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邪术

    第三百五十六章邪术

    这件案子,离奇古怪,就连欧阳志远都知道了,欧阳志远给耿剑锋打电话,让尽快破案。耿剑锋让周玉海亲自参加这件案子。

    现场录像再次出现在大屏幕。

    周玉海一连看了好几遍,也没有发现什么。

    “再放!”周玉海低声吼道。

    自己已经是一位老警察了,竟然没有发现什么,这让周玉海很是懊恼。

    周玉海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画面,全神贯注。

    猛然,周玉海大声道:“停!”

    画面瞬间停顿,定格在一个老年人的背影上。

    视频的镜头是对着陈平贵拍摄的,这位老人走向陈平贵的对面,和陈平贵走了个对面,视频只拍了老人的背影,就在老人和陈平贵交错的时候,陈平贵的神情一呆,接着脸上露出了兴奋的微笑,冲向了窗户。

    周玉海沉声道:“定格这个老人,放大背影。”

    周玉海看了很多遍,以他的经验,终于找到了破绽。

    这人虽然是一位老人,但他的后背挺拔宽厚,一点也不佝偻,脖颈的皮肤没有老人的那种松弛,相反却有种紧绷的弹性。

    这人绝不是一位老人,很有可能,是年轻人化妆的,这个人最有可疑。

    周玉海大声道:“姜玉国,你派人去把九州大酒店门前的监控录像、电梯里的录像,都调过来,我要仔细的查看,看看这个老人是谁。”

    姜玉国道:“是,周局,我让张继水去取。”

    副队长张继水大声道:“好的,我马上去。”

    徐保民看到周玉海看了几遍监控录像,就找到了破绽,这让他很是佩服周玉海。

    徐保民看着周玉海道:“周局,这位老人还真有可疑的地方,为什么老人和陈平贵打了个照面,陈平贵就会发疯跳楼?难道这个老人是下毒?”

    周玉海低声道:“目前还不清楚,让我想一下。”

    大队长姜玉国看着周玉海道:“还是周局的眼光厉害,我们看了多少遍视频监控,没有找到破绽,您一来就找到了问题的结症,难道那个老人会邪术妖法,让陈平贵发疯?”

    周玉海沉声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妖法,但有一些神秘的邪术,能让人发疯发狂,我怀疑陈平贵被这个老人施了邪法,发疯后,才跳的楼。”

    徐保民失声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邪术?”

    周玉海道:“所谓的邪术,就是指被别人下毒、使用了迷药,让人产生幻觉而发疯。你们看,陈平贵刚和这个老人照面的时候,他的神情一呆,紧接着,脸上就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冲向了窗户,这就说明,这个老人肯定对陈平贵下了毒手。”

    周玉海这样一解释,众人都明白过来。

    张继水调取来那些监控录像后,整个下午,大家都在会议室里看监控。

    周玉海果然在九州大酒店门前的录像,发现了那个老人的正面视频。

    看样子,这个老人年纪大概有七十岁左右,但走路一点没有老态龙钟的样子,相反,这人在走路的时候,每一步的运动规律和肌肉,都很协调,脚下生风,眼神透着凌厉的寒芒。

    周玉海沉声道:“这人绝对不是老人,他是化了装的,看看他做什么车子来的。”

    众人在视频里找了一会,竟然发现老人是步行走进九州大酒店的。

    周玉海道:“这个人很狡猾,张继水,你再把九州大酒店附近十字路口的监控都给我调过来,我要看看这个老人,到底从什么地方走来的。”

    那个年代,街道上的监控,还很少。张继水调过来所有的监控,周玉海竟然没有发现这个老人的身影。

    真是狡猾的狗东西呀。

    快下班的时候,周玉海来到了市政府办公大楼,走进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

    周玉海和警察们研究了半下午,不敢确定那个化装成老者的罪犯,到底对陈平贵下了什么毒手。周玉海知道,欧阳市长的武功高强,见识多广,他想让志远看看。

    欧阳志远也知道了陈平贵跳楼案件,他正想给耿剑锋打电话问一下,就看到周玉海走了进来。

    “欧阳市长,我来了。”周玉海连忙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志远道:“快坐下,玉海,陈平贵案件有什么进展?”

    周玉海道:“我们通过监控录像,发现了化装成老人的疑犯,但不敢确定,疑犯对陈平贵下了什么毒手,想请欧阳市长看看,鉴定一下。”

    欧阳志远一听找到了疑犯,微笑道:“不错,这么快就找到疑犯了。”

    周玉海把录像带放进了机器中,不一会,电视屏幕上出现了那个诡异的画面。

    老人和陈平贵对着走过去,在两人相遇的一刹那,陈平贵的的神情一呆,然后,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傻笑,身形如同旋风一般冲向窗户。

    欧阳志远一愣,神情惊异的道:“吹眠术!”

