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163)曲靖的zhan局在向着谢文东越来越有利的方向展,他心中喜悦的同时,也隐隐有些担忧,那就是已逐渐强硬、壮大起来了的白燕势力。 ,。

    白燕的展方向已经很明确了,就是走杀手路线,她出手的次数虽然不多,只有两次,但每一回都会给谢文东带来莫大的威胁。第一次,白燕派出的杀手几乎要了谢文东的命,就连他最贴身的防弹衣都被打穿,这是以前从未生过的,而这一次他虽然没有像上回那样受伤,可其中的凶险却更大,如果不是褚博等人眼尖,又冒着生命危险牵制住杀手,结果如何,还真不一定呢!这时候,谢文东对白燕生出几分忌惮,也很想除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可是对方藏身在南洪门的老巢广州,谢文东鞭长莫及,奈何不了对方。

    想杀白燕,必须得先破南洪门,只要南洪门一垮台,白燕也就失去了靠山,其势力自然会崩溃。算来算去,眼前的6寇还是重点,6寇不死,有他挡在自己面前,己方就难成夹击之势,使南洪门亡。

    谢文东找来刘波,询问他6寇最近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暗组时常能抓到一些南洪门的眼线以及普通的帮众,从他们的嘴里,刘波掌握了不少南洪门的情报。听完谢文东的问话,刘波摇头说道:“不太乐观!现在南洪门的堂口都是由6寇一人在支撑着,加上有伤在身,身体越来越差。”

    “哦!”谢文东应了一声,摇头苦笑。没错,6寇是个人才,可是南洪门也不应该往死用,如果6寇真被累死,对南洪门的损失,何止一处云南能弥补得了的?谢文东幽幽说道:“南洪门的干部储备已经严重不足,只要我们能在云南这边干掉6寇,会立刻导致南洪门塌陷半边天。”

    刘波点头,表示赞同,他说道:“东哥,我们现在的人手足够充沛,一鼓作气,强攻堂口,应该是可以攻破的。”

    谢文东咬咬嘴唇,摇头叹道:“若是那样,我们不知得伤亡多少兄弟。强攻是下策,最好能想到其他的办法。”

    刘波疑问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揉着下巴,思绪飞转,自言自语的喃喃说道:“虽然有6寇坐镇堂口,但以现在这么危机的情况下,南洪门真的会是铁板一块吗?如果能得到更多的信息,我们便可以用老办法,策反!”说这话,谢文东眼睛一亮,猛然想起一个人,情报贩子于飞鹏。

    于飞鹏自称是昆明的万事通,不知道他对曲靖的情况了不了解。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谢文东找出于飞鹏曾经给过他的名片,给其打去电话。

    上一次,与谢文东的合作令于飞鹏轻轻松松赚到一百万,现在又接到谢文东的电话,知道有大生意上门了,他的脸都快笑开花了,连声问道:“谢文东找我又是有生意要谈吧?!”

    “没错!我想了解一些曲靖方面的情况。”

    “关于南洪门的?”

    “当然!”

    “关于这个我倒是知道一些,不过,价钱方面嘛。。。。呵呵。。。”于飞鹏嬉笑着没有把话说完。

    对他这种人,谢文东早已看透,只要给的钱足够多,他甚至能把自己的爹娘都卖了。谢文东冷笑一声,说道:“价钱好说,老规矩,只要你给我的情报足够重要。”

    “哈哈!”于飞鹏大笑,说道:“谢先生就是痛快,我最愿意和谢先生这样的人做生意了。这样吧,我现在去曲靖,和谢先生当面谈。”

    “好!”谢文东答应得干脆。如果于飞鹏能看到谢文东此时脸上的表情,他一定会后悔自己现在的决定。对他这种人,谢文东是最不信任的。他能卖情报给自己,也能将自己的情报卖给别人,这在谢文东看来,这是个隐性的威胁,等把他利用完之后,谢文东哪还可能会容忍他的存在?!

    昆明距离曲靖不远,上了高,只一两个小时的车程而已。当天下午,于飞鹏坐车来到曲靖,被文东会的人接进据点,与谢文东见面之后,他没有太多的客套话,直截了当地切入正题,问道:“谢先生这次想从我这里得到哪些情报?”

    身为情报贩子,于飞鹏对情报的重要性自然非常明白,有了上一次和谢文东交易的基础,现在于飞鹏在谢文东面前可神气了许多,底气也足了,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副必恭必敬的态度。

    谢文东也不介意,微微一笑,说道:“我想知道一些南洪门在曲靖堂口的不稳定因素。”

    于飞鹏先是一愣,接着明白了谢文东的意思,他笑道:“谢先生还想象上次一来,来个策反?”

