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第211章 挑衅

    还让司徒林已然忘记了要找别的“鲜花嫩草”的原因是,王丽开始渐渐的“发威”,床上功夫越加的厉害、多样、复杂和新奇。

    如此,司徒林的新鲜趣味,便一直都只停留在王丽身上了,一时之间,司徒林还真无法换人了。

    也正是因此,王丽又是在无知无觉中做了一件好事!那就是王丽把司徒林的魔抓给按在了自己的身上,让司徒林的魔抓没有及时的蔓延出去……

    而等到司徒林玩腻了,想要换换口味的时候,那时,却让司徒林始料未及的发生了别的事情,司徒林的“魔念”终于是没有完全的得逞,从这点来说,王丽的这次“舍生取义”算是贡献远远大于私欲的毁灭了。

    司徒林和王丽,他们的苟且,似乎是注定了的,却又因为王丽的为了私念而不断的给自己“更新换代”从而保护了其他人,保护了张婷婷、吴佳佳、郝甜甜、孟雪……甚至是保护了蒯晓敏和干蓉蓉之流。

    ……

    “文老师啊,我可不知道你要撮合吴佳佳和易子敛的哦……对啦,为什么易子敛和吴佳佳就一定最配呢?我看易子敛可是对孟雪更有意思哦。”张婷婷讨好的坐在文英身边道。

    文英把鱼皮花生倒出来,给了张婷婷一些,语气也缓和的多了,毕竟,文英他们又和张婷婷没有什么过节。

    张婷婷一向都是明哲保身的很呢。

    “傻丫头,你可真是一点经验,一点眼色都没有,孟雪,那孟雪的心思可都是放在萧文斌身上呢,你说凭萧文斌和易子敛的那门铁的关系,他易子敛能和孟雪在一起吗?我要是撮合孟雪和易子敛,那还不是戳事吗?戳萧文斌和易子敛干起来啊?萧文斌可先要干了我了……”

    “干”这字眼用的,在于文英来说,是多么的自然而顺口。

    “嗯,也是……文老师啊,是我犯傻了哦。”张婷婷连忙的给自己找台阶下。

    “呵呵……哼!”这股子冷笑是发自于王丽。

    文英和张婷婷看过去。

    文英问道:“王老师啊,有什么那么好笑的事情啊?”

    王丽还在涂抹着指甲油,闻言之下,王丽继续着自己的活,口中应道:“我在笑的是,文老师您也有怕的人呢?”

    文英:“王老师啊,听你这口气,说我怕萧文斌呢?还是说我怕易子敛呢?”

    火药味浓厚了起来,张婷婷却不敢置身度外的走人了,她只就坐在文英身边,吃着鱼皮花生,呼吸压制的,不敢长喘气,她是谁都不想、也不敢招惹的。

    “怕不怕谁的,谁知道呢。不过,这年头,谁又何必怕谁呢。”王丽阴阳怪调的应道。

    “是啊,这话说的很世道了,要是某些人真的谁都不怕了,也就谁都无所谓搭理了。反正死猪呢,是不怕开水烫的了。”文英咄咄逼人,开始了出口伤人。

    王丽的手,突然停止了下来。看着手中的指甲,王丽最后抹了一把,把指甲油收了起来。

    起身,倒了杯开水,王丽突然把开水泼到地上,言道:“是啊,某些老脸皮厚的主,也是不怕开水烫的。”

    文英楞住了。

    张婷婷连忙的道:“文老师啊,那我这就去找郝甜甜,赶紧告诉她先前我都是开玩笑呢,这撮合吴佳佳和易子敛的事情,咱就不参合了。”

    说完,张婷婷连忙的起身,拍拍屁股便走了。

    文英斜着眼,怒气冲冲的看向王丽,王丽再次把水倒满,把头一昂,甩了甩头发,走回到座位上,说道:“唉!过了年龄的,都是给别人说对象的事了,真是年轻好呢。要是成了老女人,真是不如死了的好,想想我都害怕了,岁月不饶人啊,眼看着,我也都三十二了,奔四的女人啦。”

