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打架

    第二十八章打架

    欧阳志远想不到,拥有这样一双漂亮、清澈、透明眼睛的小丫头,竟然看不见。

    小丫头神情一暗,低声道:“大哥哥,我从小就看不见。”

    欧阳志远看到,小姑娘手里的秤,是特制的,秤星都是凸出来的。

    欧阳志远猛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小姑娘的手腕。

    “大哥哥……你……你干什么……。”小姑娘感到,自己的手腕被这个大哥哥抓住了,有点害怕,连忙向后挣脱。

    欧阳志远感受着小姑娘的脉相,低声道:“你小时候受过伤?摔过?”

    小丫头一愣,低声道:“大哥哥,你怎么知道我摔过?”

    欧阳志远道:“我是医生,给你诊了一下脉,能感觉出来。”

    小丫头低声道:“我小的时候,上山挖药材,滚了山崖,摔的看不见了,大哥哥医生,我的眼睛还能治好吗?。”

    小丫头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但随即又暗了下来,自己的眼睛,爹娘带着自己看了很多地方,都无能为力,自家里穷,去不了大医院,最后,只好放弃。

    但自己多么想再看看蓝天白云,还有飞在天空的小鸟、蜻蜓。

    欧阳志远仔细的给小丫头诊着脉,眉头微微地皱着眉头。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欧阳志远问道。

    “大哥哥,我叫蓝云,今年十五了。”小丫头眨眼间,脸色又变的明亮起来,漂亮的大眼睛在月光下眨着,望着欧阳志远。

    “蓝云?呵呵,蓝色的云彩,很梦幻的名字。”欧阳志远笑道。

    蓝云笑嘻嘻的道:“我妈妈给我起的,她说,她生我的时候,梦到漫天都是好看的蓝色云彩,就叫我蓝云了。”

    欧阳志远笑道:“蓝云,你妈妈真会做梦,你家在什么地方?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卖樱桃?一个人怎么来的?”

    蓝云笑嘻嘻的道:“我和爹爹一块来的,我家在白泉镇。”

    周玉海已经点好了菜,走了出来道:“欧阳书记,菜点好了。”

    欧阳志远看着蓝云道:“蓝云,你吃饭了吗?”

    蓝云微笑道:“医生大哥哥,我吃过了,你快去吃饭吧。”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吧。”

    欧阳志远走进这家桥头饭店,小饭店很干净,透过窗户,能看到明潭河。

    周玉海拿起酒瓶,给欧阳志远倒上一杯笑道:“你喝一点,然后咱们快点赶路。”

    欧阳志远笑道:“累了一天了,你也喝一杯解解乏。”

    周玉海闻着玉春露的浓香,忍不住笑道:“好吧,我就喝一杯。”

    欧阳志远给周瑜还倒了一杯。周玉海并没有再抢酒瓶,他和欧阳志远从傅山县就是兄弟,两人一起转战运河县,再到湖西市,现在,又一起来到前进市,两人之间,没有上下级的关系。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笑道:“玉海,辛苦了,来,干一杯。”

    周玉海碰了酒杯笑道:“辛苦一点算的什么?今天,封了曲青明的厂子,那才叫解气,你看老百姓脸上高兴的,欧阳书记,以后这种断子绝孙的毒工厂,看到一座,就封一座,决不能放任他们坑害老百姓。”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酒,点头道:“龙门县的污染,太厉害了,我估计,奉成集团的水果玉米,不一定能能引进过来,水果玉米对土壤和环境要求太高了。”

    周玉海道:“那怎么办?龙门县本身就是个穷县,旅游没发展起来,他的经济,只能靠卖稀土支撑起来的,现在,为了环保,要停掉大批的稀土提炼厂,龙门县岂不更穷?”

    欧阳志远沉声道:“就是不种水果玉米,也不能再卖稀土,你也看了,整个龙门县被挖的千仓百孔,毒水毒烟,到处横流,要是再不阻止盗采乱挖,几年后的龙门县,就是一座死县,龙门县的老百姓的生活,更加困苦,严重的污染,会让老百姓的身体,都垮下来。”

    周玉海道:“是呀,稀土买完了,整个龙门县也完了。”

    欧阳志远道:“还要从根本上解决龙门县的经济问题,龙门县的风景很美,山好水美,在过去,一直靠的是旅游,龙门崮主峰,更是山南省北部最高的山峰,存在了大量的名胜古迹,下个星期,我把红太阳集团董事长陈雨馨找来,看看龙门县的旅游,怎样开发。”

    周玉海的眼睛一亮,笑道:“陈雨馨可是省委陈书记的女儿,陈雨馨要是来开发龙门县的旅游,谁敢作梗?呵呵,这个主意不错。”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酒道:“陈雨馨已经成功开发了傅山县的石头城、蝴蝶谷、运河县的运河古城和巨山湖古城,这几处旅游胜地,已经全部纳入国家级五a级风景旅游区,如果陈雨馨来开发龙门县,成功率将会很大。”