    “没错!”谢文东含笑问道:“于先生可有合适的人选吗?”

    “这个。。。。”于飞鹏故意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这个比较难办啊!”

    谢文东明白他的心思,说道:“还是老价钱,一百万。”

    于飞鹏闻言,眼睛为之一亮,搓手干笑道:“既然是谢先生开出的价码,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说着话,他看了看左右。向谢文东近前蹭了蹭,低声说道:“南洪门在云南失利,大多数人员都集中在曲靖这一处,其中也有许多云南本地人,他们对南洪门的忠诚度不是很高,如果谢先生能利用这一点对其进行策反,我想成功的希望很大。”

    谢文懂不想听这些笼统毫无意义的话,他提醒道:“说重点。”

    于飞鹏咽了口吐沫,说道:“现在,在南洪门的本地干部中,职位最高的当属安永仁了。他以前在昆明混过,后来去了楚雄,近期又随着6寇到了曲靖。他手底下有一批心腹兄弟,在南洪门的堂口里也算得上是颇有实力的一个人。”

    谢文东边听边暗暗琢磨,等于飞鹏说完,他问道:“此人的为人如何?”

    于飞鹏笑道:“人还不错,就是胆子稍微小了一点。安永仁在昆明时,我和他常有往来,交情颇深,算起来也是老朋友了。”

    “哦?”谢文东挑起眉毛。

    于鹏飞继续说道:“如果谢先生真有心招降安永仁,我倒是可以为谢先生跑一躺,去做说客,不过,要去南洪门的堂口也是蛮危险的,一个不小心我就得把命搭上,谢先生,你看。。。这个。。。呵呵!”

    谢文东看着一脸干笑的于鹏飞,正色说道:“如果你能成功说服安永仁,我再给你一百万也无妨!”

    “妥了!”于鹏飞说道:“有谢先生这句话,就算让我上dao上、下火海,我也义不容辞!”

    “呵!”谢文东气乐了,如果没有钱,于飞鹏恐怕连理都不会理自己。他沉吟片刻,说道:“刚才你说安永仁这人的胆子不大?”

    “是的!”于飞鹏没有明白谢文东的意思,点了点头。

    谢文东微微一笑,说道:“若是这样,那我就再借你一点‘东风’。”

    当天晚间,文东会召集人手,随后向南洪门的堂口动了进gong。

    这次进gong可不是佯攻,而是实打实的进gong,双方皆派上了主力参zhan,火拼现场既激烈又血腥,双方人员的伤亡都呈直线上升,前放作zhan的兄弟成批成批的向下倒。这种你死我活的消耗zhan令南洪门头痛不以,即便是谢文东也是承受不起的。

    在激zhan了半个钟头之后,谢文东下令停止进gong,但是并没有撤下去,而是将手下的兄弟全部留在南洪门的堂口周围,围而不攻,看样子是在等待时机。

    这种情况,对堂口内的南洪门帮众而言最是难受,敌人虎势眈眈地守在自家的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动突然猛攻,南洪门的上下人员皆无心休息,神经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

    这一晚上,南洪门的帮众几乎没睡多少觉,即使睡觉的时候也是合衣而睡,手里还紧紧握着片dao。而另一边,文东会帮众全部回车内,空间虽然狭小,但睡得却很香甜。

    终于熬到第二天,南洪门众人本以为文东会的人会撤下去,哪知对方的车队根本没有撤走的意思,继续围在堂口的周围。

    不过毕竟是白天,南洪门帮众的精神稍微松缓了一些,许多熬了一夜未睡的帮众呵欠连连,准备乘此好好休息一下。

    结果他们刚刚躺下,文东会的进gong又来了,只是规模要比晚上相对小一些。可即便如此,南洪门众人也不敢大意,全力应zhan。

    这一场小规模的冲突双方只打了十多分钟,便以文东会的主动撤退而草草结束。

    但这仅仅是开始,文东会用起来骚扰zhan术,两小时一小攻,四小时一大攻,进入深夜,便又展开全面进gong,连续一天两晚下去,文东会始终没有消停过,南洪门帮众亦是不得安宁,上下人员被折腾的疲惫不堪。

    身体上的劳累还能忍受,但精神上的折磨快将人逼疯,大多数的南洪门帮众看不到己方胜利的希望,斗志也随之越来越薄弱。

    <spansty1e=”text-dbsp;under1ine”><spansty1e="bsp;#ooooff”>文东同盟※小龙堂58123118

    文东同盟※暗魂59192322

    文东同盟※暗杀12136424

    文东同盟※暗组1662o8o69(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