    文英不做声了……

    王丽也不再多说了。如此这样的反击,已经让文英气的可以火山喷发了,所以,王丽不打算再刺激文英了,否则,文英可真的是要发疯了。而王丽觉得,自己还是要保持淑女形象的,难道真的和文英厮打起来?文英可是老女人了。

    ……

    下午,下过午自习后,点名。

    李宗政点完名后,说道:“下面,我说两件事情。”

    教师们本想散去,准备下午的课了,只好又都坐在那里不动了。

    李宗政说道:“第一件事呢,现在办公室热闹了,大家都在一块儿办公了,两间办公室合并成了一间办公室了,不过热闹是热闹了,闲言碎语的也多了。我想,办公室平时就是办公的地方,批批作业,讨论讨论工作上的事情还是可以的,就不要乱说些家长里短的了。不是有句话嘛,祸从口出患从口入嘛,这个……”

    “知道了,还有没有别的事情?没有我们还要上课呢。学生们在教室里,出了乱子你负责啊?”邵兆龙这话虽然是对事又对人,但是这话也是代表了大多数教师的意思,包括蒯晓敏和干蓉蓉她们,也是非常烦恼李宗政的喋喋不休的啰嗦。

    “那个,第二件事。”李宗政说道:“这个,学校,我们都知道什么地方,这里不是表演什么的地方,不是戏台子和什么话剧的后台,老师们在这里,最好不要动不动的就涂涂抹抹的,要是想化化妆,不是不可以,但是最好不要在办公室里,去寝室就是了,这办公室学生门来来往往的,外面都是学生,你说你涂涂抹抹的,像个什么样子!是不是?”

    李宗政的这个话,似乎就大大的与众不同了,各个老师,特别是那些女教师们,开始纷纷的对号入座了,李宗政这话,明显的带有针对性啊,很显然,最近是哪个老师在办公室里给自己化妆了……不过,这事原来也是有的,可今天偏偏就被李宗政提了出来了,看来,这事是有人在李宗政那里打小报告了。

    扫视了一圈之后,李宗政继续道:“特别是我们老师,学生看样学样呢,你抹抹香香、搽搽口红什么的,也就到位了吧,你还涂什么指甲油的,把手染的那个五颜六色的,反映会好吗?这是让你去上课,不是让你去唱戏!”

    咦!

    李宗政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一愣,他的眼中,出现了一幕情景。

    只见,那王丽,已然是掏出了指甲油,又开始做活了起来。

    手上本来就是一种颜色,还是那种透明的肤色的指甲油,而现在,王丽开始吐沫大红色的指甲油了。

    并且,王丽还把脚上的鞋子也脱了下去,坐在那里,把脚上的指甲油也五颜六色的展现了出来……

    这情景,可不只是李宗政发现了,一时,办公室里所有的老师都看见了。

    老师们齐刷刷地看向王丽,王丽显然不是无意识的,而是一种显而易见的挑衅了。

    “嘘哦……”邵兆龙来了一个口哨。

    干蓉蓉低头“噗嗤”一笑。

    同时,蒯晓敏也已然是目瞪口呆了,这王丽?她,她她她被鬼附身啦?

    李宗政没有言语了,他直视着王丽,沉默着……

    王丽继续着……

    突然之间,李宗政把手往桌上一拍“啪”地一声巨响!

    王丽无动于衷。

    许多的女教师都吓了一跳了。刘雅倩是最怕这种一惊一乍的了。

    刘雅倩被伤害的回忆虽然都想不起来了,但是那种潜意识里的东西,还是存在着,因此,那些发出来的响声,都让刘雅倩害怕的。

    何况这李宗政突然的一拍,当然了,李宗政百分百不是针对刘雅倩的。而刘雅倩还是吓的突然一声尖叫。

    顿时,刘雅倩眉宇间拧成了疙瘩。

    “够了!”萧文斌突然吼道。他就是冲着李宗政来着的。

    但是随即,萧文斌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大了。

    其实对于刘雅倩来说,萧文斌的声音再大,她还能接受,只是刚才着实是被李宗政吓着了。

    刘雅倩就是这样,莫名的害怕大声、害怕闹事。所以萧文斌此时这架势,让刘雅倩又开始害怕了。

    办公室合并之后,萧文斌主动的坐在了刘雅倩身边,而早已发觉了苗头的干蓉蓉,就也是坐在刘雅倩身边……干蓉蓉发觉,萧文斌十分的关心刘雅倩,只要刘雅倩可能被伤着的时候,萧文斌百分百的挺身而出。

