,男孩子嘛,要是吃得好穿得好的做一个纨绔子弟,到时候福克斯就真的要毁在他的手里了。”布莱恩语重心长的劝解,心里面对着小女人就有些的心酸起来。

    “呜呜……呜呜……”倪双还是一个劲儿的哭诉,把自己的不开心和憋闷都哭了出来。

    “你是知道的,我早些年都告诉你了,弗凌注定是要离开我们的,他和你还没有和我亲近呢,这不是正好……嗷!”布莱恩话还没说完,胸口就被狠狠的揍了一拳头。

    “你就是个恶人!”倪双对着他说道,抬起头来满脸的湿意。

    “你谋杀亲夫啊。”布莱恩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想过来的小女人,知道她有反应就好,动不动要死不活的不理不睬才是真正的麻烦。

    “布莱恩,我警告你,今晚上自己睡客房去!”好没理由的,倪双就这样的下了自己的判决书。

    布莱恩的脸有红转白,由白转青,由青转黑!

    倪双一把推开面前呆愣的男人,看着他就来气的想要把他撕碎,可是她忍了,转身就离开了书房。

    嘭的一声,书房的门就这样的关上了,布莱恩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手里空空的,小女人就这样的逃跑了。

    哼!他如今是两面不是人了,小女人的胆子还越来越大呢!

    客房?那是他该呆的地方吗!

    心里郁闷,可是没有一点的办法,还要让小女人来消消气呢。

    倪双虽然脸上是没什么,可是快速的跑回了卧房,关着门,抵着门板低低哭泣起来。

    两个人的世界里,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

    午餐的时候,小弗凌确实回来了,倪双仔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可是怎么都看不出所以然来。

    显然的,这个时候了,谁都看不见任何的东西的。

    “来,牛牛,多吃一点,多吃一点才长得壮实。”倪双比平时还要懂得照顾孩子,自己这两三年的时间里都干了些东跑西跑的事儿,就是没有定下心来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孩子。

    布莱恩当然知道她的心思,只是闭着嘴没有吭声。

    小弗凌可没心肝的就这样的被妈咪填鸭式的塞满了一肚子,吃得饱饱的没有说什么话了。

    “妈咪,陪我睡觉觉。”吃饱喝足了,在爹地的注视下,小弗凌擦了擦嘴,对着身边的妈咪说道。

    倪双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儿子,有些不明所以。

    “我要睡觉觉。”小弗凌已经很累了,吃了午饭就有些粘人。

    布莱恩没有吭声,自顾自的吃着饭菜。

    “好啊,宝贝儿,吃饱了过一会儿我们就去睡好不好?”倪双起身抱着小儿子,转身就呵宠着他离开了饭厅。

    抱着儿子,倪双的手都有些紧,一刻都不想要松开。

    心里总是惦记着事情,看着塔拉着脑袋在自己的肩头的小牛牛,她都有些心酸起来了。

    在花园里硬是让小牛牛走了一会儿,抱着儿子到卧房里休息。

    “唔……妈咪……”小弗凌已经没有几分力气了,躲在妈咪的怀里就想要睡觉,眯着眼睛像一个慵懒的懒猫。

    倪双给两人盖上了薄毯,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的老实的呆在房间里,这才有些安心起来,舒服的把他肉肉的身体抱在怀里,布莱恩进来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

    闻着儿子的体香,倪双觉得自己的生活简单的幸福。

    “睡了?”身后传来布莱恩小心的声音,低沉充满磁性,倪双的耳朵灵敏的听到了,僵硬了身体,看着她的宝贝儿子没有动,只是一个人背对着布莱恩不理睬。

    身后的动静都是倚靠耳朵来判别的,男人悉悉索索的脱衣服的声音,很明显的没有把自己撵他去客房的事情记在心上。

    布莱恩死皮赖脸的就要黏上来,看着这个小女人还是冷冷的不理睬自己,他可是没脸没皮的不当一回事儿呢。

    “还没睡呢。”布莱恩躺了进来,在小女人的耳边说道,身体紧紧的贴着她的后背,被单下的手也伸了过来,环抱着她的小蛮腰。

    倪双不理睬,不说话,也不动作,目光爱宠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轻柔的拍打着他的后背,哄着已经沉睡的儿子好梦的睡过去。

