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三零七 再见寒凤

    天雷散去的时间很短,原本还处在雷电笼罩下的峡谷已经清朗一片,松音神识在附近扫了好几圈,就是没有找到兰唯晨的下落,心下就只剩下一个念头了“完了,师兄这下子被劈得连灰都不剩了”

    就在松音茫然四顾的时候,在松音身后头顶处,一个小小的光点突然出现,接着迅速拉大,,一个人影立刻就从那道光门中走了出来,还处在小空间门里的兰唯晨有些不好意思,他的储物袋并没有带下来,而是留在了瑶池,只是随身佩戴了几样可能会用到的东西,结果刚刚最后一道天雷的时候,全都毁了,现在他连一身衣服都没有,只能十分尴尬,不过已经凝结成元婴的他已经能够避过松音的神识了。

    “松音。”他清了清嗓子,叫了一声,但是见到松音立刻就转过身来,连忙尴尬地往那小空间里避了避,“你先别转过身来,我这儿……有些不方便。”言辞间颇有些羞涩的味道。

    松音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是听话地没有转过身来,只是站在原地,关切道:“师兄?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她的神识并没有发现兰唯晨的踪迹,说明兰唯晨的神识已经超出了她许多,而且听这声音也是很清亮的,似乎没有受伤之类的,那应该是结婴成功了才是,那怎么又不让自己转过来呢?

    摸不着头脑的松音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传来,松音忍不住道:“师兄?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小龟也是很疑惑,它与松音一样,都是因为修为的原因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咳咳咳……你那儿,有没有多余的衣服?”过了一会儿,兰唯晨的声音传了过来,却有些不好意思,这么蠢的事情居然被师妹瞧见了,真是里子面子全都丢了个干干净净。

    松音脸颊蓦地一红,在储物袋里翻找,她的储物袋里全都是她自己的衣物,从来都没有过男子的衣物,所以她有些踌躇,想了一会儿,还是拿了一件素色绣着兰竹的长麾披风,里面还有冰蚕丝做成的里衣。除了这些,都只剩下一些裙子了,穿这些总比穿裙子要好吧。

    将东西往后面一送,松音可以感受到一股轻柔之力接过了那些衣物,兰唯晨再次失去了声响,等到一会儿后,一阵灵力波动开始出现在空气中,松音这才发现一股庞大的气势出现在周围,带着无上的压力,松音顿时就感受到了这是元婴期修士才会散发出来的。

    松音还是没有转身,道:“恭喜师兄结成元婴。”

    兰唯晨有些别扭地将松音给的衣服穿上,好在外面那件长披风十分大,给松音穿偏大了一些,但是穿在兰唯晨身上则是刚刚好,他一个闪身就到了松音的面前,发冠因为刚刚的劫雷也都化作了飞灰,所以现在满头的青丝就这么铺在身后,他的眼眸深邃幽深。

    松音忍不住上下打量,这可是元婴期修士啊,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她虽然也见过元婴期修士,可是那些人又不是师兄,她自然不可能如此放肆地打量着。

    “如何?师兄我成了元婴期修士,这感觉不错吧。”兰唯晨也不在意,双手摊开,任由松音打量。

    微微一笑,松音认真地点了点头,既然现在结婴已经成功了,他们现在就要准备回到瑶池,松音则是提议说前往最近的一个坊市,购置一些兰唯晨需要的衣物。这松音不说还好,一说兰唯晨反倒是不好意思了,摸了摸鼻子道:“今日之事,乃是我大意了,居然连衣服都没有带来,还要麻烦你。”

    两人前往附近的寒天郡,在坊市里购置了法衣,兰唯晨换上了新衣服,那商铺中的弟子简直就是诚惶诚恐,眼睛根本就不敢到处乱看,毕竟松音与兰唯晨没有隐藏修为,一个金丹期,一个比金丹期还要恐怖的修士,在店中的修士几乎都一动不动,当松音与兰唯晨离开了以后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走出了坊市,看着周围冰寒一片,松音突然想起了寒凤,那个坚强自立的女子,这么些年了,也不知道她过得如何?

    兰唯晨间松音神色有异,还以为是有什么事情,松音连忙摇头:“不,我想起了一个在寒天郡的人,她对我曾有救命之恩,我在想要不要去看看她?”

    这下子兰唯晨可是来了兴趣,这松音什么时候来的寒天郡,他似乎又听说过,好像是和大哥一起来的,问道:“你不是和大哥一起来的么,你们当初遇上了什么危险,怎么会被凡人所救呢?”

