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320、变异的段流

    叶天醒来时天色已经黑透,林间一片安静,只有细弱的虫鸣。

    周围弥漫着树木烧焦和淡淡血腥混合的气味,在他身侧几丈开外,赤焰狂猿那巨大的身躯横尸于此。

    “呃……”

    轻轻的低呼了一声,尽管只是皮肉之伤,但全身上下被炙烤过后的感觉又岂会好受。

    环目四顾,自己的身边是一堆烧得正旺的火堆,而在一旁摆弄柴火的人却是段流。至于韵儿和冷凝月,则是安静的躺在自己左侧,她们的身下被扑了一层厚厚的杂草,想来是段流怕她们着凉而刻意准备的。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段流上前扶着叶天,语气关切。

    叶天先是一怔,切确的说是他在见到段流的那一刹那心里就咯噔一下。一个被虚无之后烧死的人,怎么会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

    “你……”叶天虽然惊讶,但却并不害怕,无论如何段流都是他的兄弟,即使欠着变成了鬼魂,叶天也有自信他绝不会对自己下手。

    “唉……”段流轻叹一声,似乎无尽惆怅,那种从地府捡回了一条命后的欣喜和一众莫名的情绪纠结在一起,使得他眉头深锁。

    “怎么了?”叶天的心头隐隐升起一种预感,段流的经历,也许和自己极为相似。

    闻言,段流看向叶天,目光停留了几息之后再度哀叹一声,道:“你看。”

    段流说罢伸出左手,将手掌平摊开来,目光转至自己的手掌,似乎在聚精会神的思虑着什么事情。

    叶天静静看着,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他心里竟然已经有了一些画面。

    呼~

    火苗凭空从手掌中窜起,起初是正常火焰的金红夹杂,片刻之后,竟然缓缓转黑。火焰虽然只是小小的一簇,但那种极炎的温度却毫不含糊的向着四周散发。而且,叶天能够感受的到,那蹿腾跳跃的火焰,一旦脱手而出将会是何等的威力。

    “虚无之后?!”虽然早有准备,但叶天仍是免不了一声惊呼。

    段流能够掌控虚无之火,这绝对是一件好事,他因祸得福,拥有虚无之火之后,他的实力将呈井喷状暴涨。

    当然,叶天没有直接点破他为何会能够掌控虚无之火。因为易血换髓经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轻易接受的,在很多人眼里,对于易血换髓经的印象,“邪典”两个字已经根深蒂固。

    “这叫做虚无之火?”段流惊问,他起初只是惊愕于自己为何能够掌控赤焰狂猿的火焰,但却并不知道这种火焰叫做虚无之火。

    叶天点了点头,将赤焰狂猿的大致信息和他说了一遍,其中着重讲解了虚无之火的厉害之处。

    段流听了半天,总算听出个大概。如果说虚无之火是火,还不如说它是一种意念。由念而生,随心而动。只要施法者不死,虚无之后就永远不会枯竭。

    “恭喜你,段师兄!”叶天拍了拍段流的肩膀,这件事真的是值得庆贺。段流的情况,简直完美诠释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

    “呵呵……”段流苦笑一声,无奈道:“何来恭喜之说啊……我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正常的人了。”

    叶天闻言一怔,旋即明白过来,段流肯定已经知道了他之所以能够活命,而且还掌握了虚无之火是因为易血换髓经的缘故。

    由于需要先行安慰段流,所以叶天只能把段流是如何换的赤焰狂猿血液的问题放到一边,如果不出意外,应当是韵儿为之,所以叶天也并不忧心这件事情。

    “段师兄,你还是你,现在除了更强之外,你难道和之前有什么区别么?”叶天轻笑问道。

    “有,我体内流淌的是一只妖兽的血液,我已经不是人了……”段流颓然坐下,他的思想比较守旧,很难接受这件事情。

    这话虽然说的有些滑稽,但却让叶天感受到了段流深深的无奈。

    叶天不擅长安慰别人,思虑再三,只能拍了拍段流的肩膀,道:“实话跟你说,我和韵儿体内也都流淌着妖兽的血液。”

    “什么!”段流悚然一惊,在他的印象中,叶天和韵儿乃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完美一对儿。现在叶天竟然说他们体内流淌着的是妖兽血液,这着实让段流有些难以接受。

    “你不信么?”叶天问道。

    “不……信……”段流起初下意识的想说不信,但话到半途却也由不得他不信了。因为他想起了自己临时前的那一幕。

    韵儿的身上散发出无尽寒气,漫天的古朴经文在其周身围绕,然而韵儿轻声呼唤着自己,让自己跟着一个字一个字的去读,再然后,诡异的事情便发生了。

    那些经文逐一与赤焰狂猿的血液融合,最后汇入到自己已经被烧成焦骨的身体之中……

    “可是……”

    段流还想再说什么,但叶天已经转身离去。

    不必再说了,因为此言一出,如果段流是“嫉恶如仇”的武宗正统人士,那么谁也劝不了他,甚至以后还会成为死对头。

    “叶天,我想明白了。”段流跟了上来,道:“刀在自己的手中,用来斩杀恶人便是利刃!”