    布莱恩不以为意,就这样的让自己一家人好好的谁在一起吧,时间不是用来赌气的呵。

    不知道什么时候,倪双的眼皮子打架了,昏昏沉沉的睡过去的感觉很奇妙,谁都不知道自己还会这样的被吹眠一样。

    一家三口在大床上静静的呼吸,下午的时光像是静止了,卧房里满满的都弥漫着幸福宁静的味道。

    春天的味道总是清新的,可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这么的清闲。

    在倪双的帮助下,卡莉娜来到了她名下的一个公寓里面,这里很是安静,适合养胎。

    倪双告诉卡莉娜,她如果放心的话,会让自己集团的一名下属给她的孩子做父亲,不用惊动别的人。

    在伦敦的上流社会,孩子的父亲可以给他们一个新的名字,领洗的时候就不会受人歧视,不会被人知晓。

    这件事情,倪双特意的交代过了,掩人耳目容易,但是,要做到一个人抚养孩子,真的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她必须自己负担生活费。

    在伦敦,养好一个孩子不容易,卡莉娜很清楚。

    她感激倪双的帮助,但是生机却是很艰难的事情,孩子一出生就意味着好多的事情需要自己来打理,生活的来源变得有些的拮据了。

    心态已经完全转变的卡莉娜心里有些灰败,坐在小区的花园里,看着泳池里面的人都在玩耍嬉戏,这样的一家子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呵。

    可是她很羡慕倪双,那个女人还有一个自己的家,而她却要给孩子一个虚假的未来。

    小腹还没有变形,可是她一举一动都很小心的没有让自己不舒服。

    “嘟嘟嘟……”电话铃声响起,卡莉娜才从深思中回过神来。

    “喂?”卡莉娜对着面前的电话说道。

    “卡莉娜,是我,你有空吗,我今天到你那里来看看你吧。”电话对面的倪双很是认真的说道。

    “嗯,你来吧。”卡莉娜嘴角带着笑,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泳池里面的大大小小的一家三口。

    “好的。”电话就这样的被切断了。

    有些无奈的站起身,看着面前的露天泳池,卡莉娜苦笑不已。

    自己,或许再也没有机会了吧,在这样的日子里,给自己的孩子一个稳定的家庭。

    因为自己的好友要来,她想要的还是好好的招待一下比较好。

    亲自到门口的超市买了菜,挑选了很好的东西,收银台结账之后出门就见到了倪双的车。

    “卡莉娜。”车窗门口,倪双对着她招手。

    卡莉娜赶紧跑过去,上了车。

    “你还买菜?”倪双有些惊异的看着面前的交际花卡莉娜,她的青葱玉指居然会这么的耐得住磨损。

    “是啊,现在要懂得生活了,你到我这里来,我招待你也是应该的。”卡莉娜见到她很开心,这个时候了,她的心里总算是明白了生活的意义的。

    “还这么费心,你要注意身体才好。”倪双伸出手握着她的手背,安慰她道。

    两个人没有多说话,就这样的看着彼此,相互的鼓励包含在眼睛里。

    黑人司机认识这个女人,但是职业道德没有让他出声。

    倪双来到了卡莉娜的房子里,布置得很好,连房间里的电脑都没有,可见卡莉娜的心里真的是很不放心呢。

    “放下吧,一会儿我自己来做,你还没有尝试过我的手艺呢。”卡莉娜抢过倪双手里的袋子,拧着东西到了厨房里,然后就走了出来。

    “你真的打算这么过吗?”倪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她这样的生活起伏变化太快了,她觉得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是啊,不然呢,不让我的生活里就没有了阳光,没有了自己的未来了。”卡莉娜想要保住自己唯一的孩子,这件事情毋庸置疑的。