    周玉海笑道:“但愿能成功,来,再干一杯。”

    两人一高兴,就连干了几杯。

    “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猛然,饭店门外,传来了蓝云惊恐的尖叫声。

    “小妞,嘿嘿,长得怪水灵的,陪哥哥去喝一杯,你只要让哥哥乐呵乐呵,哥哥给你钱,你就不要再卖这破樱桃了。”一声二十多岁,流里流气的声音,在外面传来。

    “嘿嘿,老大,看到漂亮的小妞,要快点下手呀,你吃完肉,兄弟们喝喝汤就成了。”另外一个黄毛淫笑着,大声道。

    “放开我,我不去。”蓝云用力的挣扎着,但手腕竟然让另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抓住。

    这家伙借着酒劲,一双眼睛色眯眯的盯着蓝云饱满的胸脯,狞笑着道:“小妞,你不去?这可由不得你了,今天,老子玩定你了。”这家伙说着话,一只手,狠狠的抓向蓝云的胸脯。

    “老大,这个妞,我见过,是个瞎子。”另一个卷毛大声道。

    “放你妈个屁,有这么漂亮的瞎子吗?他的一双眼睛明明的能看见东西。”这家伙恶狠狠的看着那个说蓝云是瞎子的痞子。

    另一个小痞子忙道:“老大,真的,这个瞎子,在这里卖了好几天樱桃了,他真的看不见。”

    这个家伙一愣,盯着蓝云那双明亮漂亮的大眼睛,嘿嘿笑道:“我靠,世上还有这么漂亮的瞎子?老子还没有玩过瞎子,今天,老子要开开荤,玩了这个瞎子。”

    这个王八蛋,说完,拉着蓝云就向一辆轿车里拖。

    “救命呀!”蓝云吓得尖叫起来,眼里满是泪水。

    “住手!”一声怒喝传来,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两眼喷着怒火,推着自行车冲了过来。

    “爹爹!”蓝云听到爹爹来了,她立刻大声叫着。

    那个年轻人一看冲过来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自己手里的小丫头,竟然喊这个汉子爹爹。

    这家伙立刻狞笑道:“哈哈,老丈人来了,老丈人,你就别送了,我今天,就要和你闺女洞房了。”

    “畜生!放开我女儿。”中年人一边冲过来,一边大叫着。

    “谁耽搁老子玩女人,老子就打谁,给老子打……。”这家伙一看中年男人冲了过来,他立刻让手下的几个痞子殴打中年人。

    几个痞子嗷嗷叫着冲了上去,眨眼间,就把蓝云的爹爹打得满脸是血,倒在了地上。

    “不要打我爹爹。”蓝云大声尖叫着。

    这个家伙死死的拉着蓝云的手,狞笑着:“小瞎子,你让老子玩一玩,老子就不打你老爹,走,咱们玩车震吧。”

    这个狗东西,拉住蓝云,就向车里推。

    “住手!”

    猛然,一把铁钳一把的大手,死死的攥住了自己的手腕,这家伙痛的一声惨叫,还没等他看清楚是谁攥住了自己的手腕,欧阳志远抬腿就是一脚。

    “嘭!”一声闷响。

    “啊!”这家伙惨叫着,飞出老远。

    欧阳志远拉住惊恐万状的蓝云,低声道:“蓝云,没事吧。”

    蓝云虽然看不见,但小丫头的耳朵很灵,她一听是那个买自己樱桃的大哥哥救了自己,连忙道:“大哥哥,快去看看我爹。”

    这时候,周玉海已经把蓝云的爹爹扶了起来。

    欧阳志远道:“你爹没事,我同事把你爹扶起来了。”

    “谢谢你,大哥哥,谢谢你救了我和爹爹。”蓝云说完,踉跄着跑向爹爹的方向。

    这时候,那个被打的家伙,从地上爬起来,咆哮着道:“你***是谁,敢打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是谁?难道你是明潭县县长的儿子不成?”

    这家伙一愣,疑惑的道:“你怎么知道,我爹是县长?”

    欧阳志远一听,嘿嘿,歪打正着,这家伙这样目无王法,果然是哪个领导的孩子,这家伙是谁的儿子?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爹是哪个县长?”

    另一个黄毛立刻大声道:“小白脸,说出来,吓破你的狗胆,我们老大的爹就是明潭县副县长李俊刚。”

    这家伙竟然是副县长李俊刚的小儿子李强。

    欧阳志远一听,冷笑道:“我以为你爹是县长赵长青,你爹只是个副县长,就这样嚣张,你爹李俊刚是怎么管教你的?”

    李强尖声叫道:“我爹怎样管教我的,让你妈的管?来呀,给老子狠狠的教训这个小白脸。”

    七八个小痞子一听,立刻嗷嗷叫着扑了过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