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南洪门在中殃也是有门路的,有它自己的靠山,也有帮他们说话的人,如果中殃真铁了心的扶植谢文东,南洪门恐怕连一个月都顶不住就被北洪门吞并掉。 ,。

    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是戴安妮搞不明白的,她摇了摇头,轻叹口气,说道:“我总是觉得你现在的处境很不稳定,虽然你看起来是那么的风光。”

    她的话虽然不好听,但确是实话,也说到谢文东的心坎里。谢文东在安哥拉为国家争取到的利益已经不少,但是他觉得还是不够,他必须得把自己的金融势力进一步扩大。他点点头,含笑说道:“你说得很对!”顿了一下,他深吸口气,说道;“不要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

    戴安妮一证,愕然道:“说我什么?”

    谢文东笑道:“先说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吧!”

    “哎!”戴安妮幽幽叹息,耸肩说道:“自从从上嗨回到北竟,我就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神经拉得紧紧的,好象加满弦的条,我想我就快要失眠了。”说话时,她的表情显然很无奈,也很落寞。

    说完话,她立刻又愣住了。这些事,就连对家人她都只字未提过,但在谢文东面前,却不知不觉中很自地将了出来。也许,自己的内心里确实把谢文东当成朋友了吧!她这样安慰自己。

    谢文东两眼弯弯地看着她,笑问道:“你紧张什么呢?”

    “还不是为了你们政只部?”戴安妮玉面红润,微微低下头,看着杯子里浓咖啡,低声说道:“听说被政只部里的人都是又奸又诈,摆弄事非的高手,如果被他们找上,即使没有问题也能被查出问题,轻者工作不保,重者被送进监狱……”正说得起劲,戴安妮突然想起坐在自己面前的谢文东就是政只部中的一员,她急忙把下面未完的牢骚又咽了回去。(完美群)

    “哈哈!”谢文东仰面轻笑,反问道:“你担心的就是这个?”

    戴安妮瞪大眼睛,反问道:“难道这个还不够让人担心的吗?”

    谢文东微微摇头,轻声说道:“不用担心政只部,他们肯定不会找你的问题,另外,现在共安部的职位大量空缺,可能用不了多久,你就职位就会得到相应的提升。”

    戴安妮满面茫然,疑问道:“你怎么知道?”

    谢文东含笑说道:“我就是知道。”

    戴安妮很聪明,看着信心十足的谢文东,再细细一想,惊讶道:“是你帮我走后门了?”

    怕她再次误会自己,谢文东忙摇手说道:“你不要多心,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们政只部也决定不了你们共安部人员的调动。”他这话是半真半假,正常情况下,政只部和共安部是两个独里的部门,的确互不干涉,但是现在并非正常情况,共安部正受到政只部的审查,后者的意见自然也就变得至关重要.

    带安妮没想那么多,觉得谢文东的话也对,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她是个好强的女人,即便是有升职的可能,她也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来赢得机会,而不是靠那些协门外道的本事和其他非正当的手段.

    话是开心锁.通过交谈,带安妮慢慢揭开心中对谢文东的疙瘩,态度也慢慢好了起来,变得有说有笑.不知不觉间,两人在咖啡厅坐了将近两个小时,带安妮无意中一看手表,惊呼一声,说道:”哎呀,都快到中午了!”

    谢文东看看表,可不是吗,指针马上要指导十一点.他笑道:”正好!既然到了中午,我们去吃午饭.”

    带安妮面露难色,说道:”可是我中午已经有约了.”

    ”哦!”谢文东略有写失落,不过脸上很快又露出笑容,点点头,疏导:”那好吧!我现在送你回去.”

    带安妮笑道:”我们可以晚上去吃饭.”

    谢文东笑容加深,颔说道:”可以!”说这话,他站起身形,很有风度地绕过桌子,帮带安妮挪开椅子.后者笑问道:”你不想知道我中午和谁有约嘛?”谢文东耸耸肩,说道:”如果你想说的话!”

    戴安妮一笑,说道:”那个人你也认识.”

    ”哦?是谁?”

    ”是李明义.”

    李明义?李天华的那个白痴儿子?谢文东先是一愣,随后悠悠而笑,轻叹到:”原来是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对你倒是很有意思的.”

    戴安妮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问道:”那你呢?”