    “没事,我会帮你,户口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布莱恩不知道,我就可以帮到你的,这件事情越少的人知道越好。”倪双当然明白卡莉娜此时的心情,她当初要的不过如此,可是还没有她这样的坚强呢。

    “我不想说谢谢了,但是我记得你的好,你对我们母子做得太多了。”卡莉娜紧握着倪双的手,眼眸有些隐隐的泪光。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来帮你做饭吧,我们一起。”倪双笑起来,满脸的高兴,牵着她的手往厨房走。

    卡莉娜紧跟着来到了厨房里,看着倪双帮助自己做饭吃。

    新鲜的洋葱和芹菜,还有好多的瓜果,用来做沙拉就很好了。

    厨房里的抽油烟机轰轰的响,还有煲的汤里面的浓浓的香味弥漫在厨房里,热气很快的消失,两个女人的地盘里,倪双和卡莉娜相处的很和谐。

    “哇……这就是中国菜肴?配上沙拉是不是很可口。”卡莉娜很是不挑食的想要大口的吞噎起来。

    倪双浅笑着看着她,对她这样的生活还觉得有些的简单的幸福呢。

    “你做的沙拉不错,可是中国的凉菜和你的萨拉相比就是没有奶油味儿了。”倪双拿起筷子,把一边的叉子递了过去。

    两个人吃饭的模样简直就是中西结合。

    “我不禁会做萨拉,还会做更多的东西呢,早餐可是我的拿手哟。”卡莉娜想到做饭忍不住就说了出来,看着面前的倪双就有些的得意起来。

    “你会做早餐?”倪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卡莉娜,她真的是什么都会的吧。

    用筷子夹了一块热菜,倪双尝起来觉得味道不错,点点头,看着面前的卡莉娜,两个人吃饭的味道果真不错呢。

    “那是当然,我不禁会做早餐,那个时候我可是做了好几个月呢!”卡莉娜带着笑,自豪地说到。

    可是倪双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时间表里面的问题,“你那几个月?”

    “呃……嗯,算了,吃饭吧。”卡莉娜的脸在兴奋过后有一刻的僵硬,看着面前的倪双有些的不好意思起来,不想要继续说下去了。

    倪双自然是给自己和她到了两杯水,递过去,对她说道,“你是不是还想着倪泽峻?”

    很直接的问话,倪双对着面前的卡莉娜就这样的说道。

    她感觉得到,面前的卡莉娜的变化,她的心里是在意的吧,不然不会到如今还甘愿过着平淡的日子。

    一个喜欢热闹的女人,心甘情愿的躲起来生孩子,却不说孩子的父亲。像卡莉娜这样的女人,她的话里头处处都有对着倪泽峻的维护,她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就察觉了两人之间的不同了。

    “倪双,你不可以这样想的,我们只是朋友的,我的身体让我只能有这个孩子的,你知道的。”卡莉娜有些落魄的说道,看着碗里的食物。

    “是啊,你的身体情况不好,所以,我打算告诉哥哥,你应该让他知道这件事情的,你在乎他!”倪双很是肯定的说道。

    虽然知道这件事情有些的难办,她还是觉得他们两人其实很合适的。

    “在乎他的人多了去了。哼!”卡莉娜冷笑一声,有些的落寞起来。

    听出了卡莉娜口气里的讥讽,倪双眉头微皱的看着面前的一桌子的菜,这个时候了还讲这些。

    “你说的是……”倪双有些的犹豫起来了,身体前趋的看着面前的卡莉娜。

    “冷飞燕,你认识的。”卡莉娜毫不避违的说出来这个名字,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是她……”犹疑着的倪双放下手里的筷子,她的心里不知道该恨还是该感谢的人呵。

    “她勾引了桑原,想要得到伦敦上流社会的男人们的帮助,之后的事情已经变得很明显了,恐怕是家族斗争的失败者吧,所以才到了伦敦。”卡莉娜这件事情很明了,对着面前的倪双说出来就觉得有些解气。

