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314.第314章 314 全力以赴

    在试镜过程中,雨果其实不想要做预设,因为这样很容易出现表错情的情况。比如说雨果认为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现在所说的作品分明就是“辛德勒的名单”,然后他就按照自己的预设去进行表演了,但结果史蒂文却说他在为“侏罗纪公园”找演员,这也就代表着试镜失败了。

    所以说,雨果的超前意识,在现在这个时刻其实就是一把双刃剑。

    可是雨果又能怎么办呢?因为史蒂文给出的信息实在太有限了,他找不到借力点,很难把情绪代入角色,自然也就无法呈现出精彩的表演。看看史蒂文刚才给出的信息关键点,“一个内心不完全黑暗的魔鬼”,这样的角色其实就等于是没有束缚,可以是“终结者”里的未来杀手T800,也可以是“雨人”里讨人厌的弟弟查理,还可以是“壮志凌云”里自信骄傲却正直的冰人,更可以是“哈利-波特”系列里大名鼎鼎的斯内普教授了。

    换而言之,史蒂文给出的关键信息,等于没有,因为“内心不完全黑暗的魔鬼”可以有无数种理解,更可以有无数种演绎方式。雨果目前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演技风格,所以他表演时需要借助情节、人物作为立足点,然后展开表演。

    就比如说“西雅图夜未眠”的山姆这个角色,雨果就是依靠自己的超前意识,将自己对鳏夫的理解和汤姆-汉克斯版本的山姆进行融合消化,然后在试镜过程中打动了诺拉,因为这就是适合故事角色的。

    所以,雨果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就浮现了“辛德勒的名单”的提案。

    其实史蒂文近几个月来一直都在筹备“辛德勒的名单”,这件事根本就不是秘密,而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他会对演员进行试镜,显然是围绕这部鸿篇巨著展开的。所以雨果的推测是有根据来源的。

    而按照史蒂文刚才的描述来看,他目前所寻找的角色应该不是男主角奥斯卡-辛德勒,而是第一男配角阿蒙-戈斯。

    阿蒙是德国纳粹党卫军军官,驻守波兰,是其中普拉绍夫集中营的最高管理者。“辛德勒的名单”是历史上真实发生的故事,阿蒙也是真实存在的,他是犹太人眼中的恶魔,以杀人为乐,嗜血成性,前前后后亲手屠杀了超过五百名犹太人只为了取乐,每次杀人或命令手下杀人后,他的脸上都会露出心满意足的神色。阿蒙的存在对于集中营来说就是撒旦,甚至一个眼神都可以让犹太人瑟瑟发抖。

    而撰写到电影剧本里之后,阿蒙这个角色经过了润色。阿蒙的恶魔形象依旧没有任何改变,喜怒不定、脾气古怪、杀人成性,但剧本同时又赋予了阿蒙更多错杂的内心活动,他爱上了一名犹太女子,这让阿蒙陷入了一个自我挣扎自我否定的过程,这才出现了史蒂文刚才所说的“内心并不是完全黑暗”。

    史蒂文这样对阿蒙进行描写,并不见得就是美化这个角色,他本意只遵循电影的核心意识,那就是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处温暖,奥斯卡-辛德勒的温暖战胜了他作为商人的贪婪本性,成为了犹太人的救世主;而阿蒙-戈斯的温暖却被德国纳粹这面黑暗旗帜压抑到了最后,阿蒙最终在战后被处于绞刑。

    可就是这种意外的描写,再加上英国演员拉尔夫-费因斯(Ralph。Fiennes)赋予角色的慑人魅力,居然让阿蒙这个角色赢得了不少赞誉。拉尔夫最有名的角色莫过于“英国病人(The。English。Patient)”神情的男主角和“哈利-波特”系列里的伏地魔,而事实上,拉尔夫迷人而错杂的古典气质,让他时而疯狂时而儒雅,时而搞笑时而忧郁,成为了英伦班之中不容忽视的一员。

    雨果对于出演男配角,而且是邪恶角色,并没有任何排斥感,就好像“闻香识女人”里的男配角一样,其实很多时候出演反派配角反而是对自己的一种锻炼,比如说“黑暗骑士”里的小丑,“雷神(Thor)”里的洛基,都是如此。

    一个成功的反派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故事的灵魂人物,因为剧情的发展、高潮的迭起都由反派来推动;一个成功的反派不仅要衬托出正义使者的高大全形象,还要展现人性中最邪恶、最真实的本质;一个有魅力的反派相比于正义形象来说更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许多电影都因为反派角色的无力而失去了大半部分吸引力,反之亦然,诸多经典电影都得益于反派角色的出彩而名垂青史。

