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炼之路

第469章 必死诅咒

    “如果我不行的话,那整座岛屿上,恐怕都没有人能帮助你了。”张恒打断她的话,“当然,如果可能的话,你可以离开‘凡云岛’,去寻求外界高人的帮助。”

    秀宁摇头道:“前辈明知秀宁不可能离开‘凡云岛’,为何还要说出此言。”

    张恒恍然:“我倒是忘记了‘凡云岛’上的一件诡异之事,凡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一旦离开岛屿,都会受到莫名的诅咒,以致于离奇的死去……”

    当初还没有到“凡云岛”的时候,张恒并不知道这么一件古怪之事,这还是颜红玉后来融入这里的修真势力,才告之张恒的。

    对于这么一件诡异之事,“一旦离开岛屿必受诅咒而死”,张恒也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

    不过,无形之中,张恒对这座岛屿的诡异之处,便越发的感兴趣了。

    虽然这里也谈不上什么禁地,毕竟对外界修士没有什么影响和伤害,但张恒知道,隐藏在岛屿上的秘密肯定不会少。

    如果有可能的话,张恒不介意探索一番。

    其他顶尖修士办不到的事,不代表他办不到。

    不要忘记了,张恒可是掌握了“神灵眼”这等神鬼莫测的神通。这世间之物,不管是有形还是无形,都难以迷惑他那双银色眸子。

    早在“三星域”的时候,张恒就把神灵眼修炼到“灵心通明”的境界,虽然仅仅是初步踏入这个境界的门槛,但比之原先的“凝眸千里”,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

    秀宁前来洞府长跪,以张恒神灵眼“灵心通明”的境界,自然能看透其内心的真诚,并无虚假和恶意。否则的话,张恒哪还会和她废话,恐怕早就把对方扫地出门了。

    “前辈不要误会,秀宁不是在怀疑你的实力,只是那‘星月遗址’和‘血魔洞’都不是寻常修士能碰触的……”秀宁解释道。

    “不知前辈有多少把握?”

    秀宁终于问出了心中最关心的问题,脸上也有些惶恐,害怕自己的言语得罪了对方。

    “把握吗?”张恒微微一笑:“如果仅仅是铲除‘血魔洞’二洞主操永鹏等魔修,只需我那洞府的仆人费费力就可以了,哪还用得上我张某亲自动手?”

    “真的吗?”秀宁面露惊喜之色,但心中总有些难以置信,疑惑的道:“可是那‘血魔洞’二洞主乃是元婴后期的修士……”

    她又瞧了这个前辈两眼,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张恒显露出的修为,虽然达到了元婴期,但与后期境界相比,似乎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一见这样的情形,张恒不由苦笑:“秀宁姑娘,你已经不是第一次怀疑张某的实力了,难道你不知道,在修真界,修为并不代表实力。”

    “可是……”秀宁俏脸一红,欲言而止。

    张恒轻叹:“既然你不相信张某的实力,那也就不必来请求我了。我张某还打算闭关一段时间呢。”

    说着,张恒转身就往洞府里走去,似乎准备就此作罢,不再理会对方之事。

    见张恒要走,秀宁顿时急了,怎能让这唯一的“救命稻草”给逃走了呢?

    “等等!前辈!”秀宁情急之下,伸手扯住了张恒的衣袖,一脸恳切的道:“刚才都是秀宁的错,还望前辈海量。”

    张恒则神情淡然,没有说话。

    “恳请前辈恕罪,相信秀宁的诚意。”

    秀宁松开张恒的衣袖,就准备屈膝下跪,证明自己的诚恳。

    “不用了。”张恒面色平静,一挥手,凭空生出一股力道,把秀宁呈下跪趋势的娇躯,给托了起来。

    “前辈肯原谅秀宁了?”声音里带着几丝欣喜。

    张恒神色淡漠:“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再怀疑张某的实力,那就去向他人寻求帮助吧。”

    “是秀宁错了。”

    秀宁淡淡一笑,笑靥里亦透着几丝无奈。除了张恒以外,整个“凡云岛”还有谁敢帮助她?

    “血魔洞”的威慑力,足以让岛屿上的任何人和势力为之屈服,除了这隐世洞府里的人。

    张恒点了点头,又道:“张某还有一点要说。你一个守身如玉的淡雅女子,还是一名资质绝顶的女修,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尊严,莫要随便向人下跪。”

    身为22世纪地球的穿越人士,张恒对于随随便便就下跪的行为,极为反感。在他那个时代,即便和身份再高的人见面,也不会主动下跪。

    这是一个民间风俗类似于古代中国的世界,如果仅仅是向父母、师长等人下跪,张恒还能接受。但随便见一个人,就多次轻易屈膝,这让他心生鄙夷。

    面对张恒的直言批评,秀宁眼圈一红,忍不住掩面哭泣起来。

    张恒不由错愕,在他看来,秀宁应该不是一个心理脆弱的女孩,怎会因自己的一句直言而哭泣呢?

