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179)谢文东是把片子拍了,但并没有住院,简单的处理了瘀伤之后,穿好衣服,走出医院。 ,。

    姜森跟在他身旁,忧虑重重的说道:“东哥,我觉得你还是留在医院观察几天的好。”

    “呵呵!”谢文东摇头轻笑,满不在乎的说道:“以前比这更重的伤也不是没受过,没那么要紧,我也没那么娇贵。”接着,他话锋一转,又说道:“何况,我们对南洪门的压制也耽误不起那么多的时间。”

    姜森无奈的叹口气。身处谢文东这个位置,看似风光无限,而实际上却有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在做事。

    白燕麾下的杀手跑得飞快,带着被击晕的周挺,在昆明未敢做片刻的停留,直接开车驶出城区,逃之夭夭。文东会的人追查了一上午,最终确认对方已逃走的消息,回传给谢文东。后者听后,忍不住摇了摇头,未完成任务,却跑得如此之快,这跟本不像周挺平时的作风。

    下午,谢文东坐车去往秋凝水的家中。现在文东会对秋凝水的保护可谓严密,楼内楼外都有眼线。在秋凝水的家门前站定,谢文东轻轻敲了敲房门,本以为她现在应该睡下了,自己得等一会,可时间不长,房门就被打开。秋凝水从房中走出来,见来人是谢文东,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可随后又略带幽怨的问道:“怎么才来?你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谢文东没有马上接话,含笑走进秋凝水的房内。他这次到云南以来,还是第一次来秋凝水的家中做客,四下环视,觉得与几年前相比变化并不大,只是一些电器做了更换。他在客厅里慢慢转了一圈,随后坐到沙上,说道:“家里还是老样子,和以前一样。”

    他的话,让秋凝水有一种温馨和熟悉的感觉。看着谢文东,她低声问道:“你是不是要走了?”她明白,谢文东在昆明不会呆的太久,而且文东会在这里的状况越稳定,他就会越早离开,现在文东会已不和其他黑帮展开争斗,她觉得谢文东在昆明的时间也不长了。

    她的猜测没有错,谢文东来此也是特意找她辞别的。他点点头,说道:“我打算明天离开昆明。”

    知道他要走,只是没想到会走得如此仓促,秋凝水想要留住他,可是又找不到任何留下他的理由。她幽幽说道:“怎么走的这么急?”

    谢文东轻叹了口气,说道:“俗话说趁热打铁。一件事情,如果不能连续去完成,很容易半途而废。”他暗指的是对南洪门的压制。现在他对南洪门的优势越来越明显,谢文东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他已经打定主意,就要一口气将南洪门压死,不给它喘息之机。

    秋凝水不明白他暗指什么,也不关心这些,知道他即要离开,心里满是忧伤之情。她停顿了好一会,才强颜而笑,说道:“今天在我这里多呆会吧,晚上我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谢文东眨眨眼睛笑了,说道:“哦?这我可不能错过。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品尝“秋老板”的手艺机会”

    秋凝水被他的话逗笑了,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那明媚的眼神,娇媚的表情,令谢文东的心神忍不住为之一荡。

    正与秋凝水交谈着,姜森打来电话。现在,文东会的人员已经开始准备向广西进,血杀和暗组都是先头部队。姜森询问谢文东的意思,是不是可以出动人力,进入广西。谢文东听完询问,没有多言,只是随口说道,:”老森,你自己看着办就行!”

    “是!东哥!”姜森说道:“那我现在就让兄弟们向西林进了”

    “嗯!”谢文东轻轻应了一声。

    西林位于广西与云南的交界处,也是广西西部的重镇。文东会之所以将第一处目标选择在这里,也是谢文东的意思,按照众人的意见,是直接攻击南洪门在白色的势力,然后再直取南宁,可是谢文东担心己方出入广西,一旦过于深入,当形式堪忧的时候,难以脱身,还是先占西林不叫稳妥。孟旬虽然激进,但是这次也十分赞同谢文东的主意。他以前是南洪门的人,对广西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当地的黑帮凶狠彪悍,想压制他们并令他们臣服非常困难,所以南洪门在广西的人力可比在云南要多得多,一个不小心,就会陷入被重重包围的困境。

    谢文东和秋凝水相谈甚欢,一时间倒是冲淡了离别之愁。

    下午三点多时,秋凝水开始着手准备饭菜。跟着她来到冰箱前,谢文东猫腰向里面一瞧,里面有的食物很丰富,有菜有肉,有鸡有鱼。秋凝水回头对他笑道:“平时很少在外面吃,一般都回家自己做饭”

    谢文东点点头,脸上在笑,心里却有丝丝的心痛。他深吸口气,说道:“要做什么菜,我帮你弄。”

    秋凝水扑哧笑了,反问道:“你会做菜?”