    ”我?我”谢文东语塞.

    是啊!那自己呢?难道自己真的只把戴安妮当成普通朋友而没有一点非分之想嘛?当然,答案是否点的.谢文东忍不住老脸一红心中突然升起羞愧之意,对彭玲,对金蓉的羞愧.他咬了咬嘴唇,脸色变换不定.

    看他不自然的样子,戴安妮咯咯一笑,拉了拉他的胳膊,笑道:”不用紧张啦,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呢!我们走吧!”

    她在开玩笑,而谢文东却没有当成玩笑,送戴安妮回共安部大楼的路上,他一直在抚心自问,自己对戴安妮究竟是有什么样的感觉,可每一次多得出的答案都不是他想要的

    将戴安妮送回到共安部的大楼,谢文东与她道别.

    出于女人的敏感,戴安妮觉得谢文东好似有心事,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谢文东笑道,只是笑的很是牵强,他摆了摆手,说道:”再见!”说完话,再不停留,转身做回到车上.

    回到车内,谢文东忍不住叹了口气,沉思了好一会,现汽车还没有启动,他抬头一瞧,只见格桑,袁天仲,褚博三人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自己,他扑哧一声,笑了,仰头笑道:”都看我干什么?走啊!”

    三人相互瞧瞧,还是袁天仲率先开口问道:”东哥见到戴警官,不是很开心嘛,怎么突然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因为李明义那小子?”

    格桑说道:”他敢和东哥抢女人,我们可以马上让他消失.”

    谢文东皱了皱眉头,摇晃手指,说道:”不要那么做.”对于女人,他不会使用强迫的手段,何况,他真正忧心的并不是这件事.沉默了一会,他问袁天仲:”如果我和戴安妮生进一步的关系,是不是很不道德.”

    想不到他回问出这样的话,袁天仲愣住,仔细琢磨了好一会,他方小心翼翼充满'理性'地说道:”理论上是!不过东哥的身份特殊,有几个女人也不算稀奇,何况目前已经是这样了,并不差多出一个两个的”

    听完这话,谢文东颇感笑哭不得,摇头笑道:”开车吧!”

    ”东哥,我们现在去哪?”

    ”我想回趟体市.”许久没有回到总部那边,而且东心雷又不在,谢文东还真有些放心不下,想回去查看一番.

    袁天仲点点头,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说道:”东哥晚上不是和戴警官越好了吃饭了嘛?现在去体市,我担心晚上赶不回来啊!”

    谢文东苦笑,幽幽感叹,说道:”既然是理论上不道德的事,还是不要去做的好,不然大家都回很痛苦,天仲,你说呢?”

    ”喔我没有意见!”袁天仲一缩脖子,不再搭言,他觉得像个人感情这方面的事,自己还是少点参与得好,不然出了问题,自己里外不是人.

    谢文东没有吃午饭,直接坐车赶回体市。目前在体市这边暂时无人负责大局,有问题,所有干部聚在一起商议解决。得知谢文东回来。北洪门的干部们都十分意外,纷纷从总部大楼里迎接出来,众星捧月一般将他接进总部内。

    大致看来一番,目前留守在体市的干部他大多都不是很熟悉,由于正与南洪门交战,有能力的干部早已派遣到前方,剩下的这些干部,要么是太年轻,资历尚浅,要么是年岁太大,平时得不到重用之人。

    看罢之后,谢文东心中苦笑。随口问道:“最近总部这边有什么情况或者问题吗?”

    “没有!”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东哥,一切都很正常。”

    “嗯,那就好!”谢文东点点头。

    这时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挤上前来,开口说道:“东哥,我这边倒是有一件事”

    谢文东转头一瞧,原来是北洪门外联部门的一名高层头目,名叫冯昆。北洪门的外联部基本没什么像样的工作,主要就是搞公关,说白了,就是专门与正服官员打交到的一帮人。他微微一笑,说道:“冯先生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样的,再过几天,就是洪武集团的周年庆了,前阵子,王兄说要搞一场大型的宴会,我这边也把市里的各部门领导都联系好了,到时一定都会前来参加,可是现在却联系不上王兄了。”冯昆摊了摊双手,表现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他说的王兄当然就是指北洪门白道生意的负责人王海龙了。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海龙现在应该在安哥拉吧!”

    “听好所几天前就已经回国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