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68.第168章 折心化器

    因为郦君壁母子和刘弛的意外,在庄志南继位的这几天中,江云很是忙碌,武思敏也同样,方方面面的事情总也处理不完。最让人头疼的是郡兵的事情,虽然江云知道此事难免,但时间不等人,节骨眼上他需要这些人,所以不得不向老将军廖凯求助,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后,正合廖凯的心意,拍着胸脯向江云保证,此事交给他,到时他一定会拿出一支堪比武卫军的强军,让赵国人见识见识武国儿郎的厉害!

    此事过后,江云便催促武思敏返京,因为他早已收到周锦的消息,西南恐生变故,事情进行的并不顺利,尤其周锦的父亲周松阳,根本就不听劝告,周锦觉得周松阳被人控制了,而且那些人的势力很庞大。

    “胥关内有多少神境修士?”快马疾驰中,江云询问武思敏,担心一旦两家撕破脸,引发更大的冲突。

    武思敏闻言笑道:“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没见我身边都没有可用之人吗?再说了,左文峰等人虽然固执,但武国真有危难,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是不是这样秦姐姐?”

    一同返回的还有妙道仙子秦霜,秦霜闻言点头。武思敏似乎并不为此事担心,可江云急,因为他知道,江君羽等人恐怕与仙道阁是一家,到时左文峰等人不反戈一击,他就阿弥陀佛了。

    如此一路疾驰,来时大队人马走了两月,回去只用了十一天,不可谓不快。

    “有消息到唐府找我!”进城后,江云交代了一声,便返回唐府,惹的武思敏抱怨:“嗳嗳嗳……你说这人,返京不去述职,却先回家,无法无天!”

    秦霜闻言笑道:“不还有你吗,你们两人还分彼此?”

    武思敏冷哼一声,打马道:“走了,回头我登门道谢。”

    看着武思敏离去的背影,秦霜暗暗摇头,关于武思敏身染恶疾的事情,秦霜也知道,但武思敏为此终身不嫁,似乎就太过迂腐了。通过这一个月来的观察,秦霜觉得,武思敏和江云挺合适,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哪个男人能与武思敏走的如此近,但武思敏的身份崇高,江云又是有妻氏的人,恐怕……

    秦霜眼望繁华的琞京,高楼座座,虚影重重,为了这一切,武思敏也身不由己。

    秦霜回忆着从前,返回崇明后,直接来到梁基所在的悰山阁,告知那个呆子,郦君壁已经离世……

    江云返回家中,拜见了姨母后就被唐德君叫了去,作为当朝冢宰,唐德君不可能不过问安南这么大的事情,当他听说江云没有进宫复命,而是直接回了家,不免说道了江云一翻。

    “此事你处理的不好,恐怕会给人留下话柄”唐德君提醒江云,江云却不在乎,鸡蛋里挑骨头的事情谁能避免,人活着本来就是一场麻烦,化解便是,何须担心。

    “大爷那边有消息吗?”江云趁机询问。

    提起鲁国,唐德君老迈的面孔上流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很是小心的道:“听说你和鲁国公主的关系很好,她还来找过你?”

    江云笑着点头,清明境内的事情瞒不住人,但雍佩造访京城只有他一人清楚,如今被唐德君提及,看来武家对他不放心,这半年来做过调查。还好迎梦不在此处,否则让她知道自己和雍佩单独见过面,那丫头肯定会找他算账,迎梦的眼里不揉沙子。

    “雍佩是来找晓华的,但晓华不告而别,我便招待了她几日”江云解释道,唐德君感慨惆怅:“晓华这孩子不让人省心啊。”

    江云正想提及唐晓华的事情,想让唐德君帮忙寻找,晓华跟爷爷的关系向来很好,唐德君又老谋深算,恐怕能猜到唐晓华去了哪里。但唐德君的心思并不在唐晓华身上,只是随便感慨了一句,便道:“日后你与鲁国来往小心行事,草镖行的厉害你也见识过了,哎……”

    “何故叹气?”江云问道。

    “没什么”唐德君吞吞吐吐,明明有话要说,但又不说出来,搞得江云心里发毛。

    像他这样的人,江云头疼周旋,便找了个借口告辞。

    深夜,江云找来了老树四附,老家伙如同怪物,满面须髯,春暖花开时节样子也随之改变了不少,江云询问他,那件事考虑的如何?

    四附显得非常犹豫,故土难离,几千年来,它都没有离开京城,担心自己走后会被对头毁去根基。但江云想的是,放着这么大一个高手不用,实在可惜。江云劝他折心化器,但榆木疙瘩考虑问题很迟钝,小半年过去还是没能想通。尤其是这树精,眷土。

    “老友”江云劝解他:“天地繁浩,孕育万化法门,但你若足不出户,大小对你有何意义?你如同身在宝山一无所得,愧对天地。”

    这道理四附懂,深沉的点着头,但他早已习惯了这一切,京城内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他都记忆犹新,如果看不到这些东西,他怕自己会不习惯。

    四附的感受常人难以理解,这么说吧,几千年来,他能清晰的记住每一条在自己身上啃食过的小虫,看着它们春生秋死,羽化成蝴……世人也一样,代代繁衍,生老病死。

    这就是四附每日都要做的事情,默默的观察着‘天生天杀,万变定基’中蕴藏的玄奥。江云可以肯定,四附早已领悟了自己的神通,但也被陷在其中,无休无止,就好像读书人苦读一生,但却不去考状元,实在愧对天生地养的莫大造化。

    江云不得不劝解他,世无全事,虽然天道求衡,但又总不均衡,世间总是在安定、纷乱,纷乱、安定中反复,这才是大道真实的样子。因为天道不完美,所以它才会有变化,而追求完美的结局只有一个——死!彻彻底底的消亡。回头是岸,适可而止,道是没有尽头的,但生命有限。

    树精因为天年久远,普遍不在乎生命与时间的流失,如同阔绰不在乎钱财,所以江云提醒四附,他该出去看看了。

    江云的话四附思索了一夜,直到清晨天边放出白芒,他出神的望着,道:“你说的对,朝起夕落,永无止境,我早就应该想通这一切。”

    如此,四附留下一节树心,那是他生命最初六十年的记忆,求江云帮他折心化器。他说他想通了,想要去领略外面的天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