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都是在救人

    第一百一十三章都是在救人

    朱文才在江湖中漂泊一声,没有家,更没有儿子,他早就把志远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了,自己就是这个家的一员。

    欧阳志远又拿出一套西装和一件名贵的真丝旗袍递给朱文才笑道:“朱师叔,这是您徒弟王平和苏珊的,呵呵,每人一套。”

    欧阳志远想的很周到,就连朱文才的俩徒弟,欧阳志远都买了礼物。

    朱文才笑道:“志远,你想的真周到。”

    欧阳志远笑道:“王平和苏珊是您收养的孤儿,也是我的弟弟和妹妹,我这个当大哥的,也要关心他们呀,等两人结婚的时候,我会送给他们一份大礼的。”

    欧阳宁静道:“这俩孩子的身世怪可怜的,我已经在附近给他们买了一套房子,你我就是他们的父母,过一段,就把他们的婚事给办了。”

    朱文才道:“我替他们谢谢你,师哥。”

    欧阳志远道:“开饭吧,今天我们要好好的喝一杯。

    欧阳宁静笑道:“臭小子,你就知道喝酒,你和萧眉的婚事,什么时候办?你要不小了。”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我才二十三岁,结婚还早着呢。”

    秦墨瑶笑着揉了揉自己儿子的头道:“妈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欧阳志远笑道:“这事以后说吧,来,都坐下吧。”

    一大家人都坐在了桌子旁,黄晓丽和秦墨瑶坐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给爸爸和朱师叔倒满了酒,给两人端起了酒杯道:“爸爸,朱师叔,为了这个诊所,您们辛苦了,我敬你们两杯酒。”

    朱文才接过酒杯笑道:“志远,我和你父亲能谈得来,辛苦倒是不辛苦。”

    欧阳宁静笑道:“给人解除疾病的痛苦,是我和你朱师叔最大的愿望,看着很多的贫苦老百姓,在我的治疗下康复,我和你叔叔都感到很欣慰。”

    朱文才喝光了酒笑道:“志远呀,你当那个小县官,劳神费力的,有什么好?还不如和我们一起坐诊,你不当医生,可惜了。”

    欧阳志远笑道:“师叔,我就是当小县长,也忘不了给人治病,我是两不耽搁。”

    娜娜笑道:“哥哥就是个官迷。”

    秦墨瑶夹了一块牛肉,疼爱的放进了儿子的小盘子里笑道:“官迷怎么了?你哥哥当好这个县长,能多为老百姓做很多好事,傅山县能从贫困县里走出来,这可是你哥哥的功劳,他让多少百姓走出贫穷,从此,生活有了保证,孩子上学无忧?他这是最大的救人,并不比治病救人差。”

    朱文才猛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和志远都在救人,自己是救治具体的病人,而志远救的很多的百姓。就像秦墨瑶说的,志远让傅山县从一个贫困县的困境里走了出来,让几十万人走出了贫困,这样的功绩,不是自己救了几个人能比的。这样看来,还是志远的功德大呀。

    欧阳宁静笑道:“娜娜,你妈妈说的对,志远做官,同样是在救人,只不过方法不同罢了。”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谢谢爸爸妈妈的理解,呵呵。”

    黄晓丽笑道:“欧阳伯父和秦阿姨说的不错,当医生和做官一样,同样都是在救人,一个好官,可以拯救几十万人、几百万人,甚至是一个国家,自从志远来到运河,他搬到了大贪官郭文画、赵大山、王广忠、石国虎,关闭了污染严重的焦化厂,让运河县重新出现了蓝天碧水,人们不在呼吸被污染了的空气,

    不在生病,这我是拯救了几十万人呀。“

    欧阳志远笑道:“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欧阳宁静赞许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这顿饭了很长时间,朱文才竟然喝高了,志远把他送到房间休息后,黄晓丽和妈妈正在收拾碗筷。

    “爸爸,觉觉。”

    一帆想睡觉了,她扑进了自己的怀里,眼睛就睁不开了。欧阳志远抱着一帆,来到了黄晓丽的房间,把一帆放在床上。

    由于黄晓丽经常来看一帆,秦墨瑶给黄晓丽安排了一间客房,紧挨着志远的房间。

    小丫头很粘人,放在床上后,竟然又不睡了,非要缠着志远讲故事不可。

    志远给一帆讲了一会白雪公主的故事,小丫头才抱着他的娃娃睡着了。

    志远蹑手蹑脚的刚走到门口,黄晓丽走了过来。欧阳志远又退了回来。

    黄晓丽小声道:“一帆睡着了?”