    点了点头,叶天欣慰的看了段流一眼。还好没让自己失望,如果段流在易血换髓经这件事上和对待骆珊珊一样的顽固,那也就无可救药了。

    “是韵儿救的你对吧?”缓缓走了过去,在见到韵儿那惨白的脸色之后,叶天心头慕然一痛。

    “是的,韵儿的身体很凉,凉的吓人!”段流急忙说道,但话刚出口,他便感觉到一丝不妥,于是急忙尴尬的改口道:“她身上散发寒气,离得近了甚至都会结霜。”

    说罢,段流反应片刻,突然生出一种越描越黑般的感觉。

    叶天哈哈一笑,被段流这繁重的心思给逗乐了。叶天昏迷,所以只能是段流把韵儿安顿在火堆旁,而韵儿也已经昏迷,想要安顿好她,除了抱就是背,自然会有近距离的接触。这个段流,竟然为了这点事儿而解释起来。

    “你笑啥?不信啊?”段流郁闷之极,已经不知如何解释为好了。

    “不信。”叶天有心逗他来缓解其心中的别扭。叶天了解段流,他虽然想通了易血换髓经的事情,但其心里肯定还有一丝拧不开的曲折。

    “不信?!”段流单心眼,再加上叶天演的跟真的一样,顿时让前者惊呼出声。

    “咱们兄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我段流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段流有些激动起来,他却怕的是就是被兄弟误会。

    “哈哈哈……”

    “你笑什么?”

    “自然笑你。”

    “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又没说你说假话,不过是逗你玩罢了。”叶天摆了摆手,不再逗弄段流。

    “靠!”段流再才反应过来,不满的啐骂了一声。

    当然,兄弟间的啐骂并不会引起任何的不愉快。两人蹲在冷凝月和韵儿身前,叶天仔细的分辨着两人的伤势,而段流则是一会儿看看伤者,一会儿看看叶天,一副不懂想问还找不到合适机会问的模样。

    看了一会儿,叶天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定论。冷凝月只是简单的气力耗费过重,只要服下丹丸略作修养便可痊愈。而韵儿则是要相对复杂一些,叶天虽然看不出她的具体症状,但隐隐能够猜到,一定与其体内的极寒之气有关。

    “段师兄,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布包?”叶天环目的同时问道。

    段流摇了摇头,他醒来之后就开始忙活着安顿众人,哪有心思去注意一个小小的布包。

    叶天本来也没指望他能够看到,问过之后便起身前去寻找。

    三五丈开外,叶天找到了自己的布包。此刻月夜高明,借着月光,叶天看到这有一只田鼠似的动物正在扒着布包啃食。

    见此情形,叶天差点没气死。这布包中的丹丸都是他舍不得用的宝贝,救人尚嫌不够,竟然被这大耗子给偷吃!

    “我靠!你他娘的到是大饱口福!”叶天一脚踢飞了大老鼠,心疼的拾起布包,开始清点其中的丹丸。

    “易雪丹、幻色丹、九灵心丹、黄藤丸……”

    叶天一一的清点着,没清点好一颗便交到段流手中,经过一炷香的清点,发现少了疗伤丹丸五颗,甚至,补充灵气的丹丸竟然还被那大耗子给偷吃一颗……

    “妈的!”叶天轻易不爆粗口,眼下可真是气的急了。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刚才绝对不会只是踢飞那贼鼠这么简单!

    “这都是啥嘛?”段流捏着一粒紫黑色的丹丸看个不停,他哪见过这些灵宗事物,还以为叶天的郎中呢。

    “药丸。”叶天也不愿和他解释,从其手中夺过丹丸,来到韵儿和冷凝月身边。

    挑选了几颗对症且品阶最高的丹丸分别为分人服下后,叶天再从剩余的丹丸中选取了几颗自己服下。

    灵丹药力强劲,只是一炷香不到的功夫,冷凝月和韵儿便纷纷有了转醒的迹象。

    叶天见状长舒一口粗气,可气才舒到一半,另一只赤焰狂猿那狂暴的气息却徒然出现在东南方五里之内,而且,正向着此地狂奔而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