    可就是因为刘雅倩的长相,还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让干蓉蓉,包括蒯晓敏等人能联想到萧文斌会喜欢刘雅倩。除非萧文斌的审美观严重畸形。

    而他们都只是认为,萧文斌是在可怜刘雅倩。

    至于刘雅倩呢,因为自己的长相,她更是没有过什么非分之想,对于萧文斌的关怀和主动的靠近自己,刘雅倩认为只是他们是同事、更是搭班的正副班主任,这是很正常的,刘雅倩怎么也不会想到萧文斌喜欢自己的。

    而对于萧文斌,刘雅倩是喜欢的,但是,那是刘雅倩只敢对自己承认的事情……

    萧文斌坐在了刘雅倩的身边,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想而知。

    而干蓉蓉坐在刘雅倩身边,只是为了坐在萧文斌身边。

    萧文斌正好就坐在了刘雅倩和干蓉蓉的中间,这让干蓉蓉可把这办公室当家了啊。

    ……

    这里,萧文斌见李宗政吓着了刘雅倩,他坐不住了。

    “李主任,你有完没有,突然的拍什么桌子,谁犯了纪律,你找谁去就是了,你在这里指手画脚、指桑骂槐的,有意思吗?”

    “文斌,算了,这管你什么事情啊。”干蓉蓉拉着萧文斌的手,劝诫道。

    “啊!”干蓉蓉突然一声尖叫。

    萧文斌已然甩开了干蓉蓉的手,紧接着,萧文斌拉着刘雅倩,道:“别在这里磨工夫了,走,上课去。”

    刘雅倩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萧文斌给拉着手,出去了……

    刘雅倩面容被毁了,手确是更美的突出了出来,那葱葱玉指,那白皙如羊脂的手腕、臂腕……当然,往深处就不说啦。只是这,绝对是可想到,刘雅倩没有被毁容之前,定然是国色天香!沉鱼落雁!倾城倾国的了。

    ……

    再是怎么拉着刘雅倩的手,嫩谁也不会想到萧文斌在占刘雅倩的便宜,包括刘雅倩自己。

    刘雅倩她自己和许多人都只是觉得,像是刘雅倩她的长相,能有人敢去拉她的,那胆子也是够大的了。

    ……

    刘雅倩被萧文斌拉走了。

    李宗政一愣一愣的还没有回过身来,邵兆龙便站起身来,幸灾乐祸的道:“这下子丢人丢大了啊……真不知道,现在这教导主任是姓李的呢,还是姓萧的啊。”

    邵兆龙身子一摆一摆地从李宗政面前走过去,那种挑衅,更加的暴露和狂妄。

    李宗政却拿他邵兆龙一点招都没了。因为,郑建国是明摆着的,公开的,在罩着邵兆龙,而郑建国现在,对学校的事务,已然是能不管就不管了,换句话来说,也就是现在学校里,郑建国最大。李宗政,要靠边站了。

    邵兆龙这边的挑衅气焰还没有散去,王丽一笑,收起了指甲油,站起身来,也不拿书本,干咳了好几下,才吐出来了一口痰,就吐在了地上,从李宗政眼前,走过。

    一时,剩下的教师们,都傻了。

    文英,再次是很熟练的,很娴熟的,惯性使然的又把头埋了下去……

    李宗政站在那里,直到有课的教师们都走完了,办公室里剩下来文英、蒯晓敏和郝甜甜、张婷婷。

    张婷婷坐到郝甜甜身边,两人说着闺蜜话儿,张婷婷忽然大声了点的道:“去厕所吗?”