    志远点点头道:“刚睡着。”

    黄晓丽小心的走过去,看着一帆。

    欧阳志远从后面一把抱住了黄晓丽的娇躯,双手握住了晓丽饱满的坚挺。

    黄晓丽的呼吸立刻变得急促起来,她感到了志远坚硬的身体顶在了自己的后面。

    “小坏蛋,你先回自己的房间,洗个澡,一会我去你那。”

    黄晓丽小声道。

    志远松开了黄晓丽笑道:“说话算数,我洗好等你。”

    “去吧,别让家里人看到。”

    欧阳志远回到客厅,看到时钟已经指到十点了,家里人都休息了。他又很期待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快速的洗了一个澡,穿了一件睡衣,等待着黄晓丽。

    近一段时间,志远都没有休息好,原来打算在飞机上好好的睡一会,飞机差点掉下来,又抢救了宋光明一阵,弄得非常疲惫。

    志远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觉得一个火热的娇躯钻进了自己的怀里,那熟悉的幽香传了过来。

    欧阳志远睁开眼,从窗户透过来的月光下,身穿真丝睡袍的黄晓丽,两眼炽热的看着自己。

    “晓丽!”

    欧阳志远没有说什么,一翻身,他的嘴唇一下就亲吻在黄晓丽的嘴唇上。

    黄晓丽一声轻微的娇吟,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她的反应非常热烈,两人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

    ………………………………………………………………………………………………

    如水的月光,从窗户照了进来,洒在黄晓丽洁白如玉的娇躯上,让黄晓丽的全身,如同披了一层薄沙。

    黄晓丽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抬起脸来,看着欧阳志远道:“韩老和月瑶,都救出来了?”

    欧阳志远轻轻地揽着黄晓丽的娇躯,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晓丽的肌肤,小声道:“救出来了,韩老重新掌握了香港恒丰集团,而且还把香港恒丰交给了韩月瑶。”

    黄晓丽仰起脸来,用胳膊支起自己的娇躯,看着志远道:“韩月瑶太年轻了,就怕掌管不了香港恒丰。”

    欧阳志远轻轻一揽,让黄晓丽的娇躯趴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道:“韩老已经把香港恒丰内部清洗了一遍,都换上了忠于自己的人,刘钟书一家人都死绝了,没有人再敢起异心了。”

    黄晓丽道:“这样我就放心了,运河县的投资就会稳定下来。”

    欧阳志远道:“恒丰集团的建设,韩老全权交个我了。”

    黄晓丽道:“开发区的投资没有事了,但有人在运河县要掀起巨浪。”

    欧阳志远道:“说,什么事?”

    黄晓丽道:“有人在暗中调查场常务副县长张茂盛,调查他再担任工业副县长期间的一切。”

    欧阳志远冷笑道:“看来,有人在惦记着他的常务副县长的位置。”

    黄晓丽道:“但愿张茂盛能通过调查。”

    欧阳志远道:“这件事只能听天由命,要是张茂盛经不起调查,真有经济问题,我们也没有必要的保护他,我们的战线里,不能有贪官。”

    黄晓丽道:“如果张茂盛被拿下,支持我们的县常委,就不会过半了,如果有什么事,要举手表决,就怕我们抗不过对方。”

    欧阳志远道:“如果张茂盛被拿下,谁有可能做常务副县长?”

    黄晓丽道:“副县长王万均刚来,没有资格,副县长陈嘉禾最有可能。”

    欧阳志远道:“陈嘉禾是我高中同学。”

    黄晓丽道:“陈嘉禾这人在观望,你不要以为陈嘉禾是你同学,就和你站在一起,这人的心机最重,也是最难捉摸的一个人,咱们还是要小心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