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地穹庐

第五章:采花大盗(一)

    第五章:采花大盗

    午后的云州城,依旧繁华热闹,这里是中原与漠北的交接口,但凡与突厥有着商贸往来的商贩,都必须经过此地,所以这里流动人员数量大,三教九流的各色人物也不计其数。

    悦来客栈内的客人走了一拨又一拨,渐渐的,客栈内除了角落里的两桌游侠儿和那四个女子与吴悔之外,整个客栈就清静下来,店小二与掌柜的趴在柜台里打着盹,门前闹市的街上人来人往,除了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和那些‘吆呵’声外,整整一个时辰内,客栈内竟然没有进来一个客人。

    吴悔一连气喝了五坛烈酒,那十斤牛肉虽然没有吃完,但也还是被他消灭近一半。

    此时他的两只眼睛有些迷离,这是他重生之后,第一次喝这么多的酒,也许是感伤前一世自已的一生,也许是感觉到自已重生在这个古代世界有些迷茫,总之,他想借着今天的酒,美美的大醉一场。

    “小二,小二,来酒,来酒,老子没喝够,再来,再来……”吴悔大着舌头不断的用碗磕着桌角,顿时打破了客栈内的清静。

    迷迷糊糊的店小二被吴悔吓得打了个激灵,可是当他看到吴悔桌下摆着的五个酒坛后,还是‘傻了吧唧’的眨了眨眼睛,含糊道:“来了,来了,马上就来。”

    那四个女子和角落里的两桌客人,诧异的看了吴悔一眼,自始至终,这个瘦弱的少年就没有用内力逼过酒,可是他却能连喝五坛?这人难道真的是个酒鬼不成?

    即便是个酒鬼,也不可能喝下去这么多吧?五坛啊,连厕所都没去过,他哪有能装下五坛酒的肚子?

    “有趣,有趣,没想到在这边关还能碰到如此有趣的年轻人,真是有趣。”角落里其中一桌的一个游侠终于拍着手掌赞许起来。

    “大哥,这小兄弟是条汉子,我喜欢。”另外一个壮汉也瓮声瓮气的说完后,继续说道:“大哥,我要和小兄弟喝上几碗。”

    那个大哥含笑的点了点头,默认了壮汉的行为。

    正在这时候,角落里的另一桌客人之中却有人发出一声冷哼,不屑的讥笑道:“回光返照罢了,这种不怕死的酒鬼我看得多了,喝完后,没有几个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的。”

    “张兄说得对,这小子身体单薄,衣不遮体,神情落寞,我看那,十有八九是受了情伤了,也许是小情人跟人家跑了也说不定,这是想自已醉死自已那……”

    “哈哈哈……”这桌客人全都嘲笑起来,显然他们认为自已猜得很对,这个衣不遮体的瘦小少年,想借酒消愁,醉死自已罢了。

    那个走到吴悔身边的壮汉回过头哼了一声,道:“乱嚼舌根也不怕闪了舌头?”

    “啪”的一声,那桌客人把碗摔在了地上,指着壮汉喝骂道:“兀那贼子,你在说谁?”

    “你说我在说谁?”那壮汉也不是个善茬,手握刀柄,做出要攻击的姿势。

    吴悔心里冷笑一声,但手上却没有闲着,拿起酒坛又灌了一大口烈酒,完全没有理会要动手的双方。

    恰在这时,客栈外面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一个手持白扇,身穿白衣的年青俊男就走了进来,并且眉开眼笑的对着壮汉抱拳道:“我说听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我当是谁,原来是海二哥,哈哈哈,没想到在这雁门关外,竟能偶遇海兄,真是幸会,幸会。”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个白衣白扇的俊男才偷偷的瞥了一眼那四个女子,只不过他在瞥那四个女子的同时,眼睛里竟然出现了一抹不易查觉的邪笑。

    “老白?”壮汉和他那大哥都很惊讶,而且从他们的眼神之中看出来,他们之间应该很熟悉。

    “嘿嘿,正是小弟。”老白嘿嘿一笑,大摇大摆的坐在了壮汉大哥的身边。

    此时那一桌原本想与壮汉动手的客人互相看了一眼,并且一直坐在正中的中年汉子皱了皱眉头,悄声对着几个兄弟传音道:“海二哥?难道这兄弟俩是江湖上人称‘文武双煞’的海文和海武?江湖上可是传说这两兄弟炼就一套‘七绝刀法’,算得上江湖上一流的好手,兄弟几个不要多事,办正事儿要紧。”说完后,他当先的站了起来,含笑的对着海文和海武抱拳道:“原来是海氏双雄,在下江南‘铁元鹏’,刚才多有冒犯,告辞。”说完后,他头也不回的当先闪出了客栈。