    “什么?是催眠术?世上真有这种邪术?”周玉海吃惊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是睡眠术,但不是邪术,这个人的催眠术已经进入小成阶段,瞬间就控制住了陈平贵的思维,让他大脑一片空白,听从这个人的指挥,跳下大楼。”

    欧阳志远从小跟随父亲学武,后来,师傅魏半针又教了他不少东西,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化装成老人的罪犯,使用了催眠术。

    催眠术是一种古老的,能控制人思维的意念功夫,修炼之人,凭借强大的意念,侵入人的脑细胞,控制住人的思维,被控制人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听从对方的指挥。

    周玉海道:“这个化装成老人的罪犯,和陈平贵有什么仇恨?竟然要杀了陈平贵?“

    欧阳志远道:“陈平贵是房地产开发商,在商业竞争中,肯定得罪不少人,或者,他的存在,威胁到了某些人的利益,很有可能,是他的仇家买凶杀人,玉海,你回去后,调查一下陈平贵得罪了什么人,特别是他的行为,对什么人构成了威胁。”

    周玉海道:“陈平贵开发了江南住宅小区,两个月内,十几栋楼的商品房,销售一空,挣得盆满钵溢,这肯定会引起别人的眼红,利益冲突,很可能引起别人买凶杀人。”

    欧阳志远道:“陈平贵下一个房产开发的项目是什么?”

    周玉海道:“陈平贵销售完江南小区,他正准备全力抢拍华山公馆。”

    “什么,陈平贵要想拍下华山公馆?”欧阳志远一听这个消息,眼睛不禁一亮。

    周玉海道:“华山公馆虽然停工,等候拍卖,但这块地,由于地皮升值,房价开始暴涨,谁要是拍下华山公馆,肯定会大赚特赚。难道有人不想让陈平贵拍到华山公馆?

    欧阳志远道:“很有可能,周玉海,你把所有参加拍卖华山公馆人的名单给我一份,你重点调查参加这次拍卖的人,进行排查,看看谁的嫌疑最大。”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市长。“

    周玉海走后,欧阳志远静静的坐在那里。

    催眠术,到底谁拥有这种可怕的邪术?这人暗杀了陈平贵,陈平贵的财力肯定威胁了这个人。

    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他也要抢拍华山公馆?

    华山公馆是王斌的,王斌失踪了一年多了,难道陈平贵的死亡,和王斌的失踪案子有关系?

    华山公馆,看样子,拍卖华山公馆是问题的关键呀。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欧阳志远站起身来,走出了办公室。

    王战和李大鹏坐在车里,看着夜晚的紫金会馆。

    整个紫金会馆,灯火通明,张慧荣办公室的灯,没有亮。

    王战低声道:“张慧荣还没有回来,走,从后面上去。”

    李大鹏道:“好的。”

    两人把车停在黑暗中,带好有用的东西,绕到紫金会馆的后面,翻进了围墙。

    “张慧荣的办公室真高,又没有可以攀登的地方,看,那里有个管道,通张慧荣办公室走廊,咱们可以从那个地方上去。”王战指着一根管子,低声道。

    李大鹏点点头道:“好,就从这个地方上去。“

    王战身形一窜,如同猴子一般,沿着这条管道,快速的上去。

    王战身形瘦小,动作敏捷,不一会,就攀爬到走廊的窗户。打开走廊的窗户,对于王战来说,是小菜一碟。窗户一打开,王战回头冲着李大鹏做了一个手势,跳到了走廊。

    李大鹏的身手,要比王战好多了,他从小和欧阳志远在一起,也学了很多的功夫,再加上在国际福尔摩斯学校参加了严格的训练,一般几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李大鹏并没有攀爬那根管子,他一伸手,一根细线从袖口了射了出来,打进了走廊的墙上。李大鹏一扯钢丝,整个身体腾空而起,如同大鸟一般,窜进了走廊的长湖。

    王战看到李大鹏敏捷的身手,他冲着李大鹏伸出了大拇指。两人快速的冲到张慧荣办公室的门前,李大鹏一看张慧荣办公室的门,是密码门,他笑了,身手拿出一个小仪器,小仪器带有磁铁,瞬间就吸在了密码锁上。

    李大鹏可是开锁的老手,他按下仪器上的一个绿色按钮,耳朵里立刻传来嘶嘶的旋转声。

    “咔吧!咔吧!咔吧!”一阵微弱的声音传来,张慧荣办公室的密码门开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