    郝甜甜想了想,看着张婷婷的眼神,便拿了些卫生纸,去了。

    ……

    李宗政走向文英,蒯晓敏也靠了过来。

    “这都是攒连起来了?怎么着,打算是太岁头上动土了!这是直接都冲着我来了!”李宗政这才吼叫起来了。

    “行了!你除了一惊一乍的还有什么能耐!”文英道:“你******就这点本事了!”

    蒯晓敏:“行了行了,都少吼点吧。遇到事怎么都这么沉不住气。”

    李宗政叹了口粗气,掏出一颗烟来。

    蒯晓敏轻柔地给文英捏着肩膀,文英不好意思的去了蒯晓敏的手,拿出零食来,道:“唉,这个人啊,还不如女人!”

    文英这是对着蒯晓敏,手指点着李宗政说的。

    蒯晓敏嚼着零食,顿了顿,说道:“要说邵兆龙和王丽的故意挑衅,那是毋庸置疑的了。但是萧文斌可绝不是故意冲着咱们来的。”

    文英闻言,点了点头。

    李宗政:“也是,他萧文斌和我们能有什么过节,我平时待他也算是不错了。”

    蒯晓敏:“发现没有,干蓉蓉劝说的时候,萧文斌可差点没把干蓉蓉给甩出去,但是刘雅倩呢?萧文斌在刘雅倩面前,可是大声说话都没有过的哦。”

    “啊?哈哈……”李宗政笑了起来。

    文英也笑道:“其实我也怀疑过萧文斌和刘雅倩,只是……呵呵……我倒是觉得萧文斌和刘雅倩以前是不是就认识啊,要是说他们可能以前是老熟人、老邻居或者什么亲戚关系的,倒也有可能。但是若说他们在一起,萧文斌喜欢刘雅倩的话……那干蓉蓉再是不济,总比刘雅倩长相强十倍、百倍吧,而且干蓉蓉的家境也比刘雅倩应该强吧。刘雅倩除了条子正之外,能有什么?”

    李宗政:“关上灯,都一样啊。”

    “噗嗤”蒯晓敏差点没有笑岔了气。

    文英使劲地掐了一把李宗政,骂道:“你个死老鬼,怎么一点正紧都没有!这里还有小孩子呢!”

    李宗政连忙的笑着赔不是。

    蒯晓敏无所谓的继续道:“文老师,还是您厉害,这么看来的话,八成是刘雅倩和萧文斌有什么亲戚或者什么原来就有的关系了,也就是说,萧文斌是一直都在护着刘雅倩的,这点,现在大家都能看出来了。除非了干蓉蓉那样的傻子。所以我觉得,萧文斌今天突然的发飙,那是因为你吓着了刘雅倩,他才恼了。”

    李宗政:“我吓着了刘雅倩?”

    “你那一巴掌拍的,我都被吓了一跳!”蒯晓敏说道。

    “那萧文斌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李宗政还是气不过,现在他倒是不气邵兆龙和王丽了,这萧文斌这次带的头,李宗政现在只气萧文斌了。

    “我觉得,这样也不是个事吧,他萧文斌这么着的老顶撞我,我也该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了。”李宗政说道。

    “咦……你倒是奇怪了,柿子专捡软的捏啊?邵兆龙才是我们的心头大患呢!还有那个王丽,现在这个小婊砸又想出洋相了!他俩才是你要及时打压的对象!”文英说道。

    蒯晓敏陷入沉思中的道:“奇怪了,这是有人给王丽那个小婊砸撑腰了?难道她王丽和邵兆龙两个厮混在一起啦?”

    “不会,邵兆龙的心思全在郝甜甜身上呢。”文英道。

    李宗政:“不过,难保他们没有联合串通在一起。”

    蒯晓敏:“乌合之众!”

    李宗政:“现在邵兆龙有校长郑建国给他撑腰,一时还真是难办,我要是搞狠了,难保郑建国不会找我麻烦,现在我和郑建国最好是井水不犯河水,躲避一下锋芒方为上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