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22.明悟玄机说丹鼎,谁在梦中谁清醒

    日已西坠,彩霞满天,林浩宇手中的《周易参同契》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他从经典的吟诵中渐渐回过神来,将书合上,发出一声赞叹。

    “真不愧是丹鼎派赖以立教的经典,虽不知丹鼎派如何解读与传承,但仅是看了于成玉前辈的注解,便让我受益匪浅。”

    林浩宇此时明显已经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炁流转更加的顺畅。

    玉佩没有说话,只是发出一声叹息,也不知是在感慨什么,林浩宇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书收好,有些感慨地道:“道门的这些经典,无论是否蕴含修道的法门,都直接流传在外,难道不怕被人偷学了去?”

    “真传一句话,若非你当初在卧虎庄还有些基础知识和真炁的底子,你能够找到丹田的位置?若是没有魔教中的传承,你找得到识海的位置?”玉佩的嘴巴和以前一样,依然是不依不饶,“学识需要积累,知识从来都是被垄断的,哪怕以后天地教鼓捣出来的那些东西真的在凡俗中铺开,也无法打破这种垄断!”

    莫名的,林浩宇就想到了天地教开发出来的那种笔,不用砚台、便与随身携带且书写方便的笔,他伸展了一下身体,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清除出去,而后向楼下走去,离这里两条街的距离上有一家馆子的白肉和香辣菇做的很有风味,虽然他现在已经有了初步辟谷的实力,但这口腹之欲一时间还是戒不掉的。

    穿街过巷。林浩宇很快来到了这家馆子。自有小二将他接到里面,今天林浩宇的心情不错,因此随手塞了半贯大钱给小二,在小二感恩戴德的声音里走进二楼靠窗的包间,看着窗外如血的残阳,也不知为什么居然有些恍惚,眼前不时有往昔的画面划过。

    他心口的玉佩轻轻地动了一下。发出一声无声的叹息:“终于是……要动了么?”

    玉佩的声音很模糊,但也让林浩宇从这种恍惚中惊醒过来,他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没说什么,你好好吃饭吧。”玉佩的声音有些疲惫,林浩宇也没在意,认为玉佩是吞了太多的宝矿有些疲倦,他抬头看了看,见小二早已将自己点的饭菜摆好,便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就在这时。一道灿烂的刀光从窗外飞入,将他桌上的菜品剁了一个细碎,整张桌子都被削成两半,若不是他反应及时,将一股真炁凝在双腿之上权作护盾只用,他的双腿必然已经受到重伤甚至被直接斩断!

    这一刀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力量的强度也就普通的筑基中期。但是隐匿行迹的方式却是高明的紧,就连林浩宇都没有时间反应,这就意味着施展者的境界比林浩宇要高深不少!

    林浩宇转过头看向窗外,就见一道黑影一闪而逝,向着城外飞奔而去,仅仅是几个起落,便要看不见踪影,林浩宇的眉毛挑了挑,随手丢下一块碎银子,穿窗而出追了下去。

    他当然知道偷袭他的是谁。无非就是宣化门白藤。南疆城的道上有安若风罩着,肯定没有人敢找自己麻烦,至于之前惹下的事情,林浩宇早就已经改头换面,那些个凡俗也找不着自己,在这时候,唯有那个眼高手低的纨绔白藤才可能针对自己。

    在城内被看不透虚实的神虚子教训了一番不敢贸然在城内动法,所以想要将自己引出城去,此刻的城门已经关闭,城外的平民百姓已经稀少,若是使用某些法术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林浩宇自然可以选择不追,但他知道类似白藤这种人,如果没有办法将其一下拍死,对方就会跟一个牛皮糖一样缠着自己。

    这种人没有自知之明、眼高手低,而且还猖狂无比,若是没有人罩着,这种人恐怕早就已经被人打杀了。

    而且林浩宇在卢新明仙府之中表现霸道,现在若是连被当面挑衅砸了饭桌也不追究,也必然会引起比人的疑虑。

    林浩宇架起落霞剑,身形在虚空之中划过一道金色的光焰,向着城内飞去,这道金光在夕阳下略显暗淡,因此也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到他,而前方的那道人影则跑得不紧不慢,似乎在吸引着林浩宇追赶自己,林浩宇嘴角动了动,左手掐诀,一道灿烂的雷霆划破长空,直接砸在了他的头上。

    那人显然没想到林浩宇会突然发难,慌张之下只能勉强撑起一道纯由真炁凝结的护盾,深青色的真炁在他的头顶只凝结出薄薄的一层,便被一雷劈成了粉碎,不过林浩宇也没有尽力施为,所以这道雷霆在劈碎了他的护盾之后也没有剩下太多的威力,只是让他身形变缓,头发倒竖。