    谢文东摇摇头,冲着厨房台面上的刀具驽驽嘴,说道:“虽然不会做菜,但切菜还是没问题的。”

    秋凝水被他的话又是逗得一阵娇笑。

    正如谢文东所说,他切菜的水平可一点不比秋凝水差。作为用刀的高手,谢文东的手法又快又灵活,切菜自然不在话下,看着他熟练的切功,秋凝水惊讶不已,象是看怪物一样打量着谢文东,最后忍不住叹道:“如果让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为你是一级厨师呢!”

    谢文东边切菜边哈哈大笑。

    等肉菜都切好之后,接下来的就轮到秋凝水大展身手了。谢文东无所事事,在房间里闲逛,瞧瞧这,看看那,当他参观到秋凝水的卧室时,现写字台上面的小书柜里摆有不少奖杯和奖状,那都是秋凝水做警察时得来的。

    谢文东随手拿起一只相架,照片里面秋凝水一身戎装,笑容灿烂,光彩夺目。看来她还是喜欢做警察的!谢文东暗暗苦笑,如果她不是认识了自己,如果没有那次意外,她的生活根本不会被打乱,也许早已结婚生子,不会表现在这么辛苦。

    越是看着这些东西,谢文东的心里越是内疚。他长叹一声,将相架放回原位。

    等秋凝水把菜都做好时,已是下午五点多了。

    看着满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谢文东笑得两眼弯成一条缝。这时,秋凝水又拿出一瓶红酒,打开盖子,给谢文东和她自己各倒了一大杯,随后坐在谢文东的身边,笑道:“来!尝尝我做的菜味道怎么样。”

    谢文东含笑夹起一口,塞进嘴里,没等彻底咽下,便开始连连点头,赞叹秋凝水的手艺不错。

    得到他的夸奖,秋凝水显得非常开心,与谢文东不时撞杯饮酒。

    秋凝水的酒量一般,与谢文东对饮了一会,便已玉面娇艳,脸蛋红彤彤的象只熟透的苹果。

    二人边吃边聊,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已是晚上七点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见秋凝水已醉意十足,时间也已不早,谢文东含笑说道:“凝水,等会我得走了,你也要早点休息,今天……你太累了。”说着话,他站起身形,这时,一旁醉眼朦胧的秋凝水突然一伸手,抓住他的衣袖,声音低微得说道:“文东……”

    “恩?”

    “今他晚上,你可以留下来吗?”说完,秋凝水玉面更红,仿佛要滴出血来,忍不住垂下头去,不敢也不好意思去看谢文东。连她自己都很奇怪,自己是怎么把这话说出口的,但是由心里来讲,她确实希望谢文东能留下。

    谢文东楞了一下,接着回过神来,也显得有些尴尬,他挠挠头,拍拍秋凝水抓住自己衣袖的柔荑,轻声说道:“凝水,你醉了!”

    秋凝水确实醉了,也正因为她醉了,才会把埋藏在心底的话毫不犹豫得说出来。她摇摇头,看着谢文东,眼中满是期待,**着说道:“我没醉!我……就是希望你能流下来!”话音未落,她靠到谢文东的胸前,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身。

    感受着怀中的香软,谢文东也是一阵意乱情迷,不过他的理智还是在提醒着他,不要那么做,因为他根本就付出不起。

    他说道:“凝水,我……我真的要走了……”

    秋凝水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松手,反而搂得更紧,同时她哽咽得问道:“文东,你是不是在为那件事而嫌弃我……”

    这句话,令谢文东的心仿佛被刀子狠狠刺了一下似的,他的身子为之一振,呆呆得没有说话。

    “如果是这样,那你就走吧……”见他久久无语,秋凝水心如刀绞一般,她松开手,垂着头,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看到一滴滴的水珠落在她的腿上。

    谢文东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毫无预兆,他一把将秋凝水从椅子上拉起,然后狠狠得亲吻住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spansty1e=”text-dbsp;under1ine”><spansty1e="bsp;#8ooo8o”>文东同盟※小龙堂58123118

    文东同盟※暗魂59192322

    文东同盟※暗杀12136424

    文东同盟※暗组1662o8o69

    文东同盟※飞鹰堂264364111

    文东同盟※河南堂口65885933

    文东同盟※洪門67o83189

    文东同盟※湖南堂口66346956

    文东同盟※虎堂16621o246

    文东同盟※青龙堂275oo721

    文东同盟※朱雀堂28145152

    文东同盟※望月阁589828o6(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