    她一早就通知了倪双,这个时候那个女人还是不放过任何的机会,睡过无数人的床榻了吧。

    “她是我讨厌的人,阴险狠毒,心机沉府很深,处处都有朋友,要是想要陷害你,对你说任何话都可以刺激到你的。”倪双回忆起当初自己的生活,被她一个刺激就逃离似的奔跑出来别墅,之后在她的算计中送到了丹尼尔的手里,转手到了布莱恩的手心儿里。

    那样的日子让人不堪回首。

    猛然间,倪双震惊的回过神来,伸出手紧紧地握着卡莉娜,十分紧张地说到,“这件事情要是被她知道了,她是不会放过哥哥的,而你……”

    “我很危险不是吗?”卡莉娜知根知底的看着面前的倪双,神情一片坦然。

    “是的,你确实很危险。”倪双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一个女人独自生活不容易,倪双有些预感,觉得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是哥哥的,不知道是不是期盼还是别的,总之这就是一种她认为的祝福吧。

    “所以,我在自己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活着的时候,最好是一个人保密最好,你的帮助我很感激,不要以为你是孩子的干妈或者姑姑就给予我们更多,我已经很满足了。”卡莉娜双眸认真的看着面前的倪双,对她的话也不打算多说了。

    “你这样想?”倪双有些的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卡莉娜,自己的意图真的表现得这么的明显。

    “不,我知道你的好意,我也需要你的好意,你比任何一个贵妇人都懂得生活的艰辛。”说道这里,卡莉娜放下手里的叉子,认真的看着她说道,“可是我不同,我其实很脆弱,很浮躁,很虚荣。我没有你那么坚强,离开男人也可以一个人快乐的生活,我需要帮助,因为有你我才得以安定的,这个我记得。”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倪双想要好好的劝解,可是自己都忍不住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这样的生活注定是煎熬的。

    一顿饭,两个人的话很多,可是都是对生活的无奈,倪双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

    这样的生活真的是一个女人的日子啊!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倪双看着面前的电视机发呆,有些的难受的模样。

    “别这样,你不是我了,你的财富是我最大的帮助,我会记得报答你的,我的孩子也会的,但不是现在。”卡莉娜笑着出声安慰,看着面前的人都觉得有些的感激起来。

    “卡莉娜,我希望你摆脱这样的生活困境,毕竟怀着孩子上街买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倪双其实想要开口说出自己的目的,但是害怕伤害这个脆弱的女人强大的自尊心。

    自己要做孩子的干妈,这件事情本就是她自己要求的,还要好好的给孩子一个名字呢。

    借着这些理由,倪双想要知道她到底还需要什么,想要一一的替她达成。但是,显然的,卡莉娜不需要这么多了。

    “不了,你记得来看我就很好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的人生不能只是一个人。”卡莉娜眼神坚定的看着面前的倪双。

    “不,我不会有多少机会了,布莱恩要带我们走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的。”倪双有些的舍不得,所以这一次带了很多的东西。

    伸出手,递给卡莉娜自己的一张银行卡,这是自己的钱,连布莱恩都不知道的。

    “别拒绝,你需要用钱的时候很多,记得自己善待自己,作为好友,我支持你这样坚强的活下去。”倪双有些的难受的看着她,双眸有些泪光闪闪。

    “你……”卡莉娜看着面前的银行卡,抬起头来看着她,心里的酸涩陡然间滋生出来。

    “拿着,别介意了。”倪双害怕她不收,硬塞给她,到了她的衣包里面,倪双才算是放心。

    “为什么这么快就要走?”卡莉娜不明白的看着面前的倪双。

    “这是布莱恩的意思,你知道的,我改变不了的。”倪双对着她说道,脸色有些的无奈。

    卡莉娜没有吭声,当然是明白这样的无奈代表什么了。

    “好好的善待自己,或许有一天我就可以见到你的孩子长大的,不要忘记了告诉他我这个干妈。”倪双对着她说道,神色认真。

    站起身来,卡莉娜紧跟着她没有说话,眼眸恋恋不舍,像是缺失了某样东西,还带着不明白。

    走到了房间门口,倪双转过身来,阻止她,对着她说道,“最近少出门,这里的保全很好,你可以订餐的吧,那个冷飞燕我会替你想办法的,毕竟孩子还是个未知呢,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不是很好,接受一个男人比恨一个男人来得好的。”