    其余几人更是没敢多作停留,一溜烟的跟了出去,看样子这海氏双雄的名头太大,他们应该招惹不起。

    从那铁元鹏报完名号到一桌客人闪出悦来客栈,也只不过是分秒之间罢了,海氏两兄弟根本没来得及接话,那群人就已经没了踪影。

    “哼哼,铁腿铁元鹏,我当是谁,别让老子再次再见到你,妈妈个桑……”海武咒骂了一声之后,才坐到吴悔身边嘿嘿笑道:“小兄弟,我叫海武,那个是我大哥海文,今天看你喝酒,甚是痛快,来,我陪你喝几碗。”海武也不客气,抓起吴悔的酒坛就倒了一碗酒,然后一饮而尽,满意的打了个酒嗝之后,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吴悔看着海武的豪爽样,心里高兴得很,这海武应该属于那种莽夫的类型,而且这人并没有一丝势力眼,明知自已穿得像个叫花子,但却还和自已拼酒,单从这一点来讲,这个海氏兄弟可交,所以待海武把酒碗放下的时候,吴悔就主动的把海武的碗再次倒满,并且高兴的笑道:“小弟吴悔,初入江湖,海大哥,我敬你。”

    正在这时候,角落里的海文和那个白衣‘老白’也走了过来,并且他们二人分别端着一碗酒,老白举着杯子说道:“相逢不如偶遇,吴老弟,咱们两桌并成一桌如何?”

    “没问题,承蒙两位哥哥高看,小弟先干为净。”吴悔豪爽的干掉了碗中的烈酒。

    “痛快,痛快啊。”老白笑嘻嘻的赞赏了吴悔一声后,继续说道:“吴小兄弟如此年轻却有如此酒量,白大哥我自愧不如啊,我喜欢小兄弟的性格,干啦……”老白和铁家两兄弟也是一仰脖,那整碗的烈酒就下了肚。

    “哈哈哈,小二,再来二十斤牛肉,十坛烈酒,今天咱们不醉不归。”海武哈哈大笑的刚一说完,一大块碎银子就扔向了柜台,那扔碎银子的力量拿捏特别有分寸,正巧落在了店掌柜的眼皮子底下。

    “二哥,二十斤牛肉?咱们吃得了吗?”老白吃惊的看着海武。

    海文和海武对视一眼后,同时笑了起来,道:“老子吃一半扔一半不行呀。”……

    老白在得知‘吃一半扔一半’乃吴悔小兄弟的行事风格后,更是另眼高看,所以四人借着酒兴,很快熟络起来,海文最大,当属大哥,其次是海武,老白今年整整二十,排在老三,吴悔排在最后,几人称兄道弟的拼着酒,吃着牛肉,谈论着中原天下的江湖趣事,不知不觉的太阳就落到了西边,而那四个女子也早就在后院要了两间客房,歇息去了。

    虽然海氏两兄弟和老白能在这云州城相遇,但他们三人却都没有点破各自的目地,而吴悔也不是多事儿的人,所以也没有询问。

    待日落西山之后,四人要了三间客房,老白又吩付店小二去帮吴悔买合适的衣服后,也马上回到了自已的房间。

    随着三间客房关闭的刹那,刚刚进入客房的四人,不约而同的开始盘坐下来,用内力催逼体内的酒精,吴悔虽然没有真醉,但也感觉到头脑不太灵活,身体发飘,所以也坐在床上开始逼酒。

    “大哥,老白突然出现在云州,这个采花贼干什么来了?”海武完全没有了喝酒时的憨样,取而代之的是身体上散发出一种若有若无的冰冷气息。

    海文轻笑一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冲着‘逍遥宫’的四个女官来的。”

    “哦?”海武眼睛一亮,腩腩道:“你是说,这小子想动逍遥宫的圣女?”

    “没错,逍遥宫的圣女乃极阴之体,无论是淫乐还是互助修行,对自身都是百利而无一害,只是不知道逍遥宫的圣女为何来这边关要塞?”

    “妈的,管他老白想干什么?五天后,炀帝那昏君只要一到云州城,老子让他有来无回。”海武咬牙切齿道。

    “哼哼,这次绝不能让他返回长安城。”海文的眼睛里也露出仇恨而又凶狠的目光。

    夜已深,吴悔盘膝坐在床上运行着‘玄元经’的第二重,这是他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自从六岁以来,还没有间断过一天,在那源源不断的内力汇集过后,吴悔的六识感官已经能感应整个悦来客栈的一举一动。

    突然,隔壁房间的窗户轻轻打开,紧接着就一道黑影窜了出来,那黑影像一只狸猫一般,动作轻盈的向着客栈的后院急速飞去。

    “老白?他去了后院那四个女子的客房?他去干什么?”吴悔灵机一动,迅速收功,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

    ——————

    收藏啊,收藏啊/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