    所以,如果真的是阿蒙这个角色,雨果并没有任何障碍。但问题就在于,无论是“闻香识女人”、“义海雄风”,还是“西雅图夜未眠”,雨果出演的角色棱角其实都并没有太过鲜明,所以他取代原本演员出演的时候,更多是一种对自我的挑战和超越;可是这一次“辛德勒的名单”里的阿蒙,拉尔夫的表演即使不能说是名垂影史,也是出彩异常的,所以雨果不仅要挑战自我,同时还要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超越拉尔夫的经典,这是一场雨果自己内心的比拼。

    挑战之艰巨,难以想象。

    雨果意识到自己试镜的角色很有可能不是奥斯卡-辛德勒而是阿蒙-戈斯时,雨果内心的紧张刹那间就再次汹涌而来,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能行吗?虽然不是自我否定,但却是自我质疑。

    相比于正气凛然的辛德勒来说,出演一名纳粹军官的难度显然是更加艰巨的,在雨果看来:出演辛德勒对他来说估计就有把握多了——当然,辛德勒这个角色已经四十多岁了,这就是雨果的劣势了,难怪史蒂文根本就没有想过让雨果尝试这个角色。三十岁左右的阿蒙-戈斯,这就是在雨果的射程之内了。

    我能行吗?

    这是继“亡命天涯”、“西雅图夜未眠”之后,雨果第三次在试镜之前产生了不确定的情绪,而之前两次,一次没有开始就结束了,一次则是成功地拿到了角色,而且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拍摄任务。

    雨果内心的质疑才刚刚汹涌起来,随后他就意识到:演员必须不断寻求自我挑战自我突破,否则就安安心心做一个花瓶就好,因为演技就是演员的职业技能,不进则退,固守一隅是永远无法取得进步的。这个想法他一直都很清楚,刚才他也是如此对史蒂文这样说的,那么现在,就到了付诸行动的时候了,嘴巴说得天花乱坠都是花架子,总是要尝试过后才知道结果。

    很快,雨果内心不屈不饶的自信就将所有的质疑都击碎,他深呼吸了一下,做好了挑战极限的准备。他会竭尽全力去迎接这一次的挑战,取得史蒂文的认可是目标,即使最终失败了,他也可以从这一次尝试之中寻求到不同以往的表演经验,也许能够让自己对演技的体悟多出一点东西来。

    那么,阿蒙-戈斯这个角色的特色到底是什么呢?虽然雨果不想要预设,但他必须如此,他只能孤注一掷了。

    其实“辛德勒的名单”对阿蒙的描写片段并不多,但还是可以勾勒出这名纳粹军官的形象,邪恶、残忍、冲动、暴力、躁动、贪婪,他就像是手握镰刀的死神一般,看着集中营里的犹太人就像是对待一群没有生命的绵羊一般,他甚至拿犹太人当做自己射击练习的标靶。

    但就是这样一个可怕的魔鬼,整个集中营所有犹太人的噩梦,他却爱上了自己的犹太人女仆海伦,纳粹和犹太人,这是无法兼容的两个群体,所以他十分挣扎,一方面他想要用武力占有海伦,并且用不讲理的方式表达自己对海伦的所有权;另一方面他又想要给予这个女人庇护和遮掩,想要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好好宠爱海伦;但事实上,纳粹军官的身份却让这一段情感变成了禁忌。

    雨果对于阿蒙这个角色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眼神,那是一种错杂而充满无限魅力的眼神,拉尔夫赋予了阿蒙这个角色灵魂!

    雨果十分赞同这样的方式,因为仔细分析阿蒙这个角色之后,就会发现,他就是那种外冷内热的男人,外表的残暴是他的武装,遮掩自己内心软弱的盔甲,他不允许自己露出弱点,所以就越发粗野残忍起来。事实上阿蒙就是坚定的反犹太分子,这也是他迅速升职的原因,而就是这样一个把犹太人当初畜生的纳粹,却爱上了“畜生”,这种强烈的反差几乎让阿蒙痛不欲生,所以他内心的翻腾和纠葛就演变成为了变本加厉的残暴和凶狠。

    所以,阿蒙这个角色不适合有太多细腻的表演,因为他需要盔甲来掩饰自己,这就使得眼神成为了唯一的窗口。

    雨果知道,其实所谓的眼神就是心理活动,同时还是一种气质,内心的错杂想法都会通过眼神和整个人的气质表现出来。那么,他应该如何表现阿蒙这个角色呢?就算他想学习拉尔夫-费因斯,也不是那么容易揣摩的,更何况史蒂文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思考,也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表现。

    雨果甚至可以听到秒针在耳边飞快行走的声音,压力无形之中从肩膀往下压,雨果知道,机会只有一次,而他必须全力以赴,才有一丝成功的可能,但也许就是那么百分之一的机会,他也绝对不会放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