    城头的士兵看见那人,就像张口呵斥,却看见林浩宇所化的剑光缀在后面,御剑而行可是“神仙”的法门,他当即乖乖地闭上嘴,将头低下,权作看不见,那人影顿了顿,直接越过了士兵,向着城外逃去,只是散发出来的杀气却将这名士兵吓得直接堆坐在地,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内腑显然是受了重创。

    林浩宇紧随着他冲过城墙,一点真炁飞出,落入这个士兵的体内,将士兵被杀气震得有些裂痕的内腑修复,剑光更快了三分,林浩宇敢打赌,若不是对方怕自己追上,肯定会将这个碍眼的士兵干掉,这宣化门虽然打着正道的牌子,但从方才那人的表现来看,却是和邪魔外道没什么差别。

    两人一追一逃,不过转瞬之间便到了城西十里的一处山坳之中,那人猛然回头,摸出长刀向着林浩宇狠狠地斩了下去,深青色的真炁闪耀,带动着澎湃的天地元炁当头砍下,薄薄的刀锋此刻竟带着一股巨石般的压力,显然是用了全力!

    林浩宇在他骤停的一刻便有了防备,落霞剑趋势不变,直接点向对方的喉咙,显然是一命搏命的打法,那人下了一跳,哪敢和林浩宇硬拼,只能仓促之间变招,改劈为挡,只是这仓促之下,威力骤降五成不止,哪里能挡得住林浩宇的一剑?

    只听一声响,他的长刀被林浩宇直接挑开,刹那间空门大露,不过林浩宇的剑也因此止住去势,他倒飞三步出去,刚刚想松口气,却见林浩宇的左手上一点寒芒闪烁,白虎枪带着万钧之势狠狠地刺中了他的心口!

    林浩宇冷笑一声,长枪一抖,将他的尸体挑飞,根本没有在意他眼中的不解与恐惧,早在他回身的时候,林浩宇的左手就摸上了百宝囊之中的白虎枪,若是他不回防,便用白虎枪挡住他的刀式,落霞剑穿喉而过;若是他仓促回防,便用落霞剑挡开长刀,用白虎枪杀死他。

    白虎枪斜指地面,一点鲜血滑落在地,林浩宇左枪右剑,体表金色的真炁浮动不休,宛若天神一般,他四下打量一番,嘿嘿冷笑:“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诸位还不出来,莫非还想等我请你们不成?!”

    四个身穿黑袍的身影从山坳的四周出现,将林浩宇团团围住,白藤气急败坏地从山坳之中闪了出来:“你,你居然敢杀人,四位长老,还请帮我拿下这个狂徒!”

    站在东方方位的黑袍人没有理会白藤的话,而是直接对林浩宇说道:“李立权公子倒是好俊的功夫,老朽佩服,只是公子这功夫使得不是地方,如今杀了我宣化门的门人,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林浩宇转了转左手的白虎枪,冷笑道:“有屁快放,我就看看你们的狗嘴里能吐出点什么?”

    听到林浩宇的话,这位宣化门的长老冷哼一声:“那老夫便直说好了,你杀了本门的本人,辱了本门掌门嫡子,罪无可恕。”顿了顿,他继续说道,“不过本门身为正道宗派,自然是以慈悲为怀,见你又有些本领,自然不忍伤你性命,故此就罚你为本门效力十年,十年之后还你自由,如何?”

    林浩宇听了这话,嘿嘿冷笑:“不就是看上我的赌石之术了么,说的这么花花作甚?”

    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吴飞羽在哪里对自己恭恭敬敬的,然而这几个人竟然胆敢如此嚣张,让林浩宇心中产生了一种荒谬的感觉。

    四个人相互看来一眼,同时喝道:“拿下!”

    “一个化液后期,三个化液初期,不过基础都比那个废物强上不少,贫道借你些真炁,权作磨刀石磨砺一番,若是实在不是对手,贫道再借你几道雷霆将这些人挡开,自行回城便是了。”玉佩淡淡地说道,“他们与你之间没有太大的境界差异。”

    林浩宇闻言,点点头,长啸一声,手中落霞剑舞动出一串金光,直接迎向了那名化液后期的长老,化液与破障之间老实说的确没有太大的境界差距,不过是真炁的凝实程度和真炁量之间的差距罢了,而现在的林浩宇经历了数次真炁压缩,体内的真炁距离真正的化成液体也不过一步之遥,因此在有玉佩的支持下,他无惧于四个人!(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