    松音脸色有些奇怪,将兰唯初当初的作为说了出来,听完后兰唯晨则是司空见惯:“哎,我那大哥就是这样,根本就不照常理出牌,我也被这样弄过,他封印了我全身的灵力,把我丢到了天风郡的一个山脉里,我在里面转了足足五天才出来。既然我们来了寒天郡,那就去看看吧,我想你回去以后恐怕就要专心修炼了,也没什么机会再见。“

    兰唯晨说得有理,松音也就没有拒绝,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前往了寒凤的家中。当初那个极地小镇依旧安详,在这冰雪的世界中,它伫立在边境一隅,街道上没有什么人,寒天郡一年四季都是冰雪纷飞,所以大部分人都选择在一天最暖的时间中进行购买所需的东西,现在只不过是寅时,天还没有大亮,稀少的道路上,松音与兰唯晨行走着,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力。

    根据自己的记忆,松音找到了寒凤的家,还没有走进,就听到了里面隐隐约约传出的身影。

    “仙儿,乖,快把衣服穿上,这么冷的天,怎么可以不穿衣服呢?”寒凤有些无奈的声音传出,似乎十分无奈,还能听到另外一个轻快的脚步声响起。

    “娘!这衣服好难看,阿韩哥看了肯定不喜欢。”娇气的女声好像在撒娇一般,软糯可人。

    松音有些奇怪,寒凤难道有了孩子了么?还是说她还在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可是神识一扫,在寒凤的屋子里只有两个气息,并没有第三个气息,多想无益,看了一眼兰唯晨,松音走上前去,轻轻敲了敲门。

    寒凤让女儿赶紧倒水去,她将松音引进来,紧紧地拉着她的手,多了个心眼,看着后面跟进来的男人,似乎有些眼熟,但是又和当初带走松音的人不同,但是真正令她惊讶的还是松音的容颜,与十几年前想必,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等到寒凤那个娇俏的女儿乖乖去倒茶后,寒凤握住了松音的手刚想说些什么,但是松音用力回握了一下她,转头看了一眼兰唯晨,兰唯晨很有眼色地退出了房间。

    “寒凤,这些年,过得好么?”松音一开口,寒凤就呆住了。

    见到寒凤这么惊讶的模样,松音也有些后悔,当初还以为没有相见之日了,所以索xing就像把谎圆下去,但是今日相见,有些话要说清楚的:“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我今天来,也是临时起意,这么多年了,都没有来看你,我也有些过意不去,今日相见,恐怕就是没有再见之日了。”

    寒凤一愣,突然失笑摇了摇头,道:“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不管你什么来历,不管你什么身份,能够再见到你,终归是好的。”一切的隐秘在今天过后,都会被她隐藏在心里,她都这么大的年岁了,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呢。

    松音微微一笑,看了看周围,轻声问道:“刚刚那个孩子,是不是……”

    “不是。”寒凤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坐在床沿,感叹道:“世人皆道我寒凤无情无义,却不想那个男人是否对得起我,当初你走了之后,他在我旁边住了下来,可是我心已决,不会再与他在一起了,过了三年,他便重新找了一个媳妇儿,现在已经搬到了镇子的另外一边。而我也在机缘巧合之下,从一个人贩子手里救下了一个孩子,那人贩子早就忘记了仙儿的家乡,仙儿无处可归,我便动了心思,开始照顾她,她今年也十岁了,出落得可漂亮了。”寒凤语中带着骄傲,将那个柔软的孩子照顾这么大,她投入了无数的心思在里面。

    松音却有些愣住了:“为什么不与他在一起呢,他不是已经有了悔改了么?”对于感情的事情,松音一向不敏感,可是今天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起了这个问题。

    寒凤却是嗤笑一声:“这种男人我早就看透了,当初的甜言蜜语,都是假的,就算我帮了他,让他有了一个容身之所,但是他已经看惯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又怎么肯守着我这么一个黄脸婆。只不过三年的时间,他就等不了了,重新找了个寡妇,开始过日子了。”

    对于这种事情,松音有什么想法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不会表露出来,只是在沉默了片刻后又将话题转移到了别处。等到了日升中天的时候,松音才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寒凤没想到松音这么快就要离开,连忙挽留,但是松音只是摇摇头。

    寒凤也就没有多留,她抱着女儿将松音与兰唯晨送到了镇子口,忍不住道:“松音,你一定要好好的,阿姐我也会好好的。”

    松音点了点头,摸了摸仙儿的脸蛋,往她的袖口里塞了一颗夜明珠,在走出了镇子后,与兰唯晨一同御剑离开。寒凤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化作一个小小的黑点。

    兰唯晨却看出了一点问题:“你怎么了,怎么刚才开始就有些不对劲,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松音没有回话,过了一会儿才道:“师兄,世间的男子是不是都喜欢游戏女子花丛中?”

    沉思了片刻,兰唯晨看了一眼松音:“话也不能这么说,世间的男子皆自高,总认为女子是其附属之物,自然是浪荡世间。但是我们修士,则是实力至上,若是男修士,有了实力就算是纳上十几个侍妾,人家也只会道上一句风流,女修士纳面首,只有有实力,也无人敢说二话。”

    说白了,还是实力的问题,松音没有回话,只是抬头看向前方,朝阳挥洒,落在洁白无瑕的云朵上,柔和的光线让松音的侧脸沾上了一丝金色,极美的线条看在兰唯晨眼里,心莫名地加快了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