    “前辈以为秀宁是不知廉耻女子吗?”秀宁擦干玉脸上的泪痕,幽幽的道:“何曾时,秀宁在门派里,受师尊溺爱和门派的关怀,甚至被被誉为千年难遇的奇才……”

    张恒静静的听着,不难想象,那时的秀宁在“星月门”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是门派里的天子骄女,是大部分男修心目中的梦中仙子、女神。那时的她,是何等的高不可攀,又享有多么大的尊严?

    然而就是如此一个受尊崇和恋慕的仙子般的恬静女孩,此刻却沦落到动辄就屈膝下跪,丧尽尊严的地步?

    “那一日,师尊使用密宝,把秀宁禁锢在门派密地,藏住身形,躲过一劫。然而,秀宁就是这么眼睁睁的望着门派里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被杀,看着曾经的姐妹被他们一群畜生……凌辱至死。甚至连守身如玉、高贵清冷的师尊她,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连自行死去的机会都得不到。”

    “就是那一日,我眼睁睁的望着从小长大的‘星月门’在漫天火焰中挣扎,同门师兄妹的哭喊和惨叫,一直持续了三天三夜,她们的哭喊声,亦深深刻进了秀宁的心中……”

    “即便放弃尊严,放弃所有……作为唯一幸存者的我,也要为死去的师兄妹报仇。”

    秀宁俏脸柔和,平静的叙述着,但张恒却能从她平静柔和的外表下,看到一颗视死如归的毅然之心。

    说到最后,秀宁惨然一笑,望着张恒:“前辈,我知道你瞧不起秀宁,但不能因此而放弃我们之间的……交易。”

    交易?

    张恒一愣,从什么时候,对方从“请求”,变作了“交易”。

    “只要前辈您能帮助我完成刚才的两件事,秀宁愿意付出一切……”

    秀宁又恢复了常色,静静的望着张恒。

    “好吧,刚才是我误会你了……”张恒轻叹一声,“作为补偿,在完成这两件事之后,张某可以在一定范围内给你一个承诺。”

    一听此言,秀宁微微一怔,面露错愕之色,没想到对方刚才还是高高在上的样子,现在却突然这么好说话了:不但承认了错误,还给予自己一个承诺。

    在两者实力相差这么大的情况之下,对方能做到这么一步,这何等的胸襟和气量,传说中的世外高人也不过如此。

    “前辈如此心胸,乃是秀宁平生之仅见。”

    秀宁顿时露出梨花带雨的笑容,毕恭毕敬的朝张恒一欠身。

    这一次,张恒没有阻拦,因为他能感受到对方发自内心的真诚。

    “秀宁不要高估我张某人了。在利益的面前,我从不会让步;在敌人面前,我亦不会放下我的屠刀,即便血杀天下……”

    张恒淡淡的道,但眼眸里,突然有血光闪耀,一股让人灵魂颤抖的血杀之力,在空气里一闪而过。

    就在那么一瞬间。

    秀宁娇躯僵硬,笑靥凝固。

    偌大的凡云岛,千万修士的灵魂,都不由得一颤。

    身居“血魔洞”密地,一个偌大血池中的血发冷酷男子,陡然睁开双眸,喃喃自语道:“凡云岛上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血杀之气,难道有哪位血魔道的高人从此经过?

    “秀宁姑娘,你不要紧张,这只是张某对敌人的态度。”

    张恒见秀宁花容失色,感到好笑,。

    秀宁好一会,才恍惚过来,心有余悸的道:“我再也不敢怀疑前辈的实力了……”

    张恒淡笑道:“你现在可以讲述一些有关‘星月遗迹’的事吧?报仇之事,先不急,不过是一个念头间的功夫。”

    “是,前辈!”秀宁无比配合的道,柔静、悦耳的声音,在张恒的耳边响起,叙述那上古时期不为人知的秘辛。

    ……

    离“凡云岛”不知几亿里的云端上,黑袍男子和白衣仙子正以恐怖的速度朝某地飞去,期间穿过了无数山林野地。

    “魔尊前辈,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白衣仙子好奇的问道,似乎不太情愿的样子,一张恬淡如初雪的倾城容颜上,多出了几丝憔悴和成熟。

    黑袍男子和当初的宇无极长得很像,但显得沉稳很多,少却了几分狂妄,多出了几丝随和。但白衣仙子知道,他就是宇无极。

    “呵呵,去一个世外桃源,到时候还有惊喜哦。”宇无极笑道。

    白衣仙子道:“不知魔尊什么时候才能放雪蓉走?”

    “快了,快了……”

    宇无极面露笑意,身前凝聚出一个幽深光滑的镜面,上面急速掠过张恒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能达至如此胸襟,不愧是我宇无极此生最期待的对手……看来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宇无极口中赞叹不已。

    白衣仙子一听他赞赏张恒,不由欣然,笑道:“魔尊您的胸襟同样让人折服,难怪那些上界大人物,对您敬若神明。”

    “心有多宽,看到的世界就有多大。”

    宇无极淡淡的道,悠远无尽的目光,似乎破开了空间和时间的界限,越过东云大陆,穿过三十六界,看到了更远更辽阔的世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readnovel。,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