    这样的话,倪双想了好久才说出来的,卡莉娜有些震惊的看着她。

    “你都知道?”喃喃的说话,像是自语,有些退缩的看着面前的倪双。

    “我都知道,但是我也有不知道,我留给你一样东西,我走了你在看,在沙发上的。”倪双扯出一张笑脸,同样是身为人母的一种开心,看着她都是满心的鼓励。

    她可以做的已经是这些了,“祝你好运!”

    拉过门来关上,倪双的心情有些沉重,却也有些的压抑的释放。

    卡莉娜怔怔的看着门,隔绝了这样的一位朋友,她的心里无限的感激却说不出来的难受。

    走在小区的花园里,倪双看着繁华盛开的花圃,这里的景致确实很好,还有好多的蝴蝶昆虫。

    卡莉娜,希望你可以过得好一些,这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了。

    不远处的泳池里,倪双看见这些家庭的人在嘻嘻欢乐,这里其实比自己的东二区的破租房好多了。

    忍不住的有些的酸涩,还有些的放松,或许是对名不副实的兄妹关系的一个弥补,或许是对友情的一种珍惜,更或者是对同样的经历的困苦生活的同病相怜,富裕的时候给人帮助,她觉得这样的一笔钱花得很值得的。

    回到家里的倪双觉得自己有些累了,可是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怎么了?”布莱恩靠了过来,看着面前的小女人精神恹恹的,还以为今天又出什么事儿了呢。

    “没事,你不是说我们要准备走了吗,我去见了卡莉娜,给她道别呢。”倪双身体靠了过去,仰头在布莱恩的肩膀上。

    “这么累?”布莱恩怀抱着面前的小女人,晨厅的沙发上,两个人亲昵的靠在一起。

    “嗯。”倪双精神恹恹的在布莱恩的怀抱里,感觉到男人的熟悉的味道,安心不少。

    抱着小女人,布莱恩没有说话,知道最近的小女人总是一心的惦记着自己的工作,他还有些话想要跟她说呢。

    “双,你的工作不是最好的吗,要不要添加一点自己的业务?”这简直就是故意的诱惑了。

    “啊?”倪双一下子来了精神,抖擞着看着面前的布莱恩。

    房间里的光线很明亮,但是倪双的一双眼珠子比星光还要璀璨呢。

    看着小女人乌溜溜的双眸看着自己,她的心里就真的这么的开心?这么的想要疯狂的办公?

    “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还有什么业务?”倪双晶亮的眸子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的心里一百八十个乐不可支。

    “嗯,我要给你更多的东西去处理,你很喜欢的对不对?”布莱恩嘴角谐谑的笑,宠溺的眼神带着看不清的色泽。

    布莱恩的心里打着算盘呢,可惜的是,小女人如今是满脑子的想着工作,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的蹊跷。

    布莱恩给的东西,就算是毫不起眼儿的东亚片区的债权,那也是上贡的礼物,这一次却毫无理由的天上掉馅儿饼,谁信?

    倪双双手祈祷的看着面前的布莱恩,对这个男人的恩赐很是高兴。

    “布莱恩,就算是工作量再大,我也是高兴的!”嘴角的笑意带着满足的得意之色,倪双神情自信的看着面前的布莱恩,她的信心与日俱增。

    “嗯!”布莱恩很是肯定的点点头,伸出手在小女人的头上温柔的拍打,眼眸里深潭一样的旋窝让倪双信以为真。

    满心欢喜的倪双抱着布莱恩一阵的猛亲个不停,怎么觉得这男人怎么看怎么都是喜欢的呢!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一下子,是情人眼里出了个韩子高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